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書生成親,好友刻意將喜字貼在墓碑上,老漢看不下去了

民間故事:書生成親,好友刻意將喜字貼在墓碑上,老漢看不下去了
2022/02/18
2022/02/18

王浩,今年二十歲了,五歲啟蒙讀書,已經功名在身,在當地也算是個名人,老父親乃是一個漁夫,就靠著打魚為生,養出了這麼個嬌子。

王浩極為孝順,老父親逢人就誇自己的兒子,這就是父慈子孝了。

要說這兒子都二十歲了,換做平常人家,早就該成親生子了,但是這王浩卻是不急,因為他可是想著金榜題名,將來要做官的。

老父親卻是有些急了,兒子這麼大了,同齡人都成親有了孩子,自己一人撫養兒子長大,當不當官倒是不重要,關鍵是要成家生子。

所以老父親開始給他張羅婚事,王浩雖說不願意,但是也拗不過老父親,只能是聽之任之了。

這王浩就等著明年的考試了,不過為了生計,減輕自己父親的壓力,他找了一個教書的活計,每月所得,其實比父親還要多些,兩父子的生活也還是不錯的。

清晨,王浩起床,梳洗完畢之後,去了廚房,老父親已經忙乎去了,鍋中有著飯菜,拿起一個窩頭就吃了起來,隨後喝了一碗菜湯,便走出了家門。

鎮上的居民都認識他,對於讀書人,人們都有著眼中敬畏,尤其是有了些許功名的,那將來可是有可能做官老爺的,所以大家都主動跟他打著招呼。

書生本就是窮苦人家出身,沒有那種傲慢,遇到年長的,也會主動招呼,所以更是贏得了人們的稱讚。

鄰居的婦人正好回來,看到王浩,笑道:小浩啊!這是去教書麼?

王浩趕緊喊道:嬸子啊!是啊!

婦人顯得有些神秘,說道:你爹給你張羅婚事呢,你說說,有什麼要求,嬸子去給你說說。

聽到此,王浩臉都紅了,婦人看了,哈哈大笑:小浩這是不好意思了啊!放心,嬸子給你打聽打聽,絕對給你找個漂亮,溫柔賢慧的。

王浩趕緊告辭,朝著學堂方向走,不過心中卻是多出了一些期待,畢竟婚姻可是大事,古時講金榜題名時,洞房花燭夜,這可是同樣的人生大事。

尤其是在古時,很多人成親的時候,都不知道對方的長相,都靠著媒人從中穿針引線,至於娶到什麼樣的人,那就是靠運氣了。

嘴角有著微笑,便向前走著。

迎面過來十幾隻羊,一位老漢抱著一把鞭子,在後面優哉遊哉走著。

老漢他認識,在鎮上,幾乎都認識他,老漢是鎮上唯一一個靠著這個謀生的人,雖說不富,但是也足夠溫飽了。

放羊老漢離著老遠就看到了書生,本是打算招呼一聲的,可是就在這時,最前面的頭羊,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書生的一刻,竟是狂奔了起來,朝著書生就撞了過來。

要知道這羊的雙角可是很嚇人的,老漢見此,臉色大變,就要衝過來,但是畢竟離著遠,卻是來不及了。

書生看到老漢,手都抬起來了,這就是打招呼的意思,誰想到這頭羊竟是見到了仇人一般,直接撞了過來。

也沒有什麼準備,這王浩被這羊直接頂飛了,咣當一下摔倒在地,一聲痛呼從口中傳出,書生一下懵了。

那頭羊還要進攻,但是這時老漢已經到了近前,鞭子揮動,一聲脆響之後,抽打在了羊的身上,那頭羊竟是被抽得倒在了地上,可見這一鞭子的威力。

老漢趕緊蹲下身查看書生的傷勢:小浩子!你沒事吧?

書生王浩齜牙咧嘴,口中竟是流血了,這是內傷了,老者一看,頓時感覺不好,說道:走!我帶你去看郎中!

書生緩了緩,卻是擺了擺手,說道:沒事!不用管我,我自己去看看就行!

要知道,遇到這種事,可是大事,書生受傷了,放羊的老漢,估計不死也得脫層皮,單是藥費就會驚人。

所以聽到書生所說,老漢就愣了下,不過還是說道:不行!我得帶你去看看郎中,你可是吐血了。

書生掙紮了一番,好歹是站了起來,不過口中再次噴了點血,擺手道:您老趕緊放羊去吧!我沒事的!

老漢反復確認,這才將羊趕走,足足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書生才掙紮著去了醫館。

郎中過來看到是他,驚訝道:書生這是病了?來!趕緊坐下!

書生忍著劇痛坐了下來,說道:幫我看看!

