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男子冬天救貓,結婚時遭人算計,神秘阿婆幫他躲過一劫

略懂君 2021/12/05 檢舉 我要評論

  宋朝真宗景德年間,滑州有個窮苦小夥子。

  小夥子名喚張寶,自小苦命,兩歲喪母,七歲喪父,小小年紀,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

  村裡人看其可憐,有時候會接濟一些吃食。一間半塌的舊屋就是他的家,在院裡幾塊坷垃支起一個破鐵片就是他的鍋。每日裡撿些爛菜葉,挖點野菜,擱水裡煮了就是飯。好的時候,別人會送一些高粱面,拌在裡面,對他來說就是人間美味。

  如此這般,張寶似乎無法長大,但村裡人淳樸善良,實在不忍心孩子被活活餓死,會從牙縫裡擠自己的吃食,磕磕絆絆,吃著百家飯長到了十二歲。

  十二歲的孩子,已經知道感恩,他明白如果不是村裡人時常接濟,自己不會活下來,對村裡人很是感激,遇到村裡老人挑水劈柴,他都主動幫忙,深得村裡人喜愛。

  他明白自己必須得有個吃飯的門路,奈何門路難尋,張寶每日裡焦急上火卻也毫無辦法。

  此時,有村裡人給介紹了個打鐵匠,讓他拜師學手藝,張寶的命運就此改變。

  Ⅰ:窮困時張寶拜師,學藝日李良耍橫

  在過去,拜師學手藝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大多都是從孩子時期就已經拜了師父。這有些奇怪,尚是孩子,拜了師又能學到什麼呢?這是並不了解過去的拜師是怎麼回事。

  民間手藝眾多,木匠、鐵匠等等,都需要學習很多年,所以徒弟拜師後就需要住到師父家裡,跟半個兒子差不多。

  初去時不會教手藝,需要幹雜活,同時也是師父對徒弟的考驗期,看看有沒有眼力勁,是不是個可靠人。故,很多孩子雖然拜師,往往要熬上幾年才能正式學手藝。

  學手藝講究學三年,做三年,師父跟前伴足又三年。就是你學習三年,然後跟著師父實習三年,實習完後不出師,再給師父掙三年錢,算是還了師父教導之恩,這才方能出師。

  如此下去,就是九年,加上前面打雜幾年,通常的手藝都需要十多年學習。

  這十多年中,徒弟一直住在師父家,久而久之,師徒產生感情,就有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說法。

  師父對徒弟要求嚴,徒弟對師父尊重,因為是師父給了自己吃飯的門路,能不尊重嗎?

  張寶被人介紹給鐵匠,他非常感激,明白這是自己以後活下來的門路,感激之餘,也有忐忑,因為並不是想拜師就可以,還得人家師父同意。

  這個鐵匠姓孫名正,因為打鐵手藝好,為人忠厚,遠近聞名,平日裡活非常多。(鐵出現很早,但在宋以前一直都是重要物質,大多用來打兵器和農具,尋常百姓家很難有鐵。到了宋朝時,煉鐵技術飛躍,鐵用具開始大量進入百姓之家。)

  跟著村裡人到了孫正家裡,張寶非常緊張,他怕人家不要他。雖然已經十二歲,由于小時候缺吃的,他身子骨並不壯。

  望著緊握著衣角的孩子,孫正歎了口氣,這般體格,怕是連錘都提不動,談何打鐵?

  村裡人耐心介紹了孩子的境遇,也說了孩子的人品。孫正聽得起了惻隱之心。他已經有了一個徒弟,並不太需要再收一個徒弟,可是孩子命苦,讓他感歎,最終拍板,這徒弟他收了。

  張寶一聽,二話不說,撲通跪在地上,一個頭磕下去拜了師父,再抬頭已經是淚流滿面。他自小父母雙亡,從不曾感受到家庭溫暖,如今師父收他,從磕頭那一刻起,他就把師父當成了親人。

  孫正看著他頻頻點頭,這孩子知道感恩,准錯不了。

  就這麼著,張寶正式成為了孫正的徒弟,也搬到了孫正家居住。自打搬來的第一天起,他每天五更天就起床,把爐子收拾好生著,給師父師兄準備好工具,然後才喊師父師兄起床,自己在一邊隨時伺候。

