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結婚後倒楣不斷,丈夫修房,意外發現房梁插著三根筷子

民間故事:結婚後倒楣不斷,丈夫修房,意外發現房梁插著三根筷子
2021/12/07
2021/12/07

明朝天順年間,河南承宣佈政使司懷慶府有戶人家姓王,男主人名叫王仁忠,以販賣山貨為生。王仁忠人如其名,為人忠厚老實,講究誠信,因此生意一直挺紅火,雖然掙得不是太多,卻能夠養活家人,並逐漸有了積蓄。

王仁忠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王大山,二兒子叫王小山,兩個兒子相差四歲。王大山是老大,卻沒有老大的樣子,好吃懶做,奸懶饞滑。說起來,王大山成為這個樣子,王仁忠要負很大的責任,當時王仁忠忙于生意,對大兒子管教極少,母親馬氏對大兒子嬌慣得很。

後來,王仁忠生意穩定下來,對二兒子王小山管教多起來,可大兒子王大山卻不服管了,所以導致了王小山比王大山懂事的結果。看著王大山快到了結婚的年齡,王仁忠開始忙活起來,他托當地有名的媒婆給王大山說親,希望王大山成親以後,在妻子的管束下有所改變。

媒婆最後把張家的姑娘張氏說給了王大山,在媒婆的嘴裡,張氏年輕漂亮,懂事孝順,以後一定是個過日子的好手。王仁忠一聽高興地咧開了嘴,去張家下了聘禮,定了結婚的日子。到了結婚的時候,王家風風光光地娶了張氏,王仁忠心想這下可好了,有人管著王大山,當父親的可以輕鬆了。

讓王仁忠大跌眼鏡的是,張氏的表現和媒婆所說的大相徑庭,她剛嫁過來就睡懶覺,早晨從來不向公公婆婆請安,也不做早飯,而且好逸惡勞,比起王大山來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可對了王大山的口味,兩口子要懶一塊懶,王仁忠夫婦卻頭疼起來。他們教育過王大山和兒媳婦多次,每次剛教育完的前兩天還管事,可第三天就原形畢露了。

王仁忠老兩口為此經常唉聲歎氣,可暫時沒有太好的辦法。隨著時間的流逝,王仁忠年齡漸長,逐漸有些力不從心。王大山夫妻雖然懶,卻還是自己的大兒子大兒媳,王仁忠逐漸把家事和生意交給大兒子掌管,並且有心教導。

王大山夫妻倆挺高興,手裡錢多了,可以買更多好吃的好玩的。知子莫如父,王大山知道大兒子的性格,在讓兒子管事的同時,還加了一個「緊箍咒」。他對王大山和張氏說:「我可以慢慢地把家裡的事情交給你們管理,可是如果你弟弟以後找了一個精明強幹的媳婦,做得比你們要好,我就讓你弟弟和弟媳管事。」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給二兒子王小山說親的時候了。王仁忠另外找了一個媒婆,對她說:「這次我要找一個懂事孝順、勤勞能幹、精打細算的兒媳婦,千萬不能像大兒媳張氏那樣。如果您能辦成這事,我多給你二兩銀子。如果辦不成,一個銅板也別想!」

媒婆拍著胸脯打包票,說一定能辦成。為了多賺錢,媒婆這次用心去尋找,還真找到一位很合適的姑娘,那就是吳員外家的姑娘吳氏。吳員外是做皮貨生意的,也很看重誠信,生意一直不錯。

吳員外只有這一個姑娘,一直十分寵愛,卻並不嬌慣,讓妻子教會女兒針織女紅,炒菜做飯。在吳氏小的時候,吳員外還專門給他請過老師,再加上吳氏天生聰明,心靈手巧,模樣俊俏,來提親的人也不少,不過吳員外都沒有看上。

王仁忠聽過吳員外的大名,很久之前和他合作過,不過那個時候吳員外家的女兒還小。如今,聽媒婆把吳氏誇得快要上天了,王仁忠心動了。不過,因為有了上一次大兒媳張氏的教訓,這次王仁忠準備親自調查一番,于是以做生意的名義,專門登門拜訪。

