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諸葛恪討伐山越,其父歎道:此兒乃敗家之主,19年後果然應驗

諸葛恪討伐山越,其父歎道:此兒乃敗家之主,19年後果然應驗
2021/12/06
2021/12/06

西元234年,年輕氣盛的諸葛恪向孫權主動請纓,願帶300甲士,以三年為期平定山越,並帶四萬甲士回國。

消息傳來,其父諸葛瑾憂心忡忡,認為兒子不可能完成這一艱巨的任務,正打算勸阻。但東吳大帝已批准了這一請求,木已成舟,無法更改,諸葛瑾捶胸頓足地哀歎道:「敗諸葛家族者必此兒!」

為何諸葛瑾如此篤定諸葛恪乃敗家之主呢?所謂知子莫若父,諸葛瑾看著兒子一天天長大,自然對他是十分了解,所以才有此斷言。19年後,預言成真,諸葛恪果然給諸葛家族帶來滅頂之災,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

有一句俗話叫: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這句話用在諸葛恪身上,實在太貼切不過。諸葛恪小時候是一個神童,他到底有多聰明呢?現舉兩個例子。

諸葛瑾面長似驢,有一回,孫權大會群臣,為了取樂,命人牽了一頭驢進來,在驢臉上題字:諸葛子瑜。眾臣哈哈大笑,諸葛謹羞得面紅耳赤,無地自容。這時,年幼的諸葛恪拿起毛筆,在下麵加上:之驢。如此神來之筆,讓其父一下子擺脫了尷尬,也令孫權驚歎不已,連誇此兒聰明,將來必成大器。

還有一回,孫權想考考諸葛恪的應變能力,便故意問他:「你的父親和叔父(諸葛亮)誰更優秀?」當時,諸葛亮正為蜀漢效力,雖然吳蜀結盟,但也分屬不同的國家,諸葛恪當然不能誇叔父,便立即回道:「當然我的父親更優秀。」

孫權刁難他道:「為什麼?」

諸葛恪靈機一動,回答說:「我父親知道侍奉誰,而叔父卻不知,所以父親比叔父更優秀。」

當時,諸葛恪只是一個幾歲的孩童,便懂如何討好孫權,超出了他那個年齡階段孩子該有的思維。孫權聽完哈哈大笑,從此對諸葛恪刮目相看,刻意栽培。

諸葛恪年齡稍長後,孫權便把他留在身邊,學著處理一些文職工作,比如收發一下文件,傳達一些旨意,順便還管理軍隊糧草供應的工作。

應該來說,這是諸葛恪成長階段必不可少的歷練,可是,心高氣傲的他看不上這些工作,覺得自己的才華應該在戰場上。孫權後來也有所感覺,便遂了他的心意,嘗試讓他領兵作戰。

有了吳主的肯定,諸葛恪越發心高氣傲,認為自己無所不能,便主動請纓,要求孫權答應,讓他平定山越,還誇下海口說:三年之內帶回四萬甲士。

丹陽之地山高路險,民風彪悍,東吳一直未能有效治理,這也成為孫權的一個心頭大患,如今諸葛恪只是一個毛頭小夥,未有建樹,他真的有能力完成如此艱巨的任務?

孫權也拿不定主意,但又見諸葛恪如此信心十足,便有心讓他一試,只派給他三百名騎兵,見機行事,萬一事情搞砸了也沒什麼損失。

于是,諸葛恪以撫越將軍的身份出發了,他果然不同凡響,到任後整頓吏治,勸課農桑,剿滅盜賊,把山越治理得井井有條,山民們紛紛表示願意歸順東吳。

諸葛恪三年後,歸順的山民達十多萬人,其中有四萬多人踴躍參軍。諸葛恪如期完成任務,令孫權讚歎不已,從此視其為東吳的未來之星。

眼看諸葛恪有了驕色,丞相陸遜曾告誡他說:「對待領導,應該尊重,對待下屬,應該扶持。如今你恃才傲物,蔑視人主,欺淩下屬,恐怕不能長久。」諸葛恪此時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把陸遜的話當耳邊風。