  孫正對他非常滿意,這孩子體格雖然不壯,可極有眼力勁,而且知道學習,雖然尚沒有上手,可是眼睛死盯,不懂的還會發問。

  張寶的師兄名叫李良,比他大三歲,如今已經開始掌錘。此外,師父無子,只有一個閨女名喚瑛兒,與李良同歲。

  瑛兒平日裡也沒事,受苦手藝人家,也沒有那麼多規矩,她常常會在打鐵處轉悠,有時候幫著添火,算是師兄妹三人。

  一眨眼,張寶拜師已有半年。半年裡,他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五更天起,因為要準備師父和師兄打鐵的工具以及生火,到了夜裡時,又要收拾完師父和師兄打鐵的工具,每天起得最早,睡得最晚。

  孫正每日裡看在眼裡,他不缺孩子吃的,十幾歲的孩子,正是吃得多的時候,雖然沒有大魚大肉,粗茶淡飯,管飽。

  長這麼大,張寶就在師父這裡吃到過飽飯,孩子感動,動不動就哭,惹得師父師娘更加心疼,師姐瑛兒卻是嘲笑,動不動就哭鼻子,姑娘覺得他眼窩子太淺了。

  她並不知道張寶以前受的是何等樣的苦,也不知道師父和師娘給了張寶何等樣的溫暖,不能感同身受,自然就會覺得奇怪。

  這半年裡,由于每頓都能吃飽飯,張寶身子骨比以前好了不少,師娘看這孩子勤勞懂事,就跟孫正商量,已經半年了,別讓孩子一直幹些雜活,開始學手藝吧。

  孫正也正有此意,張寶一聽驚訝萬分,按照他想,沒有三兩年,自己是不能正式學手藝的,可是師父師娘僅僅在半年後就讓自己開始學,他的感激無以復加,暗暗決定好好學手藝,日後好好報答師父師娘。

  師父如此喜愛他,惹得一個人不喜,那就是師兄李良。

  李良拜師三年,如今剛摸到錘,原以為張寶也要如此,可師父半年就讓他開始學,這不是偏向嗎?李良心中嫉妒和惱怒,處處刁難張寶。

  張寶敬他是師兄,每被刁難,總是盡力完成還跟師兄道歉。他這麼做,讓李良以為他好欺負,所以平時會變本加厲刁難,張寶不以為意。

  打鐵這種事,是師父和徒弟在一起做活,李良刁難張寶,當師父的孫正自然看在眼裡,師娘和師姐也看在眼裡。

  除了師姐瑛兒會斥責李良,師父和師娘都沒有提過這件事。

  不提,不等于看不到,夫妻二人,在心裡給兩個徒弟的人品暗暗做出了區分,只是兩個徒弟不知道罷了。

  一晃拜師已有六年,六年裡張寶個子猛長,由于每日裡掄錘,體格健壯。

  打鐵手藝已經學全,小夥子對于打鐵樣樣精通,並且深得別人喜愛,為人謙遜,待人和氣,師父和師娘別提多喜歡他了。

  而李良同樣優秀,按道理說,李良該出師了,可是他不出師,說要多伴師父幾年,孫正沒有反對。

  張寶尚沒到出師時間,他還沒有給師父單獨掙過錢,按照他的想法,自己還需要幾年。

  六年時間,張寶長成了大小夥子,師兄和師姐都已經過了婚嫁年齡,可是師父師娘不提,三個人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彼此熟悉,都明白師父和師娘肯定會在兩個徒弟間選婿,只是不知道會選誰,李良不出師,估計也是在考慮這件事。

