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漁夫夜晚回家,見盲妻點燈有蹊蹺,他摔碎油燈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漁夫夜晚回家,見盲妻點燈有蹊蹺,他摔碎油燈逃過一劫
2022/01/20
2022/01/20

  北宋太宗年間,興仁府李莊村李順因為在河中撈出一個罐子,不料想竟差點惹來殺身之禍。

  李順本不是興仁府人,多年前討飯至此,因村子靠近汴河,可以在河中摸魚撈蝦養活自己,遂在此長留。久而久之,小夥子在村邊建了兩間矮房,村民純樸,不忍驅趕,他也便在此落下腳來。

  靠水吃水,他從小就在汴河上討生活,捕魚技術非常好,然不知節儉積蓄,二十多歲仍然孑然一身。二十六歲這年,有媒婆給說了鄰村一個姓元的姑娘。

  姑娘彼年十八歲,人家一個比他小好幾歲的大姑娘,為何媒婆會牽此紅線?蓋因元氏幼時得過一場病,病好後便盲了雙眼,雙目無法視物。

  元氏雖盲,人卻聰慧,知道自己想嫁個好人家不容易,就答應了這門親事。李順想想自己,沒有積蓄,生活也不好,便也應承下來。

  兩廂情願,大婚得成。

  完婚後,元氏溫柔,使李順感覺到了家庭溫暖。不料想,一樁大禍突然被李順引至家中,差點導致家破人亡。

  Ⅰ:捕魚時李順得財,半路上壯漢窺視

  李順平時不種地,全靠河中魚來養活。人們常說靠水吃水,汴河倒也養活了很多像他這樣的人。

  先前河邊只有荒野,然而來往船隻靠岸停歇,引得生意人競相而來,河邊漸成集市一般的碼頭,的確是個做生意的好去處。然而汴河邊捕魚者眾多,並不是只有李順一人。

  大家捕魚後都想在岸邊賣掉,哪裡又去找那麼多買魚之人?

  難則思變,李順看魚不好賣,他便想辦法捕捉老鱉、螃蟹之類,跟別人區分開來,容易出手,價格上還能高一些。

  此時正逢夏天,天氣炎熱,他吃過飯後早早出門到了河邊,上了自己的小船,往僻靜的蘆葦叢中而去。

  說是小船,其實就是個幾塊木板組成的木筏,由于自小便在河邊長大,練就了極好的水性,有此木筏,已然足夠。

  將木筏行至蘆葦叢中後,他開始撒網捕撈。

  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連撒五網,卻不見任何東西被拉上來,急得他全身冒汗,焦躁不耐。

  第六網下去,向上拉時,他明顯感覺到了沉重,這讓他興奮莫名。

  經常捕魚撒網之人,網中有沒有東西,只需要向上拉時感受一下便能知曉,他更是從小捕魚,對此很道很是清楚。此時見漁網沉重,覺得是網到了大物。

  莫不是一隻大老鱉?假如是這樣,那可就能發一筆小財,有些人專愛買此奇物。

  不過,隨著網慢慢被拉上來,他的心也越來越向下沉。不管是任何活物,只要被網扣中向上拉時,必定會掙紮亂穿,碰網間被捕魚人所知。

  可他並沒有感覺到碰網,難道網出個死物?

  死物不僅是死東西,還包括石頭、樹根等之類的東西,如果是這樣,不但沒有驚喜,還盡是倒楣,容易將網扯破。

  網將出時,他看到一個黑呼呼的圓東西,正欲提上木筏,這圓東西卻脫網而出,他伸手去抓,不料這東西滑不溜丟,竟是沒能抓住,眼看便要沉入水底。

  此時是夏天,他也顧不上想別的,縱身入水,將這個東西抱住出水一看,原來是個肚大口小的罐子。

  將罐子拋上木筏後仔細打量。

  此罐子裡面肯定有東西,要不然不會沉底那麼快,而且罐口被封閉,顯得頗為怪異。

  左右看了看,這附近沒有別人,將封口打開,伸手向裡便掏。手剛伸進去就臉色大變,因為他摸出裡面是銅錢。

  罐子裡面有銅錢,而且摸著還不少,他再不敢這樣堂而皇之觀看,趕緊將罐子封好想要藏起來,可木筏上並沒有能藏住罐子的地方。思來想去,不如先回家,看看這罐子中有多少錢。

  決定一下,他便將木筏出了蘆葦蕩,直奔岸邊而去。

  李順雖然目不識丁,卻也知道財不外露的道理,此罐應該不是落入水中,而是被人故意沉入河底,萬萬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得了罐子。

