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乞丐求食,老婆子給他山珍海味,老頭:再吃就沒命了

民間故事:乞丐求食,老婆子給他山珍海味,老頭:再吃就沒命了
2022/02/27
2022/02/27

話說明朝洪武年間,河南有一個叫錢五的乞丐,在那個年月,老百姓給兒女取名,後面都是一兩個數位,據說數位越大,活下來的機率也就越大。

從這個名字可以看出,錢五的父母最開始對他的期望是活過五歲。

錢五一直活著,可他的父母卻去死了,他想:我每日吃的都是旁人的殘羹剩飯,還要遭人白眼,這樣的日子有何益處?

其實,錢五恐懼的並非眼下的困境,而是這樣的日子一眼望不到邊,只剩下機械的重復。

可是要他去,他又不想,這輩子沒吃過飽飯,要沒命也得飽餐一頓,之後再下地獄投胎不是?

於是,他天天給別人磕頭,一邊磕一邊說道: 哪位老爺行行好,賞我口飯吃,縱是撐沒命,我亦心甘情願,若我到了閻王爺那裡,定不會要您的賬,您就行行好吧。

一連幾日,他的呼號都無人問津。

就在錢五準備放棄的時候,一位老嫗找到了他: 你當真願意隨我去麼?

錢五忙不迭地點頭: 只要有口吃食,婆婆讓我當牛做馬,我亦毫無怨言!

婆婆笑了: 傻孩子,我不要你當牛做馬,只要你好好吃飯,將那山珍海味悉數享用一番便是了。

錢五聞聽,心中暗想:世上豈有這般好事,任我白吃白喝,卻分文不取,莫非她有害我之心?然而,他轉念一想:縱他害我,我身上又有什麼她能圖謀的?不如跟她去吧。

於是,錢五便跟著老婆婆回了家。

當晚,婆婆擺了一桌豐盛的酒席,當錢五看到桌子上擺放的東西,禁不住目瞪口呆,饞得直流口水。

紅燒丸子、噸白雞、蒸肉。

這些東西,以往只在錢五的夢裡出現過,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一種什麼滋味!

婆婆面帶疑惑看著他: 愣著做甚,儘管吃便是了。

得到婆婆的允許後,他立即狼吞虎嚥起來,只用了一刻鐘的功夫,便將這一桌佳餚收入腹中。

可是 錢五卻一點也不覺得飽。

他想: 我餓了太久,如此情景也是理所當然。

婆婆慈祥地凝望著她: 可還要吃?我還預備了一些。

小乞丐可憐巴巴地點了點頭,面對美食,他怎會拒絕?

又是一碗米飯下肚,錢五才心滿意足地向婆婆道謝: 若非婆婆款待,我豈有今日,多謝婆婆了,不知我怎生報答方好。

婆婆無奈地一笑: 同你說了多少次,我不要你的報答。

這下錢五糊塗了: 婆婆此舉,所為何來?

老嫗沉默片刻,發出一聲歎息:我有一子,與你年紀相仿,往年饑荒之時,他活活餓沒命了,我看著你,便同看著他一樣。

錢五心想: 我實是失禮之極,婆婆如此待我,我卻疑心於她。

他越想越覺得愧疚,於是便說道: 婆婆如不嫌棄,盡可以我為子,您賞我飯吃,我便要為您養老送終,但請婆婆盡情使喚我便是了。

老嫗道: 我身邊確是缺個知心的人,你願意與我搭伴,我不攔你,只是有一樣,我須同你講明。

錢五點頭追問,婆婆方有了話: 我屋中有一盒子,內裡乃我兒遺物,我將它留下做個念想,你不可擅動,否則,你我之間的緣分便算是盡了。

錢五趕忙點頭: 我雖是乞丐,一些禮節卻也曉得,婆婆放心,我不去便是。

此後,錢五便在婆婆家中住了下來。

老婆婆每次都給他準備豐盛的飯食,他也吃得很飽,然而錢五還是經常覺得餓,近些時日,還會覺得腹內絞痛。

錢五尋思: 莫不是我吃得太多,撐住了?

想到這裡,他決定不吃了,先過了這一陣子再說。

然而老婆婆卻照舊給她做各種各樣的美味佳餚,抵擋不住誘惑,便每日繼續吃著美味佳餚。

這天錢五吃飽之後,便覺得神智恍惚,昏倒過去。

待到意識恢復時,他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農家小院裡。

院中,擺放著一張籐椅,上面坐著一個白衣少年。

無論錢五如何搭話,白衣少年始終不置一詞。這讓錢五覺得這個人是個啞巴。

然而,正當他打算離開的時候,白衣少年卻開口道: 你的身軀,我何時能用?

一句話,把個錢五說得激靈靈打個寒戰,他急忙問道: 公子此言何意?

熟料那白衣少年顯出一臉懊惱神情:看 來,還是不行啊。

正當錢五疑惑之時,他身後響起了一個老頭的聲音: 聽我好言解勸,速速離開那婆子,否則你性命難保。

錢五道: 老人家乃何方聖賢?此處又是何處?婆婆待我甚好,我怎能離她而去?

一連三問,老漢卻是搖頭歎息: 世上豈有白來的好事,你大禍臨頭,怎不自知?我來問你,你近些時日,可曾覺著腹中絞痛?

錢五心中一驚,便點頭認下。

直到此時,老漢才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小老兒乃是那婆子的亡夫,這白衣男子乃是我二人去世的孩子,他當年餓沒命,我那內人悲從中來,不肯接受,後來,一位道士為她作法,將我二人魂魄留在此處,那道士還說,若遇我二人還陽,須得掏空另一人的五臟六腑,將臟器重新為亡魂安上,方可成事。

錢五嚇了一跳: 您是說,她要將我臟器掏出,為這白衣公子還陽所用?

老漢點了點頭: 此事我極不情願,生死由命,豈可強留人世?然而犬子卻留戀世間,這才有了方才言語,請公子勿怪。

此時,錢五方才如夢初醒,他謝過老漢之後便問道: 敢問老丈,此事可有破解之法?

老漢沉默片刻,終於說道: 你將屋中盒子砸碎,此事便可化解。

錢五心中一動: 如此,老丈與令郎豈不是要歸天了?

老漢笑道: 适才我已說過,人生在世,各存命數,實在強求不來,我二人肉身已腐,再留世間有何益處?不若早些轉世,來世也好遇個好年景,不必再過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

依著老漢的指點,錢五砸碎了盒子,二人的魂魄化作一縷青煙,漸漸遠去。

而此時錢五居住的屋子,也變成了一個墳地,周邊空無一人,只有一個老婦人在低聲哀泣!

後來,錢五離開了村子,到外省謀生去了,他不知道老婆婆最終的結局,但他知道,她也是一個可憐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