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廟裡避雨,發現女子鞋底無泥,他掏出燒餅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廟裡避雨,發現女子鞋底無泥,他掏出燒餅逃過一劫
2022/02/01
2022/02/01

明朝正德年間,信陽村有一個挑著擔子賣燒餅的年輕人叫藍玉傑,他為人忠厚老實,待人真誠,每次燒餅剛挑到街上,就被鄉親們搶空了,有時候想買的顧客連排隊都買不上。

有一天,藍玉傑挑著母親王氏做的燒餅去街上販賣,走到半道上,天色突然陰暗下來,沒過一炷香的功夫,就下起了瓢潑大雨。

藍玉傑鬱悶地抱怨了一句:「賊老天,偏要這個時候下雨,我這一擔燒餅可咋辦。」

話沒說完,天上的雨卻是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下來的徵兆。藍玉傑打小就開始走街串巷的賣燒餅,自然知道燒餅不能被雨打濕,一旦受了潮,那些表皮的麵粉就容易糊成一團,到最後肯定是賣不出去。

他四下瞧了一眼,只見前面不遠處有一個破舊的古廟,於是趕緊挑著燒餅擔子前去躲雨。

雨淅瀝瀝地下個沒停,地上到處都是泥濘,等到了破廟,藍玉傑找了一塊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脫下鞋子後,裡面倒出來都是泥水。

藍玉傑在廟裡轉了一圈,找來一些乾柴點著,在他的印象裡,這座破廟很早以前就存在了,後來被大明朝廷查出,廟裡的和尚與陳漢餘孽私下交易,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香客來這裡燒香,香火斷了以後,破廟便無人問津,如今破財成這般模樣。

藍玉傑一抬頭,廟堂正廳處有兩尊佛像倒在地上,佛像早已面目全非,認不出是何方神聖。

「阿嚏!」一陣冷風從大門口刮進來,藍玉傑縮了縮身子,好像有些受涼。他忍不住嘀咕道:「這場雨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看來今天這燒餅是難賣出去了。」

他吃了幾個燒餅,鋪了一些雜草在地上就準備休息了,正當他快要睡著時,耳邊忽然傳來女子的說話聲,他睜眼一瞧是兩個年輕女子,皆是一身素衣,相貌卻是清麗脫俗。

「哎呀,好大的雨,咱們這是趕不回去了。」一個女子輕聲抱怨了一句。

「是呀,這可怎麼辦?咱們晚上要在這裡借宿嗎?」另一個女子跟著說道。

這時候藍玉傑向兩個女子看去,正巧對方也看了過來。於是他挺了挺直身體,正欲要開口詢問,那位女子掩面一笑道:「公子介意我們姐妹在這裡避一避雨嗎?」

藍玉傑看了說話的女子一眼回道:「姑娘說笑了,這座廟沒有和尚,誰來自然都是可以的。」

兩個女子聽到這句話輕笑了一聲,隨即在靠近藍玉傑點燃的火堆旁坐了下來。有一個女子從坐下來就開始埋怨道:「姐姐,我這衣服都淋濕了可怎麼辦?」

旁邊那位姐姐說道:「這裡有火,你脫下來烤一烤。」

這話一說完,那妹妹朝藍玉傑這裡看了一眼,羞紅了臉說道:「姐姐,你亂說什麼呢。」

藍玉傑在一旁聽著也是老臉一紅,他偷偷打量了兩個女子一眼,容貌確實不錯,讓他這個光棍漢有些心猿意馬。

「咦?奇怪,她們的鞋子怎麼沒有半點污泥呢?」藍玉傑注意到她們腳下的鞋子,心裡有些納悶道。

此刻外面下著大雨,他來時的路上都是泥坑,鞋子都濕透了,走一趟鞋底都是淤泥。可奇怪的是,兩個女子身上的衣服雖然淋濕了,可腳底卻乾淨得很,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是輕功?」藍玉傑心裡吃了一驚,他前不久聽一個叫武毅的年輕道士說過,很多江湖人士都深藏不露,其實本事大得很,飛簷走壁,翻江倒海都是輕而易舉能做到。

藍玉傑從小就嚮往快意恩仇的江湖,可是家裡有老母親在,他只能賣賣燒餅維持生計。如今看到這兩個女子,他心裡猜想,這二人又是江湖八大門,哪個門派中的人呢?