  他用漁網將罐子層層纏繞包好才提著上岸,匆匆向村裡方向走。

  不料剛走幾步,突然被人在肩膀上拍了一下,他轉頭嚇了一跳,只見身邊站著個壯碩大漢。

  此壯漢約有三十多歲,足足比他高出半個頭,大方臉,紅臉膛,看著便讓人生畏。

  「這位小哥請了,漁網中捉到何物?可是捕撈到了大鱉大魚?正好賣與我。」

  壯漢臉上帶笑看著他說話,欲要看看他漁網中是何物。

  他趕緊搖頭:「今日運氣不好,什麼也沒有撈到。」

  壯漢頗為驚訝:「可是你漁網中分明有東西,怎麼說沒撈到?莫不是認為我沒錢給你?」

  他還是搖頭,並且說道:「這位好漢,你這樣攔著我,知道的你是買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想搶人呢。」

  壯漢一聽向左右看,四周人的確不少,因為此處熱鬧,有幾個買賣人已經開始好奇盯著他們看。

  「哈哈,小哥多想了,既然沒捕撈上東西,那便算了。」

  聽壯漢這麼說,李順正求之不得,馬上便抬腳離開,不料到了村口又頭疼起來。

  之所以頭疼,是因為他看到一個人正站在村口東張西望。此人名喚李二,是村裡有名的潑皮,平日裡偷雞摸狗,賭博耍錢,村裡人都拿他無可奈何。

  他低頭想從李二身邊溜過去,可李二卻攔住了他,歪頭打量漁網:「李順,走這麼急幹嘛?做了虧心事?」

  他趕緊打哈哈:「二哥好啊!」

  邊說著,他還是想從李二身邊溜走,李二伸手抓住了他的漁網:「看你漁網中似有東西,打到好物了?我來看看是什麼。」

  李順暗暗叫苦,罐子萬萬不能讓李二看見,如果他看見了,還知道裡面有錢,他會當場說罐子是他的,非給自己訛走不行。

  李二可沒有跟他開玩笑,說完便扯著漁網向下拉,非要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

  眼看就要暴露時,從村裡蹦跳著出來兩個人,這二人皆是李二的朋友,他們三個約好了一起去賭博。

  一見等的人到來,李二也沒興趣再看漁網裡是何物,鬆手和那二人一起而去,李順抹掉額頭上的汗趕緊回家,不過,他眼角似乎瞥見在河邊攔住自己的壯漢在後面盯著。回到家中,把院門緊緊關上方才松了口氣。

  元氏屋中窗邊枯坐,聽到響動,明白是官人回來,她心中暗自驚訝,不明白他今日為何回來這麼早。

  李順提著漁網進屋,又將屋門閉上牢牢頂住,這才把漁網放下,拉著元氏的手嘿嘿直笑。

  「官人今天怎麼了?為何如此開心?」

  元氏心中疑惑,張嘴問他。

  他趴在元氏耳朵邊上小聲說道:「娘子,今日咱們發了一筆橫財。」

  橫財?

