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劉備在兩份委任狀中用典故、說反話,不是要誇死張飛羞死馬超吧?

劉備在兩份委任狀中用典故、說反話,不是要誇死張飛羞死馬超吧?
2021/12/24
2021/12/24

三國正史中並沒有蜀漢「五虎上將」或「五虎大將」之說,但是「蜀漢五虎」也並非憑空捏造:在《三國志·卷三十六》中,五位蜀漢名將合為一傳,那就是前將軍關羽、後將軍黃忠,由左將軍晉升的驃騎將軍馬超,由右將軍晉升的車騎將軍張飛,最後就是由翊軍將軍晉升的中護軍、征南將軍趙雲。

在劉備麾下,有前後左右四方將軍外加中護軍,這就是「五虎」一說的由來。如果關羽不戰歿于荊州,極有可能會受封大將軍、大司馬,如果黃忠能熬到劉備稱帝,也可能受封衛將軍——黃忠病逝于建安二十五年八月,並沒有參加替關羽報仇的伐吳之戰。

關羽黃忠都已辭世,劉備任命武將就不用那麼費事了:張飛為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進封西鄉侯;馬超驃騎將軍領涼州牧,進封斄鄉侯。

任命三公級和准三公級將軍,那是要鄭重其事的,于是史料中就留下了劉備給張飛馬超的兩張份璽書策文。正是這兩份策文,讓有些人看出了劉備對張飛馬超的評價有點問題:張飛忠誠勇毅,可與周朝名臣召公虎相提並論,這是劉備對張飛的全面肯定,可是他評價馬超的時候,為何只說他威猛,還在話裡話外指責馬超不忠不義不仁?

接到劉備璽書委任狀的當年,張飛被范強張達除掉,轉過年來,四十七歲的馬超也鬱鬱而終,于是有人說劉備這兩份璽書委任狀成了催命符:誇ㄙˇ了張飛,羞ㄙˇ了馬超,劉備果然不愧為當世梟雄,他用典和說反話都大有深意——越琢磨越覺得劉備真有識人之明。

劉備有沒有誇ㄙˇ張飛羞ㄙˇ馬超,不同的人會有不同見解,筆者或許認為劉備對馬超有忌憚防范之心,但絕不會相信劉備是故意誇ㄙˇ張飛——劉備在委任狀中,已經對張飛提出了委婉的批評和勸誡。

西元221年,也就是東漢建安二十六年、魏黃初二年四月丙午(初六日,即5月15日),劉備在成都武擔山之南築壇稱帝,並將建安二十六年直接改元為章武元年——在此之前,蜀中一直沿用東漢建安年號,事實上劉協並不承認有建安二十六年:他在被貶為山陽公前,已經于建安二十五年三月改元延康,並于當年「禪位」給舅哥曹丕。

于是西元220年就出現了三個年號:三月(農曆,下同)之前是建安,三月到十月是延康,十月之後是黃初。

曹丕稱帝后的第二年四月,劉備公開宣稱劉協已經ㄙˇ亡,他成了漢室江山繼承人: 「惟建安二十六年四月丙午,皇帝備敢用玄牡,昭告皇天上帝后土神祇:……祖業不可以久替,四海不可以無主。率土式望,在備一人。備畏天明命,又懼漢阼將湮于地,謹擇元日,與百寮登壇,受皇帝璽綬。」

劉備的「皇帝璽綬」當然是自己做的,代表江山傳承的那方「受命于天既壽永昌」的大印早就丟了。

私刻印璽這種事情,在東漢末年是司空見慣的尋常之事,在此之前劉備已經刻過「荊州牧」「行大司馬」、「司隸校尉」、「大司馬」、「漢中王」等好幾方印璽了。

蓋著「大漢皇帝玉璽」的策文,證明張飛馬超再也不是私相授受的偽職,但是這兩份璽書策文,張飛馬超看了,卻肯定有不同的感觸。有文化張飛看了其中引用的典故,肯定是心滿意足——劉備把他比作了上古名臣良相: 「以君忠毅,侔蹤召虎,名宣遐邇,故特顯命,高墉進爵,兼司于京。其誕將天威,柔服以德,伐叛以刑,稱朕意焉。詩不雲乎,‘匪疚匪棘,王國來極。肇敏戎功,用錫爾祉’。可不勉歟!」

劉備詔書用典,把張飛比作了召伯虎(召伯虎救過太子靜,也就是周宣王的命,又扶其繼位),這有點讓人費解:周宣王姬靜的父親是周厲王姬胡,劉備這是把自己比作了誰?

