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馬超戰敗求和被拒:他投降曹操,官爵能否超過關羽和五子良將?

馬超戰敗求和被拒:他投降曹操,官爵能否超過關羽和五子良將?
2022/02/19
2022/02/19

史料和小說中的馬超完全是兩個人:一個是被許褚一瞪眼睛嚇得龜縮不前的逆子貳臣,一個是打得曹操割須棄袍的忠臣孝子。

馬超究竟是個怎樣的人,以《三國演義》為依據的人,經常會跟以《三國志》為依據的人吵得不可開交,甚至還弄出了「一部三國,前表呂布後表馬超」的讚語,也不知道這是在誇馬超還是在罵馬超。

《三國演義》和《三國志》打架,咱們只能去找《後漢書》和《資治通鑒》來當裁判。

《後漢書·卷九·孝獻帝紀》這樣記載曹馬之戰: 「建安十六年秋九月庚戌,曹操與韓遂、馬超戰于渭南,遂等大敗,關西平。十七年夏五月癸未,誅衛尉馬騰,夷三族。」

《資治通鑒·卷六十六·漢紀五十八·孝獻皇帝辛》記載的曹馬之戰與馬騰被除掉時時間順序和因果關係,與《後漢書》完全一致。

馬超跟韓遂是盟友,而韓遂跟馬騰是大敵,同時馬騰和韓遂又都是董卓同黨,這一點在《後漢書·卷七十二·董卓列傳》中有明確記載,所以馬騰是絕不可能參與「衣帶詔」密謀的: 「卓之入關,要韓遂、馬騰共謀山東。遂、騰見天下方亂,亦欲倚卓起兵。」

馬騰第一次進京是興平元年(194年),那時候董卓已經于初平三年(192年)伏誅,亂臣之首是李傕郭汜,馬騰是因為個人要求沒有得到滿足,這才跟李傕翻臉,漢獻帝的命令一文不值: 「興平元年,馬騰從隴右來朝,進屯霸橋。時騰私有求于傕,不獲而怒,遂與侍中馬宇、右中郎將劉范、前涼州刺史種劭、中郎將杜稟、合兵攻傕,連日不決。」

韓遂趕來支援馬騰,雙方在長平觀展開大戰,結果大敗虧輸: 「遂、騰敗,斬首萬餘級,種劭、劉范等皆死。遂、騰走還涼州,稠(樊稠,李傕郭汜同黨) 等又追之。」

回到西涼,馬騰韓遂又因為搶地盤而反目成仇,馬騰戰敗,妻子被除掉,自己也于建安十三年無奈跑到來到鄴城接受曹操的庇護,曹操上表封馬騰為衛尉,封其子馬超為偏將軍,代替馬騰統領部隊,封馬超的兩個弟弟馬休馬鐵為奉車都尉、騎都尉,馬騰有了穩定工作,就把全部家屬都搬到了鄴城。

從名字上來看,馬超應該不是馬騰嫡長子,所以韓遂所除的馬騰正妻,應該不是馬超之母,所以後來馬超跟韓遂結盟的時候才說: 「今超棄父,以將軍為父,將軍亦當棄子,以超為子。」

跟馬超結盟,跟曹操對著幹,這可能是馬超一生中最錯誤的決定,他臨走之前,肯定對自己的失誤追悔莫及,他給劉備上遺表,對曹操已經沒了仇恨而只有尊敬: 「臣門宗二百餘口,為孟德所誅略盡,惟有從弟岱,當為微宗血食之繼,深讬陛下,余無復言。」

這時候可能有人要問了:你怎麼看出馬超對曹操沒有仇恨只有尊敬了?

這個問題很好回答,熟知古代禮儀的人都知道:稱呼敵人,客氣一點是直呼其名,仇恨較深就會稱之為「某賊」,不稱名而稱字,就是一種尊重,曹操上朝的時候不用解劍脫鞋自報名字,那是一種格外的禮遇。

馬超稱曹操為「孟德」,而曹操對馬超的稱呼是「馬兒」:「馬兒不倒,吾無葬地。」

馬超人之將走其言也善,似乎已經放下了對曹操的仇恨而把責任攬在了自己身上,「餘無復言」四個字也充滿了憂傷悲涼,這時候我們禁不住在替馬超馬騰惋惜的同時,也產生了這樣的疑問:如果馬超不跟曹操對著幹,而是跟馬騰一起來到鄴城接受曹操的指揮,其官爵是否能超過關羽和五子良將?

關羽張飛等人哪年出生、享年多少,史料中都沒有記載,馬超離去于彰武二年(222年)時年四十七歲,這樣我們就很容易地推算出他應該是生于西元176年,同樣也可以推算出他建安七年(202年)被曹操封以高官的時候,只有二十六歲: 「超後為司隸校尉(鐘繇) 督軍從事(在地方為刺史州牧佐官,戰時獨領一軍) ,討郭援(鐘繇之甥,袁尚封其為河東郡太守 ),為飛矢所中,乃以囊囊其足而戰,破斬援首。詔拜徐州刺史,後拜諫議大夫。」

馬超二十六歲就被任命為二千石省部級高官,還受封都亭侯,這個官爵,不但超越了五子良將,而且比關羽的級別還高。

這樣一比較,我們就能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如果馬超肯投靠曹操,其地位應該跟臧霸差不多——臧霸並不像小說中寫的那樣是呂布麾下八健將之一,他投降曹操後也獲得了極高的待遇: 「太祖以霸為琅邪相,割青、徐二州,委之于霸。」

馬超原本也想過跟曹操握手言和,但是曹操已經被打出了火氣,一定要幹掉馬超才肯甘休:「 超等屯渭南,遣信求割河以西請和,操不許。九月,操進軍,悉渡渭。超等數挑戰,又不許;固請割地,求送任子。賈詡以為可偽許之。」

馬超跟韓遂結盟,是選錯了盟友,更重要的是馬超沒有一個明確的奮鬥目標,身邊也沒有一個靠譜的謀士,綜合史料記載來看,馬超就為打仗而打仗,像個沒頭蒼蠅一樣東一頭西一頭亂撞,最後不容于天下群雄,只好主動投靠劉備,當了空頭涼州牧——涼州從來就不是劉備的地盤。

馬超半生征戰,雖然勇悍異常,但每次大戰都是以慘敗告終——如果他跟曹操相持不下,馬騰還真未必會被族誅:馬超打得越好,馬騰就安全,遺憾的是馬超每戰必敗,曹操除掉馬騰一點顧慮都沒有了。

漢末亂世,群雄並起,親情已經一文不值,馬超拋棄父親兄弟,最後也沒能成為一方豪雄,這就給後世留下了不小的遺憾和不休的爭論:馬超為啥要拋棄一切跟曹操對著幹?如果投降曹操,會得到怎樣的官爵?馬超已經放下身段主動求和,曹操為什麼不肯接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