首頁 » 劉備集團八叛將的最終結局:一人畏罪自我了結,還有一人被燒掉了腦袋

劉備集團八叛將的最終結局:一人畏罪自我了結,還有一人被燒掉了腦袋
2022/03/14
2022/03/14

尊劉貶曹的《三國演義》也不能回避一個事實,那就是魏蜀吳三國之中,蜀漢叛將最多:曹魏的于禁降而未叛,真正替蜀漢大戰的只有王平和夏侯霸,而夏侯霸應該算叛司馬而未叛魏;東吳有名的降將叛將幾乎一個沒有,韓當的兒子韓綜叛逃到魏國並充當先鋒攻吳,結果在東興之戰中敗幹掉了。

跟曹魏和東吳不同,劉備集團的叛將數不勝數,即使拋開前期的關羽和後期的張飛之子張紹不算,在荊州和益州叛逃到魏吳兩國的太守級別以上的有名大將也至少有八位:除了我們熟知的南郡太守糜芳、公安將軍傅士仁、益州治中從事黃權,還有零陵太守郝普、荊州治中潘濬、宜都太守孟達、上庸太守申耽、西城太守申儀。

這八個太守級別的高官叛逃到曹魏四個、東吳四個,而且都是在劉備活著的時候叛變的,這不但打了劉備的臉,也讓某些說「蜀漢無叛將」的網文難以自圓其說。

三國時期文臣武將易主,就跟今天白領跳槽一樣容易,徐庶進曹營並沒有「一言不發」,而是當上了曹魏言官之首禦史中丞——曹魏長期不設御史大夫,禦史中丞負責全國官員的監督和彈劾,那就是一個靠說話吃飯的官職。

《三國演義》把劉備集團的八大叛將基本都寫沒了,這當然會讓絕大多數讀者看著解恨,但是演義很豐滿,歷史很骨感:那八大叛將,其中有六個都沒有被曹魏東吳除掉,當然也沒有一個被送到劉備面前受罰,而且絕大多數都活得很滋潤。

投降東吳的劉備集團四大太守或太守以上級將軍,分別是南郡太守糜芳、公安將軍傅士仁(有史料說他就叫士仁)、零陵太守郝普、荊州治中潘濬,只有郝普被逼自我了結了,他自我了結的原因,並不是回歸蜀漢未遂,而是跟曹魏勾搭上了——看來叛變也會成為習慣,叛變一次就不愁第二次: 「青州人隱蕃歸吳(實際是受魏明帝之命詐降) ,左將軍朱據、廷尉郝普稱蕃有王佐之才,普尤與之親善,常怨歎其屈。後蕃謀叛,事覺伏誅,普見責自盡。」

郝普在劉備手下只是個郡守,到了東吳卻當上了首席大法官,要是他不跟曹魏潛伏者過從甚密,位至三公也有可能。

除了郝普之外,叛逃到東吳的其他三人都是善終,傅士仁沒有受到重用但也沒有被除,糜芳仗著怎麼罵都不變紅的厚臉皮,一直在替孫權打仗——虞翻有事沒事就跑到糜芳的軍門去找茬羞辱他一番。

投降東吳後官職最高的是潘濬,他替東吳屢建奇功,還跟孫權做了親家:「 五谿蠻夷叛亂盤結,權假濬節,督諸軍討之。斬首獲生,蓋以萬數。濬女配建昌侯孫慮(孫權次子,二十而亡)。」

叛逃到東吳的四個太守或太守以上級將軍,只有習慣性反骨仔郝普自我了結,其他三個都屬于逍遙法外壽終正寢。

這時候可能有讀者要問了:你只說了四個叛將,范疆張達跑哪去了?