劉備把張飛比作召伯虎而不是召公虎,這一點可以從他後面引用的語句中得到證明。

「匪疚匪棘」出自先秦古風《江漢》,唱的是玁狁為患,周宣王親征並駐于江漢之濱,命召伯虎率軍打頭陣。召伯虎取勝歸來,宣王大加賞賜,召伯虎因而作銅簋以紀其功,並作此詩,其中前後幾句是這樣的: 「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徹我疆土。匪疚匪棘,王國來極。于疆于理,至于南海。王命召虎:來旬來宣。文武受命,召公維翰。無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錫爾祉。釐爾圭瓚,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錫山土田。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萬年!」

《江漢》歌中周宣王勉勵召伯虎以召公虎為榜樣,劉備的璽書則是希望張飛以召伯虎為榜樣,照顧好劉禪,並承諾只要你全力盡心建立大功,我就會給你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劉備把張飛抬得太高了,他不管是自比周厲王還是周宣王,都把張飛當成了唯一可以依靠的讬孤寄命重臣。張飛收到這份璽書委任狀後,肯定比當年關羽收到諸葛亮表揚信的時候還高興:主公把我比作召伯虎,看來是想把阿斗託付給我了,我的兩個閨女,就給你當兒媳吧!

劉備對張飛寄予厚望,同時他也看出馬超人品有問題,但還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以君信著北土,威武並昭,是以委任授君,抗颺虓虎,兼董萬里,求民之瘼。其明宣朝化,懷保遠邇,肅慎賞罰,以篤漢祜,以對于天下。」

精通古文的讀者諸君,肯定會發現劉備這番表揚話沒有將馬超比作上古賢人,而且對馬超的忠孝仁義隻字未提,那句「信著北土」明顯是反話——當地人對馬超的評價是 「勇而不仁,見得不思義」,馬超在北方的名聲很不好,還有人把他當成了反面教材: 「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除了說反話,劉備還諄諄告誡馬超:「你要宣揚王朝教化,招撫、安定四方遠近,慎重施行賞賜及刑罰,使朝廷的福澤更加厚實,以此答謝天下蒼生(你已經對不起你父親了,可不能再對不起我了)。」

筆者古文知識淺薄,但也知道馬超在北方只有威而沒有信,劉備偏偏說他信義著于北土,並隻字不提馬超的忠孝仁義,這在熟悉馬超的人看來,就是典型的當著野尻大佐罵賊禿。

馬超也知道劉備對自己十分不放心,就在臨ㄙˇ前給劉備上表,訴說了自己的慘狀求放過: 「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稱字不稱名是尊重,馬超為何不稱曹操為‘曹賊’?) 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讬陛下,余無複言。」

馬超ㄙˇ得有點早,他加入劉備陣營後,基本沒有太搶眼的表現,只是在建安二十二三年間跟張飛聯手打了一場下辨之戰,結果還被曹洪打敗了: 「曹洪破吳蘭,斬其將任夔等。三月,張飛、馬超走漢中,陰平氐強端斬吳蘭,傳其首。」

正史中的馬超並沒有在葭萌關跟張飛大戰,他年僅四十七歲就英年早逝,肯定跟心情鬱悶有關,而劉備那份璽書委任狀是否對馬超進行了嘲諷和敲打,讀者諸君肯定也有不同的解讀方式,筆者尊重大家的意見,對劉備是否有羞ㄙˇ馬超之心存疑。

劉備是否真想用委任狀來暗諷馬超不忠不孝不仁,讀《三國志》的人和讀《三國演義》的人肯定會有不同的見解,而劉備有沒有把張飛捧得太高,有沒有在聖旨中對張飛進行勸告,精通古文的讀者諸君,一定會有更精闢的見解,筆者就不在這裡班門弄斧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