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救了母猴,母猴夜間托夢說,晚上吃飯千萬別喝湯

民間故事:男子救了母猴,母猴夜間托夢說,晚上吃飯千萬別喝湯
2022/01/27
2022/01/27

明朝萬曆年間,成都府有個書生名叫張青雲,他為人聰慧好學,已取得了秀才的功名。張青雲5歲時生母早逝,父親張員外又續娶了趙氏為妻子。

趙夫人後來生下一子二女,隨著兒子漸漸長大,她對原配的兒子心中總是心存疙瘩,覺得他壓了自己兒子一頭,占了嫡長子的位置。

《大明令》中有明文規定:「凡嫡庶子男,除有官蔭襲,先盡嫡長子孫。」

由此可以看出嫡長子在家族中所占的優勢,這其實是和古代的宗法制度有關。

趙夫人不喜歡張青雲,也是因為他以後能繼承張家的大部分財產,歸根結底都是利益所致。

好在張青雲的外祖家也是本地大戶,給他身邊安排了許多可靠的僕人。加之他從小聰慧,得到父親的看重,總歸是平平安安地長大了。

1.公子峨眉山救猴子,法師看相述說吉凶

張青雲十八歲這一年,峨眉山上的寺廟辦了一場廟會,吸引了附近許多人上山觀看遊玩,張青雲也帶著兩個家丁來到了峨眉山上。

廟會上熱鬧無比,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峨眉山風光秀麗,早晨的雲霧將附近的群山籠罩,遠遠望去仿佛仙境,讓人看了不由得心曠神怡。

張青雲帶著兩個家丁在山間遊玩,不知不覺來到了一處大樹繁茂的懸崖邊上。

就在她看到前方沒有路準備返回的時候,一陣唧唧的叫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主僕幾人望過去,發現一棵大樹後面探出了一個猴子的腦袋來。

猴子眼中露出祈求的神色,口中不住地發出哀鳴聲。張青雲好奇之下走上前去一看,發現這是一隻母猴子,它的後腿不知道為什麼受傷,在地上流了許多的血。

張青雲看著猴子佈滿淚水的大眼睛,覺得它非常可憐,便開口說道:

「既是遇到了也是緣分一場。山上寺廟裡的玄苦法師精通醫理,常常外出雲遊幫人醫治傷病,為人最是慈悲不過。咱們把這猴子帶回廟中讓他幫忙救治,說不得能還能救它一命。」

兩個家丁知道公子一向有主意,當下也不再勸說。他們折下一些樹枝葉做了副簡易的擔架,隨後把猴子放在上面抬回了廟中。

這猴子倒也乖巧,仿佛知道這幾人心懷善意,乖乖地躺在擔架上也不掙紮。

張青雲三人返回寺廟後請知客僧幫忙通報一聲,準備向玄苦法師求取傷藥,法師以為有人受傷便請進他屋。

玄苦法師看到張青雲後,面色不由變得古怪了起來。他發現張青雲的紅鸞星已動,只是未來的姻緣竟然和一隻猴子有牽連。

這一件怪異的事情引起了法師的好奇心,便細細地打量起張青雲的面相來。

等張青雲把事情的原委說完,玄苦法師對猴子的身份有了興趣。他當即跟著張青雲來到了院子中看猴子。

這一看玄苦法師便發現了母猴身上的玄機,他不由得點頭微笑。原來如此,這猴子的身上竟然有兩個魂魄,其中一道竟是女子的身影。

如今時機未到,玄苦大師也不點破猴子身上的古怪之處,他走上前來先幫猴子清理起傷口,當下保住它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猴子得到救治後非常感激,兩隻前爪不停地對兩人連連作揖。

張青雲看了不由心中歡喜,這猴子真是靈性十足呀,和一些愛搶人行禮的潑猴不可同日而語。

張青雲在山上一連住了七日,在眾人的精心護理下,猴子的傷勢也漸漸好轉。

再過一個月便是舉人考試,張青雲決定下山趕回成都府,為即將到來的科考做準備。他向玄苦法師告辭時,法師卻指著猴子對他開口道:

「這猴子你把它帶回家去吧,我曾觀過公子面相,算出你日後還有一次劫難。這猴子倒是能夠助你一臂之力,讓你逢凶化吉,平安的度過科考。」

「你和它的緣分還未了結,至於真相如何你日後自會知曉。你將之帶回家後需得善待於它。切記,切記,不可將它等閒視之也。」

張青雲聽了玄苦法師的話後很詫異。不過想到法師乃是得道高僧,他這樣子說自然有他的深意。張青雲也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

