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諸葛亮做好了黃忠戰敗的準備:公平較量,黃忠不是夏侯淵的對手?

諸葛亮做好了黃忠戰敗的準備:公平較量,黃忠不是夏侯淵的對手?
2022/03/02
2022/03/02

三國爭霸,小兵動輒折損成千上萬,但卻很少有大將在陣前被殺。在整部《三國志》中,陣亡將領中軍銜最高的是漢(曹)征西將軍、博昌亭侯夏侯淵,漢(蜀)前將軍、漢壽亭侯關羽是被擒而後斬,魏征西車騎將軍、鄚侯是被流矢射中膝蓋,回營後重傷不治,關羽除掉的顏良,並沒有正式軍銜和爵位。

夏侯淵是被劉備所除還是被黃忠陣斬,《三國志》中居然有不同說法,比如《諸夏侯曹傳》就是這樣記載的: (建安) 二十四年正月,備夜燒圍鹿角。淵使張郃護東圍,自將輕兵護南圍。備挑郃戰,郃軍不利。淵分所將兵半助郃,為備所襲,淵遂戰倒。沙場」

按照《三國志》的說法,夏侯淵是中了劉備的圍點打援或調虎離山之計被圍殲,並非坐在定軍山下納涼的時候被黃忠突襲除掉。

熟讀三國史料的讀者諸君當然知道,夏侯淵是被黃忠除掉,主帥劉備要指揮三軍,不可能親自提劍衝鋒: 「建安二十四年,于漢中定軍山擊夏侯淵。淵眾甚精,忠推鋒必進,勸率士卒,金鼓振天,歡聲動谷,一戰斬淵。」

史料就是這樣簡約,按照古代戰場記功規矩,只要是黃忠帶領的部隊除掉了夏侯淵,那功勞就一定要記在黃忠頭上,同樣道理,在曹魏看來,劉備才是敵方總指揮,所以說「劉備斬淵」也沒錯。

不管怎麼說,夏侯淵是離去于建安二十四年的漢中之戰,他被拿下的過程不可能詳細載入史冊,要想了解黃忠陣斬夏侯淵的精彩過程,還得去看羅貫中先生的《三國演義》——下面咱們要聊的話題,就完全以《三國演義》為依據。

在《三國演義》中,夏侯淵走得比較憋屈: 「黃忠一馬當先,馳下山來,猶如天崩地塌之勢。夏侯淵措手不及,被黃忠趕到麾蓋之下,大喝一聲,猶如雷吼。淵未及相迎,黃忠寶刀已落,連頭帶肩,砍為兩段。」

按照《三國演義》的描述,當時夏侯淵已經曬了大半天太陽,昏頭昏腦地在傘蓋之下納涼,根本就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黃忠一刀解決了。

夏侯淵沒來得及上馬迎戰,這就給我們留下了想象甚至爭論的空間:如果夏侯淵跟黃忠一本正經地拉開架勢開打,這場單挑誰能最終獲勝?

尊劉貶曹的小說,當然要把蜀漢五虎上將描寫得神勇無比,但是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原著,就會從字裡行間發現:夏侯淵絕非等閒之輩,諸葛亮一開始也不認為黃忠能打贏夏侯淵,甚至已經做好了黃忠被夏侯淵擊敗的準備。

諸葛一生唯謹慎,他對曹營諸將也比較了解,他在派黃忠迎戰夏侯淵前的那一番話,既是「激將法」,也是客觀評價: 「淵深通韜略,善曉兵機,曾屯兵長安,拒馬孟起……吾欲酌量著一人去荊州,替回關將軍來,方可敵之。」

諸葛亮說夏侯淵曾抗拒(擊敗)馬超,那是建安十九年的事情:馬超彙聚了氐人、羌人、胡人上萬騎兵,卻被夏侯淵一戰擊潰,這件事在《三國演義》第六十四回中也有詳細描述: 「夏侯淵得了曹操軍令,正領軍來破馬超。超如何當得三路軍馬,大敗奔回……夏侯淵大軍趕來,馬超遂走。只有龐德、馬岱五七騎後隨而去。」