「公子,我看這雨今晚是不會停了。」那位姐姐隨意找著一些話搭訕道。

「是啊,兩位仙女姐姐,你們是要去哪裡?」藍玉傑問道。

「我們要去殺……」妹妹話沒說出口,就被姐姐打斷說:「我們要去沙縣走親,恰好路過這裡,天上下起大雨,我們便過來避一避,等雨停了再動身。」

藍玉傑和對方隨意聊了幾句,他能感覺到兩個女子眼裡有一股殺氣,不過卻隱藏得很深。她們既然腳底無泥,說明輕功不俗,必定是江湖人士。

到了夜裡,兩個女子見藍玉傑已經睡下,她們對視一眼,隨即悄悄走近過去。那妹妹小聲說道:「姐姐,這人見過我們,不能留著他,萬一我們的行蹤暴露,門主怪罪下來,我們都沒好果子吃。」

姐姐點頭道:「這人看著不像江湖人士,不過碰見我們,也算他倒楣,給他一個痛快吧。」

兩個女子的對話都被裝睡的藍玉傑聽在耳裡,他嚇得脊背一陣發涼,沒想到這兩個女子竟然要害他性命。

就在女子一掌要拍下來時,藍玉傑抓起兩塊燒餅,突然轉過身來笑道:「兩位姐姐,這燒餅是我母親做的,口味一絕,你們要不要嘗嘗?」

「哼,算你識趣!」妹妹接過對方手裡的燒餅,冷哼了一聲道。她們趕了一條路,肚子確實有些餓了,當下顧不得矜持,拿起燒餅就開始吃起來。

藍玉傑見對面的姐姐有些猶豫,於是說道:「外面下這麼大的雨,今天這燒餅不吃也浪費了,沙縣離這裡還有不少路程,餓著肚子怎麼趕路。」

姐姐聽了這些話,猶豫了片刻,也接過燒餅啃了起來。

在他們吃燒餅的時候,藍玉傑小心翼翼地問道:「看兩位姐姐好像不是普通女子,我有兩個朋友和你們很像,不知道二位元是否認識。」

「你朋友叫什麼?」姐姐隨口問道。

「我朋友叫武毅,諸葛流雲,他們也和兩位姐姐一樣,大有來頭呢!」藍玉傑本想說出朋友的名字嚇唬嚇唬她們,不想剛說出口,對面兩個女子臉色卻是一變。

「說,他們在哪?」那姐姐手裡不知道哪來的寶劍,劍尖直接指向藍玉傑。

「這……這是怎麼了?」藍玉傑一臉詫異地問道。他記得諸葛流雲在他面前吹噓過,以後行走江湖的時候,只要提對方的名字,別人多少會給點面子,可是現在他怎麼才說一個名字,對方就要殺他呢?

「我這是被坑了呀!」藍玉傑欲哭無淚,心裡已經將諸葛流雲的祖宗問候了千百遍。

藍玉傑雖說學過一些拳腳功夫,可哪裡是這些江湖高手的對手,沒幾招就被打的四處逃竄。

「你別跑!」那妹妹喊了一聲,直接拿劍刺了過來。

「我不跑,難道伸著脖子被你們砍嗎?」藍玉傑白了對方一眼,繼續在廟裡跑來跑去,無奈門口已經被姐姐堵死,想要逃出去難如登天。

「我這是要死在這裡了嗎?」藍玉傑有些悲催地說道,沒想到來這破廟裡避個雨,竟然要把自己的小命給丟了。

「快說,他們在哪?」女子邊追邊問道。

「我不知道啊,他們吃了燒餅就已經走了,兩位姐姐,我開玩笑的,我和他們不認識啊!」藍玉傑賣力地解釋著。

「既然不知道,那就去死吧!」女子說完,橫劍一揮,一道劍光掃了出去,眼看就要擊中藍玉傑,卻被一個燒餅給擋住了。

女子定睛一看,只見對方從擔子裡掏出燒餅朝自己砸了過來,她氣得大罵一句:「你快住手,這麼好吃的燒餅,全被你糟蹋了。」

「小命都沒了,還要這些燒餅做什麼。」藍玉傑拿著燒餅,一臉警惕的看著對方,只要對方再有所動作,手裡的燒餅就會毫不猶豫的砸過去。

「好了,我不殺你了,你把燒餅放下。」妹妹有些無奈地說道。

「我不信,你把劍扔了。」藍玉傑說道。

妹妹看了一眼對方手中的燒餅,眼神有些不舍,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回吃到這種燒餅,和她小時候母親做的燒餅味道一樣。