  元氏更加驚訝,不明白官人所說是什麼意思。

  李順把漁網放開,將裡面的罐子搬出,手伸進裡面,撥弄著裡面銅錢,得意洋洋看著元氏:「娘子,你聽這是何音。」

  元氏雖然眼盲,可耳朵不聾,自然能聽出這是銅錢碰撞之聲,她的臉變得嚴肅起來。

  李順沒有注意娘子臉色,開始向外掏錢,越掏就越是心驚,越掏就越是開心,最後竟忍不住傻笑起來。

  這裡面的錢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笑自己平白髮了橫財,卻並沒有想過,自己有可能是將一樁大禍背回了家中。

  Ⅱ:心生計李順買油,夜深時黑影竄牆

  罐子中並不單單有銅錢,還有一塊寫著字的布。

  李順不識字,自然不知道布中所寫是什麼,元氏眼盲,更不可能看到字。李順隨手把這塊揉成一團,待到將裡面銅錢全部掏出後,又將布扔進了罐子中,

  罐子裡共裝有兩千錢,也就是兩貫錢。兩千文對于李順這樣的家庭來說意味著什麼?三文錢便能買一大碗公人家做熟,味道鮮美的大肉,五文錢就能扯塊布料做成衣裳。

  如今一下得到了兩千文,這如何不讓他興奮。

  「哈哈,娘子,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如今咱們時來運轉,竟平白得到了兩千文,我要給娘子買布做新衣裳,還要給娘子買……」

  他的話尚沒說完,發現元氏臉色並不好看,一點喜色都沒有。

  「娘子這是怎麼了?」

  他十分詫異娘子的表現,這麼些錢,她怎麼不高興?

  元氏搖頭道:「官人說這是橫財,我卻說是橫禍。」

  李順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這明明是好事一件,怎麼能是橫禍呢?

  「官人且想,這麼一筆財物,定是有人將罐子沉在河底,尋常人斷然不會將財物放在河中,這說明此財來路不明。如此,就有可能是盜竊所得,官人將這些財物帶回家,那些盜竊之人不會答應,失竊之人也不會答應,到時候都會找到官人,這不是橫禍是什麼?」

  李順一想,還真有這種可能,但他為人貪婪,喜歡占小便宜,況且這錢實在不少,讓他得到後再吐出去,他卻是做不出來,他不捨得。

  「官人,此財不是我們的,不如報官,交給官府後,我們也不用再擔心。」

  李順一聽就咧嘴,娘子莫不是瘋了?撿到的錢財要交出去?

  不過他不忍心反駁元氏,嘴裡說著同意,悄悄捏了幾枚銅錢在手中,又把另外的裝入罐子,說自己這就去送與官府。

  元氏一聽大為欣慰,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李順抱著罐子到了院裡,躡手躡腳將罐子放在雞窩裡,又提著自己家一個破油罐子出門而去。

  他之所以出門,是為了騙元氏,讓她以為自己出門是去送罐子。出得門來,他還在心裡埋怨元氏,好不容易發了筆財,卻讓交出去,真是好笑。自己家裡窮成什麼樣了?連點燈的油都快沒有了,這些錢足以改善他們的生活,他萬萬不會交出去。

