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兩兄弟夜宿寡婦家,寡婦將他倆帶到河邊:快下河莫遲疑

民間故事:兩兄弟夜宿寡婦家,寡婦將他倆帶到河邊:快下河莫遲疑
2022/03/04
2022/03/04

清朝時期,登州有對宋姓兄弟,老大喚作宋薑,老二喚作宋樸誠。倆人出自書香門第,自幼飽讀詩書,且雙雙考上了秀才,可謂光宗耀祖。

兩兄弟雖才華橫溢,可性格卻截然不同,宋薑為人圓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也因此結識了不少權貴;相較之下,宋樸誠倒像個純粹的學者,辦事循規蹈矩,認認真真,宋薑也總是說他「死心眼」。

這年春闈之日,兄弟倆結伴前往京城,準備參加大考。兩人一路走走停停,在快到京城之時,宋薑卻忽然身染惡疾,病倒在了半路上。兩人雖駕著馬車,可當時正好行至一個荒郊之地,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更別提找醫館看郎中了。

沒辦法,宋樸誠只能硬著頭皮驅車繼續走。不巧的是,天空又下起了小雨,整個世界都變得霧濛濛的,路也變得泥濘不堪,行動遲緩了很多。

就在宋樸誠束手無策之際,忽然看到前方不遠處出現了點點亮光,應該是有個村落。宋樸誠顧不上多想,立馬駕著馬車跑了過去。在走到村口的時候,他碰到了一個舉著雨傘,身穿青色襦裙的[少.婦]。

宋樸誠詢問[少.婦]醫館在何處,誰知那[少.婦]抿嘴一笑:「醫館,你們要找郎中嗎?我就是!」

宋朴誠一聽高興萬分,立馬將哥哥宋姜的情況告訴了她,[少.婦]聽後淡淡道:「這樣吧,你們先跟我回家,光聽我也判斷不出他得了什麼病!」宋樸誠聽後點點頭,並跟著[少.婦]來到了她家。

剛一進門,宋樸誠就聞到了一股腐朽發臭的味道,而[少.婦]家的房子看起來也有些年頭了,牆壁上都長滿了爬山虎。宋朴誠將哥哥背進房間,[少.婦]則拿來濕毛巾為宋薑敷上,她一邊給宋薑看病,一邊和宋樸誠攀談起來。

交談中得知,她叫春霞,是個寡婦,她的丈夫生前是村裡唯一的郎中,結果有次上山采藥不慎掉入了山澗,屍骨無存。春霞跟在他身旁多年,耳濡目染下也學會了不少,自然而然地成了他的接班人。

正聊著,宋薑也恢復了些許神智,春霞則準備了一些熱粥喂他喝下,還給他倆騰出了房間,供兩人住宿。就在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騷動,宋樸誠起身一看,原來是街坊鄰居們來了。

他們個個手捧瓜果點心,並湊到兩人面前一陣噓寒問暖,十分熱情。宋朴誠這才得知,原來他們村裡的人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了百年之餘了,且很少和外界聯繫,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聊天之際,病情剛剛有所好轉的宋薑忽然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眼看就要不行了。春霞臉色驟變,立馬開口道:「快,快帶著他倆去河邊!」

不等宋樸誠反應過來,門外的村民們一擁而入,抬起宋薑,並簇擁著宋樸誠,在春霞的帶領下來到了村口的一條小河前。河裡的水居然是血紅色的,且腥臭無比,整個水面異常平靜,甚至一點水紋都沒有。

春霞來到宋樸誠面前,指著那條小河正色道:「公子,快帶著你兄長下河,莫要遲疑,不然他就沒命了!」

看著那詭異的河面,宋樸誠心裡直打鼓,而回過頭,卻發現村民們不知何時全都聚集在河邊,雙眼緊緊地盯著他倆,好像他倆並不是人,而是獵物一般。宋樸誠心中起疑,便詢問為何要下河,莫非下河就能救回宋薑?

春霞微微一愣,隨即解釋道:「公子有所不知,我們世世代代生活在此,不僅僅是不想外出,只是我們還有個更重要的使命,守護這條河!」

春曉表示,此河名為還魂河,擁有令死者復生的能力,只要人去世後不超過三天,將屍體放入河中,就能還魂,恢復生命。宋樸誠聽後大吃一驚,這世間居然還有如此逆天之河?

