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兒子派人接母親,半路黑狗發狂咬轎夫,母親知情後寒心

仙女の碎片 2022/01/02 檢舉 我要評論

清朝年間,丁家莊有個丁秀才,娶妻程氏。程氏原本家境富裕,父親還專門為她請過私塾老師。然而,程氏剛嫁過來沒多久,娘家遭了火災,傷亡慘重,從此家道中落。程氏也不順利,她與丁秀才雖然恩愛,可是結婚九年都未產子。

程氏天天吃齋念佛,也不知道是感動了上蒼,還是時來運轉,結婚第十年,程氏懷孕了,後來生下一個男孩。夫妻兩人內心充滿了喜悅,給孩子取名丁阿寶,異常寵愛。尤其是程氏,苦等十年才盼來這個兒子,自然是捧在掌心。

阿寶小的時候,不管是犯了什麼錯誤,程氏都百般庇佑。每次丁秀才說不了兩句話,程氏都會及時趕過來護著阿寶,嘴裡還埋怨丈夫:「孩子太小,等以後長大了就懂道理了。」後來,阿寶知道母親總護著自己,只要犯了錯誤都會找母親。丁秀才說不過程氏,每次都是他主動妥協。

等丁阿寶十幾歲的時候,結識了一幫壞小子,吃喝嫖賭,耗盡家產。父親要打阿寶,可是阿寶反手就揍了丁秀才。丁秀才一怒之下,急火攻心,嗚呼哀哉。程氏哭天搶地,也嚇壞了阿寶,因為在當時,兒子打父親可是重罪。最後,程氏讓丁阿寶在父親的屍體面前發下毒誓:從此以後用功讀書,否則一輩子流落街頭,凍餓而亡。

見丁阿寶發下毒誓,程氏這才答應原諒兒子,幫兒子安葬了丁秀才。對外只說丁秀才是染病而亡,並不提丁秀才被兒子打的事情。丁秀才沒有兄弟姐妹,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也許是丁阿寶有把柄攥在母親的手裡,也許真的是良心發現,從那以後,丁阿寶果然用功讀書。

丁秀才原本是讀書人,程氏也識文斷字,這就決定了丁阿寶的天賦並不差。再加上他悔過之後,開始用心讀書,程氏又對他嚴加看管,故而丁阿寶日益精進。可是,原本殷實的家底,當年讓丁阿寶揮霍殆盡,如今他們家入不敷出,娘家又指望不上,很快就堅持不下去了。

為了讓丁阿寶有出息,程氏決定讓兒子繼續考取功名,哪怕是討飯也得讓兒子出息。程氏開始給當地大戶人家當傭人,洗衣做飯。有一段時間,程氏因為不小心摔碎了碗,恰好東家遇到煩心事,于是將她轟了出去。程氏為了不讓兒子擔心,竟然沿街乞討,可最後還是讓丁阿寶發現了。

程氏安慰兒子繼續讀書,她後來又到了王員外家當傭人,結束了乞討生活,丁阿寶才放下心來。這一次,程氏小心謹慎,天天干著髒活累活。好在丁阿寶爭氣,先是考上秀才,獲取了參加鄉試的資格。程氏傾其所有,還懇請王員外提前預支了三年的工錢,把這些錢都交給丁阿寶,送他去省城參加鄉試。

程氏站在村口,一直到再也看不見兒子了,才轉身抹著眼淚,回王員外家繼續幹活。這天,程氏幹完活已經很晚了,在回家的路上,她聽到路邊發出嗚嗚的哀鳴聲。她走過去仔細一看,發現是一隻被人遺棄的小黑狗。程氏心善,她把從王員外家帶來的剩飯剩菜拿出來,給了小黑狗一點。看到小黑狗吃得很開心,程氏心中感到一絲欣慰。

