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書生夜盜女棺,棺內有手抓住他,大膽書生決定洞房花燭

民間故事:書生夜盜女棺,棺內有手抓住他,大膽書生決定洞房花燭
2022/01/26
2022/01/26

故事發生在宋朝淳化年間,江南路洪州府豐城縣有個秀才,名叫陸慈銘,早就到了結婚的年齡,卻一直未娶,因為他癡戀李員外家的女兒瑤兒。瑤兒也到了該出嫁的年齡,卻一直未嫁,因為她也癡戀陸慈銘。

按理說,郎有情妾有意,一對金童玉女結為連理乃天作之合,可惜的是有情人未成眷屬,瑤兒的父親李員外偏偏不讓瑤兒嫁給陸慈銘.瑤兒性格倔強,堅持要嫁給陸慈銘,父女倆誰也不讓誰。

其實,李員外起初答應讓瑤兒嫁給陸慈銘,那個時候,陸家還很風光。陸家是名門望族,陸慈銘的祖父陸順航是朝中大臣,從豐城縣的知縣到洪州府的知府,對陸家都很客氣。陸慈銘丰姿雅俊,才華橫溢,又是名門之後,李員外巴不得與陸家結親。

巧合的是,李員外的女兒瑤兒,小的時候曾經與陸慈銘在一個學堂讀書,兩個人經常在一起玩耍讀書,算得上青梅竹馬。少年時兩個人互有好感,處處想著對方。有一次,瑤兒被同學欺負,陸慈銘挺身而出。對方人多,陸慈銘被打得鼻青臉腫,可是他緊緊抱住對方,還在對方腿上咬了一口,瑤兒感動不已。

等到年齡再大一些的時候,李員外為了避嫌,便不再讓女兒去學堂讀書了。不過,李員外知道瑤兒與陸慈銘的關係,於是主動托媒人上門求親。陸家尊重陸慈銘的意見,既然陸慈銘喜歡瑤兒,那兩家便準備結為秦晉之好,互相換了八字,下了聘禮,找人算好日子,定在次年春日完婚。

不久,陸慈銘考中秀才,對陸慈銘來說可謂是雙喜臨門。誰知道「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陸慈銘的祖父陸順航因為性格耿直,得罪了朝中佞臣,佞臣向皇上進讒言,皇上黑白不分,下令革去陸順航的一切功名,並將其關入大牢。陸家為了營救陸順航,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賣了,還變賣了幾處祖產。

最終,陸順航被貶為庶民,還沒回到老家,在半路上便鬱鬱而終。陸家從此一落千丈,陸慈銘也由原來的公子哥淪為窮秀才。「牆倒眾人推」,因為陸順航得罪的佞臣乃當朝皇上的寵臣,因此誰也不敢接近陸家,唯恐惹上麻煩。

最頭疼的是李員外,他剛得到消息就想退婚了,可是女兒瑤兒堅決不肯,還對父親說:「既然我已經答應嫁到陸家,我就是陸家的人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豈能輕易更改!我這一生,非陸慈銘不嫁!」李員外把女兒訓斥一頓,心裡卻知道女兒倔強,不知道該如何說服女兒,因此一直愁眉不展。

李員外的管家週三悄悄地給他出主意:「老爺,我們不能硬來,與其強迫小姐退婚,不如讓陸慈銘主動退婚。」李員外略一沉思,臉上浮現出笑容。他備齊當時陸家下的聘禮,瞞著瑤兒,和管家週三一起去了陸慈銘家,假惺惺地說:「按理說,我們已經定下了婚約,可是我們怕耽誤了陸公子的遠大前程,所以想退婚。」

陸慈銘勃然大怒,可是想到自己目前的處境,又不好發作。週三在一旁幫腔:「陸公子,李家雖然比不上陸家門戶大,可是瑤兒畢竟是家裡的大小姐。以陸家現在的處境,如果瑤兒嫁到陸家,日子可不好過呀。陸公子忍心看著瑤兒姑娘受罪嗎?再說,瑤兒姑娘現在也不想嫁到這裡過苦日子了!」

在古代訂了婚約以後,如果一方退婚,另一方可以去縣衙告狀。陸慈銘的家人看不下去了,想要去縣衙,卻被陸慈銘攔住了。世態炎涼,陸慈銘算是體會到了,他知道李員外的心思,尤其是聽說瑤兒姑娘不想嫁給他了,於是含著淚同意退婚。李員外興高采烈地回去了,此事只瞞著瑤兒。

為避免夜長夢多,李員外又與方家的方公子訂了婚約。方員外也是當地有錢的人家,方公子風流倜儻,早就對瑤兒姑娘垂涎三尺,他多次托媒人上門提親,即便後來瑤兒與陸慈銘訂了婚約,方公子依然不曾放棄,時常打探消息,就盼望著能出點意外,好讓自己有機可乘。

沒想到,方公子竟然真的等來了機會,當李員外同意把瑤兒許配給方公子時,方公子一蹦三尺高,當即同意婚期不變,只不過新郎官由陸慈銘變成了方公子。隨著婚期越來越近,李員外開始忙活起來,瑤兒還以為要嫁給陸慈銘了,心中十分歡喜。

出嫁那天,李員外的防範有所鬆懈,有親戚來向瑤兒道喜:「恭喜瑤兒,以後嫁到方家,便是方夫人了。」瑤兒很疑惑,不是要嫁給陸慈銘嗎?怎麼成了嫁給方家了?在瑤兒的追問下,她才知道自己的新郎官竟然是自己最討厭的方公子,如同一盆涼水澆到腦袋上。