范疆張達在《三國志》中的名字叫范強、張達,屬于張飛麾下的低級將領,他們行刺張飛千里奔逃到吳國,整個過程都十分詭異,更詭異的是他們到了東吳就神秘消失了,也不知道是軍銜和能力太低而沒有得到重用,還是被藏在蜀中的幕後主使給滅了口。

范強張達級別太低,只能算叛徒而不能算叛將,完全可以將他們忽略不計,咱們還是來看看叛逃到曹魏的那四個人後來怎麼樣了。

演義小說和電視劇都把劉備任命的上庸太守申耽、西城太守申儀「除掉」了,實際上這倆小子不但活著,還在曹魏升官了:申耽官至懷集將軍,申儀在魏興太守任上多行不法,司馬懿也沒把他怎麼樣,只是把他調回洛陽,當了樓船將軍。

劉備沒有機會懲罰申耽申儀,還特別優待了黃權家屬,讓黃權心安理得地在曹魏當上了三公級高官: 「景初三年,蜀延熙二年,權遷車騎將軍、儀同三司。」

劉備手下這八大叛將,咱們已經說完了七個,其中居然只有一人畏自我了結,如果是喝毒酒而不是抹脖子,那也算死得很便宜了,這樣的結局,是很難令人滿意,所以咱們最後來說一個比較解氣的——害了關羽和劉封的間接責任人孟達,腦袋被曹魏在大街上燒掉了。

孟達這個人,可以用「叛服無常」四個字來概括,而且是一個善于逢迎拍馬的小人。

孟達原本字子敬,原本是劉璋的部將,跟法正一起叛變到劉備集團後,聽說劉備有個叔叔叫「劉子敬」,他馬上把自己的字改成了「子度」——即使劉備當了皇帝,蜀漢集團也不用避諱其叔叔的名字,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孟達為了討好劉備而改字,其人品之猥瑣可見一斑。

孟達是個精緻利己主義者,他投降曹魏後,還勸劉封跟著自己一起叛逃,然後又給劉備寫了一封信,把無恥表演到了極致: 「伏想殿下(劉備時為漢中王,故尊稱殿下) 聖恩感悟,湣臣之心,悼臣之舉。臣誠小人,不能始終,知而為之,敢謂非罪!」

前面咱們說過,當叛變成為一種習慣,那就有了第一次不愁第二次,孟達在曹魏混得風生水起,當了不但受封散騎常侍、建武將軍、平陽亭侯,曹丕還將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合為新城,任命孟達為新城太守,也就是曹魏西南軍區司令。

雄霸一方的孟達腦後的反骨不斷增生,沒過多久又跟諸葛亮恢復了聯絡,曾經說服關羽接受劉備封賞的費詩(字公舉,不是費禕)明確反對: 「孟達小子,昔事振威(劉備鳩占鵲巢後封劉璋為振威將軍) 不忠,後又背叛先主,反復之人,何足與書邪!」

諸葛亮「默然不答」,但心中肯定是贊同費詩意見的,所以任由司馬懿幹掉了孟達: 「魏遣司馬宣王征之,即斬滅達。亮亦以達無款誠之心,故不救助也。」

反復無常的奸險小人孟達如果只是身首異處,那還是太便宜他了,司馬懿可不像劉備和諸葛亮那麼客氣,他不但將孟達斬首,還把他的腦袋扔到鬧市口燒掉了: 「宣王誘達將李輔及達甥鄧賢,賢等開門納軍。達被圍旬有六日而敗,焚其首于洛陽四達之衢。」

司馬懿不但燒掉了孟達的腦袋,還讓他走也不瞑目——據《晉書·卷一·宣帝紀》記載,孟達臨走前才從司馬懿口中知道自己是被諸葛亮設計除掉了: 「蜀人愚智,莫不切齒于將軍(司馬懿稱孟達) 。諸葛亮欲相破,惟苦無路耳。模(達與魏興太守申儀有隙,亮欲促其事,乃遣郭模詐降,過儀,因漏泄其謀 )之所言,非小事也,亮豈輕之而令宣露,此殆易知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