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夫婦見女孩哭泣,丈夫施以援手,女孩掏出一顆石頭報恩

民間故事:夫婦見女孩哭泣,丈夫施以援手,女孩掏出一顆石頭報恩
2021/12/05
2021/12/05

明朝萬曆年間,在撫州府臨安縣有一個進善懲惡的木匠。

  木匠姓楊名飛,身形魁梧,足有八尺。他的父親楊老漢是遠近聞名的石匠大師,雕刻出來的石像栩栩如生,為此慕名而來的雇主非常多,是以楊家雖不能說富裕,但也算是小富而安。

  楊老漢是石匠,本該子承父業的楊飛,為何又去當木匠呢?皆因石匠只能收一個關門弟子。

  楊飛的堂哥名喚楊貴,在六歲時爹娘病故,楊老漢見他無依無靠,將他接到家中撫養,兩兄弟之間的感情勝過親兄弟。楊老漢門風嚴厲,對待兩個孩子一碗水端平,從不偏頗。

  故此,兩個孩子從小秉性端正,兄道友,弟道恭,並且明辨是非,急公好義。

  楊貴品行善良,從小都是把好東西謙讓給堂弟,楊飛懂得感恩,是以投桃報李,這才讓堂哥楊貴做了父親的關門弟子。

  楊老漢知道兒子的脾氣,認定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收下楊貴做了關門弟子後,就帶著楊飛去拜見一個技藝高超的老木匠,並懇求對方收楊飛為徒弟。

  老木匠聽聞楊飛的事情後,讚揚了他的品行,並應諾收他為徒。故此,楊飛留在老木匠這裡做了三年學徒。

1、木匠學成歸來,廟前勇救佳人獲芳心

  這三年裡,楊飛學盡老木匠本事,在某個節氣時,他按規矩出師回到臨安縣。憑藉楊老漢的人脈,開始接木工活。因為他手藝精湛,很快就積累了口碑,生意逐漸紅火起來。

  這天傍晚,楊飛送完貨拉著板車回家,行至東街城隍廟前。突然從廟裡跑出來一個貌美的女子,她慌裡慌張地朝楊飛跑了過來。

  女子邊跑邊喊:「好心大哥救我!」楊飛是個熱心腸聞聲停下,他定睛一瞧,女子身後追著四五個大漢。于是,他放下板車,大步流星地走了過去,將女子護在身後。

  女子躲在楊飛身後,嚇得瑟瑟發抖,她梨花帶雨的模樣惹人憐愛,楊飛柔聲問:「姑娘莫怕,這些人為何追你?」

  女子帶著哭腔娓娓道來緣由,女子名喚柳元娘,她是贛縣彩下村人,家鄉遭了水災,父母相繼染病身故,是以走投無路,只好跋山涉水前來臨安縣投奔姑母。

  這姑母家境也很貧寒,兒子都三十歲了,沒錢付彩禮,到現在還打著光棍,見侄女前來投奔就起了壞心思。

  姑母找來人牙子把元娘賣了,換來三十兩銀子。隨後,她誆騙元娘去城隍廟為父母上香。翌日,元娘剛進廟,就被早已在廟內等候的人牙子帶人圍住。

  元娘得知姑母將她賣了,她靈機一動,找個藉口說要出恭,趁看守鬆懈的時候,越窗逃了出來,出門就遇見路過的楊飛。

  楊飛得知緣由後,怒火中燒,他本就是急公好義之人,他說道:「姑娘,你放心,這事我管定了。」

  須臾,四個大漢將楊飛二人團團圍住,一個嘴角有痣的婦人走上前來,婦人正是人牙子,她雙手叉腰指著楊飛,「小子少管閒事,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楊飛不怒反笑:「光天化日,你還敢打我不成?」婦人見楊飛拉著大板車,又穿著粗布麻衣,篤定他只是個賣力氣的窮小子,于是讓四個大漢給楊飛一點「顏色」看看。

