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故事:老漢為妻抓藥,郎中故意抓錯,次日發現床下多了一個洞

ZHANGKEYUE 2022/03/09 檢舉 我要評論

宋朝時期,祁州有個 老漢名叫劉大成,其家中有個 體弱多病的妻子叫楊玉娥

劉老漢與妻子結婚十多年,從黑髮攜手走到白髮,對待妻子十年如一日,生活上從來不讓其吃苦受累,只是妻子的病況卻讓他束手無策。

楊玉娥出身於大戶人家,對于丈夫劉大成來說,其身份自然是高不可攀的。

本來,楊父給她許了個世家公子,只是在出嫁之前,她突生一場重病,還伴隨著胸悶咳嗽,夫家人害怕她是肺癆,便將婚事推掉了,後來因緣巧合之下, 嫁給了在城中擺攤賣貨的劉大成。

在劉大成的悉心照顧下,楊玉娥身體漸好。楊父雖然不怎麼滿意這個女婿,但最終看在女兒的面子上,還是給了他很多的幫助。

直到後來楊父去世,楊玉娥還分得一間鋪子,與丈夫劉大成一起苦心經營,日子才開始有些好轉。

或許是由於她身體虛弱的原因,二人結婚多年, 楊玉娥一直沒能生下一兒半女。

不過丈夫並沒有因此生嫌,對於他來說,自己能娶得這麼知書達理玉貌花容的妻子,就已經很知足了。

然而日子並非都是一帆風順。 一次,兩人出城回了一趟老家,回來的路上遭到一群老鼠攔路,劉大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其趕跑,卻不曾想妻子從此之後,就好像變了個人一樣,之後楊玉娥的肚子也開始大了起來。

「劉伯,幫我娘子抓一副藥」

劉大成來到藥鋪,一手拿著藥方,急匆匆地趕來。

他經常來此為妻子抓藥,與掌櫃相熟,又因掌櫃比他年齡大一些, 所以劉大成一直稱呼其劉伯。

在妻子病重的那段時間裡,多虧了劉伯的藥才能讓妻子好轉過來。

劉伯見來者是劉大成,笑著說道:「劉家的,有段時間沒見到你了,你媳婦又生病了?」

劉大成笑著回道:「沒什麼大毛病, 只是她最近胃口不好,腹部脹悶,所以讓我來抓些健脾養胃的藥。」

劉伯一邊笑著,一邊接過了他手中的藥方, 不經意一瞥,隨後笑容逐漸凝固,震驚地問道:「這藥方是誰給的?」

劉大成回道:「是我娘子親手寫的,但這藥方是誰給的我不知道, 劉伯,可是藥方有什麼不對勁?」

他從沒見過劉伯這麼大的反應,不過他想,妻子常年多病,繼而久病成醫,知道些尋常的藥方又有什麼好奇怪的?

但他卻沒想到,劉伯的反應不是來自于其妻子知道藥方, 而是這藥方的內容,竟是一副安胎藥。

劉大成已經四十好幾的歲數了,妻子楊玉娥雖然比他小了幾歲,可兩人這麼多年都沒有孩子,難不成這個年紀又懷上了?

而且楊玉娥本就身體虛弱,若是這時選擇生下孩子,說不定連同大人一起會有危險。

因此,劉伯將其拉到沒人的地方,出聲問道:「你與媳婦最近可曾同房?」

劉大成臉色一紅,點了點頭說道:「前幾日有過一回。」

劉伯算了算時間,應該沒有這麼快,他便斷定楊玉娥並不是有了身孕,所以這安胎藥自然也就用不著。

因此他來到藥櫃,抓了幾種常見的中藥,分別有白術、黃芩、砂仁等物。 隨後想了想,又放了少許巴豆進去。

倒不是說劉伯想故意害楊玉娥,他只是覺得楊玉娥有此症狀,可能是因為積食。 而巴豆辛熱,有消脹瀉寒之效,對於楊玉娥的身體來說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就私自添加進去。