高人行事自有章法,若是他們不願意說,自己無論如何追問也不會得到答案。

猴子知道能和張青雲一起下山後也很高興,一路上沿著下山的樹木往下攀爬,來到了山腳後,張青雲帶著猴子坐上馬車一起回了家。

2.弟弟索要猴子未果,繼母心中暗懷怨恨

張家的大宅有一處花園,花園的旁邊建了幾處小房子,裡面養著一些鸚鵡,小貓,小狗之類的寵物方便主人家觀看。

張青雲回來後吩咐隨從收拾一間乾淨的屋子,專門留給猴子居住,它平日還可以在花園的樹木上攀爬,玩鬧。

猴子看到這環境後很滿意,當下又對著張青雲作了個揖表示感謝,逗得附近的家丁丫鬟哈哈大笑。

當即便有一個丫鬟提議,「大少爺,不如你給猴子取個名字吧,夫人和姨娘們養的貓兒和狗兒都有名字呢。」

張青雲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既然你們都喜歡它,看到它就高興,不如就叫它喜樂吧,取自喜聞樂道的意思。」

一眾丫鬟聽後都說好,從此都以喜樂將稱呼猴子,還常常拿花生瓜子送給它吃。

猴子剛來張家不久,就引起了家中二少爺張青松的注意,他是張青雲繼母趙夫人的兒子。

這孩子今年方才10歲,趙夫人對他非常的寵愛,平日也狠不下心來管束於他。

他看到猴子後很喜歡,就叫身旁的隨從做了一個火圈,趕著猴子就要讓它表演。這是他在街上看到耍猴人的一個把戲。

他卻不知道那些猴子是被人訓練過的,自然聽主人的話。猴子喜樂無緣無故的又怎會理他,它很快爬到了一棵大樹上,躲在那樹枝後面不再下來。

二少爺看後氣得哇哇直叫,當即叫家丁去拿鋸子來把這樹鋸掉。那家丁一聽嚇壞了,沒有主人的同意,這花園中的樹木他們可不敢隨便亂砍。

為了安撫好二少爺,不被夫人責駡,一個家丁便給他出主意。

「二少爺,這猴子是大少爺帶回來的,不如你去向他要了過來。他身為哥哥,送一隻猴子給弟弟做禮物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二少爺一聽這主意好,往日他想買什麼爹娘都滿足他,這一隻猴子他也必須得到才行。

他很快轉身朝張青雲的屋子走去,提出了要猴子的要求,誰知張青雲聽後當場拒絕了他。

玄苦法師的忠告還歷歷在目,聰慧如張青雲自然知道如何抉擇。這個弟弟已經養殘了幾隻貓狗,猴子交到他手上也免不了同樣的下場。

二少爺沒想到自己這個要求竟然被拒絕,當即哭著跑去向自己的生母告狀。

趙夫人聽後氣壞了,不就是一隻猴子嗎?這做哥哥的竟然也不願意讓給弟弟,日後他們母子倆還能指望這個長子幹什麼?

說來也巧,就在這時張員外從外面回來,看到了母子二人臉上不高興的表情。趙夫人便趁機告了張青雲一狀,說他不友愛兄弟,自己這個後娘如何如何的難當。

張員外一聽就不高興了,他此刻饑腸轆轆,夫人也不問候一聲。

一回家就向他抱怨大兒子的不是,真當他是那等昏庸的男子,容易受後宅夫人擺佈。當下便不耐煩地開口訓斥道:

「你如此說是何意思?難道嫁給老爺我還委屈了你不成?青雲自幼喪母,你嫁進來之後為了避嫌也不和他多加親近,他一直由身邊的婆子照顧養大。你倒是落了個清閒,又在這裡說什麼後娘難當的話。」

張員外話鋒一轉又對著二兒子訓道:

「那猴子是你大哥帶回來的,他願意給你才能要,他若不願意你也不能強搶。你大哥不久就要參加科舉,若能考上舉人也是我們張家的榮耀。你們這段時間不能去打擾他,讓他安心備考,誰再敢出麼蛾子,老爺我必不會輕饒。」

說完之後張員外一甩袖子走出房門,他準備看看大兒子去,順便在他那兒一起用飯。

趙夫人第1次被張員外如此甩臉子,還是在兒子的面前,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等看到他走出房門後不由得怒火中燒起來。

都是張青雲的錯,老爺不就是看中他的學識好,能為張家爭光嗎?若是他這一次考不上舉人,老爺想必會對他失望吧。

想到這兒,趙夫人腦海中一個計策浮現出來。

她將兒子哄走,又揮退了旁邊的丫鬟,只留下自己的心腹趙嬤嬤在身旁,主僕兩人偷偷商議了一個針對張青雲的計策。

3.繼母想下藥害公子,母猴夜間托夢預警

張青雲哪裡會想到,只因為一件小事情,竟然讓趙夫人使出了宅鬥的手段。

其實這也是趙夫人日積月累下對他不滿的一個藉口罷了,沒有這一次也會有下一次。

時間很快來到了科舉考試的前三天,這一天晚上張青雲睡著之後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只見猴子喜樂在夢中對他口吐人言。