  Ⅱ:寒冬日灰貓取暖,春天時師父選婿

  儘管手藝已經全部掌握,可是張寶仍然是每天五更就起床,對師父師娘恭敬,對師兄尊重。

  李良卻自認為比張寶早拜師幾年,處處以大師兄自居,平時的重活累活都是讓張寶幹,張寶不說什麼,對師兄的尊重絲毫都不減少。

  李良心裡認為張寶是個懦弱之輩,不管怎麼欺負他,他都不敢跟自己收板。

  因為這個,張寶時常受到師姐瑛兒的奚落,她煩李良這麼欺負人,可是張寶又不反駁,這讓她很是惱怒。

  奈何張寶卻跟個泥人似的,看不出半點脾氣,瑛兒也徒喚奈何。

  這年冬天特別冷,寒風呼嘯,夾雜著雪花,打在人臉上生疼。張寶仍然是五更天就起,將院子裡的殘雪收拾乾淨後開始生火,待到生起火,發現外面蹣跚著來了一隻灰貓。

  這只灰貓凍得瑟瑟發抖,到了火爐邊靠著爐子臥下取暖。

  張寶一看大為不忍,這灰貓也不知道在何處流浪了一夜,如此寒冷的天氣,它肯定凍壞了。

  想到這裡,他趕緊把火捅旺,喊師父和師兄起床後,又跑到廚房拿了塊窩窩頭想要喂貓。一想,這窩窩頭太涼,灰貓又凍了一夜,不如給它烤烤。

  他拿著窩窩頭在火爐上烤時,李良起床看見,不由得大聲喊了起來:「張寶,你看你有多貪吃?早上起來就餓?趁著我們沒起床就開始偷吃?」

  他是故意喊這麼大聲,讓師父和師娘聽的。

  孫正夫妻兩個自然聽到了,孫正起床走了出來,瑛兒也已經到了院裡。

  「喲!你看看你這個師兄多麼厲害,他每日干得活多,餓也正常,先吃兩口怎麼了?」

  瑛兒幫張寶說話,惹得李良不高興。張寶也不反駁,對著他笑笑,蹲下喂貓。

  這讓李良更加惱怒:「人吃的東西,怎麼能給這只野貓吃?」

  他邊說著伸腳就去踢灰貓,一直沒有跟他起過衝突的張寶卻伸手抓住了他的腿:「師兄,這只貓快要凍死了,這麼冷的天,它來取暖,我尋思喂它點東西吃,畢竟是條生命。」

  李良一看張寶竟敢抓自己的腿,他嘴裡罵罵咧咧,伸手就想給張寶耳光,張寶卻擰著他的手把他掀翻在地。

  瑛兒看得大跌眼睛,以前不管李良如何欺負他,張寶都沒有生氣過,這次因為一隻灰貓,他卻明顯是生了氣。不過看李良被擰翻在地,瑛兒感覺十分舒服,差點拍手叫好。

  李良從地上爬起來,一臉凶相左右看。

  「你找什麼呢?你是想找東西把你師弟給捅了?」

  孫正邊說走了過來,伸手拿起一把錘遞給李良:「給你錘,你一錘砸死你師弟好了。他看灰貓可憐,心生不忍,讓貓取暖,還給吃食,這怎麼就惹到了你了?這貓礙你事了?你非得趕走?你師弟幾年來都沒有反駁過你,他惹你了?你也是窮苦人家出身,在此學藝十來年了,卻對一隻貓如此兇惡?你看到它,就想不到自己窮困的日子?」

  李良不敢接錘,低著頭不敢跟師父強,不過他不服氣,一直用眼睛斜看張寶,似乎在說你等著,有你的好看。

  一場衝突就這樣過去,師徒們又開始忙活。

  一日又一日,整個冬天,灰貓幾乎在火爐邊度過,晚上要滅火,張寶就會讓灰貓去自己屋裡,給鋪了個小窩,至少不用在野地裡吹寒風。

  天氣變暖後,灰貓消失,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因為這個,李良還諷刺奚落,說張寶瞎,可憐一隻白眼狼似的貓。

  張寶仍然不反駁,任由他去說。

  而此時,他已經學藝七年,李良都學藝十年了。

  這天吃過飯後,師父把他們叫到身邊,一邊有師娘和瑛兒。

  兩人不知道師父有什麼事,不過卻異常緊張。其實兩人心裡也有數,瑛兒此時已經二十二歲,按照尋常人家,此時怕已經有了幾個孩子,可是她現在仍然還沒有出嫁,原因無它,師父是想讓她嫁給某個徒弟。

  瑛兒也知道她早晚得嫁給爹的徒弟,只是她不知道爹準備讓她嫁給誰。

  「你們兩個拜師學藝,良兒已經十年,寶兒你也有七年了,為師本是個粗人,也教不了你們做人的道理,唯有這手藝,算是師父沒有藏私,你們以後也可以靠這個生存,師父還算欣慰。」

  李良和張寶緊張看著師父,張寶眼睛裡已經有了淚水。他來到師父這裡才吃上飽飯,對師父有著深厚感情。

  「師父的意思,你們兩個可以出師了。」

  張寶終于哭出聲來。

  師父只說讓出師,沒說瑛兒的婚事呢?

  李良心中不解,偷看師娘,發現師娘正盯著他看。他心中暗喜,難道師父是想先讓出師,然後把自己納為女婿?這樣可以不讓張寶傷心。

  他越想越高興,沒憋住笑出了聲。

  張寶在哭,他卻在笑,惹得師父不解也不悅。

  「此番出師,每人送兩套爐子,一套用具,算是咱們師徒緣分一場。」

  孫正剛說完,張寶馬上說道:「師父,張寶不想出師,才七年,張寶還可以在這裡幾年。」

  李良心中鄙視,你不想出師就不出師?師父沒讓你伴足掙錢就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想耍無賴在這裡不走?