但誰也沒有想到, 正是因為這小小的巴豆,卻牽扯出一件天大的事情。

劉大成識的字不多,藥方上的字他看不懂,對於中藥也沒有太多研究,劉伯給他抓什麼他便要什麼,一點也不曾懷疑。

臨走之前他還向劉伯道了聲謝,隨後才提著藥回家。

楊玉娥在屋裡等了半天,直到晌午才看到丈夫回來,一見到他就對其擺臉色,怒駡道:「抓個藥也需要這麼久,是不是不想回來了?」

劉大成急忙回道:「玉娥,你這說的是哪裡話,我不過是同劉伯多說了幾句話而已。」

楊玉娥撅著嘴,讓他趕緊去煎藥,說她自己還等著喝呢。

劉大成輕微歎了聲氣,隨後提著藥來到了爐子邊。煎藥的時候他一直在想,什麼時候妻子開始像是變了一個人?

好像是從那次出城回來之後,她就有些不對勁,脾氣越來越古怪,可外表看起來也沒什麼問題啊?

等藥煎好之後,他端著碗來到妻子房間,讓其將藥服下, 而楊玉娥服下之後瞬間就滿面春風,驚喜的問道:「這藥怎麼有些不對?不過還挺好喝的,你明日再去多拿幾副。」

劉大成見妻子滿意,自己也開心起來,一口答應,說等她用完之後自己再去找郎中。

就這樣,三天過後,劉大成又來到藥鋪,找到了掌櫃劉伯。

他一見面就誇劉伯醫術好,說妻子對他抓的藥很滿意,要再來抓幾副。

劉伯更加確信楊玉娥並沒有身孕,只是普通的腹脹而已,所以他照著上次的藥方,重新抓了幾副, 只是這次沒有加上巴豆。

誰知還不到半日,劉大成又再次來到藥鋪內,將藥還給了劉伯,並且說道:「 劉伯,你這次的藥有些不對勁,我妻子說效果沒有上次的好,你是不是給抓錯了?」

劉伯心裡暗想:「不可能呀,分量和藥材都沒有出錯,怎麼會不一樣呢?」

劉大成也沒有生氣,只是讓他再重新給他抓一副和上次同樣的,無奈之下劉伯只得又添了些巴豆進去,這下劉大成果然沒有再找來。

就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劉大成來藥鋪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甚至比年輕時楊玉娥病重時來的次數還多,且每次抓藥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劉伯不忍心看他這樣,就問道: 「劉家的,你媳婦身體還沒好嗎?」

劉大成回道:「我看她是好了,身子還胖了許多,只是她一直讓我來您這抓藥呀。」

劉伯聽後猶豫一下,過後說道:「劉家的,我也不騙你,你妻子吃的都是一些普通藥材,並無太大作用, 且吃多了易傷身,你還是快點回去吧。

劉大成見他要趕自己走,說什麼也不同意,開口向劉伯求了半天。

後來劉伯才說道:「行吧,你媳婦想要巴豆,我給你抓一些帶回去。 只不過這巴豆毒性很大,你可要讓她當心,莫要吃多了。」

劉大成這才知道原來是巴豆的問題,又見劉伯抓了一把巴豆過來,忙雙手接下,喊了一聲:「謝謝劉伯。」過後才匆忙離開。

這次,楊玉娥看到他兩手空空地回來,正要向其發怒,劉大成突然變戲法似的,從懷裡掏出了巴豆。

楊玉娥不明所以,捏了一顆放在手心,用鼻子嗅了嗅,過後竟直接一口吞下。

劉大成知道這東西毒性大,當場嚇得不行,趕緊讓楊玉娥吐出來, 卻見楊玉娥毫無反應地說道:「不礙事,將這東西都給我,以後不用你再去抓藥了。」

劉大成將巴豆在身上藏了一顆,其餘的都給了她,隨後就開始忙起自己的事情。

大概過了半個月左右,楊玉娥又找上他,說那「靈藥」吃完了,讓他再去找郎中拿一些。

劉大成一驚,說道:「那東西能毒倒幾頭牛,你全吃了?」

楊玉娥在他面前晃悠一圈,說道:「我這不是好好的在?」

劉大成發現,自從妻子吃了巴豆之後,確實沒有出現什麼不好的反應, 反而面色越發紅潤,且小腹也微微隆起。

這可讓劉大成疑惑了,難不成劉伯給自己的巴豆是假的?

