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寒冬臘月,老漢蹲街口竄稀半宿,自家驢竟從寡婦家跑出

民間故事:寒冬臘月,老漢蹲街口竄稀半宿,自家驢竟從寡婦家跑出
2022/03/15
2022/03/15

前言: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話說古時候有個老漢,自家毛驢突然走失。

寒冬臘月,老漢蹲在街口竄稀半宿,最後發現自家驢竟從對門寡婦家跑了出來。這中間具體發生了什麼,且聽我一一道來。

故事發生在宋朝崇寧年間,開封府陳留縣有一個名叫仝安壽的老漢。仝安壽是個農夫,膝下無兒無女,和老伴姚氏相依為命過日子。仝安壽家餵養的有一頭驢,因仝安壽夫婦已然年邁,這頭驢沒少替他們出力。

一日,仝安壽夫婦到田裡拔草,回家的時候,見院門大開,自家毛驢不見了蹤影。這下可把仝安壽夫婦嚇得慌了神,要知道,在當時牲畜是很值錢的,難不成是有盜賊將自家驢偷走了不成?但是光天化日,這賊膽子也太大了。

仝安壽先是去縣衙報官,官差也只是登記一下,說如果抓到賊人了,會讓仝安壽前來認領。仝安壽心裡惴惴不安,生怕盜賊將驢殺了販賣,到時自己就無從可查了。等仝安壽回家經過十字街口時,見一個老道正在街頭算卦,那幡布上寫道:「百卦百靈」。

仝安壽幾步走到老道攤前,問道:「算卦的,你能算出我的驢在哪不?」那老道兩眼放光,對仝安壽說道:「能找到!能找到!你去對面那間藥鋪買兩文錢的藥去,到時你的驢保准能找到!記住,只要兩文錢,多了或者少了都不靈!」

仝安壽說道:「你的卦要是不靈呢?」那老道說道:「不靈的話明天你就砸了我的卦攤!我倒賠你十兩銀子!快些去吧,再不去天就要黑了。」仝安壽來到那藥鋪,當時藥鋪掌櫃正準備打烊,看到仝安壽進來,心裡有一萬個不樂意,嘴裡嘟囔著說道:「打烊了,不賣藥了,明日再來吧!」

仝安壽當時便惱怒起來,說道:「你這開門做生意的,哪有不賣的道理?我買兩文錢的藥!快快給我抓來,否則你今天休想關門!」那藥鋪掌櫃見老頭不好惹,沒好氣的說道:「你要抓什麼藥?」仝安壽也不知道要抓什麼藥,於是說道:「隨便什麼藥都行,只要兩文錢的。」

藥鋪掌櫃眼珠一轉說道:「今天是我們藥鋪開張周年,所有藥只需半價,您只需要給我一文錢就行。」那仝安壽說道:「不行,你給我按原價,我就要兩文錢的藥,不能多也不能少!」藥鋪掌櫃惱得不行,乾脆給仝老漢抓了一大包瀉藥,等將藥交給了仝老漢,這才氣呼呼地打烊鎖門。

等仝安壽拿藥走出店門,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仝安壽回到自己家中,妻子姚氏正在房中哭泣,那姚氏哭道:「我們種幾年地不一定能買起這一頭驢來,也不知它跑哪去了!」仝安壽將藥包扔到桌上說道:「快別哭了!瞎哭有什麼用!你快去把這藥給我煎了,今天我在街上遇到一個老道,他說只要把這些藥吃了,咱家驢就能找到了。倘若找不到的話,他倒賠我十兩銀子。」

姚氏不明所以,但是知道丈夫脾氣暴躁,不敢違抗,便拿著藥包到廚房煎藥。姚氏打開藥包一看,只見裡面全是瀉藥,姚氏擔心丈夫身體承受不住,只拿出一半來煎。仝安壽將煎好的藥一口氣服下,不大會功夫便感覺腹中疼痛難忍,便到外面去竄稀。仝安壽家中並無茅廁,在胡同邊上有間用秸稈搭的旱廁,仝安壽便在那裡方便。

