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聊齋故事:少女有特殊本領,夫人花百兩黃金,買下作為婢女

聊齋故事:少女有特殊本領,夫人花百兩黃金,買下作為婢女
2022/02/17
2022/02/17

以下故事,出自清代沈起鳳志怪筆記小說集《諧鐸》,翻譯時稍有改動。文中插圖來源網路,如有侵權,煩請告知刪除。

在明代東昌府清平縣,有一位書生,姓王。王書生後來考中了功名,到京城裡做了太常(官職),負責禮樂祭祀等事,成了富貴之人。從那以後,人們就尊稱他為王太常。後來,因為家中有些事情要處理,王太常就請了假,回到了家鄉。

因為是暫時回到家鄉,所以王太常和夫人沒有帶家中的僕人以及婢女。但是,回到家裡後,因為沒人在身邊使喚,夫人覺得很不習慣。於是,她決定去買個婢女。

王太常找了一張紙,寫了要購買婢女的告示,然後貼在了牆上。

不到半天,就有人上門來了。來者是個中年婦女,大約四十歲,看穿著就知道是個窮苦人,她帶了一個少女來,沒猜錯的話,這少女是婦女的女兒,婦女要把女兒賣給王夫人做婢女。

少女面黃體瘦,並不好看,還挺醜。她看起來像是生了大病,也可能是經常吃不飽飯導致的,病懨懨的。她的目光很奇怪,似乎很難轉動,仔細一看,她的眼睛不像是人眼,倒像是狗的眼睛。

王夫人急於買婢女使用,也沒仔細看婢女,就問中年婦女,要多少銀子。中年婦女也不客氣,說:我不多要,只要一百兩黃金。

聽到這裡,王夫人笑了,說:你女兒看起來很醜陋,還一副病秧子模樣,她有什麼本事,讓你奇貨可居,要價一百兩黃金?

中年婦女說:我兒(古人對自己的女兒也稱為我兒)雖然模樣醜了些,但是天生慧眼,即便是在黑暗的夜裡,也能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就像是白天一樣。

王夫人聽說後,覺得有點意思,就說:既然如此,那我就留下她,試一試吧。如果你沒騙我,那我會給你錢的。

中年婦女也不強要,直接離開了。於是,她的女兒就留了下來,做了王家的婢女。

到了晚上,王夫人和家中女眷在燈下給王太常繡朝服(古代官員上朝時穿的衣服)。想到中年婦女所說,於是王夫人讓那個婢女在昏暗處穿針,她要看看,這婢女是否如她母親所說,能在暗中看清楚。

婢女拿著針線,到了黑暗處,果然就像白天一樣,輕鬆就把線頭穿過了針孔。

王夫人很高興,決定買下這個婢女。

第二天早上,中年婦女來了,王夫人說話算數,立馬拿了一百兩金子,給中年婦女。婦女跟女兒道別後,離去了。

王夫人正式買下了婢女,並為她取名「喜兒」。喜兒表面很木訥,樸實,但其實她很聰明,屬於外表樸實內裡聰慧的人。也正因此,所以喜兒會揣摩王夫人的心思,幾乎每次都會猜對,然後她再根據揣摩,進行後面的行動,故而總是能討王夫人的歡心。

王夫人越來越喜歡喜兒,幾乎把她當成親生女兒一樣。每天到了晚上,王夫人就會拉著喜兒出來嬉戲玩樂。

有時候,王夫人手臂上戴著金釧,或者手指頭上戴著戒指,在黑暗中對著喜兒揮舞。喜兒看一眼,就知道是金子還是銀子,有多寬,甚至連成色好壞都看得出來。而且,喜兒所言,分毫不差。

有時候,王夫人會在屋子裡撒很多銅錢,然後吹滅燭火,讓喜兒去撿起來銅錢,喜兒不用燈火,就能把銅錢都找到。即便王夫人在大屋子裡撒一千多個銅錢,喜兒也能很快都撿起來,一個不少。

有一天,王夫人對王太常炫耀,說:有些婢女很會做女紅,有些婢女則喜歡繪畫作詩,還有些婢女擅長洗衣做飯,可是啊這些婢女我也看不上,就算是劉家的婢女,能背誦《魯靈光殿賦》,我也不羡慕。我就喜歡我家的喜兒,她可比這些婢女強多了,比那些婆利國的碧眼商人還好呢!