他一邊答應著妻子,一邊偷偷將藏在身上的巴豆舔了舔,但不到半日就感覺腸子裡翻江倒海,當下再也不懷疑這巴豆的真假。

到了下午,劉大成又來到了藥鋪,見到了劉伯,對他說了這件事, 劉伯一聽就知道這件事情很反常。

他找來劉大成,悄悄說道: 「照你媳婦這個吃法,普通人早就撐不住了,你媳婦可有不一樣的地方?」

劉大成搖搖頭說道:「沒有什麼不一樣,且看她面色紅潤,不像是有中毒的情況。」

劉伯聽後面色沉重,似乎有什麼話不敢說。

劉大成見狀急道: 「劉伯,這種時候你就別瞞著我了,是不是我妻子生了什麼怪病?」

聽他語氣很急,劉伯糾結片刻終於說道:「你妻子很可能不是人。」

這話無疑是一道驚雷在耳邊炸開,劉大成一時失神,過了會兒,他拽著劉伯的手說道:「劉伯,你不要嚇我,我妻子到底怎麼了?」

劉伯知道瞞下去可能是在害他,就說到:「你先別問那麼多,我再給你幾顆巴豆,你帶回去給她吃, 晚上等她睡著,看看床下有沒有什麼其它東西,不過切記不要讓她起了疑心。

劉大成呆滯地點了點頭,接過他手中的巴豆,隨後憂心忡忡地回了家。

快到家門的時候,劉大成強行打起精神,笑著走進了門,將巴豆遞給了妻子。

楊玉娥沒有發現丈夫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接過之後就放了一顆在嘴裡,半晌後發出一聲滿足的聲音,劉大成裝作不在意,轉身去了他處。

到了晚上,趁著妻子睡著,他偷偷下了床,在房間內四處查看,發現並沒什麼可疑的地方。隨後想起劉伯的話,戰戰兢兢地爬到床下,頓時一驚, 這才發現床下竟然有一個能夠容納一人的大洞。

他看了一眼楊玉娥,發現其正在熟睡,沒有醒來的跡象,就想去那洞中看看,他好奇那洞裡有什麼。

可他轉念一想,若是自己進去了,發現裡面沒有前路,而楊玉娥若是清醒,堵在洞外,自己豈不是進退兩難?

劉大成猶豫片刻,過後終於決定要進去看看, 卻忽然發現床上有一雙銳利的目光盯著自己,正是已經醒來的楊玉娥。

劉大成差點就要被嚇得叫出聲來,不過他還是忍住,朝著楊玉娥說道:「娘子,你怎麼突然醒了?」

楊玉娥沒有回答,反而問道:「你怎麼不睡覺,是在找什麼東西?」

劉大成悻悻說道:「沒,只是想起房門好像沒關好,我去關一下。」

隨後劉大成來到門前,作勢擺弄了一陣子,過後才躺到楊玉娥身邊。

楊玉娥一直盯著他,似是在警惕什麼, 過後聽到劉大成打起了呼嚕,這才重新躺下。

後來,劉大成趁著楊玉娥不在家,偷偷鑽到了洞內查看,發現那竟是一個非常大的老鼠洞,裡面還有著她收集的不少存糧。

而其中有一條洞很深,仿佛沒有盡頭一般,劉大成走了很遠,一直沒有找到出路,他害怕被楊玉娥發現,所以就趕緊從洞中退了出來。

等到其掩蓋好蹤跡,來到院子裡之後,楊玉娥才從外面趕來,一見到劉大成就讓其去郎中那裡替她拿藥, 劉大成巴不得現在外出呢,忙應了一聲快速跑了出去。

他來到藥鋪,對劉伯說了這件事,劉伯聽後說道:

「可能是老鼠,這樣,我給你再拿一副藥, 你將巴豆磨成粉,與那藥混在一起,晚上讓她服下,看看會有什麼反應。

劉大成已經沒了主意,現在只有劉伯能幫他,所以他只好什麼都聽,連忙點頭道:「劉伯,我都聽你的,你讓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