吳員外其實也暗中調查了王仁忠的情況,知道他家大兒子比較懶,二兒子王小山倒是很不錯。看到王仁忠上門,吳員外也想進一步了解情況,高興地接待了王仁忠,還專門讓女兒吳氏去炒菜。席間,王仁忠嘗到兒媳婦做的菜很不錯,吃完飯,吳員外又拿來幾件女兒做的女紅,王仁忠看後讚不絕口。

等回到家,王仁忠獎賞了媒婆,並且準備了厚禮,去吳員外家正式下聘禮,吳員外欣然同意。兩家在一起查了吉日,定下了婚期。等回了家,王仁忠開始給二兒子王小山佈置新房。王家地方大,房間多,為了顯示對吳氏的重視,王仁忠專門挑了一個乾淨寬敞的房子,並且再次對其整修,當成王小山結婚的新房。

聽說未過門的弟妹很賢淑,王大山夫妻倆可慌了神。他們心裡清楚,一旦吳氏過了門,王仁忠很有可能會讓吳氏管錢,到時候他們倆再想好吃懶做就不可能了。王大山夫妻倆商量了好幾天,也沒商量出解決的辦法來。

這天,張氏有事回了一趟娘家,在娘家意外碰上了姑姑家的表哥孫得水。閒聊之中,張氏得知,孫得水竟然也是吳氏沾了一點親戚的表哥,而且孫得水一直喜歡吳氏,想娶吳氏回家。只不過,孫得水這個人不務正業,吳員外根本沒看上他。吳氏見過孫得水幾次,知道孫得水的為人,更沒有看上他。

得知這些情況後,張氏吹捧孫得水說:「表哥,我覺得吳氏和你結婚才好呢,郎才女貌,多般配呀。王小山雖然是我的小叔子,但是我覺得他比表哥你差太多了,誰不知道表哥您是風度翩翩,玉樹臨風!」

孫得水聽到表妹的吹捧後,開始飄飄然起來,想到如今王小山和吳氏已經定親,忍不住又歎了一口氣:「長相英俊有什麼用,你小叔子現在已經和吳氏定親,過不了多久就會把吳氏娶回家裡。可惜啊,哪怕吳氏嫁過去後,能再想到我的好,回心轉意,我也要她!」

聽到孫得水這樣說,張氏心裡忽然有了主意,她裝作同情的樣子,對孫得水說:「表哥,您真是個令人感動的癡心郎!我倒是有個主意,讓吳氏嫁過去之後會後悔。等到王家退了婚,別人都不願意要吳氏了,到時候您再過來提親,表達您的心意,吳員外和吳氏內心感激,豈不是很容易就嫁給您?」

孫得水聽說後,急忙請教張氏是什麼主意,張氏故意賣關子,孫得水急忙掏出五兩銀子,塞到張氏的手中,張氏這才笑嘻嘻地說出了自己的主意:「我聽說,有一些木匠瓦匠懂得歪門邪道,如果東家得罪了他們,他們會暗中做些手腳,讓東家不順利。」

張氏抬頭看了看孫得水,發現孫得水聽得很認真,于是繼續說道:「公爹現在正在給王小山裝修房屋,作為結婚的新房。如果你能夠買通木匠,在房梁上放點東西,讓王小山事事不順,甚至有生命危險,到時候吳氏還不得乖乖就范?」

孫得水笑著說:「還是表妹高明啊!事成之後,我必當重謝!」張氏和孫得水約定明天在王家見面。回到家後,張氏把自己的打算和丈夫王大山說了。俗話說「妻賢夫禍少」,可是張氏恰好相反,而王大山也是個糊塗蟲,為了今後能夠繼續偷懶,竟然不顧兄弟親情,同意了張氏的想法,還大大誇讚了媳婦。

次日,孫得水裝作幹活的工匠。王大山也裝作很熱情的樣子,把孫得水介紹給王仁忠,于是孫得水便加入了給王小山幹活的隊伍中。孫得水當然不會幹活,不過他經常悄悄地管事的塞些銅板,因此只幹一些很簡單的輕快活。