夏侯淵打馬超,就像張飛打張郃,都是差點把對方打成光杆司令。

在潼關渭水之戰中,夏侯淵就不忿馬超,在許褚赤膊戰馬超之後,曹操氣得摔了頭盔大喊「馬兒不倒,吾無葬地矣」, 「夏侯淵聽了,心中氣忿,厲聲曰:「吾寧倒在此地,誓滅馬賊!」遂引本部千餘人,大開寨門,直趕去。」

夏侯淵明知馬超武功不在許褚之下,還敢帶著少量人馬去拼命,說他對自己的武功也頗有信心,起碼是認為自己不會倒在馬超槍下。

夏侯淵和馬超打得難解難分,要不是馬超要去追擊看熱鬧的曹操,這場單挑是有可能分出輸贏的。

不管怎麼說,夏侯淵夏侯惇兄弟都是五子良將的上級,他們跟曹洪曹仁一樣,都有權除掉張郃那樣的大將——倒楣的張郃被張飛打敗後,又差點被曹洪推出去斬首。

面對夏侯淵這樣強勁的對手,諸葛亮的心裡也有點打鼓,在黃忠法正帶兵出發後,他還有點不放心: 「此老將不著言語激他,雖去不能成功。他今既去,須撥人馬前去接應。」

諸葛亮平生不肯弄險,他知道不用激將法,黃忠去了肯定打不贏,即使用了激將法,也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他只能祭出底牌趙雲趙子龍: 「將一支人馬,從小路出奇兵接應黃忠:若忠勝,不必出戰;倘忠有失,即去救應。」

事實證明諸葛亮並非杞人憂天,要是沒有趙雲及時出現,黃忠就折在張郃徐晃手裡了。

諸葛亮並不認為黃忠能除掉夏侯淵,讀者諸君中可能也有一部分人會有同感:夏侯淵畢竟是曾經與夏侯惇許褚典韋圍毆呂布並獲勝,也曾挑戰馬超而未喪生,其戰鬥力即使不如五虎大將,應該也不比張郃張遼差,怎麼會被黃忠一刀就砍了?如果夏侯淵有所防備,年紀比較大的黃忠是他對手嗎?如果二人公平單挑,要多少回合才能分出勝負?

這個問題,《三國演義》中也有答案。夏侯淵拿下了黃忠牙將陳式(有人說陳式就是陳壽之父,筆者沒找到依據),黃忠拿下了夏侯淵部將夏侯尚,兩人約定走馬換將。夏侯淵如約釋放了陳式,黃忠卻不講武德地背後放箭射傷了夏侯尚, 「尚帶箭而回。淵大怒,驟馬徑取黃忠。忠正要激淵較量。兩將交馬,戰到二十余合,曹營內忽然鳴金收兵。淵慌撥馬而回,被忠乘勢打了一陣。」

讀者諸君都知道,在演義小說中,如果兩員大將單挑打過二三十回合,那基本就是誰也奈何不了誰了,就是打到一百回合,也未必能分出勝負。

這時候有讀者可能要說了:黃忠箭術一流,他能在背後一箭射傷夏侯尚、正面射中關羽盔纓,當然也能射中夏侯淵。

但是我們要知道,騎馬射箭是古代大將的必修課,關羽也會射箭,只不過是眼神不太好(經常眯著眼睛,可能是近視或沙眼),而夏侯淵的箭法也眼神,好像都比關羽強很多。當年曹操在銅雀台考較諸將箭術,曹休、文聘、曹洪、張郃四人命中紅心,夏侯淵「 驟馬至界口,扭回身一箭射去,正在四箭當中,金鼓齊鳴。」

看完黃忠與夏侯淵二人的綜合戰績,我們就會發現諸葛亮認為黃忠未必能打贏夏侯淵,確實是有根據的,至于黃忠與夏侯淵單挑誰能贏、多少回合能決出勝負,筆者不敢妄言,就只能提請讀者諸君來當這個主裁判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