「感謝張公子在山上救了我一命,我今日托夢給公子卻是有要事相告。趙夫人打算在明晚的家宴上給你下瀉藥,讓你無法參加科考。」

「我今日在花園的大樹上睡覺,聽到趙嬤嬤吩咐一個小丫鬟來辦這件事情。那藥粉到時候會被丫鬟藏在指甲下,以便偷偷撒入湯中。」

「張公子千萬小心為好,可不要一時大意中了奸計。否則錯過了科考又要等三年,反讓那壞人稱心如意。」

猴子將話說完之後一陣白霧閃過,身影很快便消失無蹤。

卻說張青雲做了這樣一個夢後當即驚醒過來,不由想到玄苦法師曾經說過的劫難,莫非就應在明晚的家宴上?

張青雲得猴子的提點,第2日家宴的時候處處小心,看著二弟夾完菜後他才跟著夾。等到眾人都吃得差不多的時候,趙夫人突然對著旁邊一個丫鬟開口道:

「大少爺讀書辛苦了,這鴿子湯最是補人,你幫大少爺盛一碗,讓他喝了補補身子。」

丫鬟聽後趕緊拿了一個乾淨的碗舀湯給張青雲喝。張青雲接過湯碗時,發現丫鬟小指甲下竟然沾有白色的粉末,想來是因為時間太趕,還沒來得及擦乾淨。

張青雲也不急著喝湯,先謝過了繼母,隨後開口道:「二弟讀書也是辛苦了,這碗湯便先讓給他喝吧。」

張青松從小被母親溺愛長大,在家中一向霸道慣了。聽到哥哥把湯讓給他也不推辭了,伸手便接了過來。

趙夫人看後忙離開座位,朝著他的手用力拍了一下,只聽到啪的一聲脆響,湯碗頓時在地下摔成了許多碎片。

一時之間,家中的其他孩子和姨娘都不由朝趙夫人望了過來。

「這孩子就是不懂事,這湯是給他哥哥喝的,他又搶了去。老爺之前說的話我一直記在心裡,今日看到孩子這樣便忍不住便想訓他一頓,讓他長長記性。」趙夫人強笑著對自己的行為作出瞭解釋。

張員外聽後擺了擺手,「一碗湯罷了,值得你這樣大驚小怪。我之前那樣說,只是希望他們兄弟和睦,卻也無需事事計較。」

趙夫人聽了這話後不由松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的計畫並沒有洩露出去,否則張青雲還不得直接向他父親告狀。如此看來,他先前的舉動只是巧合了。

那桌子上的鴿子湯裡面並沒有瀉藥,若大家喝了沒事,只有張青雲一個人拉肚子,她也能找理由搪塞過去。

誰知張青雲竟把湯給了自己的兒子,害得她情急之下在眾人面前失了臉面。

趙夫人卻不知道,自己的這一番舉動讓張員外的三個小妾起了疑心。她們隨後發動了手下的丫鬟婆子終於打探到了一些真相,又故意把這件事情透露給了張員外。

張員外親自查明事情的真相後大發雷霆,在他看來,有些許家庭矛盾是不可避免的。

可趙夫人竟然想害大兒子考不上舉人,這等有損家族的臉面和利益的事情,作為家主的他實在是不能夠容忍。從此之後張員外對趙夫人也冷落了許多。

趙夫人被抓住了把柄也不敢吭聲,張青雲在家中的日子倒是好過了起來。那時的他已經順利的通過了舉人考試,獲得了舉人的功名。

4.小姐魂魄得以歸位,有情之人終成眷屬

就在張青雲獲得舉人功名的第三日,太守府的管家親自上門請他赴宴,還特地交代要把那只猴子帶上。

張青雲對此感到不解,不過猴子聽到能去太守府後確是非常歡喜。竟然還在地上翻了幾個跟鬥,仿佛那太守府有它熟悉的人似的。

太守府中,張青雲到見了劉太守和他的夫人,其中還有不知何時到達的玄苦法師。幾人分賓主落座之後,劉太守說明瞭請他過來的原因。

一段奇聞往事,也因此在張青雲的面前揭開了神秘的面紗。

原來劉太守有一個女兒名叫劉月華,她自小得到父母精心教養,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容貌也是長得端莊秀麗。