孫得水和其中一個技術最好的木匠聊上了,經常給他塞銀子,名義上是給他的學習費,實際上是暗中拉攏他。「清酒紅人面,財帛動人心」,在錢財面前,木匠動了心,而孫得水也終于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木匠沉默不語,孫得水以為是給的銀子不夠,又多加了二十兩,木匠這才咬咬牙,點頭同意,不過木匠讓孫得水幫忙才行。當天晚上吃飯的時候,按照木匠的吩咐,孫得水偷偷地拿了三根筷子揣在懷裡。第二天幹活的時候,木匠以修理房梁為名,讓孫得水給他幫忙。

木匠在房梁上一通忙活,沒有人注意到,他在房梁最隱蔽的地方鑽了三個洞,然後用眼神示意孫得水。孫得水趁人不備,暗中把三根筷子遞給了木匠,木匠把筷子插在了提前鑽好的洞中。這個位置十分隱蔽,在屋子裡的任何角落都看不到,除非爬上房梁,或者掀開屋頂從上面看,才有可能看到。

幹完這些,兩個人都舒了一口氣,他們自認為神不知鬼不覺,從此以後就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了。又過了幾天,王小山的新房整修一新,王仁忠十分高興,結算了工錢,還擺了一桌好酒席,專門感謝這些工匠。席間這些工匠開懷暢飲,只有木匠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到了結婚這天,王家張燈結綵,十分熱鬧,王小山用花轎把吳氏迎娶進門,臉上樂開了花,王仁忠老兩口端坐上位,王小山和吳氏拜完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後入洞房,人群裡歡聲笑語,包括王大山和妻子張氏。

其實,從孫得水開始給王家幹活的時候,王大山和張氏便一反常態,經常熱心地跑前跑後,幫助這些工匠燒水,其實是暗中打探孫得水是否得手。當得知孫得水做成時,王大山兩口子心裡很痛快。結婚這天,王大山和張氏也一直幫忙張羅著。

看到王大山和張氏的變化,王仁忠心裡很高興,甚至有些暗自得意。王仁忠自負地認為,當初給王大山夫妻倆定下的「緊箍咒」很管用,如今為了與老二競爭,老大兩口子表現是越來越好了。王仁忠哪裡知道,老大家兩口子滿肚子壞水呢!

吳氏嫁過來以後,果然精明能幹,不論是操持家務,還是孝順公婆,還是對待長兄長嫂的態度都沒得說。王仁忠老兩口得了這麼一個寶貝兒媳婦,臉上天天都是笑容,可是這笑容才持續了幾天就出事了。

這天王小山騎著家裡的小毛驢外出,路上,一向溫順的小毛驢不知道為何突然受驚,又跳又蹦,把王小山顛了下來,傷到了大腿,在家裡躺了半個多月。吳氏又是心疼又是責怪,一直精心照顧。王大山和張氏表面上噓寒問暖,心裡卻樂了,心想這木匠有點本事。

王小山恢復後,王仁忠暫時不讓他出門,王小山只好待在家裡。不過王小山閒不住,在家裡也經常忙活。沒過幾天,王小山又出事了,那天他準備去找父親商量事,剛下過雨,地面上還有積水,王小山路過積水的時候,不小心跌了一跤。慌亂之中,他用右手撐地,結果整個身子壓過來以後,把右手壓骨折了。

王小山疼得大叫一聲,王仁忠和妻子聽到後急忙跑出來,發現王小山躺在地上,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右手沒法動彈。王仁忠急忙派人去把郎中叫來。幸好,郎中經驗豐富,採用了接骨法,並用竹片固定住骨折部位。此後,郎中又來了幾次,查看情況,清洗傷口。

在此期間,吳氏悉心照料,給王小山燉骨頭湯,做各種好吃的,希望王小山儘快好起來。王大山和張氏也來過幾次,每次過來也帶著好東西,其實都是用王家的錢買的,他們也不心疼。夜裡,王大山和張氏在被窩裡說著悄悄話。

王大山說:「娘子,還是你厲害,如今弟弟和弟媳倒楣事不斷。我看父親只顧著心疼弟弟,根本就不提把家事交給弟媳這件事了。」事實的確如此,王仁忠起初看到吳氏賢慧,的確想儘快讓吳氏掌管家事,可是王小山接二連三地出問題,讓王仁忠焦頭爛額,那還顧得上這件事。