等程氏轉身走的時候,小黑狗卻一直跟著她,只不過走路一瘸一拐的。程氏心想,怪不得主人遺棄了它,原來是身體有毛病。小黑狗一直跟著程氏回了家,程氏不忍心驅趕它,于是就讓它住在了家裡,還給它起名黑子。從那以後,程氏每次回家的時候,都會多帶點剩飯剩菜,自己吃,也給黑子吃。

程氏十分思念去參加考試的兒子丁阿寶,沒事的時候就對著黑子傾訴思子之情。可是,一直等了兩年的功夫,卻一直沒有等到丁阿寶的消息。那丁阿寶到底幹什麼去了呢?原來,丁阿寶出息了,從鄉試到會試再到殿試,丁阿寶竟然連中三元,被皇上賞識,留在了京城。

那為什麼丁阿寶不往家裡稍信呢?原來他又犯渾了。殿試後,皇上很高興,問他家裡還有什麼人。丁阿寶想起來自己的媽媽現在只是個傭人,而且還要過飯,要是讓朝中大臣知道了,豈不是要被人恥笑。于是,他說了自己的父親曾經是個秀才,後來和母親雙雙病亡,自己憋著一口氣,考取功名,報效朝廷,同時也為死去的父母爭氣。

皇上聽後,嘉獎了他的孝心和忠心。然而,丁阿寶心裡卻犯了嘀咕,生怕自己的家世被別人發現。有一次,丁阿寶做了一個夢,夢見母親衣衫襤褸,來京城找他,皇上知道後龍顏大怒,下令處斬丁阿寶。丁阿寶醒來後一身冷汗,心想無毒不丈夫,一條毒計在他腦海中形成。

次日,丁阿寶找來兩個差人,給了他們二百兩銀子,讓他們抬著一頂轎子回老家去接老太太。兩個差人領了錢,高高興興地去了丁家莊。程氏得知丁阿寶中了狀元,高興壞了,當即辭去了工作,回到家裡收拾東西就要和兩個差人一起上路。程氏本想等著黑子一起來,可是差人不由分說,把程氏扶上了轎子。

程氏心裡又是高興又是擔心,高興的是兒子高中狀元,擔心的是黑子平時都是散養,今天也不知道去哪裡玩了,回來找不到自己怎麼辦。于是,每當走到岔路口的時候,程氏都會扔個破衣服或者其他小玩意,還和差人開玩笑,說是到兒子那裡享福去了,這些東西用不著了。

等走到半路,兩個差人故意往僻靜小路走,走到一處沒有人的地方,差人放下轎子,把程氏拽了出來,掏出短刀,臉上露出陰險的表情。原來,丁阿寶心腸歹毒至極,為了自己的前程,竟然想出要除掉程氏的毒計。那二百兩銀子,便是給兩個差人的跑腿費和辛苦費,讓他倆辦完事後遠走高飛。

程氏寒心了,她怎麼也想不明白,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孩子,竟然要害自己的母親!程氏閉上雙眼,眼淚劃過臉龐,等著差人的刀落下來。她沒有等到身體被刀刺穿,而是聽到兩個差人的慘叫聲。她睜開眼睛一看,發現黑子如同發狂一般地咬著兩個差人。

當年黑子是瘸了一條腿,可是有句俗語叫「打不斷的狗腿」,狗的恢復能力相當強,在程氏的精心照料下,黑子康復了。如今長成一條威風凜凜的大黑狗,往那一站就能嚇到不少人,可是它平常根本不咬人。這一次,它回到家之後,發現家裡有點亂,于是循著氣味往外找,一路上發現了程氏遺留在路上的東西,等找到程氏的時候,兩個差人剛好要動手,于是便瘋狂地追著咬兩個差人。

兩個差人被黑子咬得哭爹喊娘,連忙求饒。程氏看著差人可憐,制止了黑子。黑子最聽程氏的話,退到一旁,卻依然警惕地看著兩個差人。程氏無力地沖兩個差人揮了揮手,兩個差人嚇得屁滾尿流,轉身就跑,從此再也不敢出現。

