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身患怪病,小鬼半夜來敲門,他說你家鄰居不對勁

民間故事:男子身患怪病,小鬼半夜來敲門,他說你家鄰居不對勁
2022/03/13
2022/03/13

家住在樂山縣郭子興是個走街串巷的賣油郎,家中有個瞎眼的母親,日子一直過得緊緊巴巴的。

郭子興的家住在城南的冒兒巷,每天早出晚歸的,並沒有多少時間照顧他的母親。

如果家中有什麼事,老太太就會拄著拐棍找鄰居宋秉。

郭子興和宋秉是從小長到大的朋友,他跟郭子興不同,他家中還算富裕。

宋秉會算賬,在一家藥店當掌櫃。他娶妻穆氏,膝下有個五歲的兒子。

每個月的月中,宋秉都會請郭子興喝醉 其實郭子興知道,這是宋秉幫他改善伙食。

他把宋秉這些年的幫助都記在了心裡,發誓將來有機會一定報答他。

一天郭子興正在賣油,就看到街邊躺了個人,他上前一看,他並不認識這個人,很明顯人已經去世去多時了。

在這附近要飯的乞丐說:「這人已經死了三天了,看樣子應該是個外鄉人。」

郭子興問:「那咋沒人收屍呢!」

老乞丐笑著說:「官差們忙著喝酒,老百姓為了活著不停地幹活,誰有閒心搭理一個陌生人的屍身呢?」

郭子興也想做,但他一想到都是苦命人,要沒人收屍,估計到了下面也只能做孤魂野鬼。

他把工具送回家,又拿了張破舊的草席,準備把他埋了。

老乞丐勸道:「你可想好了,你管這事,這鬼就是你家的了,以後逢年過節是要燒錢的。」

郭子興不在意:「總比讓他做孤魂野鬼危害人間的好。」

他將那人的屍身埋在了小山坡上,他立了個無字碑。

「我不知你姓甚名誰,沒法在墓碑上刻名字。不過你好歹算有個去處,你就安心待著吧!」

郭子興每次給父親上墳時,都會給那位無名氏燒點,就這樣過了兩年。

這天郭子興家的豬圈由於年久失修塌了,他在清理豬圈的時候發現了一個罎子。

打開罎子一看,裡面是只鐵牛,牛身並不大,不過看著有些年頭了。

郭子興拿給宋秉看,想著他這些年走南闖北有不少見識,興許會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

宋秉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什麼,他便帶著郭子興去古董店讓行家幫忙看看。

行家敲了敲又聽了聽,他拿著刀在牛身上刮,不一會牛身就變成了金色。

行家笑著說:「小夥子,你發財了,這是個金牛啊!」

郭子興都沒反應過來,鐵疙瘩怎麼一下子變成金疙瘩了?

宋秉也在旁邊恭喜:「兄弟,你這是苦盡甘來了。」

最後老闆給了郭子興100兩銀子,兩個人歡歡喜喜地回家了。

郭子興請宋秉吃飯,他一再感謝宋秉:「這些天多虧了兄弟你的幫助,不然我的日子該怎麼熬啊!」

宋秉擺擺手:「莫要客氣,我們都是兄弟啊!」

郭子興用這筆銀子重新蓋了座新房子,這麼一對比宋秉家的房子就顯得有些舊了。

郭子興也不去賣油了,他琢磨用剩下的銀子做點小買賣。

宋秉本來在藥店幹得好好的,卻小心算錯了賬,正好東家想換上自己家親戚,於是就二話不說地把他給開了。

宋秉沒了活計,家裡的日子變得不好過起來。還想再找一個掌櫃的活,可現在的世道不好混,一時半會也沒找到。

偏偏他還放不下面子,不想去做苦力,折騰了大半個月他也沒賺到一分錢。

妻子劉氏過夠了這樣的日子,她揚言如果再找不到活,她就領著孩子回娘家。

宋秉要藥材能賺不少銀子,他為何不做一個藥販子?