張氏則得意地說:「指望你,黃花菜都涼了。不過,我們不能就此甘休,還得乘勝追擊。從明天開始,我們輪流到老爺子那邊說吳氏的壞話,讓老爺子動搖,攆吳氏出門。」其實,張氏是想著當初對表哥孫得水的承諾,孫得水還眼巴巴地等著再娶吳氏呢。

王大山嘿嘿地笑:「好,就聽娘子的話,明天開始輪流到老爺子那邊。」次日開始,王大山和張氏來仁忠老兩口這邊,名義上是請安,實際上是說吳氏的壞話。王大山對父親說:「爹爹,我覺得不大對勁啊。當然,弟媳是個好人,可是自從弟媳嫁過來以後,弟弟可是出了兩次事了,每次出事可都不是小事。」

張氏也在一旁說:「爹爹,我們就這一個弟弟,弟弟出了事,我們可心疼了。上次是腿傷,這次是手臂骨折,下次還不知道是什麼。萬一弟弟有個三長兩短,我們……」話還沒有說完,張氏眼中已有淚水。王大山暗中對張氏豎起大拇指,佩服她的演技。

果然,王仁忠眉頭皺了起來,他頗有些厭煩王大山和張氏說的話,可王小山受傷的事實擺在那裡,他不好發火,但是妻子馬氏卻害怕了。兒是娘的心頭肉,馬氏著急,淚珠啪嗒啪嗒往下落,數落王仁忠:「老頭子,你說他們倆是不是相克啊?當初不是合過八字嗎,是不是不准啊?我們小山聰明懂事,可不能出事啊。」

王仁忠心煩意亂,把王大山兩口子轟了出去,只留下老兩口吵架。馬氏說:「當初是你說吳氏這好那好,怎麼一嫁過來,咱們小山就總是倒楣呢?」王仁忠也氣憤地說:「二兒媳剛嫁過來的時候,你不也是說她這好那好的嗎?現在倒開始說起我來了。」

老兩口你一言我一語,越吵聲音越大,躲在外面偷聽的王大山和張氏則捂著嘴偷笑,屁顛屁顛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笑鬧成一團。此後,王大山兩口子又在父母面前輪流說了吳氏幾次,果然說得王仁忠動了心。可是,吳氏沒有犯下七出之罪,他沒有正當的理由退婚,況且吳員外家也是有勢力的大戶人家,不好惹。

再說吳氏,最近也察覺到公公婆婆的變化,再加上張氏在談論這件事的時候,有意提高嗓門,說「家裡進了掃把星,讓王家天天倒楣」「這樣下去,王小山早晚性命不保」。吳氏臉皮薄,後來知道他們是談論自己,又氣又羞。

吳氏和丈夫王小山說:「夫君,看來我們的緣分就要到這裡了。既然你家不願意提出來,那我就主動提出來回娘家。」王小山一聽很生氣,對吳氏說道:「你別管大哥大嫂,他們純粹是血口噴人,冤枉人!我受傷是我不小心,怎麼能夠怪你呢?我要去和爹娘把這件事情說清楚。」

說完,王小山不顧吳氏的阻攔,去了爹娘的房間,進去之後跪在爹娘面前說:「爹,娘,你們養我一場,我很感恩,平時我也聽您二老的話。但是這一次,我必須要把話說清楚,我受傷是我的原因,與吳氏沒有任何關係。把責任歸咎于一個弱女子,這難道是大丈夫的行為嗎?」

一番話,說得王仁忠老兩口啞口無言,從此也不好意思再提這件事,可是心裡卻一直犯嘀咕。等王小山傷好之後,吳氏中間還回過一次娘家。不過,吳氏從娘家回來之後,王仁忠和王小山他們對吳氏仍然還是不錯。

王大山和張氏很不甘心,這天他們在商量這件事的時候,張氏又想起了自己的表哥,對王大山說:「夫君,如今我們還有勝算,你可不要吃醋。」王大山忙問什麼事,張氏說:「我去找我的表哥孫得水,他一心想著吳氏,肯定願意配合我們!」