劉伯來到藥櫃旁, 從最底下的櫃子裡拿出了一株結著藍紫色果實的植物,看起來還很新鮮,很明顯是近期採摘來的。

劉大成問他這是什麼,劉伯答道: 「這是絞剪草,俗稱老鼠砒。」

即使劉大成這個完全不懂中藥的人,光聽名字也知道這東西對老鼠有用。

他在劉伯家中,將兩種藥物混合在一起,又加了些砂仁進去,處理好之後,才提著它回到家中。

回去之後,楊玉娥見他帶回來的不是巴豆,就問他是怎麼回事。

劉大成說道:「巴豆沒了,只剩下這些磨成粉的,我先替你煎了吧。」

楊玉娥似是有些不滿,過後點了點頭,說道:「等下你端到我房間。」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劉大成終於煎好了藥,端到了楊玉娥的房間, 看著她一飲而盡。

劉大成說道:「若是沒事,我就先出去了。」隨後劉大成轉身離開。

然而這時,他突然覺得背後有人靠近,轉身一看,正是楊玉娥在身後, 劉大成想閃身跑開,而楊玉娥卻一把將其抓住,拖著他到了床下的大洞內。

此時楊玉娥現出真面目,面色兇狠的盯著他看,兩隻獠牙也顯露出來。

劉大成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還是被楊玉娥的模樣嚇了一跳, 他靠在牆壁,顫著身子問道:「你......你是誰,你把我妻子藏在哪了?」

楊玉娥冷笑,不肯回話,卻逐漸向其靠了過來,等到靠近之後,一下子就朝著他撲了上去。

劉大成趕忙閃開,朝著那條深不可測的洞跑去。因為他知道,其它兩個洞都是死路,只有這一個洞還有生機。

身後的楊玉娥對他的選擇有些意外,好像沒有料到一樣,呆滯了片刻,才朝著他追去。

劉大成不知道跑了多久,大概有半個時辰,或者一個時辰?他只知道自己的雙腿已經有些麻了,好在這洞能容納他直起身子,否則自己早就跑不動了。

他跑著跑著,感覺到前方有些許光亮,不由得加快了腳步,隨後一躍而起,沖了出來。

劉大成看著周圍頓時愣住, 發現自己竟然身在老宅內,難道這洞竟然連通了自己的兩個家?

此時他才意識到,身後的楊玉娥好久沒有動靜了,這洞畢竟是楊玉娥挖出來的,為何她的行動會這麼慢?

不過就在思考時, 楊玉娥顫顫巍巍地爬出了洞,捂著肚子一邊吐著些黏糊糊的積液,一邊對著他罵道:「劉大成,你喂我吃了什麼!」

劉大成當然不會告訴她,他只是想要拖延時間而已。

果然,楊玉娥的表情漸漸痛苦,隨後趴在地上不住打顫,劉大成不忍心看她這樣,只好轉身去了其它屋子裡。

在舊宅的一間房內, 他發現了躺在床上的真正的楊玉娥,此時已經奄奄一息。

劉大成慌忙取了些水,又給她找了一些吃的,過後楊玉娥才恢復了過來。

兩人來到院子裡,發現那個「楊玉娥」早就一動不動了,不知何時竟又變成一隻碩大的老鼠。

隨後兩人將其抬到院外的空地葬下,從那個洞又回到了城內的家中。 安定下來之後,兩人將洞給堵得結結實實。

過了幾天,劉大成去找劉伯,給他說了當日的情況,劉伯笑著說道:「這也算是我倆為民除了一大禍害。」兩人在一起開心地笑了半天。

後來,他又請劉伯去看望妻子,劉伯見到楊玉娥,確定她沒有什麼異常才轉身離去。此後兩人直到老去也沒有再出過什麼意外。

聲明:本故事為虛構傳奇小故事,多來自於坊間奇聞、傳說、志怪小說、戲曲、傳奇等,作者本意是為了傳承中國民間文化,切勿相信真實性,也不要封建迷信!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