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嫌前妻醜而休了她,娶了漂亮新人後,他明白了一個道理

民間故事:嫌前妻醜而休了她,娶了漂亮新人後,他明白了一個道理
2021/12/04
2021/12/04

明朝天啟年間,山西有一人名叫吳元,這吳元是個商人,做些小本生意養家糊口,日子過得雖不算富裕,倒也平平安安。

吳元有個結髮妻子韓氏,嫁給吳元後,將家裡打理的井井有條,按說這樣的日子應該是讓人羡慕的,偏偏這世間的許多事端,都由貪心二字而起,吳元也不例外。

這天,吳元正在家嗟歎:我早出晚歸,就算將貨物全部賣了,也只能勉強糊口而已,倘若時運不濟,貨物賣不出去,自己還要往裡貼錢,這樣的日子,幾時是個頭呢?

恰逢那幾日氣候惡劣,吳元不得外出,終日呆在家裡,難免與韓氏拌嘴吵鬧,一日吵鬧過後,韓氏負氣而走,走前留下話來:嫁到你家,每日為你操持家務,沒過一天舒心日子,這日子你不想過,我還不想過了呢,倒不如死了乾淨。

吳元一時氣惱,也跟著說道:你今日若死了,我明日即可再娶,倒省了許多麻煩事!

韓氏聽聞心中悲憤,跑回娘家去了。

一連數日,吳元身邊無人伺候,連飯都不會做,又無人聽他發牢騷,心中的火氣自然平息不少,有心想請韓氏回來,卻礙于自己的面子,不肯往韓家相請,因此躊躇不前。

吳家有一匹老馬,平日跟著吳元一道到各處販賣物品,對主人的心思看得通透,這天老馬忽然開口說話:主人,我跟了你十幾年了,我知道,你想讓她回來,如果你礙于顏面不想去,我願為你走這一遭。

吳元聽後心中大喜,連連撫摸著老馬的鬃毛:人都說老馬識途,交給你我放心。

過了幾天,老馬從韓家回來,對吳元說道:我去勸過了,她不願意回來,而且我還看到,有一位白麵書生,與她形影不離,樣子很是親密。

吳元聽後怒道:我說她當日為何去的這般決絕,原是在外面有人了,既如此,我又何必非她不可?你再去一趟,替我送封休書給她。

老馬依著吳元的吩咐,到韓家送了休書,韓氏看甘休書,笑道:多謝你了,我這邊沒事了,你去吧。

且說吳元休妻之後不久,便娶了新夫人,同為商賈人家的周氏為妻,這周氏耳濡目染,盡是金銀細軟,性子也是斤斤計較,精于算計,她想:那姓吳的能休了他原配,未必哪天就不會休了我,趁著他還要我,多撈些好處才是真的。

于是,自打嫁進吳家,周氏便將家裡稍顯貴重的物什搬回娘家,吳元經常發現,他家裡的東西會莫名其妙的消失,問過老馬後,才知道是被周氏拿走了。他不免感歎:往日我覺得韓氏諸般不好,而今想來,她才是待我最好的那個,旁的不說,我出門在外,家裡有她在,我從來都是踏實的,只可惜她現在跟了別人,我也不好去追了。

老馬勸道:主人是做生意的,應該知道,生意最重機緣,既然機會已失,何不珍惜眼前?

吳元憤憤不平:她和我成親到現在,拿走我多少東西?像是個過日子的樣子嗎?

他越發懷念原配韓氏,對現在的妻子周氏越看越不順眼,那周氏自幼嬌生慣養,哪裡受得了這些委屈?她想:果然是個沒心肝的,當初休了原配,現在又與我吵鬧,這日子真是無趣,何不趁早各奔東西,免得再與他有什麼瓜葛。

周氏正想著,衙門裡的差役找上門來,遞上訴紙一張,周氏看了一眼,拿起訴紙便去找吳元。

到了吳元房中,她將訴紙拍到桌上:看你做的好事,被人告了也不知道,我可告訴你,無論你遇到什麼事,都與我無關。

吳元只覺詫異,心想:我平日裡小心謹慎,沒得罪過什麼人,為何會有人告我?他因此惴惴不安,躺在榻上輾轉反側了一夜,第二天,帶著一雙黑眼圈到縣衙應訴。

到了縣衙,太爺升堂問案,要堂下兩人陳明緣由:劉安,你狀告吳元殺人,可有憑據?

吳元驚愕不已,他是個商人,平日裡連一隻雞都殺不得,談何殺人?且他根本不認識這個叫劉安的男子,自然大呼冤枉。

縣令喝道:肅靜,待本縣問明緣由,自有一番裁處。

那劉安稟道:小人與這吳元的原配夫人韓氏自幼交好,韓氏便如同小人的親生妹妹一般,只因小人前些年,在外省謀生,少有回籍,因此關係便有些疏遠,日前小人從外省回來,聞聽韓氏回了娘家,憶及幼時種種經歷,便想要前去拜會,我二人言談舉止,並無越禮之處,只是敘舊而已,她對我說起,吳元同她吵架,她心中念及往日情分,有歸家之意,只是吳元不來接她,她礙于情面,也不好冒然回去。誰知這吳元竟送來休書一封,韓氏看甘休書,一會笑一會哭,嘴裡只念叨著:不想他如此狠心,原是我礙了他的眼。小人寬慰幾句,因家中還有瑣事,便告辭而去,約好第二天再來看她。

說到此處,劉安與吳元對望一眼,才繼續道:誰知第二日,我到了韓家之時,卻見韓家掛上了白帆,當時心中便覺得不妙,問了韓家的僕人之後才知道,那韓氏整晚哭鬧,到夜半時才安靜下來,家人以為她睡下了,次日敲門發現無人應答,推門進去才看見,人已掛在房梁上氣絕身亡了,若不是這吳元的一封休書,韓氏豈會如此,請太爺明鑒!

吳元聽後,只覺不可思議:你說,韓氏死了?

縣令又問吳元:你有何話說?

吳元忙回道:小人與韓氏有些口角,她一氣之下回了娘家,過了些日子,我本想請她回來,朋友卻告訴我,她與一男子舉止親密,我疑她有新歡,這才寫下休書,小人該死,小人該死哇!

這本是一場誤會,只因雙方各懷猜忌,沒有及時溝通,才釀成了悲劇,縣令聞言一歎:那韓氏是自縊身亡,你不須擔責,但是,想必你日後良心不安,回去以後,好好反省,莫要再犯錯了!

散堂之後,吳元央著劉安,領他去韓氏墓前看看。

韓氏墓前,吳元痛哭失聲,只是一切已經無可挽回!

後來,他的新夫人周氏也離他而去,另嫁他人,陪伴著吳元的只剩下他家的那匹老馬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