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男子吃下藥後,嘔吐出的許多淤血,變成一群松鼠跑了

ZHANGKEYUE 2022/01/29 檢舉 我要評論

唐朝天寶年間,有一個姓吉的財主,兒子在南方做官。老兩口好幾年沒有看見兒子和孫子了,便在這一年的春天,坐著馬車,去探望兒子一家。兒子非常高興,派遣長隨帶著老兩口到處遊玩。

長隨盡心盡力地侍候老兩口,除了帶他們遊山玩水,還讓他們品嘗當地的各種特色小吃,其中就包括燒烤老鼠肉。吉財主的老伴覺得噁心,說什麼也不肯吃,吉財主則抱著嘗一嘗的心理,吃了一塊,禁不住大叫好吃,從此愛上了老鼠肉。

回到家裡後,吉財主思念老鼠肉,便用套夾捉老鼠吃肉。過了一段時間,附近的老鼠幾乎被捉完了,老鼠們搬遷走了,他連一根老鼠毛也看不見了。

一連幾天沒有吃老鼠肉,吉財主坐臥不安。心腹家僕上前說:「老爺,後山多松鼠,不如吃松鼠肉,好歹都是鼠肉。」

後山上都是高大的松樹,樹叢間活躍著許多松鼠,看見人們也不躲閃。吉財主一聽,來了興致,當即興衝衝地帶著幾個家僕,拿著工具,上山捕捉松鼠。

松鼠毫不提防,很快便被捉拿了幾隻,吉財主當即用柴火燒烤,吃起來非常美味,比老鼠肉更好吃。他不由得心花怒放,自此後,放過了老鼠,開始糟踐松鼠。

時間一長,松鼠們開始懼怕人類,一旦看見有人上山,便躲在樹冠之上,或者躲進深山裡。但是,這難不倒吉財主,他把松仁放在籠子裡誘捕,或者用弓箭射擊藏在樹冠裡的松鼠,從來沒有空過手。

轉眼間,三個多月過去,吉財主吃了上百隻松鼠了。這一天,他突然覺得噁心,食欲不振,想要嘔吐,卻又吐不出來,不斷地幹嘔。過了幾天,肚子開始鼓脹起來,就像懷孕八個月的孕婦一樣,挺著一個大肚子。

家人請來好幾個名醫,吃了不少藥,都不見效。眼看吉財主的肚子越來越大,粒米不進,已經不省人事了,家人只好去道觀裡,求老道指點。

老道掐指一算,說道:「唉,這是口孽造成的惡果,不該亂吃東西,松鼠是山裡的靈物,豈能亂吃?恐怕命不久矣!」

家人趕緊跪在地上哀求,懇請老道救命。剛開始老道不肯,無奈吉財主的二兒子和三兒子長跪不起,苦苦地哀求,他才開口說道:「這事我確實無能為力,不過,念在你們心誠,我給你們指點一條明路吧。」

吉財主的兩個兒子大喜,叩頭如搗蒜,感謝老道。老道讓他們附耳過來,低聲說道:「十五月圓之夜,你們如此這般即可。」

到了十五這一天晚上,月光明亮,吉財主的兩個兒子準備了上等松仁,用紅布包著,放在託盤裡,托著盤子,往山上走去。來到一處斷崖下麵,二兒子用木棍敲了旁邊的大松樹三下,斷崖的崖壁上忽然出現一個門,裡面傳來問詢聲,詢問外面是誰?

吉財主的兩個兒子恭恭敬敬地說:「我們是吉財主的二兒子和三兒子,特地來謝罪的。」裡面的聲音不快地問道:「誰讓你們來的?」吉財主的三兒子說:「是道長指點的。」裡面的聲音說道:「這個牛鼻子老道,真是多嘴!」

話音剛落,門就打開了,現身一個白鬍子老頭,讓他們進到裡面。只見裡面是一座石室,大約三丈寬,五丈長。中間燃著一隻香爐,香爐上煙霧嫋嫋,彌漫著沁人心脾的香氣。

吉財主的兩個兒子,當即跪在地上,雙手舉起託盤,說道:「我父多有冒犯,懇請大仙原諒!」白鬍子老頭也不理睬,盤腿閉目坐在蒲團上。吉財主的兩個兒子,不斷地賠罪。

過了好一會,老頭睜開眼,呵斥道:「既然現在,何必當初!」吉財主的兩個兒子也不辯解,一個勁地說著對不起。

大約一炷香的功夫,白鬍子老頭終於歎了一口氣,說道:「也罷,念在你們有孝心,我去救人吧。」說罷,伸手接過兩個託盤,放在石桌上,讓兩人在前帶路。

到了吉家,白鬍子老頭拿出一粒藥丸,塞給吉財主服下。不一會,吉財主翻身坐起來,趴在床頭嘔吐出幾塊淤血,那些淤血落在地上,瞬間變成了一群松鼠,大約上百隻,如飛而去。吉財主的肚子,癟了下去,人也恢復正常了。

吉財主的兩個兒子扭頭要對白鬍子老頭說謝謝,卻發現白鬍子老頭不見了。

休養了幾天,吉財主完全康復,便讓兩個兒子帶路,要去當面言謝。一行人來到斷崖下麵,發現那棵高大的松樹不見了,他們便拿著木棍敲擊崖壁,敲了好半天,一點反應也沒有,只得打道回府。

第二天一大早,吉財主帶著禮物,來到道觀,感謝老道。老道端出香茶,兩人坐下閒談。吉財主問起白鬍子老頭是誰?老道說:「那是松鼠大仙,是松鼠的老祖宗。你吃了他的子孫,他因此懲罰你。」

這以後,吉財主再也不敢吃松鼠肉了,而且連老鼠肉也不敢吃了。儘管他不再禍害松鼠了,但是松鼠依然對人類保持著高度警惕,再也無法回到以前融洽相處的狀態了。

東西不能亂吃,否則的話,不經意間就會取禍。人與動物,應該和諧相處,共同打造這個美好的世界,共同享受美好的生活。本故事採用了荒誕的筆法,在於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