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書生救下失足少女,事後見褲子濕漉漉,牆上的畫救了他

民間故事:書生救下失足少女,事後見褲子濕漉漉,牆上的畫救了他
2022/03/09
2022/03/09

宋朝時期,蘇州有個名叫吳樺鶴的年輕書生,他自幼父母雙亡,是爺爺吳老漢含辛茹苦將他拉扯長大,並供他讀書。吳老漢是當地縣衙內的一個仵作,村裡的白事大都也請他主持,因此他在村裡頗有威望。

在當時,修仙之風盛行,吳老漢也不知從哪搞到一本修仙秘笈,說自己要閉關修煉,全然不顧孫子吳樺鶴。好在當時吳樺鶴已經十二歲了,能夠自己照顧自己,加上街坊鄰居們常常接濟,他過得也不算太差。

眨眼間六年過去,吳老漢整日神龍見首不見尾,還在家裡的牆上掛了幅畫,那畫上是個鬚髮皆白的老道士,他讓孫子日夜供奉,還說畫上的乃是仙人。吳樺鶴十分無奈,但只好照做。

這年春闈之日,吳樺鶴乘坐貨商的牛車來到鎮上參加州縣試。結束後他往家趕,途徑一座荒山,當時天色已晚,四周又沒人家,他不敢在荒山露宿,只好連夜趕路。

路上一個行人都沒有,月亮在烏雲後躲躲藏藏,月光忽明忽暗,小路兩側的枯樹猶如張牙舞爪的惡鬼,十分駭人。好在吳樺鶴有個當仵作的爺爺,他的膽子大,絲毫沒有害怕。

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一旁的草叢裡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聲響,他剛一扭頭,裡面就鑽出一個面色蒼白的少女,屬實把他嚇了一跳。少女看到他也微微一愣,隨即立馬上前將其撲倒,並捂住了他的嘴巴。

吳樺鶴一頭霧水,少女則一臉緊張,並湊到其耳邊小聲抽泣道:「公子,救我,救我!」

話音剛落,兩人身後便傳來了一陣吵鬧聲:「快,這邊有動靜,在這!」吳樺鶴立馬反應過來,並指揮少女藏進了一旁的枯樹後。少女剛躲好,兩個彪形壯漢便跳出草叢來到了吳樺鶴面前。

這倆人身材魁梧,兇神惡煞,只是臉蒼白得不像話。見到吳樺鶴後,兩人立馬上前詢問他有沒有看到一個少女。吳樺鶴想了想,給倆人指了反方向,二人拜謝過後便離開了。

見二人走遠,吳樺鶴來到少女身旁,少女此刻蹲坐在地,全身發抖,顯然被嚇得不輕。經過一番詢問得知,少女喚作金燕,是個孤兒,靠吃百家飯,穿百家衣長大。後來,她遇到了那兩個男人,他們稱只要金燕跟他倆走,定讓她吃飽飯,還給她穿新衣服。單純的金燕沒有懷疑,當即同意了。

怎料那倆人是個人販子,轉頭就把她帶進了青樓,並準備將其賣給老鴇。金燕發現情況不對後,藉口出恭從後門逃出,結果被那倆人一路追趕,若不是碰到了吳樺鶴,今日怕是難逃此劫。

吳樺鶴對其十分同情,並決定帶她回家暫且收留。由於金燕脫力沒法行走,他便主動背起了金燕,並朝著家裡走去。

一路上,二人有說有笑,金燕也順勢摟住了吳樺鶴的脖頸,並湊到其耳邊輕聲道:「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唯有,唯有以身相許!」

雖然只是第一次相見,可金燕模樣出眾,呵氣如蘭,叫吳樺鶴也有些心動。可轉念一想,自己若真答應,豈不趁人之危。他羞愧難當,趕忙開口拒絕,誰知金燕不依不饒,甚至不斷挑逗吳樺鶴,搞得他心煩意亂。

好在不知不覺間,二人已經到家了,吳樺鶴趕忙放下金燕,並給她騰出了一間客房。可就在金燕進屋的時候,她忽然扭頭對他勾了勾手指:「公子,今晚我可不鎖門!」

那聲音嬌媚異常,叫吳樺鶴渾身起雞皮疙瘩,他心中默念聖賢書,立馬回到了房間。就在他換衣服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褲子後面濕漉漉的,摸起來很粘,聞起來又有些腥臭。自己什麼也沒幹,褲子怎麼會濕?吳樺鶴腦海裡猛地想起了金燕的身影,自己剛剛背著她回來的,莫非是她搞的鬼?

就在這時,屋門被人緩緩推開,來者正是金燕。此刻的她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紗衣,看起來是吃定吳樺鶴了。

進屋後,金燕順勢鎖上了房間,並笑著走到了床邊。吳樺鶴微微發愣,一時間竟有些不知所措,可就在金燕快要觸碰到他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個老者的聲音:「何方妖孽,居然膽敢在此放肆!」

那聲音威嚴無比,且震耳欲聾,金燕眉頭緊皺,隨即回頭看向了掛在牆上的一幅畫,正是吳老漢之前帶回來,讓吳樺鶴日夜供奉的那幅。下一秒,一道金光從畫中射出,居然直接擊中了金燕的面門,吳樺鶴嚇了一跳,趕忙上前去扶。

可當她看到金燕的模樣後,卻被嚇得魂飛魄散。只見她原本白皙嬌嫩的肌膚,此刻變得皺巴巴的,猶如乾癟的樹皮,她的半張臉早已腐爛,蛆蟲在上面來回蠕動,兩隻眼球更是掉出眼眶,只剩一點皮肉相連。

吳樺鶴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他的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鬚髮皆白,手持桃木劍的老道。老道將吳樺鶴擋在身後,隨即揮動桃木劍,直接斬斷了金燕的兩隻臂膀。

金燕發出一身慘叫,扭頭想逃,卻被那老道一劍刺穿了胸膛,隨即化作一團黑煙消失了。老道轉過身子,吳樺鶴髮現,他居然跟畫中的仙人長得一模一樣,不等他開口,老道便叮囑道:「明日到荒山,找到那三人的屍體,架火燒掉,莫要讓他們繼續危害人間!」說完,老道便化作一團青煙,縮回了那幅畫中。

吳樺鶴來到畫前,畢恭畢敬地磕了三個頭,若不是這幅畫,他恐怕早就命喪當場了。

第二天一早,他便按照道士的話再次來到了那座荒山,當他走到和金燕相遇的地方時,居然在一棵大槐樹下看到了三具吊著的屍體,正是金燕和昨日那兩個壯漢。焚燒屍體之前,他將此事告訴了爺爺。

之後,縣衙的官兵告訴他們,那個女子的確叫金燕,而那兩個也的確是人販子。不過金燕在被賣進青樓的第二天就懸樑自盡了,而那兩個人販子也不知為何,在金燕去世後的第三天,也懸樑自盡了。因為此事太過蹊蹺,人們也不願收斂他們的屍體,更不願靠近那座荒山。

如此看來,定是金燕的冤魂將他倆滅口,而離世後的兩個人販子成了金燕的幫兇,幫他蠱惑路人,禍害人間。最後,吳樺鶴燒掉了三具屍體,至於那幅畫,則被他當成傳家寶給珍藏了起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