王大山想了想,同意了張氏的建議。次日,張氏要回娘家看望父母,實際上回家之後就去找了表哥孫得水。孫得水得知吳氏在王家不受待見,心裡又是心疼又是高興。

張氏看到孫得水的樣子,笑著說:「表哥,瞧你那熊樣,不過,你很快就能得逞了。」聽到張氏說吳氏很快就能被趕回家時,高興地又是搓手又是跺腳。張氏話鋒一轉,說:「不過,還需要表哥配合一下,我們才能最後成功。」張氏勾了勾手,示意孫得水靠過來,然後在孫得水的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聽得孫得水拍手叫好。

張氏很快回了王家,對王大山說:「表哥那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看你的了。」此時,王小山的手臂已經徹底好了,有時候也出來活動活動,吳氏則經常出來做些家務活。趁著他們屋裡沒有人,張氏偷偷走進去,在王小山夫妻放衣服的箱子裡放了一個布包。

晚上戌時,也就是現在的晚上七點到九點,王小山收拾好準備睡覺了,王大山過來敲門,說:「小山,你出來一下,我和你說點事。」王小山說:「哥,我都要睡了,有事明天說吧。」王大山說:「弟弟,這件事不說,我今晚睡不著覺。很重要。」

王小山只好穿好衣服出來,王大山拉著弟弟一直走到了後門,悄悄對弟弟說:「小山,當哥的有句話一直堵在心裡,如今不吐不快。我不是有意挑撥你和弟媳的關係,弟媳是個好人,可是不一定適合你。你嫂子前幾天回娘家的時候無意間聽到,弟媳和遠方表哥有關係。」

王小山聽到這裡很生氣,認為王大山血口噴人,揮起拳頭就要打王大山,被王大山攔住了。正在這是,他們聽到後門有人敲了三下門,王大山和王小山兄弟倆愣住了,王大山搶先一步,猛然打開門。門口一個黑影,剛叫了一句:「表妹,是你嗎?」卻發現對面是王大山,猛然丟下一個布包,轉頭就跑。

王大山伸手去抓卻抓了個空,王小山跑過來以後,發現黑影已經跑遠了。弟兄倆看了看地上的包袱,還是王大山撿了起來,發現裡面是一個金簪子,還有一封信。王大山打開信只看了一眼,便遞給了弟弟,說:「我什麼也沒看見。」

信上寫的字不多,卻很大,在月光下還是能看見的。借著月光,王小山看到信上寫著幾個字:「吳家表妹,前日老家相會,至今難忘。上次贈送銀簪,這次贈送金簪,正好一對,聊表心意。」王小山鐵青著臉,問王大山:「哥哥,你剛才說的可是真的嗎?」王大山說:「我是你親哥,還能騙你嗎?」

王小山拿著信和金簪子,面色陰沉地回了房間,王大山則看著王小山的背影冷笑一聲。王小山回到房間,把金簪子和信扔給吳氏,問她:「這是什麼?」吳氏奇怪地接過信,看過之後便知道有人冤枉自己,于是為自己辯解。

王小山根本不聽,他問:「信裡說還有個銀簪子,你放在哪裡了?」吳氏說:「夫君,你瘋了嗎?哪來的銀簪子?」王小山不聽吳氏的解釋,翻箱倒櫃地找了起來,果然在衣箱裡找到一個小包,打開一看,正好是個銀簪子。王小山當然不知道,這個小包是嫂子張氏留下來的!

王小山一手拿著銀簪子,一手拿著金簪子,氣憤地說:「好你個吳氏,怪不得要回娘家,原來娘家還有個相好的。這兩個簪子,正好是一對,我就成全你們!我不留你了,你快回去吧!」

吳氏知道這是被人陷害了,可是丈夫根本不相信自己,百口難辯,傷心地哭泣。她收拾東西準備要走,可是外面天已經黑了,吳氏心裡畢竟有些害怕。她懇求王小山:「夫君,如今我有口難辯,可是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知道我現在沒法在王家待下去了,但是我爹娘就我一個女兒,如今半夜出去,萬一遭遇不測,我沒法照顧他們。懇請夫君讓我天明再走。」

