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孕婦日漸消瘦,丈夫懷疑有蹊蹺,老頭:狐皮坐墊坐不得

民間故事:孕婦日漸消瘦,丈夫懷疑有蹊蹺,老頭:狐皮坐墊坐不得
2022/02/16
2022/02/16

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懂得復仇的不只有人類,某些獸類也會和人類一樣選擇復仇,今天我們要說的是一個關于狐狸復仇的故事。

在明末清初時期,南方的某個小鎮上住著一對夫妻,男的名叫劉康,是一位獵戶,憑著一身打獵的好本事,積攢了不少積蓄,後來認識了妻子蘇晴,小倆口恩恩【愛☆愛】,小日子過得十分的紅火,結婚不久蘇晴便有了身孕,劉康每天進山打獵,然後去鎮上賣些動物的肉和皮,每天的收入非常的可觀,而蘇晴便在家安心養胎,直到這一天早上蘇晴剛從床上坐起來,突然發現床上多了一灘血跡。

於是趕忙呼喊丈夫劉康,剛要出門打獵的劉康見到床上的血跡,心中猛地一驚,趕緊去隔壁自己的親大哥劉明遠家借了一輛木車,兄弟二人將蘇晴抬到車上送去鎮上的醫館,最後孩子沒有保住,好在大人平安無事,回到家中劉康夫婦抱頭痛哭,蘇晴一時間接受不了,「好好的一個孩子,怎麼說沒就沒了呢?」明遠只好安慰二人,「事已至此,就不要難過了,好在大人平安無事,你們還年輕,可以再要一個。」而劉明遠離開劉康家以後,卻沒有回家,而是去了號稱「陳半仙」的陳瞎子家。

話說這陳瞎子其實並不瞎,因為天生眼睛比較小,而且經常眯著眼睛,自稱能掐會算,可以窺探天機,就這樣一個能人,每天卻無所事事,除了遛鳥就是鬥蛐蛐,要不就是在大街上瞎逛遊,逛著逛著就往窯子裡頭鑽,半個月前在怡紅院被自己老婆當場抓住,一個大嘴巴子差點沒把他打成真的瞎子,他自己卻解釋說是去度化那些失足的姑娘們。前不久,陳瞎子喝醉了酒,說劉明遠最近要倒楣,幾天後,劉明遠被村頭王二狗家的大黑狗咬了,自此以後,劉明遠對這陳瞎子深信不疑。當劉明遠見到陳瞎子的時候,他正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手裡頭拿著煙袋,嘴裡頭不時地冒出幾個煙圈,見到劉明遠,陳瞎子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習慣性地眯著眼睛說道,「有事趕緊說,怡紅院的姑娘等著我去看手相呢」陳明遠心中暗自一笑,得知這陳瞎子又在吹牛,才被老婆抓住幾天,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再去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陳明遠這次來陳瞎子家,是因為他覺得劉康妻子流產這件事情有點古怪,心直口快的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給了陳瞎子,最後說道,「在那大夫家,我見過死胎,我總覺得這個嬰兒尖頭猴腮的,不像個人呢。」這話一出引起了陳瞎子的興趣,但轉眼間他臉上的表情又恢復了平靜,「依我看,這件事在一年後便會有結果。」

果然,在一年以後,一次偶然的聊天中,劉明遠得知劉康的妻子再一次有了身孕,而且已經九個多月了,但是對於蘇晴懷孕這件事,劉康似乎不願過多的提起,劉明遠感覺事情肯定有蹊蹺,於是他約上了陳瞎子,到了劉康家中,告訴劉康,陳瞎子想要買一些野味招待客人,劉康熱情地將二人領進門,陳瞎子眯著眼睛打量著四周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見劉康的妻子躺在床上,整個人瘦的已經不成樣子,根本不像一個孕婦,倒像是一個病懨懨的將亡之人,劉明遠見狀,便把劉康叫到一邊,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說給了他,沒想到劉康沒有生氣,卻十分贊同劉明遠的說法,因為他也感覺妻子最近行為反常,不僅脾氣變得異常古怪,而且飯量大增,最奇怪的是,身形卻日漸消瘦。

劉康只好將這些話告訴了蘇晴,好在蘇晴甚至還算清醒,自己也受夠了這些詭異的折磨,於是決定配合陳瞎子,這陳瞎子便當起了接生婆,準備讓這位還沒有到出生日期的孩子提前出世,陳瞎子一隻手抹上石灰,一隻手抹上鍋底灰,用他的話說,那叫黑白兩道通吃,管他來的是啥呢!只見這孩子已經露出了半個腦袋,正如劉明遠那天在醫館看到的樣子,依舊是尖嘴猴腮不像人樣,依然是一個怪胎,只見陳瞎子忽然瞪大了雙眼,這是劉明遠頭一次見到陳瞎子的眼睛,只見他的左眼和常人一樣,右眼卻煞白,似乎沒有黑眼珠一樣,陳瞎子用兩隻手按住這怪物的頭,用力一拉便將它拉了出來,說時遲那時快,陳瞎子雙手對掌,錯了幾下,兩隻手緊緊的抓住那怪胎,刹那間,那怪胎化作一縷青煙,陳瞎子抓起一把石灰,灑在它的周圍,那青煙想要離開,卻似乎動彈不得。

陳瞎子環顧屋內,發現蘇晴屁股底下的坐著一個墊子,似乎有些古怪,於是說到,把墊子給我拿過來,劉康趕緊照辦,陳瞎子說道,「你們知道這個墊子是用什麼的麼?這乃是一只得道狐狸的皮!在渡劫之世被你做成了狐狸皮墊子,你這是造孽啊!」說罷將這墊子扔入石灰圈內,只見那墊子碰到青煙,化作一道金光,在屋內轉動了兩周,鑽入蘇晴體內,陳瞎子笑道,「罷了!給你一個投胎做人的機會!這狐妖頗有些道行,日後此子必成大器!」不久後蘇晴產下一子,此子前額有一個黑色胎記,而後腦勺上卻有一個白色的胎記,十八年後高中狀元,應了陳瞎子的當年的那句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