  元娘見大漢卷起衣袖步步緊逼,她是個善良的女子,不願意讓楊飛受她連累,立刻大聲說道:「快住手,我跟你們回去。」

  四個大漢是婦人的護衛,暗地裡一直在互相爭高下,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表現的機會,怎會因元娘一句話就停手?四人露出森然的笑容,朝楊飛揮拳而去。

  可是,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只見楊飛眉頭緊蹙,不退反進,迎難而上。幾個縱身之間,四個大漢鼻青臉腫,橫七豎八就躺在地上。

  婦人見楊飛揉著拳頭朝她走了過來,嚇得抱頭蹲在地上,楊飛走到婦人跟前說道:「明日這個時辰,你在這裡等我,我拿三十兩銀子給你,就當我贖了這位姑娘。」

  「好的,好的。」婦人連忙起身帶著四個大漢狼狽離去。楊飛見元娘還站在原地發愣,以為她被剛才的一幕嚇住了,趕緊上前去安慰。

  他剛走幾步,就見元娘嚎啕大哭起來,她心中很難過,竟然被最親近的人欺騙。如果不是眼前的好心人相助,她這一生的清白都要毀了,以後到地下還怎麼有臉見父母?

  元娘好不容易止住哭聲,就看見一旁手足無措的楊飛,楊飛以為是自己嚇到了元娘,正在抓耳撓腮地想辦法解釋。

  二人四目相對,元娘被楊飛的窘樣逗笑了,「噗呲」一聲捂嘴笑起來。這一下,卻把楊飛看呆了,他的心中似乎悄悄住進一個人兒。

楊飛定下心神問道:「姑娘,你在城中還有去處嗎?」這句話又勾起元娘的傷心事,她搖了搖頭表示沒有了。此時,天幕已黑,街道上的商鋪已經點起了蠟燭。

  「姑娘,天色已晚,你暫且到我家裡住一宿,明日再做打算如何?」元娘聞言,抬起頭看了楊飛一眼,臉頰上露出紅暈,點了點表示同意。

  于是,楊飛讓元娘坐在板車上,他小心翼翼拉著板車回家了。這條回家的路,突然多了一個女子,楊飛思忖道:這路再長一些就好了。

  一路無話,楊飛二人來到一處亮著燈火的院子。楊老漢已經做好了飯菜等兒子吃飯,自從楊貴出師以後,他就把石匠的活計都丟給徒弟們了,他平時就在家裡耕種田地過著清閒的日子。

  楊貴已經成家,早已搬出去住了,偌大的院子就剩下楊老漢一人,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有生之年,見到兒子娶媳婦,然後生個大胖小子。

  他聽到院門口傳來窸窣的聲響,知曉楊飛回來,抬頭朝門口望去,就見兒子身旁跟著一個貌美的年輕女子。

  元娘見屋子裡有位酷似楊飛的老者,心中明白老者是楊飛的父親,她鄭重行了萬福禮。楊老漢連忙請元娘就坐吃飯,待楊飛進屋,把城隍廟發生的事情講述出來後,楊老漢唏噓不已。

  楊老漢沒想到女子身世那麼可憐,憐惜說道:「姑娘,你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千萬不要拘束。」