  「張寶,師父讓出師,你卻不出師,你打的什麼主意?是想著師姐的好事?告訴你,你別想了……」

  他的話沒有說完,師娘輕咳一聲,嚇得他再不敢說,偷眼看師父。

  賊眉鼠眼,察言觀色。

  孫正在心裡歎了口氣,對他們兩個擺手讓出去,外面已經給他們準備好了出師的用具,兩人不出師也得出師。

  張寶幾乎是一路哭著把東西運回去的,不料剛到家,發現家裡竟然蓋起了三間屋子,他正驚訝時,村裡人告訴他,這屋子是他師父陳正讓人蓋的,一間住,一間放雜物,一間用來打鐵。

  張寶的淚直向下掉,師父大恩,一輩子也還不完。

  他對瑛兒有感情嗎?當然是有的,可是師父不發話,他斷然不敢去問,只能收拾東西住進了家中。

  晚上時,聽到外面有人來找,他向外一看,發現是師父和師娘還有師姐,他光著腳就跑了出去,跪在師父面前嚎啕大哭:「師父還給徒兒蓋了屋子,徒兒一輩子遇到師父算是運氣好,徒兒自小父母雙亡,以後師父師娘就是徒兒的爹娘。」

  孫正眼也有些熱,趕緊拉起徒弟,和他一起進屋,瑛兒則在外面打量這三間屋子。

  張寶不知道師父和師娘來幹什麼,以為師父是來看自己呢,他趕緊準備燒水給師父喝,師父卻叫住了他。

  他在師父面前端正坐好,師父看著他:「張寶,你師姐早已經到了婚嫁年齡,卻一直沒有出嫁,你知道是為何?」

  張寶撓了撓頭,轉頭看師娘,師娘一臉笑,很是慈祥。

  「我來問你,你願意嗎?」

  張寶如遭雷擊,呆呆看著師父,師父要把瑛兒嫁給自己?他轉頭又看師娘,師娘笑著點頭。

  他趕緊跪下,抓住師父的手:「徒弟願意,以後師父師娘就是我的爹娘,我可以去師父家,反正我自小沒有爹娘。」

  師父卻搖頭:「我們還能幹,你如果願意,只管迎娶瑛兒,但不必住過去,要不然給你蓋這屋子是幹嘛用的?」

  張寶頓時明白了,師父仍然在考驗自己,看自己有沒有單獨打鐵的能力,他重重點頭。

  「你別在外面了,進來。」

  孫正對著外面假裝看屋子的瑛兒喊,瑛兒進來,師娘柔聲跟她說了爹的意思,瑛兒馬上羞紅了臉,她太願意了。李良心術不正,張寶為人正直善良,在一起生活了這些年,她豈能不知道誰是什麼性格?

  「一切全憑爹娘做主。」

  瑛兒這話就是同意了,師父和師娘大喜。師父當即留下一些錢,讓張寶置辦成婚用品。人家嫁閨女,人家還給錢讓置辦東西,師父對張寶也是喜愛到骨子裡了。

  張寶感激之餘,馬上開始準備成婚之事。

  而他在準備時,李良每日裡跟人喝酒玩樂,並且逢人便說他快要成婚了,師父快把閨女嫁給他了。

  突然有人告訴他,師父把閨女許配了張寶,而且人家都快要成婚了。李良不敢相信這件事,跑到張寶村裡偷看,發現張寶果然在準備婚事。

  這讓他無法接受,師父不是一直喜歡自己嗎?為什麼要把閨女嫁給張寶呢?張寶算什麼?