當他和妻子說了這個想法時,妻子沒好氣地說:「我可沒錢,你不會找你好兄弟去借?」

「這麼多年你幫了他那麼多,也該是他報答你的時候了。」

宋秉被媳婦說得煩躁,他確實應該幹點什麼了,於是他找郭子興借錢。

他跟郭子興說了自己要借錢的想法後,郭子興也很是為難。

他要開油坊用銀子的地方很多,可想到宋秉對自己的幫助,他覺得這銀子無論如何都得借。

於是他拿了二十兩銀子給宋秉 宋秉不停地感謝,承諾自己有銀子一定馬上還給他。

正當郭子興想拿剩下的銀子大幹一場時,他的母親生病了。

大夫給開的藥方中有一種極名貴的藥材,需要40兩銀子。

他是個大孝子,二話不說就給母親買了藥材,可惜母親吃了還是沒有好轉,很快她就去世了。

這一下子郭子興是人財兩空,什麼也沒留下。

因為母親的病他還借了十兩銀子,眼下馬上就要還銀子了。

無奈他找到宋秉,希望可以把銀子要回來,以解他的燃眉之急。

宋秉這邊也挺倒楣的,千辛萬苦收上來的藥材居然是假的,二十兩銀子全都賠進去了。

為了養家,他不得不去做苦力,每天累得腰酸背痛,他也知道了賺錢的不易。

當郭子興來向他要銀子時,他只是敷衍了幾句就讓他走了。

宋秉的妻子道:「你幫了他那麼多,如今你糟了難他第一個來要錢,他算什麼兄弟。」

「他再來你就告訴他家中現在一個子都沒有,等有了再給他。」

宋老師也覺得郭子興不地道,哪有剛借出的錢就往回要的,虧自己之前幫他那麼多

之後郭子興三番五次來要錢,宋秉都說沒錢。

郭子興生氣地說:「我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才借給你的,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不還我銀子,我就去官府告你去!」

宋秉知道他這個脾氣,也怕他真的去官府,於是便安慰他:「你放心,我一定儘快湊夠銀子給你。」

郭子興也不想太難為他,於是就回家安心等著了。

郭子興回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他就感到渾身瘙癢,整個腦袋也嗡嗡作響。

郭子興去看郎中,可誰也沒見過這樣的病,開了幾副止癢的藥也於事無補。

他的病越來越重,短短幾日他就虛弱的下不來床了,郎中說他在這樣下去會有性命之憂。

郭子興躺在床上落下淚來,他從小就命運坎坷,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好日子又得了這樣的怪病。

半夜的時候有人敲門,郭子興也不知道誰在半夜來他家,不過聽敲門聲似乎很急。

郭子興用盡了力氣才把門打開,可這個人他並不認識。

那人穿著一身白衣,很瘦,一看就不是他們這的人。

郭子興問:「你是誰啊,三更半夜來敲門啊!」

那人說:「恩公不記得我了嗎?我就是那個無名氏。」

郭子興重重地摔倒在地,身體往後退:「你是小鬼,你是來抓我走的。」

「我待你還算不錯,你能不能先別抓我。」

無名氏知道他是誤會了 只能慢慢地向他解釋。

無名氏本名吳傑,是個孤兒,他來樂川縣是來拜師學藝的,哪知剛走到地方就一命嗚呼了。

幸虧郭子興幫他收屍,他在地府才算有了著落。現在他謀了個跑腿的差事,終於可以回人間了。

他本想看看恩公就走,正巧看到鄰居家的宋秉在埋東西。

他本想給郭子興托夢,可地府事多一直不得空。今天好不容易有了時間,他決定還是親自來比較好。

「有的時候人比鬼可怕多了。」

郭子興聽完也便不害怕了,兩個人來到房梁底下,郭子興搭著梯子上去,他用手一摸就摸到了東西。

他往近一看,居然是他的畫像,上面寫著他的名字,有一根針插在上門。

他脫口而出:「好毒啊!」

他做夢也沒想到他的鄰居,他的好兄弟居然因為二十兩銀子要害他。

郭子興問:「我們該怎麼辦?」

吳傑道:「只要把它燒掉就沒事,這東西太歹毒,你病好之時就是他命喪黃泉之日。」

郭子興身體果然一天比一天好,他痊癒時,那宋秉不知為何倒地身亡。

他的妻子劉氏找到郭子興,把那二十兩銀子還給他。

她哭著說:「是我鬼迷心竅,想著你要是不在了,我們就不用還銀子,他才起了這樣的心思。」

郭子興道:「心裡沒有壞念頭,無論別人怎麼勸都不會做壞事,咱們兩家恩怨到此結束,從此就不要來往了。」

之後劉氏帶著兒子搬走了,沒人知道她去哪裡了。

郭子興還了債,又做起走街串巷的買油郎,這一次他要自己存錢再做買賣。

總結:親兄弟明算賬,即使兩個人關係再好也不要有太多金錢的往來,無論是金錢還是情分我們都賠不起。

郭子興為素不相識的人收屍,體現了他的善良,也正因此他撿回了一條命。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奉勸那些有錢不還的人,人的一生很短暫,千萬別欠良心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