在劉太守夫妻看來,自家女兒聰慧非常,她若是男兒身,說不定還能考一個狀元或者探花回來。

誰知這樣聰明的女兒,在兩年前的一天突然變得癡傻呆愣起來,連自家爹娘也不認得了。

劉太守把附近的杏林高手都請過來幫女兒診治,卻沒有一個人能找到病症所在。最後劉太守找到了玄苦法師,玄苦法師一眼便看出了小姐的症狀。

他告訴劉太守,小姐的身上只留了一魂一魄。

其它魂魄被人用術法抽走,因此人才變得癡傻起來,需得將其它的魂魄找回來,湊齊三魂六魄小姐才能恢復正常。

施展這種法術,施術之人須得知道小姐的出生年月。玄苦法師建議查一查府中的人,以此為線索,順藤摸瓜找到幕後之人。

這一查就查到了夫人的陪房張嬤嬤身上,她跟在夫人身邊伺候已20多年了,是夫人最信任的人。

張嬤嬤和府裡的一個管事李大是夫妻,李大有一個毛病就是愛喝酒,這一喝醉了酒,什麼事情都禿嚕的往外說。

張嬤嬤剛和他成婚的時候不知道他這個毛病,後來知道了,夫人身邊的事情也不再和丈夫說了。不過她之前說出的一些秘密卻被李大記在了心中,其中就有劉月華的生辰八字。

李大有一次外出辦事的時候,在酒館中遇到一個老道。老道說免費為他看相,李大一時心動,便跟著他坐到一桌交談起來。

兩人越談越投機,老道後來請了李大喝了一些上等的狀元紅。

好酒的李大哪裡抵得住誘惑,那天又喝得爛醉如泥,以至於那道士從他嘴裡套了什麼話,他卻不得而知了。

城裡做生意的人家大都有眼色,對官宦之家大小管事的面貌都記在心中。他那日在酒館中喝酒被許多人看到了,劉太守派出去的人很快便查到了他的身上。

劉太守一聽到是道士便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兩年前有五個邪道招搖撞騙,先在那水井中下藥害得村民生病,然後自己再高價賣藥治人,好賺取巨額的錢財。

劉太守得知這件事後就命官兵追捕幾個道士,將他們緝拿歸案,不過最後還是被他們逃走了一個,想來就是李大遇到的那個老道了。

沒想到那老道竟然還真的有一些本事,誰知道卻用在了歪門邪道之上。他找不到自己的破綻,竟然把手腳動到了女兒身上,把她變成了癡傻之人。

劉太守雖然恨不得將那老道緝拿歸案,可之後卻一直找不到他的蹤跡,為此夫妻二人都焦急不已。

這件事情之後竟拖了兩年之久,就在他們覺得希望渺茫的時候。玄苦法師上門求見,並告知了女兒魂魄的消息,讓他們耐心等待,一個月之後事情便可圓滿結束。

劉太守夫婦在舉人考試後再次見到了玄苦法師,他們方才知道了猴子和張青雲之間的事情。劉太守隨即吩咐管家,親自上門去請猴子和張青雲過府。

劉太守的這番話說完之後,只見太守夫人淚水漣漣地抱著猴子口中叫道:

「我可憐的女兒啊,沒想到你的魂魄竟然被藏在了猴子的身上,想必這兩年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

猴子的身上有著劉月華大半的魂魄,它的記憶雖有所缺失,可卻隱隱約約記得自己曾是一個官家的小姐。聽了夫人的話後頓時便明白了怎麼回事,猴眼中立時湧出淚光來。

當天晚上月圓時分,玄苦法師施展法術幫助劉月華魂魄歸位。在三魂六魄重新匯合的那一刻,往日那個聰慧的小姐又回來了。

那老道士把她的魂魄塞到了一隻猴子的身體裡,隨後又把猴子放歸山林,以此來報復太守一家對他們的追捕。

劉月華畢竟是人的魂魄,很快便主導了猴子的身體。她想逃離猴群來到人類居住的地方,尋找回家的道路。

她在逃亡的路上被其它族群的猴子打傷,拼命逃脫之後來到了峨眉山,碰巧遇到了在那裡遊玩的張青雲。隨之便有了後面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劉月華經過了這一番遭遇,對張青雲生出了好感。太守夫人不想讓女兒傷心,便極力勸說劉太守同意了兩人的婚事。

張青雲得知後也很歡喜,他們總歸是相處過一段日子,對彼此的性情也有些瞭解,總比那盲婚啞嫁好得多了。

兩人的婚禮是在三個月後的一個吉日完成的。新郎新娘在堂上拜了天地,穿著紅色衣服的猴子喜樂,蹲在一張椅子上津津有味地看著一對新人拜堂。

一眾賓客看到猴子的打扮後都覺得很新奇,據說就是這只猴子引得新郎和新娘互相認識的。當眾人再想打探下去的時候,卻是無法知道具體的情況了。

人世間的緣分是非常奇妙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被月老拴上紅線的男女,總是會在特定的時間相遇。

圖片來自網路,侵權立刪。故事虛構,感謝閱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