  看著白髮鬚眉一臉慈祥的楊老漢,元娘想到去世的父親,鼻子一酸哭了起來,楊飛埋怨父親說錯了話。元娘哭著說道:「楊大哥,你誤會了。我只看到伯父想起了父親而已。」

  楊老漢咧嘴笑道:「以後我和飛兒就是你的親人。」于是,三人其樂融融地吃了一頓飯。

  翌日一大早,楊老漢把楊飛叫到房裡,他從櫃子裡拿出一包銀子,「這裡面有三十兩銀子,你交給人牙子。」

  楊飛驚愕道:「爹,這是你養老防身錢,我不能要。」,「臭小子,我們是父子,這錢到最後還不是留給你的?你剛出師沒多久,手裡的銀錢本就不多,我能幫多少就幫多少。」

  楊老漢把錢塞到兒子手裡,背著手出門做飯去了,楊飛唉聲歎氣,把錢放進懷裡也跟著出門。

  這個時候,元娘從房裡出來,她眼中含著淚水,雙手捂住嘴不讓哭聲被人聽到。

  就這樣,元娘在小院裡住了下來。她幹活麻利,洗衣做飯樣樣精通,楊老漢對外稱元娘是遠房親戚,一些村民見她漂亮動起了上門提親的心思。

2、木匠進林選木材,鑿石意外救下小熊

  這一天,楊飛接了一個活,要打造一個傢俱。于是,他上山去找合適的木材。雇主是個很挑剔的人,尋常木材看不上,他只好往老林子裡走去。

  顧名思義,老林子在山裡深處,由于深山常年霧氣繚繞,尋常人進來很容易迷路,這迷路就意味著有生命危險,因此很少人進林子,故此老林子一些上好的木材得以保留。

  老林子的路徑是楊飛的師傅無意中發現的,楊飛進了林子很快就找到了木材,就在他要砍樹的時候,不遠處傳來熊的吼叫聲。

  嚇得楊飛一個激靈,他本能地轉身要逃,可是環顧四周只聽叫聲卻不見熊。

  出于好奇心,他尋著聲音找了過去。須臾,他在一個塌方的地方聽到了吼聲。

  不知何故,這裡導致山體滑坡,楊飛將耳朵貼到山壁上,熊的吼叫聲就從山體裡傳了出來。

  楊飛左右逛了一圈,把目光放在了散落的石塊上面,他可以篤定石塊後面應該是個山洞,只是山體滑坡將洞口堵住。

  熊的吼聲變得有氣無力,楊飛于心不忍,他覺得熊是一個鮮活的生命,如果放任不管它,就可能餓死在洞裡,心中掙紮片刻後,他決定挖開石塊救出黑熊。

  楊飛從小就跟著父親進山採石,耳渲目染之下,對于處理石塊得心應手。

  他隨身就帶著工具袋,從裡面拿出鐵錘和鉚釘,在大石塊上按順序打了一排釘子。然後再用大板錘沿著鉚釘處依次敲下,不一會兒,碩大的石塊一分為二。

  楊飛身材魁梧,使出全力,將石塊挪出一個等同人寬的夾縫,就在這時,一個棕色的小熊從夾縫裡鑽了出來。

  小熊個頭還沒有楊飛家裡養的黃狗大,它從洞裡逃出來以後,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在用大腦袋蹭著楊飛的褲腳,竟然在撒嬌。

