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每次外出妻子都洗澡,木匠起疑返回一看,立馬休妻

民間故事:木匠每次外出妻子都洗澡,木匠起疑返回一看,立馬休妻
2021/12/15
2021/12/15

清朝乾隆年間,開封商水縣有一木匠名叫荊無明,幼年時碰巧趕上水災,父母不幸身亡後,跟隨難民一同來到商水。

後來,難民們逐漸在此安家落戶,唯獨年幼的荊無明無人照看。一天夜裡他走在街上,肚子太餓暈過去,幸虧被個叫馬勇貞木匠救回家。

等荊無明醒來時,卻被馬勇貞嚇一跳,原來他臉上有一條從額頭到脖頸的疤。馬勇貞解釋說,這是早年幹活時留下的,自從有這條疤後,妻子嫌他太醜便帶著女兒跑了。

荊無明見他眼中泛起淚花,說道:「您是我就名恩人,不如往後讓我來照顧您。」馬勇貞眼前一亮,重重點頭。

自那後,二人以師徒相稱相依為命,荊無明天賦極高,深得馬勇貞喜歡,于是他把一身本領傾囊相授。等荊無明出師後,二人便走街串巷給人做木匠活,一晃便是十五年。

天有不測風雲,一次馬勇貞幹活不慎發生意外,回家後竟一病不起,見師傅病了荊無明十分著急,為此更加努力賺錢給他看病,只可惜馬勇貞已經病入膏肓。

馬勇貞臨終前對荊無明表示,這一生不恨天不恨地,更不恨妻子背叛,唯一遺憾的是不能再見女兒一面。荊無明抹了把眼淚道:「師傅您放心,我一定讓您如願。」

之後,荊無明便按照師傅描述他女兒特徵開始尋人。一連尋找七日後,事情有了飛速進展,一個叫白羽珊女子符合所有要求。

白羽珊上門後,撲通跪在馬勇貞床前哭道:「爹,多年不見,女兒想您啊。」馬勇貞顫抖的摸著女兒的臉道:「小妮子,為啥改名了呢?這些年過得咋樣?」

白羽珊說娘改嫁後非要她改名,後來娘沒幾年也死了,于是自己就被繼父敢出門,由于當年離開家時太小,記不清親爹長什麼樣,這才一直漂泊在外沒回家。

得知實情,馬勇貞流淚道:「如今回家就好啊。」緊接著他拉過荊無明的手顫抖道:「徒兒,師傅求你件事,務必幫我好好照顧她。」荊無明點點頭。

隨後,在馬勇貞要求下二人結為夫妻,興許是心願已了,沒多久他便離開人世。

夫妻倆送走老人後,便生活在一起,不得不說婚後二人感情極好。荊無明主外白羽珊操持家務。尤其是荊無明,有家之後便格外珍惜,比以往更加賣力幹活,賺來的錢全部上交給妻子。

反觀白羽珊的態度卻愈發不盡人意,起初對荊無明還算熱情,可日子一久,她嘴裡只剩下錢。每天都數落丈夫賺的不多,根本不夠家裡開銷。

荊無明嘴上表態說多賺錢,心裡卻犯嘀咕,他不是傻子清楚一個月開銷多少,自己賺的錢只多不少,那麼剩下的錢去哪裡了呢?就在荊無明煩惱時,他又發現妻子一個特別之處。

這日,荊無明早晨外出做工,半路忽然發現墨斗落家了便折返回家取,進門卻見妻子正在洗澡,于是問道:「昨晚不是洗過了?為何大白天又洗澡呢?」白羽珊怒道:「怎麼?是我浪費家裡水了麼?」見妻子發火,荊無明忙道歉出門。

等到晚上回來,一個鄰居叫住荊無明,說他們家白天好像有男人來過,他卻笑道:「怎麼可能?」回家後他也沒當回事,直接把話爛在肚子裡。

哪知從那往後,風言風語越來越多。不僅如此,荊無明還發現每次自己外出時,妻子都會洗澡,為得到實情,他決定暗中觀察一番。

一日清晨,荊無明照例出門做工,中途卻折返回來,他從後院翻牆進屋,發現妻子果然在洗澡。約摸一個時辰後,一個男人鬼鬼祟祟也從後院翻進來,看四下無人鑽進屋中。男人一看見白羽珊便撲上去,緊接著二人吹燈拔蠟…

此時,荊無明在窗外氣得渾身發抖,剛想沖進屋,卻被屋內二人對話嚇一跳。

白羽珊道:「還是我原配郎君好,跟那個渾身汗臭的木匠躺在一起,恨不得天天洗澡。」

男人道:「哈哈,娘子為了錢也得忍耐,我們能有好日子,還得多虧他啊。」緊接著,二人開始談論起事情經過。

原來,白羽珊就是個好吃懶做的婦女,一日她到街上溜達,忽見荊無明正在尋人,于是湊過去朝畫像瞥了一眼嚇一跳,這女子竟然和自己兒時長得十分相似。

她慌不擇路跑回家,與丈夫說了此事,還問自己有無可能是真的?丈夫笑道:「唉,你我二人自幼一起長大,絕無這種可能。」

話音剛落他眼神一亮,驚喜道:「不如你冒充一下,據說那老木匠甚是有錢呢。」夫妻倆一拍即合,于是便來到木匠家。

想不到被她一忽悠馬勇貞真信了,還把她許配給荊無明。剛開始白羽珊不太願意,可當看到荊無明能賺錢,也就同意了。

于是從那之後,白羽珊便過起了一女侍二夫的日子,令人意外的是,她原配竟然還默許此事。雖然白羽珊花著荊無明的錢,卻十分嫌棄他,每天都要洗澡,哪知她這一洗竟牽出自己醜事。

得知實情荊無明不禁落下眼淚,暗自道:「可憐我師傅死不瞑目,等著吧兩個惡人,我定要你們好看。」

等到次日,荊無明依舊和沒事人一樣出門,巧的是那男人又去他家和白羽珊相會,哪知剛一進門,就被荊無明帶的一夥官差抓個正著,緊接著被五花大綁押送公堂。

起初,二人並不認罪,一番嚴刑拷打後最終招認罪行。豈料就在縣令即將定罪時,白羽珊倒打一耙道:「大人且慢,如今荊無明還是我丈夫,至少得判他個包庇罪。」

聞聽此話,荊無明哈哈一笑,隨後拿出張休書道:「這是張休書,早在昨晚你已經被我休了。」說完還指了指她的手印,原來,荊無明怕被反咬一口早就做好準備,這回白羽珊沒話說了,被關到大牢依法治罪。

事情結束後,荊無明又開始幫師傅尋找女兒,幸運的是,三個月後真被他找到了,後來二人相處過程中互生情愫,最終結為夫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