王太常不知道咋回事,就問婦人,為何這麼說。夫人就把喜兒能黑夜中看清東西的事,都說了出來。王太常笑而不語,但是心中也很好奇。

有一天晚上,王太常正在屋裡,為吏部一個官員寫墓誌銘。燈光之下,他在認真寫稿。寫著寫著,他想用一個典故,但是記不太清了,就喊來喜兒,讓她去書架上取書,還說了第幾部第幾卷。

喜兒回應後,就去書房拿書了。書房裡因為沒人,自然也沒有燈火。

過了一會兒,喜兒來了,她兩手空空,顯然是沒找到書。王太常問她怎麼回事,喜兒就傻傻地站在那裡,什麼也不說。王太常覺得喜兒可能忘了書在哪裡,就提醒她,在書架子上第幾層,第幾部,第幾卷等。

喜兒又去了,過了一會兒又回來了,依舊兩手空空。

如此三四次,喜兒都沒找到書。王太常坐不住了,歎氣說:黑暗中摸書,也確實不容易,還是我自己去吧。他拿著燈,自己去書架上找書了,果然找到了。

於是,王太常笑話夫人,說:你不是說,喜兒能在夜裡看清東西嗎?怎麼我讓她去書房拿書,她卻看不清了呢?

王夫人不解,她確實見證了喜兒的夜間視力,所以她認為喜兒不是看不清,而是根本沒去書房找書。於是,她就罵喜兒,說喜兒懶了,不肯為老爺找書。

喜兒連忙說:夫人,你誤會我了啊!以前,我阿娘婚後多年還沒有懷孕,她就天天到楊太尉祠裡去祈求,希望能讓自己生個孩子。一開始,沒有效果,後來阿娘急了,說哪怕楊太尉座下的狗,托生為自己的孩子也可以。沒想到,這話成真了,這才有了我。別看我是人,但是我本質上還是狗,尤其是眼睛,和狗眼一樣,所以眼睛能在夜裡看清東西。

王夫人聽了之後,覺得很震撼,但同時又多了一個疑問。她問道:既然你有狗眼,為何看不清書架子上的書呢?老爺又沒讓你按著書名找,都告訴你在第幾層,第幾部和第幾卷了,只要數一下就行了啊!

喜兒又說:夫人,你想想啊,狗這種東西,夜裡就算再黑,對于金銀錢財,它是不是都能看清楚?但是,換了書籍文字,別說晚上,就是大白天讓它看,它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啊!何況老爺還是讓我在黑暗中找書呢?

聽到這裡,王夫人才恍然大悟,她感慨地說道:唉,我放著大活人不用,居然用一條犬婢,這是我的過錯啊!

王太常也很感慨,說:不是你的錯啊!現在,和你一樣的人,其實很多啊!那些遇到錢財就睜大了眼睛,遇到書籍文字卻不肯認的人,不都像犬婢一樣嗎?你花了一百兩金子,買下一個犬婢,著實不夠明智啊!

王夫人笑了笑,以後依舊寵著喜兒,只是不會讓她去找書認字了。

這篇故事,到此結束,但是有些話還得說。

王太常的話,或者說作者寫這篇故事,不是為了罵那些不認識字的人,而是要說那些「只認錢卻不認書中道理」的人。書中什麼道理?自然是禮義仁智信等等。

有些人見錢眼開,為了錢不顧禮義廉恥,這樣的人,才是像狗一樣的人。甚至可以說,他們還不如狗呢,畢竟狗還會看門,對主人也很忠誠。

而有些人則只認得錢,毫無禮義廉恥,更沒有人情和人性,還不如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