陸遜去世後,諸葛恪眾望所歸,被提拔為大將軍,奉命駐守武昌,管理領荊州事務。

隨著諸葛恪的威望不斷攀升,孫權對他越發器重,甚至有了托孤之意。後來,孫權病重,將不久于人世,東吳大臣孫峻趁機勸說:以諸葛恪為顧命大臣,輔佐幼主孫亮。

孫權孫權卻認為,諸葛恪儘管能力出眾,卻為人剛愎自用,難堪大任。孫峻一再勸說:諸葛恪毛病雖多,朝堂之上卻沒有一人比得過他。孫權無奈,只得點頭同意。

當任命書下達後,老將軍呂岱拉著諸葛恪的手,語重心長地說:「如今多事之秋,凡遇事當十思。」那時,呂岱已年逾八十,也算是良言忠告。

諸葛恪卻不屑一顧,還回懟說:「當初孔子教導弟子也只是三思而後行,將軍卻讓我十思,這是看不起我嗎?」

老將軍無言以對,只好無奈地搖了搖頭。

呂岱孫權駕崩後,諸葛恪掌管了東吳一切權/力,上上下下都對他寄以厚望,希望他盡心輔佐幼主,續寫東吳的傳奇。因此,每當諸葛恪出門時,老百姓都翹首以盼,欲一睹大將軍的風采。可是,這位青年才俊掌權不到一年,便被孫峻設計除掉了,怎麼回事呢?

按說,作為顧命大臣,孫權走後,應該休養生息,整頓吏治,安撫百姓,待天下太平之後再考慮建功立業。可是,諸葛恪早已急不可耐,剛掌權不久,便下令北伐,欲一舉蕩平曹魏,完成統一大業。

此時,東吳百廢待興,無力再行征討,大臣們也紛紛勸諫。可是,諸葛恪一意孤行,率二十萬大軍北伐。一時之間,吳地震動,百姓呼天搶地,民怨沸騰,也預示著諸葛恪慘澹的未來。

戰鬥前期,諸葛恪以雷霆之勢包圍新城,晝夜攻打,眼看城破在即,卻中了魏將的計謀,給了敵人喘息的機會。苦戰月餘,破城無望,再加上天氣炎熱,吳兵大多染病,死傷過半。

魏兵趁機反撲,諸葛恪不得不接受失敗的現實,被迫撤退。在返程途中,受傷的士兵撲倒在路上,填滿溝壑,哀鴻遍野,諸葛恪卻毫不體恤士兵,一副安然自若的模樣。

此時,諸葛恪已人心盡失,但他不知悔改。為了壓制不滿情緒,他實行高壓統治,將那些反對的大臣革職查辦,大量任用阿諛奉承之徒。

為了震懾大臣,他把中書令孫嘿喊來一陣大罵,喝斥他假傳聖旨,妄作詔書。孫嘿惶恐不安,為了保命,不得不告病辭官。如此一來,朝廷之內人人自危,覲見他的人,無不屏息斂氣。

諸葛恪的獨斷專行引發了孫峻的憤怒, 他後悔引狼入室,痛定思痛後,打算聯合吳主孫亮,一舉將諸葛恪剷除。

有一天,吳主孫亮在宮中設下酒宴,邀請大將軍諸葛恪前來赴宴。入宮前夜,諸葛恪心緒不寧,夜不能寐。天亮洗臉時,水有臭味,換衣服時,衣服也有異味。

諸葛恪顧不了那麼多,匆匆出門,哪知家中的小狗銜住他的衣服往回拉。諸葛恪停下腳步,摸了摸小狗的頭說:「你不讓我出門嗎?」可小狗仍然銜住衣服不斷嗚咽。諸葛恪只好趕開小狗,坐車離去。

當諸葛恪來到宮門時,心腹張約遞給他一張小紙條說:「今天宮中氣氛不對,恐怕有大事發生。」

諸葛恪一驚,聯想到今天發生的奇怪事情,便打算裝作肚疼離去,迎面卻遇到將軍滕胤,滕胤勸他說:「皇上特地設宴款待你,來都來了,為何不進去呢?」

諸葛恪心想,自己身為大將軍,權勢比皇帝都大,還有什麼可怕的?于是,他定了定神,仗劍上殿,向吳主孫亮施禮後入座。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孫亮不勝酒力,回內殿休息,孫峻也趁機上廁所,對此,諸葛恪渾然不覺危險正在來臨。等孫峻再次回來時,已換上了短裝,厲聲喝道:「奉詔捉拿諸葛恪。」

諸葛恪大吃一驚,正要拔劍反抗,劍未出鞘,孫峻的大刀已經落下,埋伏的武士們一擁而上,將其亂刀砍死。諸葛恪走後,孫峻又派人將他全家男女老少一律除掉,夷其三族。

諸葛瑾19年前就預見了兒子諸葛恪的悲慘結局,讓人感歎他的眼光之獨到,但更多的是對他無限的同情。畢竟,眼睜睜看著整個家族即將走向覆滅,自己卻無力改變,這是怎樣一種絕望啊!

諸葛瑾去世後,諸葛恪越發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朝中元老陸遜、呂岱屢屢規勸,他卻當作耳邊風,從此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直到滅亡。

參考資料:《三國志·諸葛恪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