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富翁讓石匠修院子給他五千兩,女子:別修,我給你五萬

民間故事:富翁讓石匠修院子給他五千兩,女子:別修,我給你五萬
2022/03/08
2022/03/08

話說明朝永樂年間,山東登州府有個瓦匠名叫張深,他靠著給東家做活,養家糊口,然而,東家卻頻頻拖欠他的工錢,張深氣不過,與東家理論了幾句,卻被呵斥了一通。

東家放話說: 我這裡瓦匠頗多,讓你來做是看得起你,賞你一口飯吃,若再要聒噪,便滾出府去。

張深尚有老母在堂需要養活,東家這句話無疑是一招殺手鐧,他立即閉了口,不敢言聲了。

一連三月,東家便似忘記這事一般,每日裡提籠架鳥,到各處玩耍,張深等一眾瓦匠,卻因為沒了工錢,生活陷入困頓之中。

這天,村裡的富戶賈貴找到了張深,對他言道: 我有個活兒,若你願意便跟著我幹,工錢嘛,我給你這個數。

說著,賈貴伸出五個手指頭,張深問道: 五百兩?

賈貴搖了搖頭: 五千兩!

這可把張深嚇傻了,在這裡做活,東家只許給他一個月五十兩銀子,五千兩的數目,他聞所未聞,更是從沒見過!

張深有些意動,然而理智告訴他,事出反常必有妖,賈貴憑什麼出高價雇他?

他猶豫不已: 該不是讓我害人性命?

賈貴聞聽,哈哈大笑起來: 在你心裡,一條命便值五千兩?且請安心,我定不會要你去做那種觸犯律條之事,若你有意,今日黃昏,可到我家找我。

說完這句話,賈貴便轉身走開,留下張深一人,苦思冥想。

若說這事本無可猶疑,五千兩銀子哪個不心動?但張深怕的便是有命去領,無命來花。

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往賈府走上一遭。

他太窮了,只要能改變命運,就算是冒一些風險,張深也覺得那是值得的!

賈貴似是早就料到他會來,一番款待之後,將他帶到了後院的一處空地之中,遞給他一張圖紙,而後說道: 你要做的事情,便是依著圖紙所繪,漆出一片菜園子來。

張深聽完這話,只覺得十分疑惑: 我是個瓦匠,幹不來木工的活,開整土地,辟成院落,這都非我所長。

賈貴點點頭: 我還能不知道這個道理?然我家情形特殊,不能請木工,不然,我豈能開出高價予你?

張深沉默片刻,為了工錢,還是決定試上一試。

賈貴見他應允,便又說道: 自今日始,到竣工為止, 你便在我家住下,一應吃喝用度,你儘管開口,只有一樣,不可延誤了工期,亦不可對外人言講此間情狀。

張深頷首,既然應下了這份差事,他便不再遲疑,專心做了起來。

某日傍晚,張深正在做活,忽然便覺得一陣困意襲來,便坐在地上睡了過去。

夢中,有一女子對他怒目而視: 你從何而來,為何擅闖我家?

張深愣了片刻才答道: 在下張深,受賈老爺雇傭而來,為他家做活。

女子呸了一聲: 什麼賈老爺,竊人房屋的惡賊罷了,你與他做活,想來亦非善類。

張深不明就裡,連忙向女子解釋道: 我與賈老爺並無深交,只因日前他找到我,讓我給他做活,我這才過來。

女子聞聽,神色有所緩和: 他給了你多少銀子?

張深道: 五千兩。

女子冷笑一聲: 他倒是舍本,那本就不是他家的錢財,他自然不會心疼!

女子說完這句話,眼裡竟籠罩起一層薄霧: 也怪我一時大意,錯信了他。

張深疑道: 這是怎麼回事?

女子卻不答反問: 你先同我說說,他都有什麼要求?

張深想了一想: 旁的倒也沒什麼,只有一樣,他不找木匠,卻偏偏尋我這瓦匠過來,我實是有些費解。

女子聞聽,禁不住又是一聲冷笑: 這便是了。

張深面上的疑惑神色,不由得更重了幾分。

女子看出他的困惑,便開口道: 我名綠依,原是這家宅院的小姐,一年隆冬時節,我出去遊玩,當時這賈貴衣食無著,眼看便要餓亡故街頭,我看他可憐,便將他接回府中,豈料他吃飽喝足之後,竟賴在我家不走了,我幾次驅趕,甚至報到官府,都沒有什麼結果。

張深聽了這話,便介面道: 你是大戶小姐,官府為何不理?

綠衣道: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這賈貴尋到了官府,許諾說只要他得了我家的宅院,便有厚禮相贈,因此,縣令才默許了此事。

張深沉默片刻,方又問道: 之後呢?

女子苦笑道: 一天,他找到我,對我說在外面尋了住處,要搬出去住了,為了答謝我的救命之恩,想要我賞臉,與他吃一次飯,我想,他能幡然醒悟,也是一件好事,豈料他將我迷暈,埋到了樹下。

張深吃了一驚: 埋到樹下?那你豈不是已經亡故了?

女子搖了搖頭: 我原也以為我必亡故無疑,怎料樹下別有洞天,我因而未,這幾日,我頻頻喊叫,惹他厭煩,他請瓦匠來,便是想用油漆封住我的口鼻,不請木匠,自是怕我得到鐵鍬一類的物什,有自救之法,你若是個善人,醒來之後便將院中槐樹扒開,使我逃出生天,我必有厚謝。

說罷,女子轉身離去,張深也從夢裡醒了過來。

他在槐樹下轉了幾圈,尋到了一把鐵鍬,將那槐樹扒開,一位綠衣女子便出現在他眼前: 恩公在上,請受小女子一拜。

綠衣將張深引入洞中,張深環顧四周,只見此處堆放著幾口大箱子,他隨意打開一口,便吃了一驚。

裡面盛著的,都是金銀財寶。

張深心想: 賈老爺給我五千兩,然而這洞中的財寶,少說也有幾萬,若得了報酬,我還做甚瓦匠!

綠依看他如此,便笑出聲來: 公子若要我以別物為酬,自是無妨,這金銀乃是我家從別處得來,預備還債的,因此,請恕小女不能相予。

張深聞言,禁不住一絲失落劃過心頭,口上卻道: 無妨,無妨!

綠依道: 雖不能給恩公金銀,小女卻有旁物相贈。

說著,綠依拿出一個金色的刷子,遞到了張深的手上: 此乃我祖傳之物,只要用這刷子刷一下,便有金山銀山,也算是酬謝恩公了。

張深聽了,喜不自勝,忙將綠依帶了出去。

綠依出去之後,徑直往賈貴下處尋仇,賈貴被她親手掐亡故,後來,她為了躲避官府的抓捕,逃往外鄉去了,沒人知道她的人生結局是什麼樣子。

至於張深,他拿著綠依贈給的刷子,成了當地有名的能工巧匠,幾年後,他收了幾個徒弟,張深把本事傾囊相授,只有這金刷,不肯予人。

在張深亡故後,金刷隨著他下葬,從此消失在世人眼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