他低頭看著懷中奄奄一息的兄長,一咬牙,決定死馬當活馬醫,帶著兄長下河試試。在春霞的安排下,他抱起兄長一點點走進還魂河,可就在河水摸過胸部的時候,宋樸誠的雙腳忽然被人拽住,他失去平衡,直接沉入了河裡,河水順著口鼻瘋狂地灌入他的身體。

宋樸誠瘋狂掙紮,卻怎麼都浮不出水面,就好像有人按著自己一般。下一秒,無數記憶湧入腦海,可那些記憶並不是宋樸誠的,裡面出現的人他一個都不認識,他只覺頭疼欲裂,只想就此睡去。

可下一秒,他忽然摸到了身邊的兄長,一股強烈的求生欲噴薄而出,他猛地睜開眼,背後傳來了一股巨大的推力,直接幫助他鑽出了河面,而鑽入腦海中的記憶也隨著消失。他立刻抱起兄長,游到了河岸邊,並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春霞等人見狀,滿懷期待地圍了上來,宋樸誠剛想開口,躺在一旁的宋薑卻忽然坐了起來。宋樸誠見狀又驚又喜,可不等他開口,宋姜卻看向了春霞,並伸出雙臂,喜極而泣道:「娘子,我終於回來了!」

春霞聽後微微一愣,眼淚隨即奪眶而出,立馬撲進了宋薑的懷裡,一旁的村民們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可這一幕卻叫宋樸誠傻在了原地,而村民們也紛紛轉頭看向了他,宋樸誠剛想開口詢問,耳邊卻忽然傳來了兄長宋姜的聲音:「想活命就別開口,什麼都別問,裝傻!」

宋樸誠心中一驚,兄長就在自己面前,可他並未開口,自己怎會聽到他的聲音。不止如此,宋薑好像不認識宋樸誠了一般,站在遠處冷冷地看著他。

詭異的場景叫宋樸誠心裡直打鼓,他沒敢開口,村民們問他什麼他也不敢問答。大家面面相覷,一時間也沒了主意,春霞則開口道:「難道換魂失敗了?算了,馬上就天亮了,等明天夜裡再讓他下一次河算了!」

村民們聽後點點頭,隨即扭頭回到了村子,而春霞則上前帶走了宋樸誠。回到她家後,宋樸誠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就在這時,耳邊再次傳來了宋薑的聲音:「朴誠,等天亮了就趕緊走,去找個道士幫忙,千萬別忘了!」

宋樸誠被嚇了一跳,這一夜所發生的的事已經徹底顛覆了他的世界觀。第二天一早,宋樸誠立馬逃出了村子,並在京城附近的道觀裡請到了一個道士。道士在見到他後,眉頭緊皺:「真是怪了,你體內居然有兩個人的神魂!」

宋樸誠聽後大吃一驚,趕忙詢問道士此話何意,道士告訴他,他的體內還有個靈魂,且是他的血親,應該是別人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把他給擠出了身體,他陽壽未盡,又不能去地府,這才鑽進了他的體內。

宋樸誠聽後臉色大變,他想起了昨夜在河中的遭遇,他不敢隱瞞,立馬將此事說了出來。道士聽後極為震驚,隨即開口道:「那可不是什麼還魂河,而是換魂河,應該是別人佔用了你兄長的身體。」

隨即,二人回到了村子,可村裡一個人都沒有,看起來死氣沉沉的。倆人來到春霞家,推門而入,並未發現春霞和宋薑,反而在其房間看到了兩具棺材。道士見狀立馬明白了七八分,看來這村裡的人全都是通過換魂的手段,搶佔了別人的身體,以此想做到永生。

可這種方式也有弊端,佔用別人身體後,他們就相當于變成了活si人,最怕陽光和火焰,一旦被陽光照射,邪術就會作廢,魂魄也會離開肉體。

之後,二人在村子裡又轉悠了一圈,並來到了那條詭異的小河邊。看著拿血紅色的河水,道士淡淡道:「此處位於陰陽交界之處,怕是結界鬆動,地府的忘川河水流入陽間,形成了這詭異的換魂河!」

道士在河流四周布下火符,隨即跟著宋朴誠把宋薑抬了出來。在接觸到陽光的一瞬間,一團黑煙從其口鼻出鑽了出來,而宋樸誠只覺身體一輕,好像有什麼東西離開了。之後,宋薑便醒了過來。

原來這一切都是陰謀,那春霞打一開始就想要利用他們兩人的身體來復活他們的村民,好在昨天夜裡宋薑的靈魂被擠出身體後,強行鑽進宋樸誠的身體,並將其從河中推了出來,這才救了倆人一命。

後來,在道士的幫助下,他們一把燒掉了這個村莊以及那條詭異的小河。做完這一切後,兄弟倆趕到京城參加了大考。幾日後朝廷放榜,兩人均榜上有名,並當上了大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