等妹妹將手裡的劍扔掉以後,藍玉傑看向姐姐說道:「還有你的,劍扔了以後,我把這些燒餅都送給你們。」

姐姐有些猶豫,這時候妹妹說道:「姐姐,我想吃這些燒餅。」

姐姐輕歎一聲,將手中寶劍一扔,隨即轉身對藍玉傑冷聲說道:「把燒餅留下,你可以滾了。」

藍玉傑慢慢繞到門口,剛放下燒餅,準備逃走時,那姐姐的身影卻飄然而至,臉上冷笑道:「殺你,其實根本不用劍的。」

就在女子一掌要擊中藍玉傑的胸口時,她的手卻突然吃痛地縮了回去,隨即抬頭喊道:「是誰?別鬼鬼祟祟的。」

「你們不是要找我們嗎?」這時,兩道身影從一棵大樹下走了出來,一個男子是道士打扮,另一個男子錦衣玉服,端的是華貴無比。

「武兄,諸葛兄,你們可把我給坑慘了!」藍玉傑看見兩人後,一臉驚喜地跑過去。

「這位仁兄是?」諸葛流雲故意打趣道。

藍玉傑想起剛剛自己說的那番話,老臉一紅道:「剛剛是權宜之計,我對二位的敬仰之情猶如濤濤江水……」

武毅聽到這話白了對方一眼,自從認識對方以後,這種馬屁話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現在解決這兩個女子才是當務之急,於是他看著對面的兩個女子,冷聲質問道:「你們已經跟了我們一路,究竟是誰派你們來的。」

「武兄,這兩個小娘子我認識,她們是護龍山莊的青梅紫竹,姐姐叫青梅,妹妹叫紫竹。」諸葛流雲看著對面的兩個女子,輕笑一聲說道。

「諸葛流雲,你既然認識我們,我勸你別蹚渾水,侯爺下了命令,這個小道士今天必須死,不能讓他活著去蘇州。」青梅冷聲道。

「護龍山莊?」武毅心裡嘀咕了一句,玉皇山的天機閣裡有一本古書上有關於護龍山莊的記載,他記得沒錯的話。護龍山莊應該是朝廷的勢力,並不屬於江湖八大門,如今統領護龍山莊的人是青玉神候,對方是皇帝的親叔叔。可是這樣的人,為何要派人截殺他呢?

武毅想不通,他打算抓住對面兩個女子好好問一問。從第一次下山時起,他就遇到了危險,他本以為幕後黑手都是師父玉林道人的私生子趙烈,可如今看來,那趙烈不過是一個棋子,幕後主使應該另有其人。

青梅紫竹在護龍山莊雖算不上一流高手,可名頭卻是不弱,她們本以為這次刺殺輕而易舉,可是真打起來,才發現眼前這個年輕道士,實力遠比想像的要恐怖。

「砰!」雙方交戰了幾十回合,青梅掏出一顆煙霧彈砸在地上,大喊一聲:「紫竹,我們走!」

待煙霧散盡後,兩個女子已經逃的無影無蹤。諸葛流雲正要追趕,卻被武毅一把攔下說道:「別追了,她們還會再來的。」

這時,武毅突然想起什麼,他看了一眼藍玉傑,神情有些擔憂道:「不好,伯母有危險!」

武毅這話說完,三人趕緊往藍玉傑家中趕去,待到了家中,果然發現藍玉傑的母親王氏已經慘死在家中。

「母親……母親………」藍玉傑抱著王氏的屍身傷心痛哭道。今天的燒餅是母親起早做出來的,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為何回來卻成了這般模樣?

武毅看到這一幕,一雙深邃的眼瞳閃過精光,這些人分明是沖著他來的,沒想到這一路走來,竟然連累了這麼多無辜的人。

既然這幫人不想他去蘇州驚門查詢父親當年比武的真相,那麼他偏要去一查究竟,武毅在心裡暗暗發誓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