郎中詢問了一番,知道是被羊撞傷,隨後說道:你有些內傷,我給你開些藥,需要靜養一月便可。

書生點了點頭,拿著藥,去了學堂,找了負責人請假,那人見他受傷,倒是通情達理。

回到家之後,便開始養傷,老父親在知道之後,也沒說他,都是老實人,也不會去訛人。

中間,這放羊老漢聽說了,心裡過意不去,買了東西過來看望,書生和父親卻是沒有要,都是一個鎮上的,也都不是故意的。

老漢大為感動,知道自己逃過了一劫,所以從此之後,對書生父子都是極為友善的。

一月過後,書生好了,老父親給張羅的婚事也差不多了,據媒婆說,女子家裡,很有錢,乃是一位商賈之女,長得那是花容月貌,主要是看中了書生的前途。

老父親其實不樂意,畢竟目前來看,他家是高攀了,但是那媒人可是能說會道,書生也同意了。

親事成了之後,在這小鎮上就流傳開了,一時之間,各種羡慕,誇獎,接踵而至,書生也想開了,畢竟是自己的終身大事,而且那未來的妻子,據說溫柔賢慧,還貌美如花,想到這些,書生臉上便時不時有著笑意。

但是,事情就是如此,都有兩面,人也是如此,有著好壞,有羡慕的,自然就有著嫉妒的。

王浩的同窗路庭,此人比王浩大兩歲,早就已經成親,只是他沒有功名,家境也不是太好,娶到的妻子,長相一般,據說脾氣暴躁。

這人經常跟王浩比,聽到王浩即將成親,女方家境好,長相好的時候,便有著嫉妒的情緒。

一晃,到了王浩成親的日子,明日便是大喜之日,王浩的父親,開始張羅,親朋好友都到了,各種準備啊!

這路庭作為同窗,自是也過來了,因為都在一個鎮上,也算是幫忙,到了大婚之日的清晨,需要貼喜字,這路庭倒是主動攬了過來。

王浩正在穿衣打扮,等會去迎親了,拿著喜字,這路庭首先在大門上貼上了兩張大喜字,顯得十分喜慶。

之後又在鎮子口兩側的樹上貼上了兩張喜字,不只是如此,還在沿途的一些民房上貼了幾張,這叫作喜道,迎親的時候,沿著這些喜字,便可直達主人家,親朋按照喜字,也可直接找到主家。

看著手中最後的兩張喜字,路庭琢磨了一番,心中的嫉妒,卻是令得他打起了歪主意。

此刻的他,已經在鎮子外了,思來想去,拿著喜字,竟是走到了鎮外的墳地處,停了下來。

一些村莊還有鄉鎮,都會把逝者的墳,弄在村子或者鎮子附近,這樣祭奠起來方便。

這座鎮子就是如此,墳地離著鎮子也就是幾十丈遠,很近。

道路兩側都是墳堆,人們也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什麼不妥,這路庭看准了一座孤墳,竟是將喜字,貼在了孤墳的石碑上。

貼完之後,這路庭帶著陰森的笑意,嘀咕道:叫你事事都比我強,這回叫鬼去你家赴宴!

從此人所說,便可知道此人的心胸狹隘,嫉妒心有多強。

貼完之後,此人便回返,到了王浩的家中,就在此人走後,從墳後不遠的地方,竄出來幾隻羊,一名放羊的老漢帶著冷意,到了孤墳近前。

正是撞了王浩的那老漢,老漢看著墓碑上的喜字,冷哼了一聲,看著遠去的路庭,暗道:此人竟是如此惡毒,表面是王浩的同窗好友,背地裡竟是做出了這等事情。

也沒有將喜字揭下,老漢繼續去放羊了。

這邊王浩大婚,十分熱鬧,女方有錢,倒是陪嫁了不少東西,越是如此,路庭越是嫉妒,不過王皓卻是不知。

轉眼到了晚上,該是洞房花燭了,大部分人都走了,路庭也回到了家中。

鎮子上沒了火光,但是就在這時,一道黑影閃過,從王浩家門前經過,將喜字揭了下來,還有沿途的幾張喜字也揭了下來,換了個路徑,最後的一張喜字,竟是貼在了路庭的家門前。

好似是路庭成親一般,說得簡單點,有人將喜道改了,這就是晚上,若是白天,那麼眾人按照喜字,會直接到了陸婷家裡。

黑影消失不見,到了子時,路庭的家門前,卻是傳來了動靜,竟是有人在【啪☆啪】啪敲門。

靜謐的夜晚,聲音十分清楚,路庭醒了過來,感到奇怪,穿衣打開房門,問道:誰啊?

門外沒有動靜了,但是卻是響起了敲門聲,路庭汗毛炸了起來,問道:誰啊?找我幹什麼?

這回門外的人開口說話了:我來吃喜酒!快給我喜酒!

聽到此話,路庭頓時想到了自己白天幹的事情,臉色煞白,嚇得渾身顫抖,冷汗直冒,關上門,到了床上,鑽進被子中,不敢動彈了。

妻子也醒了,問道:誰啊?

路庭顫抖著說道:不要說話,不是人啊!

看到丈夫如此,加上說話,妻子也嚇壞了,就在這時,大門一響,屋中的房門也響了一下,隨即就是吃東西的響動。

次日,大門上的喜字莫名消失不見了,鄰居見他家直到午時還沒開門,便過去敲門,結果沒有動靜。

待人多了之後,便跳了進去,結果眾人看到了詭異的一幕,這夫妻在屋中,呵呵傻笑著,卻是被嚇傻了。

此事一時在鎮上流傳了許久,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有那放羊的老漢冷笑道:嫉妒心害死人,叫你害人,這就是惡有惡報了!

故事完!

說明:民間故事也是文學的一種傳播形式,請勿與封建迷信掛鉤,請多多關注作者,繼續欣賞下一篇民間故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