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心善救黑狗,夜間黑狗托夢,牽出了嫂子的醜事

民間故事:木匠心善救黑狗,夜間黑狗托夢,牽出了嫂子的醜事
2021/12/26
2021/12/26

話說古時候在益都縣,東邊三十裡外有個小村子。村子裡有一戶勤勞的人家,劉老漢夫婦靠租種地主家的田地,辛苦拉扯大兩個兒子。大兒子叫劉山,二兒子叫劉海,兄弟兩人感情深厚。劉山長大後,看著父母辛苦耕作一年,收穫的糧食大部分交給了地主,自己家所剩無幾,所以不想再種地主家的地,跟一名老賣貨郎學起了做買賣。

他能吃苦,嘴皮子利索,為人又善良有誠信,小買賣是越做越好,掙到了不少銀子。弟弟劉海跟一名老木匠學習手藝,他心靈手巧肯努力,幾年時間就學會了。出來單幹後,由于價格公道,為人也和善,周圍的人都愛找他幹活。

劉山二十歲時,在媒婆的撮合下娶妻許氏。由于劉山是在縣城做小買賣的,家離縣城又遠,每日來回奔波浪費不少時間。縣城裡的房子太貴,他又買不起。于是成親後,劉山就在離縣城較近的村子,蓋了一間小屋。夫妻倆就搬到了那裡居住,這樣劉山到縣城做買賣就方便許多了。

家中的父母,有孝順的劉海照顧,劉山也能放心。一天,劉海到離縣城三裡外的一個小葉村做木工活。他在李員外家幹了一個月活,掙到了二兩銀子。這天傍晚,劉海跟李員外告辭離開。剛出了李府,看到一名老漢拉著一條黑狗經過。

黑狗一直沖老漢搖尾巴,老漢看著黑狗卻是老淚縱橫,面帶為難不舍之色。劉海心地善,就上前詢問老漢遇到了何事?老漢說道:「哎,老伴生病了,需要錢看病抓藥。家中又無銀錢,我只能把養了五六年的黑狗,拉去賣給屠夫了。黑狗甚通靈性,我很是為難不舍,但又無可奈何。」

說完長歎了一口氣。劉海聞言生出了惻隱之心,摸了一下懷裡還沒捂熱的二兩工錢。問道:「老伯,你能否把黑狗賣給我,我一定會善待它的?」老漢回道:「好,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才不會將黑狗賣給屠夫呢。你給一兩銀子,黑狗就歸你了。」

劉海說道:「這狗如此通靈性,我看應該值二兩眼子。」說完,掏出了二兩銀子塞給了老漢。老漢說道:「你給的也太多了。」劉海說道:「老伯,你正需要用錢,這銀子你就留著吧。」說完牽著黑狗揚長而去。老漢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眼含熱淚,感激道:「真是好人呀。」

黑狗很是通靈性,好像知道老漢把它賣給了劉海一樣,一路上很乖巧。劉海知道哥哥非常喜歡狗,就打算把黑狗送給哥哥養。從小葉村到劉山家很近,劉海沒走多久,就來到了哥哥家。哥嫂熱情款待,兄弟倆多日沒見。

劉山留弟弟在家住一宿,兄弟倆促膝長談。翌日,劉海獨自回家,把黑狗留在了哥哥家。劉山很是喜歡黑狗,每天都精心餵養。黑狗也很是忠心,為劉家看家護院抓耗子。劉海回去後,與心上人翠花結為了夫妻。劉家一家人過上了安穩的日子。

半年後的一天,劉海正在家裡幹木工活。突然噩耗傳來,來人說他哥哥劉山因喝醉酒,回家時摔倒,頭撞到了門檻,撒手人寰了。劉海非常傷心難過,強忍著悲痛料理哥哥的後事。黑狗的表現卻是十分異常,平時很乖的它,竟然沖嫂子許氏不停的狂吠。

劉海不解其意,問嫂子:「黑狗這是怎麼了?」許氏回道:「黑狗與你哥哥感情甚好,只喜歡你哥哥不喜歡我,估計是想主人了。你哥哥不在了,我看到黑狗就會想起你哥哥,你把黑狗帶走吧。」料理完哥哥的後事,劉海就把黑狗帶回了家。

黑狗對劉海也不停狂吠,看它的樣子好像想要說什麼。但是劉海根本不懂狗的語言,聽不懂黑狗說什麼。劉海見黑狗幾天沒吃東西了,特意買了幾根骨頭回來喂它。黑狗看也不看,把頭扭到一邊。黑狗不肯吃東西,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