瑤兒眼中流淚,卻並沒有大吵大鬧,而是提起筆來,給陸慈銘寫了一封絕筆信,表達了歉意。她把信交給貼身丫鬟,語氣平靜地對丫鬟說:「等我出嫁以後,你想辦法把這封信交給陸慈銘。」隨後,瑤兒藉口想安靜一會,支走了丫鬟,然後從裡面把門反鎖,把繩子拋上房梁,系成一個繩套,踩著凳子,把脖子套了進去。

方公子來接新娘子,在外面敲了半天門,沒聽到裡面有動靜。李員外心想不好,他急忙和親友一起撞開門,發現女兒已經懸樑自盡。李員外放下女兒,忍不住大哭起來。方公子惱怒地說:「歡歡喜喜來接新娘子,誰知道新娘子去了陰曹地府,晦氣!」聽到這話,李員外也生氣了,嫌方公子說話難聽,撲上去就和方公子打了起來。

喜事變喪事,此時的李員外分外後悔,可是又有什麼用呢?為了彌補瑤兒,李員外為她買了上好的棺材,在棺材裡放了不少值錢的陪葬品,還把提前給自己準備的墓室給了女兒,把盛殮女兒的棺材放到墓室裡。半夜,一位黑衣蒙面人悄悄摸進了墓室,在瑤兒的棺材前,他摘掉了蒙面布,滿面淚痕,此人正是陸慈銘。

陸慈銘收到瑤兒的信,知道自己以前錯怪瑤兒了。得知瑤兒懸樑自盡,他萬分悲痛,可是白天他不方便過去,只有等到晚上沒人了才過來。陸慈銘費了好一番力氣才把棺材打開,看著瑤兒依然身穿紅色嫁衣,容貌秀美,陸慈銘悲從中來,號啕大哭。

癡情的陸慈銘,竟然決定與瑤兒洞房花燭,然後和瑤兒共赴黃泉。他抱起瑤兒,嘴裡喃喃自語,說著婚禮上的一些祝詞,也訴說著對瑤兒的思念之情。陸慈銘緊緊抱著瑤兒,親吻瑤兒的嘴唇,久久不願意放開。最後,陸慈銘抱著瑤兒站起身來,小心翼翼地把瑤兒重新放入棺材內。

正當陸慈銘準備起身時,他感覺瑤兒的手動了,隨後瑤兒一聲歎息,她的手接著抓住了陸慈銘的衣袖。陸慈銘起初是害怕,以為見了鬼,可隨後又釋然了,他本來就打算要和瑤兒共赴黃泉的,如果瑤兒真變成了鬼,那就把自己帶走吧。

只見瑤兒緩緩睜開了眼,看到面前竟然是自己喜歡的陸慈銘,開口言道:「我這是在陰間嗎?陸公子為何也來了呢?」陸慈銘拍了拍腦袋,忽然間笑了,笑中帶淚。他讀過醫書,知道在中醫上有個名詞叫「屍厥」,也就是現在說的「假死」。瑤兒雖然懸樑,但並未氣絕。經過剛才陸慈銘一番折騰,無意中讓瑤兒的氣順了,尤其是與瑤兒的親吻,客觀上起到了「人工呼吸」的作用,用另一種方式救了瑤兒。

瑤兒聽完陸慈銘的解釋後,悲喜交加,與陸慈銘緊緊相擁。此時外面天都快亮了,陸慈銘與瑤兒商量了一個好主意,瑤兒繼續躺在棺材內,陸慈銘蓋上棺材,當然沒有蓋嚴實,而是留了一條小縫。回到家後,陸慈銘找到李員外,說願意娶瑤兒,而且要當眾與棺材內的瑤兒拜堂成親。

李員外大感意外,瑤兒已經去世了,陸慈銘為何還是如此癡情呢?事到如今,李員外才知道陸慈銘是真的喜歡瑤兒,他被陸慈銘所感動,於是同意了。陸慈銘身穿新郎官的衣服,吹吹打打,把瑤兒的棺材抬回了家。很多人都說陸慈銘瘋了,可是陸慈銘卻滿臉喜悅。

在陸家,當儀式舉行完畢,準備入洞房時,陸慈銘打開棺材,不慌不忙地把瑤兒抱了出來。此時,李員外等人嚇壞了,都以為白日見鬼,可是陸慈銘制止眾人,把昨晚的經過向眾人講了一遍。眾人無不喝彩,紛紛送上祝福。

後來,李員外給了陸慈銘不少錢,支持陸慈銘繼續讀書。幾年後,新皇上登基,查明陸慈銘的祖父陸順航是被佞臣所害,重新恢復了他的功名,陸慈銘參加科考,考中舉人,新皇上給他封了官,陸家重新恢復往日的輝煌,李員外感覺臉上更有光了。

嫁女需求女婿賢,貧窮富貴總由天;姻緣本是前生定,莫為炎涼輕變遷。陸慈銘家道中落,可是他對瑤兒的感情一直不變,瑤兒對陸慈銘一往情深。儘管李員外落井下石,卻最終被兩個年輕人所感動,他和所有人一道,向女兒和女婿送去了祝福,還幫助陸慈銘考取功名,有情人終成眷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