  他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嫉妒。

  可是,再怎麼嫉妒和生氣,仍然改變不了事實,張寶和瑛兒完婚的日子已經到了。

  Ⅲ:迎娶日阿婆攔路,大火中李良伏法

  張寶大婚,這在村裡是大事。

  他在村裡人幫助和照看中長大,吃的是百家飯,當年一無所有的孩子,如今要娶師父家的閨女,村裡人替他高興。

  當年介紹他去師父家學手藝的人充當了媒婆,三媒六聘,明媒正娶。

  成婚這天,大家吃過午飯,隨著張寶前去迎親。師父家裡也已經準備完畢,很順利就接了瑛兒,一行人回轉,吹吹打打,熱鬧非凡。

  但到了半路上,迎親隊伍卻停了下來,因為路上有只灰貓。

  灰貓看著很是蒼老,看著有些可怕。

  今日張寶成婚,卻遇到灰貓攔路,而且這貓長得詭異,似乎有點晦氣。

  但張寶卻並不生氣,因為他看出這只貓正是之前自己讓取暖的那只。他幾步到了灰貓身邊

  灰貓直勾勾盯著他,喵喵叫喊。

  張寶一臉驚奇,這貓似乎想告訴自己什麼,卻苦于不會說話。

  「今日我成婚,你跟我一起回家,以後也不要再流浪了。」

  他說要後,高興帶著灰貓一起回去。

  大婚之日,自然熱鬧,晚上進入洞房,張寶和瑛兒並不陌生,不像別的新婚夫妻,到成婚還沒有見過面,他們之前在一起生活過近十年,自然沒有那麼多拘束。

  只是冷不丁成為夫妻,二人仍然感覺尷尬,關鍵是張寶改不過來口,仍然師姐師姐的叫,惹得瑛兒發笑。

  兩人說了一陣話,張寶突然想到半路碰到的灰貓。

  「你還記得那只灰貓嗎?今日路上被我帶回來了。」

  瑛兒當然知道,她雖然蒙著蓋頭在花轎裡,可是路上發生的事,她們聽到。

  不過,尚沒等瑛兒回應,一個灰衣阿婆突然出現在洞房裡,直勾勾盯著他們二人。

  兩人有些吃驚和不解,都不明白洞房裡怎麼會出現一個阿婆,更不知道她要幹什麼。

  「謝過公子照看之恩。」

  阿婆突然對著張寶道謝,張寶一頭霧水時,阿婆又說道「公子心地善良,又怎麼知道人心險惡?如今,婚房之內不能睡。」

  張寶更加茫然時,阿婆拉著他和瑛兒一起出去,阿婆將兩人帶到了打鐵房中,自己站到了門邊,不讓他們兩個離開。二人驚訝萬分,只好靜靜坐在打鐵房裡。外面的人漸漸走完時,婚房房頂突然著火。房子都是蘆葦和茅草,火勢很快蔓延,驚動了不少人。

  大家喊著救火時,張寶和瑛兒驚訝發現阿婆不見了。不過此時顧不上許多,兩人從打鐵房出去,眾人一看他們沒事,這才松了口氣。

  這時候,房頂上出現一隻灰貓,它腳蹬著一塊著火的蘆葦跳下,蘆葦被蹬飛,落到了後面的一片黑暗中。剛落下,一個火人慘叫著從黑暗中竄出。

  原來,灰貓蹬飛的蘆葦引著了黑暗中的人,他躲在暗處幹什麼?

  這人周身著火,在地上亂跑,張寶和瑛兒非常震驚,他們發現這人竟然是李良。

  李良被燒得哀嚎,眾人撲滅他身上的火後,他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

  有人在他藏身的地方發現了點火的工具,大家頓時明白了,這火是他放的。

  沒錯,火正是李良所放。師父和師娘把瑛兒嫁給張寶,這惹惱了李良,他一直當張寶是個懦夫,是個愚蠢的人,而自己聰明伶俐,師父一定會把瑛兒嫁給自己。

  可是事情出了他的預料,他並不明白,長久在一起生活,師父和師娘一直都在觀察他們師兄弟兩個,他的確是聰明,但卻浮躁,而且還動不動欺負人,毫不善良,只會投機取巧。

  張寶不一樣,他本身也是聰明人,可同時勤勞能幹,善良懂事,對師父師娘尊重,就算是對一隻貓也懷有慈悲之心。

  兩相比較,師父怎麼會把女兒嫁給他李良?

  認為師父一定會把瑛兒嫁給他,只不過是他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罷了。

  在嫉妒和惱怒的支配下,他決定鋌而走險,報復師父和張寶。

  要不為什麼說這人人品不行呢?因為自己嫉妒和惱怒,就忘了師父的十來年的教導之恩,他要報復,他要燒死張寶和瑛兒。自己得不到,也要讓所有人都失去。

  這就是小人和惡徒的心理。

  他放了一把火,躲在暗處想看著張寶和瑛兒被燒死,卻不料被一隻灰貓給破壞,而且還燒著了他自己。

  李良不但被燒傷,還被兵丁抓走,自然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張寶和瑛兒成婚日房子著火,兩人又搬到了孫正家中居住。多年以後,孫正夫妻先後去世,張寶披麻戴孝發送後,正式成為了一家之主。

  他和瑛兒婚後恩愛,育有一子一女。由于為人忠厚,打鐵生意也非常好,一家人生活普通而幸福。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