劉海很是焦急,但又不知怎麼辦。後來去鄰村找了一位獸醫來看黑狗,獸醫看過後說黑狗身體沒毛病,但它為何不吃不喝也是不得而知。十天后,黑狗因為不吃東西餓死了。劉海到山上挖了一個坑厚葬黑狗。夜裡,劉海睡得迷迷糊糊。

耳邊突然傳來了幾聲狗吠,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白霧茫茫的地方宛如仙境。突然,黑狗出現在他面前口吐人言:「劉海,你哥哥劉山不是喝醉摔倒意外而亡,是被人給害死的。」劉海聽聞大驚,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詳細給我說說。」

黑狗說道:「那天劉山帶著我去縣城做買賣,往常的話他都得賣到傍晚才賣完貨物,然後回家的。正巧那天縣城裡有一戶人家擺壽宴,中午時把劉山的貨物全買完了。所以他那天就早早收攤回家。

路過胭脂水粉鋪時,還特意買了一盒胭脂,想給你嫂子一個驚喜。回到家門口時,還故意輕手輕腳走進去。可沒想到撞見了你嫂子在房間裡,跟村裡的羅書生私會。你哥哥十分憤怒,想拉二人去見官。羅書生跟你嫂子,自然不肯去。

三人便扭打了起來,你哥哥就是被羅書生推倒,頭撞到了門檻而亡的。」劉海聞言大怒:「我定要將他們兩個送官。」可冷靜後想了想,沒有證據如何定他們的罪。黑狗托夢所言,不足以當證據。當時也沒有其他人看到,如何才能把他們繩之以法。

劉海想了一會兒,突然想到一個主意。問道:「黑狗,你可知道我哥哥和嫂子的秘密,必需是只有他們兩人才知道的秘密。」黑狗點點頭,告訴了他一個秘密。之後黑狗就消失了,劉海也從夢境中醒了過來。

三天后的傍晚,天空烏雲密佈。劉海來到了劉山家,說道:「嫂子,我在附近幹完活,見天馬上就下雨了,就想來你這躲一下雨,順便來看一下嫂子你。」許氏回道:「兄弟有心了,我一切都好。」說完給劉海倒了杯茶。

兩人正聊著家常,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天空響起了轟隆隆的打雷聲。也是這時,劉海突然狀若癲癇口吐白沫,然後撲通暈倒在地。許氏上前拍了拍劉海的臉,喊道:「兄弟,你怎麼了?」劉海突然又坐了起來,對許氏說道:「娘子,你好狠的心。你為何背叛我,還跟羅書生一起把我害死。」

許氏聞言大吃一驚,顫聲道:「兄弟,你胡說什麼,我是你嫂子。」劉海道:「娘子,我是劉山,剛剛我的魂魄已經附在了弟弟身上。」許氏狐疑道:「兄弟,你別裝了。」

劉海說道:「娘子,你不相信。那我就說一個只有我們倆才知道的秘密。我們家的銀子,都埋在床底下。藏銀之地,只有我們夫妻兩人知道。我弟弟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下你總該相信我了吧?」許氏聞言非常驚恐,連退數步退到了牆根。

劉海一步步逼了上去,大怒道:「你還不說,為何要如此待我?」許氏哭泣道:「相公,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喜歡上了羅書生,羅書生說他考取功名後,就讓我當官太太。我沒想過害你,是羅書生把你推倒,令你撞到門檻的,你要報仇就去找他吧,別來找我。」

劉海冷笑道:「你親口承認了就好。」說完拍了拍手。須臾,幾個捕快沖了進來,捉住了許氏。原來自從劉海知道是羅書生跟許氏有私情,二人害死了哥哥劉山后。他就跑到衙門,把事情告訴了縣令。之後又找了一個識天氣的高人,知道三天后會有場大雨。

坊間有冤魂附體的傳說,于是劉海假借冤魂附體,引許氏親口說出真相,然後把惡人繩之以法。如今真相已明了,縣令把羅書生捉捕歸案,將二人打入大牢接受法律的制裁。劉海來到了黑狗的墳前,說道:「黑狗呀,你為了給我哥哥鳴不平,為了讓惡人得到懲罰。自己不吃不喝,就為了死後托夢給我,你真是一條忠義之犬。」

劉海在黑狗墳前立了一塊碑,碑上刻了三個大字:「忠義犬」。之後劉海每年都會來祭拜黑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