仝安壽拉完之後,剛想起身,誰知腹痛再次來襲,仝安壽不得已再次解開褲帶,繼續蹲坑。當時正值寒冬,仝安壽從初鼓一直蹲到三更時分,仝安壽早已是蹲得兩腿發麻,險些虛脫掉進坑裡。仝安壽止不住破口大駡:「你這挨千刀的,敢欺負我老漢,看我明日不把你揪去見官。」仝安壽嘴裡罵個不停,一邊用手拍打大腿,希望能夠恢復一些知覺。

正在這時,只聽見對門鄭寡婦家的門吱呀一響,仝安壽聽見一聲驢叫。仝安壽急忙提起褲子來到胡同一看,只見自家的毛驢朝家跑去。仝老漢見自家的毛驢失而復得,十分歡喜,急忙也跑回家中。毛驢是找到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毛驢身上的鞍子和籠頭不見了蹤影。那姚氏看到毛驢回來,也十分開心,說道:「看來那道士果然靈驗,你一吃藥驢就回來了,只不過他那藥太猛了些,幸虧我只給你煎了一半的藥,倘若我給你煎完,恐怕你這條老命都得搭上。」

那仝安壽聽罷勃然大怒,垂足頓胸說道:「倘若你將藥全煎了,那籠頭和鞍子就齊了!」次日,仝安壽到對門鄭寡婦家尋籠頭,鄭寡婦只說沒見,將仝安壽趕了出來。仝安壽見鄭寡婦並不好惹,只好善罷甘休。那麼說毛驢為何會出現在鄭寡婦家中呢,原來頭天下午仝安壽夫婦去田裡拔草,自家大門忘了關,那毛驢掙脫韁繩跑到鄭寡婦家中。

鄭寡婦認得是仝安壽家的毛驢,將其引到屋內,用草料餵養,本準備到了晚上牽到鄰鎮賣給屠夫。誰知道仝安壽蹲在胡同邊罵了半宿,鄭寡婦以為仝安壽在罵她,於是做賊心虛,將毛驢放了出來。但是鄭寡婦喂了毛驢那麼多草料,心有不甘,乾脆將籠頭和鞍子卸下來藏在床下,這才稍稍平衡了些。

以上就是事情的來龍去脈,那麼說,街頭的道士為何讓仝安壽買兩文錢的藥呢?他直接告訴仝安壽毛驢在鄭寡婦家不就行了?這中間還牽扯另外一件趣事,原來那老道和藥鋪掌櫃當天在打賭。藥鋪生意冷清,藥鋪掌櫃認為是老道擋了他的財路,於是找茬讓老道給他算一算當天營收多少,倘若算得准的話,他情願給老道揚名,倘若算得不准,就讓老道撤攤走人。

老道解卦一看,對藥鋪掌櫃說道:「今天你當賣兩文,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當時天寒地凍,沒有一個人到藥鋪買藥,正在藥鋪掌櫃以為老道算得不准,自己贏定了的時候,仝安壽前來算卦找驢,老道讓仝安壽去藥鋪買兩文錢的藥,藥鋪掌櫃心中惱怒,給仝老漢拿了兩文錢的瀉藥,這才有了後面的故事。

老道不但算准了藥鋪的營收,還替仝老漢找回了驢,自此名聲大振,人送外號:「小神仙。」

後記:

本故事改編自傳統單口相聲《小神仙》,老道是否真有道行,我們不得而知,也有可能這一切都是巧合。不過能讓所有的巧合碰到一起,誰能說不是一種本事呢?

【聲明】

本故事為民間故事,純屬文學創作,故事情節人物角色均為虛構,旨在豐富讀者業餘生活,寓教於樂,請勿與封建迷信對號入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