  之所以提著破油罐子,是準備去打點燈油,這樣耽誤一些時間,好讓元氏感覺自己果真將罐子交了出去。

  打完油出來,他又看到了在河邊攔住自己的壯漢,不過這次壯漢並沒有看到他,而是在偷偷窺視幾個飲酒之人。

  這壯漢多半不是個什麼好人,李順趁著對方沒發現自己悄悄而去,回到家後已經是傍晚。他告訴元氏,自己將罐子交了出去,還獲得了幾枚銅錢的獎勵,他用這些錢買了點燈油。

  元氏非常開心,和李順一起做飯,兩口子吃完飯,天已經黑透。但就在此時,外面突然傳出叫駡和哭喊聲。

  兩人仔細一聽,元氏面帶疑惑:「聽著像是李二那個潑皮的聲音。」

  李順也聽出來了,他不由得開始興奮,李二這個人平時非常討厭,在村裡橫行,也欺負過自己幾次。此時聽他在外面哭喊,莫不是被人揍了?此等熱鬧,自己不能錯過。

  他拔腿走到院門邊,就聽外面有人叫喊:「你今天交出罐子則還罷了,不交出罐子,非把你打死不行。」

  院中的他猛站住腳步,沒敢開院門,而是從門縫隙裡向外看。

  火把光亮之下,幾個人圍著李二,有個人還不住打著李二耳光,平時在村裡囂張的李二,此時卻如嚇破膽的兔子,不住哭喊裝可憐,根本不敢反抗。

  「各位好漢,我只道你們想尋找一個罐子來用,正巧我家裡有,就帶著好漢們來此,可你們要別的罐子,我沒有啊,我也不知道你們所說河中所撈罐子是何物,你們放了我吧。」

  李二的求饒氣笑了這幫人,一擁而上,對著他又是一陣揍。

  裡面的李順聽到這些話,嚇得兩腿不住顫抖,他就著外面的火把光看得清楚,這些漢子正是自己買油時,那個壯漢窺視的飲酒人。他們說得明白,要尋找河中打撈出來的罐子,不就是自己放在雞窩中那個嗎?

  看這些人兇神惡煞,自己是真惹上禍了。

  他此時十分後悔,悔自己沒有聽娘子所言,早早將罐子交出去,如今這些人就在門前,萬一李二說看到自己從河邊回來,漁網中像有罐子,自己就會馬上倒楣,李二為什麼會將這些人帶到村中?

  正在此時,村裡幾個上年紀的人出來。雖然李二在村裡落得人煩狗不待見,可畢竟是李莊村裡的人,這幾個上了年紀的人是出來求情。

  他們一求,李二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拉著老人們訴苦,裡面的李順這才明白李二為什麼會跟這幫人糾纏上。

  原來,李二和兩個朋友去賭博,他運氣不好,早早輸完,想找人借也沒人借給他,羞惱之下出得門去,想賒點酒喝。

  到了地方,聽到一邊幾個人說找什麼罐子,他靈機一動,想訛對方一筆。

  于是,他說自己知道對方所說的罐子在什麼地方,對方一聽酒也不飲了,隨他來到了村裡。

  他卻從自己家中抱出兩個菜罎子欲交給對方,對方一看不是,就想離開,可他不讓人家走,說既然來到了李莊村,就得給他些錢才能走,要不然他豈不是白忙活?

  這些人氣急之下就開始打他,李二原想耍個無賴,讓對方多少給自己點錢,料定他們在村裡不敢動粗。可他完全小看了這些人,被惹惱後,他們對李二痛打出手,毫不留情。

  眼看越來越多人出來,那幫人不敢在村裡惹眾怒,遂揚長而去,李二看對方走遠,又跳起來叫駡,稱自己一定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李順沒看成熱鬧,反倒被嚇壞了,屋裡的元氏摸索著出來,拉著他手回到屋中,柔聲說道:「官人,幸好我們將罐子交出,他們不會找上我們,這樁禍事我們算是躲過去了。」

  李順不敢說自己沒交,怕元氏生氣,就勸她早早上床安歇。

  元氏睡著後,李順想了很久,還是不捨得丟棄這筆錢財,他貪婪之心作怪,那筆錢對他來說誘惑太大。但也不能一直放在自己家中,得想個辦法。

  此時正是半夜,不如將罐子之中錢財拿出,將罐子丟棄,這樣就不會有事了。

  想到這裡,他小心出門,想要把雞窩裡的罐子拿出來。

  不料剛到院中,突然見一個黑影竄上牆頭,這黑影顯然是在窗外窺視他,見他出來,倉皇想逃。

  他也來不及多想,順手拿起門邊鐵鏟,對著牆上黑影扔了過去,鐵鏟砸中黑影,不過還是被他竄出牆逃離。

  李順驚恐轉回屋中,黑影是誰?是那幫人找到自己了?

  他嚇得不敢再去取罐子,害怕黑暗中還藏有別人,如此枯坐一夜,第二天又枯坐一天,這才又想出了一個主意。

  他要把罐子帶到河邊,將錢先藏在自己木筏上,把罐子扔進河裡。

  來時用漁網將罐子提來,現在還如法炮製再提到河邊,一定可以。

  想到此處,他提著漁網便欲出門,不想院門處有人向裡窺視。見他發現,院門被推開,一個人笑嘻嘻走了進來。

  李順心向下沉,進來的不是別人,又是李二那個潑皮,他要幹什麼?