  楊飛拿這個黏人的小傢夥沒辦法,他蹲下身子揉了揉小熊的腦袋,就在這時,他懷裡的木偶突然掉了出來,小熊立刻撿起來拿在手上玩耍。

  「哎呀,小傢夥,別把木偶弄壞了,這是送給元娘的禮物。」楊飛得知三天后是元娘的生辰,從街市上買了一個木偶當禮物。

小熊哼哼唧唧,就是不願意把木偶還給楊飛,楊飛只好氣餒的起身,「我得走了,不然晚了就找不到路了。」

  說完,他就朝事先找到的那棵樹走去,小熊也跟著過來了。

  楊飛拿起斧子砍樹,小熊慵懶地躺在地上玩木偶。須臾,只聽「吧嗒」一聲,楊飛太過用力,把木柄弄斷了。

  「看來只有明天再來了。」楊飛歎息一聲,太陽就要下山了,他得趕緊離開老林。

  于是,他對小熊說道:「小傢夥,我走了。」

  待楊飛走遠,小熊放下木偶,晃晃悠悠走到砍到一半大樹跟前,它眉頭緊蹙,轉過身子後,突然向身後撞去,大樹應聲倒下。小熊揉了一下鼻子,拿著木偶消失在了林子裡。

  翌日,楊飛再次來到此地,就看見大樹倒在地上,他一臉狐疑,思忖道:昨天走時,大樹沒倒下呀。

  他只當是老天眷顧,沒有想太多,處理樹枝後,當場將樹木劈成若干等份,捆起來挑下山。

  自從元娘住到楊家後,隔三差五就有人上門提親,都被元娘用各種理由拒絕。楊老漢拿著手中的名刺很高興,他連忙叫來元娘,並將名刺遞給她。

  楊老漢笑著說:「村裡剛中舉人的姚公子,讓人送來名刺,他願娶你為妻。」

  元娘看完名刺後,將它放在桌上,然後低聲說道:「我不想嫁給他。」

  「這姚公子溫文爾雅,容貌俊朗,從小飽讀詩書,來年進士及第,你就是官家夫人了,你為何不嫁呀?」楊老漢問道。

  元娘沉思半響,然後下定決心說道:「我已經有心上人了。」

  楊老漢問言驚愕道:「這人姓甚名誰,他比得上舉人嗎?」

  「我喜歡的人正是楊大哥,他為人善良,秉性端正,靠手藝賺錢,這樣的人怎麼就比不上舉人老爺?在我眼裡他比任何人都優秀。」元娘說話時眼裡有光。

  屋外傳來「吧嗒」一聲,元娘向屋外看去,原來是楊飛站在門外,只見他滿臉驚訝的站在那裡,地上是一個木偶。

  元娘走上前去,歡喜地把木偶撿了起來,她高興說:「楊大哥,這木偶是送我的嗎?」

  楊飛傻傻地點了點頭,元娘越發高興:「它真好看。」說完就回房了。

  楊老漢見兒子一臉震驚的模樣,咧嘴笑道:「還傻站著做什麼?」

  此刻,元娘背靠在門口,臉上耳赤面紅,她剛才的一番心底話都被楊飛聽去,讓一個矜持的女子非常害羞。

  沒過多久,楊飛和元娘要成親的消息傳了開來,楊老漢選了一個黃道吉日,二人拜過天地成了夫妻。

  成親之後,夫婦二人的生活過得很幸福。楊飛在外幹活,元娘就在家裡照顧老人,日子一天天過去,很快元娘有喜了。

  楊飛欣喜若狂之餘越發拼命賺錢,九個月之後,元娘突然感到腹部劇痛,楊飛連忙找來郎中,郎中把脈後,鄭重說:「你家夫人此刻很危險,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個。」

  元娘從小身體就虛弱,爹娘去世後,她沒有很好的調理身體,以至于落下病根。

  元娘聽到了郎中的對話,她哭著說道:「請您一定要保住這個孩子。」

  楊飛聞言大聲說道:「不,請您一定要保住大人!」

  夫婦二人爭執了起來,元娘明白她只有這一次報恩的機會了,楊老漢一直盼著有個孩子可以延續香火,如果這次保大人,她以後很難再有孩子了。

  楊老漢得知元娘性命危在旦夕,他鄭重說道:「元娘,你就聽飛兒的話,你們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

  元娘腹部又是一陣劇痛,她臉上煞白沒有血色,郎中讓楊飛去找穩婆,並將眾人趕出房外。

  元娘有氣無力說道:「先生,請你一定要保住孩子。」說完她從手上取下手鐲,這是母親留給她的,郎中看了一下手鐲,見它色澤圓潤,價值不菲。

  郎中笑著收下,他說道:「夫人你就放心好了。」

  不一會兒,穩婆來到房中,楊老漢父子在門後等候,須臾,屋裡傳來元娘的慘叫聲,過了兩個時辰,一聲洪亮的嬰兒哭聲響徹在屋子裡。

  穩婆抱著孩子出來,她笑著說道:「恭喜郎君,喜得麟兒。」楊飛沒有看孩子,而是問元娘身體如何?