王小山不屑地說:「隨便你!」當晚,王小山和吳氏一個在床頭,一個在床尾,都是和衣而臥。躲在暗處偷聽的嫂嫂張氏心中竊喜,急忙回去把這個消息告訴了王大山,夫妻兩個高興地一夜都沒睡好覺。

次日天快亮的時候,外面忽然刮起一陣邪風,「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後來竟然起了旋風,裹挾著一根木樁飛到王小山房間的上空,忽然間風就停了,木樁從上空直直地落下,正砸在王小山的房頂,砸出一個大洞,木樁掉落到王小山的床邊。

就在木樁落下的一刹那,吳氏忽然間起身,撲到王小山的身上。原來,吳氏哭了一整夜,一直沒有睡覺。當看到木樁落下時,吳氏不顧危險,撲向王小山想保護他。幸好,木樁落到了床邊,沒有砸傷人。吳氏看到沒有事,又急忙起身,王小山卻愣住了。

王小山心想:「我糊塗啊,在生死攸關的情況下,妻子竟然先想著救我,我還懷疑她?」他有點不好意思,對吳氏說:「你,別走了,是我不好。」吳氏只是轉身流淚,沒有理睬王小山。此時,家裡人聽到動靜後,都紛紛趕過來,發現這一幕都感到很驚訝。

王仁忠老兩口又想起來關于吳氏的一些邪說,剛想開口,王小山說話了:「爹,娘,謝謝你們關心。從今往後,誰也不許說吳氏的壞話。」聽到兒子這麼說,王仁忠只好閉上了嘴巴。不過,這塊木樁的確有些邪乎,王小山找來梯子,他要爬上去看看屋頂。

王大山和張氏急忙阻止,說找人來修修就行了,可是王小山堅持要上去,王大山和張氏只好閉口不言。等王小山爬上房頂,順著洞口往下瞧,從這個角度,竟然正好看見了房梁上插了三根筷子!

王小山心中一驚,知道是有人在搗鬼,他偷眼觀瞧哥哥嫂嫂,發現哥哥嫂嫂的表情很不自然,再聯想到哥哥前幾天說的吳氏表哥的事情,心裡明白了八九分,肯定是表哥在使壞,自己的哥哥嫂嫂也有關係!不過,他並沒有點破,接下來該讓人整修就讓人整修,只不過整修之前,他從裡面順著梯子爬上房梁,先偷偷地拔下三根筷子,找個沒人的地方燒了。

王仁忠想讓王小山換個房間住,可王小山只是暫時在別的房間休息,等原先的房間修好之後,他又堅持搬回原先的房間居住。王大山和張氏則一直坐立不安,生怕王小山找他們的事。張氏找了個藉口要回娘家,王大山則堅持要送張氏回娘家,兩個人一起去了張氏家裡。

張氏回娘家後要去找表哥,卻得知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表哥孫得水前兩天剛剛意外墜崖身亡!王大山和張氏面面相覷,誰也沒有說話。後來,他們又打聽木匠的消息,得知木匠也得病身亡!王大山和張氏嚇壞了,再回家的時候,兩個人沉默了許多,平時就躲在屋裡不敢出去,生怕出了什麼意外。

後來,心事重重的王大山和張氏生了一場大病,臥床不起,一病就是一個多月!由于王大山夫妻倆生病,王仁忠讓王小山和吳氏兩口子管理家事,沒想到小倆口子把家中大小事務打理得井井有條。不僅如此,王小山和吳氏還不計前嫌,一直照顧哥嫂,讓哥嫂十分羞愧。

等哥嫂病好之後,再也不提要掌管家事的要求了,一來他們心中有愧,二來他們確實不如弟弟和弟媳做得好。再加上王小山有意無意地對他們說:「人做了虧心事不要怕,只要以後多行善事,勤勞能幹,是可以彌補過來的。」

有孫得水和木匠的前車之鑒,王大山兩口子從此再不敢想損招了,王仁忠看到王大山兩口子是真心轉變了,心裡也十分高興。等到王仁忠年紀很大的時候,王仁忠請來兩個兒子的舅舅主持分家,過程很公平,兩兄弟也不吵不鬧,反倒是互相謙讓,並且輪流贍養王仁忠老兩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