  Ⅲ:家裡面元氏點燈,黑暗中壯漢相救

  李二進來,徑直走到李順面前,歪頭看他:「要趁著晚間去捕魚?」

  李順點頭:「白天人多,晚間容易一些。」

  李二也點頭:「正好,我也想學習捕魚,跟著你去看看。」

  李順不情願,他準備將罐子帶到河邊,李二跟著,他自然不能再帶罐子,也不能直接拒絕,只好沉默著出門,李二在身邊緊隨。

  到了河邊,他心不在焉撒網,李二心不在焉看著,幾網過後,李二一拍眉頭,說自己跟人約好了飲酒,要先走。

  見李二離開,李順馬上收網回家,不過剛到家門口便愣住,他看到屋裡麵點著燈。

  元氏眼盲,平時自己不在家,她從來沒有點過燈,今天為什麼點著燈?難道是有人進入了自己家中?

  他轉身就欲逃走,可轉念一想,元氏是自己娘子,自己一逃了之,剩下娘子一個人怎麼辦?她眼睛不能視物,真要有賊人進家,她只有倒楣一途。

  他平時愛占小便宜,也貪婪,對元氏卻是一片真情,他不能丟下自己娘子獨自逃走。

  想到這裡,他咬牙推開了院門,嘴裡喊著娘子便進入了屋子。

  元氏坐在窗邊桌前,桌上放著被點燃的油燈,靠窗戶根下放著自己買來的半罐子新燈油。

  燈是娘子點著的?李順邊跟她說著話邊打量屋裡,元氏不接話,神情極不自然,使他更加確定有人藏于屋中。

  他們家擺設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靠牆放著一個櫃子,櫃子矮小,如果要藏人,只能是床下,床邊本來放著他的幾雙舊鞋,此時顯得有些淩亂。

  「燈中之油已然不多,需要再倒一些。」

  他拿起桌上油罐突然摔在地上,罐中破碎,燈油流出的同時,另一隻手抄起油燈摔在了那些燈油上。

  油燈上的火苗見油而燃,屋中出現一道火牆,他抓住元氏的手便向外跑,邊跑邊高聲呼救。

  此時,屋中也竄出了幾個人,他們嘴裡不住叫駡,想要阻攔李順夫婦出去。

  但就在此時,從牆上竄進來幾個人,為首的竟然是跟李順搭訕壯漢,壯漢沒廢話,直接跟屋中潛伏之人交上了手,村裡人這時也趕了過來,趕緊將火撲滅。

  所幸的是,燈油在屋子中間,並沒有引燃別的東西,火撲滅時,壯漢帶著人已經將對方拿下,全都牢牢捆綁好後,壯漢對著李順笑。

  李順心有餘悸,元氏更是驚恐異常。

  「小哥,罐子呢?拿出來吧。」

  聽了壯漢的話,李順再不敢隱瞞,到雞窩邊將罐子拿出交給壯漢,壯漢只取出了裡面的帶字布匹,錢盡數交給了李順,說是他的獎勵。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罐子為何會在水底?找罐子的人是誰?壯漢又是誰?元氏點燈又是怎麼回事?李二為何會跟著李順去河邊捕魚?

  其實,這一切都有關聯,壯漢拿著帶字布匹說出了事實。

  潛伏在李順家中的幾個人不是普通劫匪,他們靠搶劫為生,這次卻受人指使欲毀滅一樣東西。前段時間,他們搶了一個過路回家守孝的官員的罐子,罐子中裝有人家積攢下來的家產,也就是那兩貫錢。