程氏休息了好半天,這才起身往前走,她想找兒子當面問清楚。可是等走到一個破廟的時候,程氏就走不動了。她在破廟裡抱著黑子一直在哭。「哀莫大于心死」,丁阿寶的行為實在是讓她太寒心。過了一會,黑子跑了出去,它發現前面不遠處的田地旁有個提籃,提籃裡面有飯,于是悄悄地走過去,叼起籃子就跑。

農夫回頭一看,發現籃子被狗叼走了,急忙追了過去,可是他跑不過狗。程氏在破廟裡,發現黑子叼來了食物,一邊誇讚黑子的孝心,一邊又責備它不該隨便偷人家的東西,同時想起自己的兒子竟然還不如一條狗,又是一番痛哭流涕。忽然,黑子對著廟門吠叫,原來是農夫找過來了。

程氏叫住黑子,急忙起身道歉。農夫看老太太可憐,于是和她一起吃飯。交談中得知,農夫叫郭守諾,好打抱不平。他其實是個秀才,只不過兩次鄉試都名落孫山。如今在家裡教書為生,家裡還有幾畝田地。今天看書看累了,出來幹點農活,松松筋骨,卻不想遇到了程氏。

當郭守諾聽說了程氏的遭遇後,氣得當場就把手裡的碗摔碎了,氣得咬牙切齒,非要替老太太報這個仇。可是丁阿寶如今是狀元,他們怎麼報仇?郭守諾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如今只有一條路,那就是他也考中狀元,到時候才有機會扳倒丁阿寶。

郭守諾的父母早年病逝,他把程氏帶回家,還對妻子馬氏說:「前幾天我找人算過了,算命先生說我屢試不第,就是因為缺少貴人相助。如今,我把貴人領回來了。」妻子馬氏一聽很是高興。馬氏本身也是個善良之人,當聽到程氏的遭遇後,也很氣憤,于是小倆口就把程氏當成自己的父母一般對待,認她為乾娘。

程氏原本就在王員外家幹粗活,如今在郭守諾家,更加勤快,幫著郭守諾夫妻看孩子,收拾家務,一家人相處得很融洽。後來郭守諾進京趕考,讓程氏在家裡照看妻兒,他很放心。人就是很奇怪,有時被激怒後,往往能迸發出無窮的潛力。郭守諾刻苦攻讀,後來竟然也是連中三元,妻子馬氏一直以為程氏真的是丈夫的命中貴人,對程氏更好了。

郭守諾中了狀元之後並不著急,他暗中打聽丁阿寶目前的狀況。當年,丁阿寶沒見差人回來,以為他們成功了,心裡放下一塊大石頭。他四處鑽營,還認了當朝重臣和大人的妻子為乾娘,和大人自然就成了他的乾爹,如今炙手可熱。

郭守諾悄悄地把妻子和程氏接了過來,向程氏說了目前的狀況。其實,程氏心中還有一絲幻想,她希望丁阿寶能夠回心轉意。郭守諾暗中約了丁阿寶與程氏見面,可是丁阿寶如今眼裡只有乾爹乾娘,親娘只會帶給他累贅,于是斷然拒絕認親,讓程氏徹底死心了。

不過,丁阿寶自此以後視郭守諾為眼中釘肉中刺,一直試圖打擊報復。然而,就在丁阿寶準備行動的時候,老皇上駕崩,新皇上上任,賜死和大人。風雲突變,丁阿寶惶惶不可終日。不久,郭守諾上奏,將丁阿寶當年如何欺瞞先皇、如何氣死父親、又如何陷害母親的事情在奏摺中詳細說明,連丁阿寶在亡父面前的誓言都說了。

新皇上看後大怒,他本想立即處斬丁阿寶,可是後來一想,倒不如讓丁阿寶履行他的誓言。于是,他下令將丁阿寶一擼到底,讓他沿街乞討,同時又下命令,不准任何人施捨他東西。結果,丁阿寶應了當年的誓言,在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凍餓而亡。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