  此時,郎中提著藥箱出來,他對楊飛說:夫人元氣大傷,已然藥石無醫,準備後事吧。」

  楊飛聞言來到房內,他雙手捂面,蹲在地上哭泣,努力閉著嘴巴不讓哭聲吵醒熟睡的元娘。

  原本應當喜慶的夜晚,籠罩在一層悲傷之中。

3、夫婦攜手郊遊,路遇女孩哭泣,丈夫施以援手,得來一顆紅色石頭

第四天,原本臉色蒼白的元娘突然神采奕奕,她竟然可以下床走路。于是,她在梳粧檯前好好打扮了一番,然後對楊飛說:「相公,我們成親以後,你還未曾帶我外出過。」

  楊飛的眼睛模糊起來,他的鼻子很酸,元娘亦然是迴光返照了。他握著妻子的手,二人走出院子。

  元娘突然說道:「相公,你一直說老林子裡風景很美,不如你帶我去看看如何?」

  于是,二人一路有說有笑的進了山,眼看就要到老林子,元娘卻渾身打起了擺子,她一直在隱忍痛苦。

  楊飛連忙蹲在妻子前面,將她背到了身後。元娘將頭擱在丈夫的肩膀上,嘴裡呢喃著:「相公,我好困呀,可是我還有好多好多的事沒有做呢。」

  楊飛的淚水已經打濕了衣襟,他平復以後說:「娘子,咱們快到老林子裡,裡面風景可美了。」

  「嗯。」元娘只覺得眼皮很重,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就在這時,不遠處有一個孩子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楊飛很驚訝,他往來老林子多次幾乎沒有看到過人,這孩子怎麼進來的?

  元娘睜開眼也看到了孩子,她聽孩子哭得傷心有些于心不忍,遂對楊飛說:「我們上前去看看。」

  楊飛聞言點了點頭走了過去,走進一瞧,原來是個有五六歲的女孩,女孩長得很可愛,她身旁有個土坑,裡面有一個壞掉的木偶。

  元娘柔聲問道:「小姑娘,你為什麼哭啊。」女孩聞言抬頭,看了楊飛一眼,又委屈地元娘說:「木偶壞掉了,我要埋了它。」

  元娘望著女孩眼裡盡是慈愛,她忽然想起丈夫就是木匠呀,修一個木偶豈不是手到擒來?于是讓楊飛去幫忙修繕一下。

  于是,元娘和小女孩坐在一邊聊天,楊飛從隨身攜帶的袋子裡拿出工具,對著木偶就是一陣敲敲打打,不一會兒,木偶就修繕好了。

  小女孩拿到修好的木偶喜笑顏開,楊飛背著元娘就要離開。這個時候,小女孩突然拉住元娘的手說:「姐姐,你生病了嗎?」

  元娘寵溺的摸摸了小女孩的頭說:「是的呀,姐姐病了。你以後不許再哭了喲,否則就會像姐姐一樣生病的。」

  小女孩閉著眼,將手搭在元娘的手臂上,元娘見她學著郎中的模樣在搭脈甚是有趣,就不做聲配合著她。半響之後,女孩笑著說道:「姐姐,你這個病我有辦法修好。」

  「修好?姐姐又不是木偶怎麼能修好。」元娘被小女孩的話逗樂了。小女孩沒有反駁,而是走到楊飛跟前,從懷裡掏了半天。最後,拿出一塊紅色石頭遞給他,說道:「吃了這個就能修好。」

  說完,她不理睬二人拿著木偶消失在了老林子之間。

  十年之後,楊飛還是那個楊飛,元娘還是那個元娘,她並沒有死,活得好好的。夫婦二人的生活平淡而幸福。

  這一天,楊飛受邀去赴宴,好友袁興搬新屋子,邀請親朋好友來家中喝喬遷酒。他一大早出門,中途遇到一個雇主,非要拉著他去家裡量傢俱的尺寸,結果他變成最後一個來到袁興家的。