  另外,裡面還有一份重要案件的證據,就是那塊布,這幫人找罐子的主要目的就是帶字的布。

  壯漢則是當地的捕快,他當時沒有當值,恰好碰到對方行兇,就隻身追了上去。

  那幫賊人逃至汴河邊上,倉皇中無法帶著罐子逃走,于是就將罐子沉入水底,想著日後再來尋找。

  壯漢在水邊將人跟丟,他斷定這幫人無法帶著罐子逃走,定是將罐子藏在了某處。既然是藏,就肯定會來尋,自己只要守著河邊,一定能抓到這些人。

  所以,他天天在河邊轉悠。

  李順背著漁網,裡面裝著東西,壯漢一眼便看出裡面裝著罐子,他初時以為李順就是賊人中的一個,一加盤問,發現李順不像,由此準備將計就計,利用李順將那幫賊人引出來。

  李順回到村邊,碰到了要去賭博的李二,李二也看出李順漁網中有東西,但當時他沒有太注意。賭輸錢後,他去賒酒喝,聽到對方議論罐子,就把對方帶到了村裡,想要訛錢。

  他沒有料到,自己是假潑皮遇到真賊人,錢沒訛成,反被對方打了一頓。

  回到家後,他越想越氣,突然想到李順從河邊回來,神秘兮兮,漁網中似有東西,像是一個罐子。

  他馬上就去了李順家中,從窗外窺視,想有所發現,李順當時正好想要將罐子從雞窩取出。李二見李順出門,他想要越牆逃走,被李順用鐵鏟投中。

  再次回到家中,他又是越想越生氣,既然對方那麼著急找罐子,定是非常重要,索性去告訴他們,不信他們不出錢。

  天亮後,李二找到了賊人,說自己的確知道罐子在什麼地方,但對方得給錢。賊人已經上了他一次當,這次不再相信,說拿到罐子再給錢,他就又一次將賊人帶到了村裡,並且指了李順家,說他媳婦是個盲人。

  賊人雖然兇悍,可也不敢大白天去搶,就想出一個主意,這家裡看著非常窮困,料來也沒有地方可藏,不如將李順支出去,剩下一個盲媳婦在家,他們進去尋找也沒事,反正對方看不到他們。

  這就 有了李二跟隨李順外出捕魚的事,到了河邊後,李二感覺那幫人可能已經得手,就找了個藉口離開。

  李順見李二離開,自己也回家。

  賊人的確進入了他家中,不過同時他們發現了外面的捕快,他們商量著等李順回來後,他們威脅李順交出罐子,然後就用他們兩口子當人質闖出去,這些全被元氏聽到。

  元氏也不聲張,而是點著了燈,用此來提醒丈夫看到後就儘快逃走,沒料到平時看著懦弱的李順沒有獨自逃走,而是選擇了進來。

  李順回來,從點燈發現危險,果斷摔破油燈,阻止了賊人們捉他們,也由此逃過一劫,否則的話,一旦他們受制,輕則受傷,重則會死。

  至此,一切真相大白,李順後悔得無以復加,如果當時自己聽娘子的話,後面的危險就不會有。自己因為貪婪而不聽,這是幸運沒發生危險,如果真發生了意外,自己豈不是要後悔終生?

  眾賊人和李二皆被壯漢帶走,從此以後,李順再不貪圖小便宜,和元氏平安到老。

  諸位,李順其實就是萬千普通人中的一個,他有缺點,也有優點。缺點是喜歡占小便宜,撈到罐子,裡面有錢,貪婪開始佔據理智,一直不捨得放棄。

  眼看著危險來臨時,他還想把錢佔有,以至差點惹來殺身之禍。

  雖然後面危機解除,但相信他會接受此教訓。

  元氏一介女流,而且是個盲人,卻異常聰慧,而且有大智慧。當知道丈夫所得錢財時,她第一時間就斷定這是橫禍而不是橫財,事實證明她說得完全正確。

  如此女子,見錢而不動心,還勸丈夫遠離,不正是賢慧的表現嗎?

  民間說家有賢妻夫禍少,元氏無疑就是個賢妻,她眼盲而心不盲。

  至于李順,他眼不盲,心卻盲了一半,但我們不能因此就說他是個壞人,他只是個普通人,錢不是他偷的,也不是他搶的,而是從河中撈出,他想佔有是錯而不是罪。

  當明知道家中有危險時,他沒有選擇離開,而是勇敢選擇進去和妻子一起面對,這正是他的優點。

  此事告訴我們,有時候,有些便宜是不能占的,一不小心就可能引來大禍,不管此便宜是被動而來還是主動而來,都應該三思而後行,您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