  席間都是些認識的朋友,他自罰三杯,眾人叫好,推杯換盞,氣氛熱烈。

  這個時候,楊飛突然發現,對面有個白髮白須的老者總是一直盯著自己看。

  他低聲問旁邊的好友這老者是誰?好友悄聲回答:「他姓袁,袁興稱其為叔公。這房子的選址就是叔公幫袁興挑的,他是省城有名的周易先生,聽聞相面非常厲害。」

  楊飛聞言點了點頭,朝袁叔公禮貌的敬了一杯酒,袁叔公也說了幾句祝詞,總體來說這頓酒,賓至如歸。

  許久之後,眾人離席,相繼離去。楊飛正要起身告辭,突然袖子被人拽住,他回頭一看,竟然是袁叔公。

  袁叔公示意楊飛跟他過來,二人來到院外,見四處沒人,叔公低聲說道:「後生,我見你雙眼凹陷,本元之氣外泄,篤定遇到煞氣了。」

  楊飛心中咯噔一下,他強顏歡笑道:「多謝叔公提醒,實不相瞞我最近休息不好,難免有些精疲力盡,我回去調養一下就好了。」

  說完這番話,楊飛轉身離開,誰曾想衣袖又被叔公拽住,就是不肯讓他離去。楊飛心中有些惱火,語氣不善說:「叔公想必是喝多了,我這就叫袁興過來扶你去休息。」

  叔公沒有生氣,反而更用勁拽住楊飛的袖子,他鄭重說道:「我入行四十年餘年,從未見過如此重的陰煞氣,我問過袁興,他說你的妻子體弱多病。」

「但是,我從你的面相上得知,你妻子的氣運紅旺,試問一個身體虛弱的女子,她的氣運比陽剛男子強百倍,又怎會生病?」

  「我篤定,她早已不是你的妻子了。」叔公斬釘截鐵說道。

  楊飛聞言一把掀開叔公的手,他厲聲說:「你酒後亂語,別胡說八道了。」

  袁興正好送完客人回來,就看見二人在爭執,他連忙上前攔下叔公,連連向楊飛道歉,:「楊兄,對不住了,叔公喝醉了。」

  楊飛整理了一下衣衫,拂袖而去。叔公在背後高聲喊道:「天黑,別回家!」

  深夜,楊家院子前,一個黑影悄然而至。楊飛如果在旁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這黑影竟然是袁叔公。

  他身穿紫衣,手裡拿著拂塵,他楊家門口站定,用鼻子大吸一口氣,「陰煞氣如此之重,想必這裡有長傀作祟!」

  于是,他雙膝盤坐于地。從懷裡拿出被糯米水浸泡過的黃紙,雙手結金剛指,口吐九字真言,厲聲「敕!」

  只見叔公周身現金光,天幕中出現一道符籙編織的巨網,正籠罩在小院上空,眼看就要閉合。

  就在此時,天幕中的東方憑空出現一座巨熊神龕,它捶胸仰天長嘯,雙爪將天網攏到手裡,輕而易舉將網揉著一個團,一口吞進肚子裡,然後張開嘴朝著叔公怒吼。

  只見一道勁風,吹得叔公連眼睛都睜不開。片刻之後,他全身狼狽,紫衣變得破爛不堪,他顫顫巍巍從地上站起來,嘴裡呢喃道:「熊出東方利好,大吉,大吉呀。」

  說完之後,叔公跌跌撞撞的離開了楊家小院,他本以為遇到的是長傀邪祟,沒曾想楊家竟然有守歲山神照看,他心中大駭,楊家的福氣太好了。

  這一夜,楊飛夢到一隻黑熊。第二天醒來,他容光煥發。

  楊飛夫婦一生行善事,兒子受其影響亦是如此,他從小飽腹詩書,一路披荊斬棘,進士及第,成為添花郎,後來為官一方造福百姓。

  楊飛壽終正寢活到89歲,夫妻情深,楊飛死後,元娘亦是追隨而去。

  須臾,從她的身上飄出來一顆發著紅光的石頭,然後稍縱即逝,飄向老林子一個山洞裡。

  這時候,一個抱著木偶沉睡的小女孩蘇醒,她嘴裡呢喃著:「數十年的陪伴,就當是你幫我兩次的謝禮了。」

原來女孩竟是當年小熊所幻化,楊飛曾幫她兩次;第一次:助她從洞裡逃出。第二次:她最愛的木偶是被楊飛修繕好。

為報恩小熊將視之珍寶的內丹借給楊飛,他和元娘從老林子回家後,元娘就昏迷不醒,是以楊飛想起女孩的話,死馬當活馬醫,將紅石頭放在元娘身旁。

結果紅石頭消失不見,元娘卻奇怪痊癒。元娘依舊是元娘,只是她不知道有內丹的事情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