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墜河,船夫卻要她以身相許才肯相救,女子:太好了

民間故事:女子墜河,船夫卻要她以身相許才肯相救,女子:太好了
2022/03/08
2022/03/08

清朝乾隆年間,蘇州新陽有一位名叫吳雅君女子,人長得貌美絕倫。成年後經媒人介紹,嫁給一姓劉的秀才。婚後,劉秀才外出教書,吳雅君在家操持家務,夫妻倆琴瑟和鳴羨煞旁人。可惜天有不測風雲,一天晚上劉秀才回家時,不慎跌落河中離開了。

丈夫走後,吳雅君終日以淚洗面,街坊四鄰紛紛勸她想開點,更有媒婆上門說媒,畢竟人S不能復生。吳雅君回絕,道:「都說一山不容二虎,好女不嫁二夫,我與丈夫情比金堅,此生定不會嫁給別人。」聞聽此話,眾人心中暗自豎起大拇指,稱讚她的美好品德。

傷心歸傷心,人總要向前看,更何況劉家不富裕。沒多久吳雅君便囊中羞澀,不得已出門謀求營生。無奈找了一圈也沒有合適的,只因她要求太苛刻。吳雅君白日不便拋投露面,只想晚上做活。

後來,吳雅君終于說動一家洗衣坊的掌櫃,每晚到河邊洗衣服,次日再拿到衣坊。如此一來,就盡可能不與旁人接觸了。豈料,她還是被人盯上了。

此人名叫白無溝,乃是新陽的船夫,靠擺渡為生,他為人奸詐陰險。年輕時淨偷偷幹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後來,因犯了事兒被抓進大牢,出來時已年過四十。為維持生計他便做起了船夫,至今未曾娶親。

白無溝為賺錢,常常擺渡到很晚,巧的是每次收工前,都會看見吳雅君拿盆衣服到河邊洗。他知道劉秀才走了,人還是他拉回來的,也算和吳雅君有過一面之緣。

正因如此,白無溝常常暗道:「如此美麗的女子,若能嫁給我就好了。」于是乎,他動起歪心思。

這天晚上,白無溝送走最後一船客人,將小船停靠岸邊。見四下無人,他拎著一小壇油上岸。來到一條獨木橋中央,將油全部灑在橋上,緊接著又駕船來到橋下藏好。

大約半刻鐘,吳雅君端著盆洗好的衣服,準備過橋回家。上橋後,她生怕有人跟蹤,邊走邊向後看,哪知一分心沒顧上前面,一腳踩到油面,順勢掉到河中。夜晚風冷水急,吳雅君又不會游泳,連續喝了幾口水。她嚇得花容失色,大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這時,從旁躲著的白無溝聞聲駕船駛到她跟前,故作驚訝道:「娘子怎麼了?」吳雅君定睛一看來人,頓時喜道:「白大哥,快救我上岸。」白無溝眼珠一轉道:「娘子,上次我抬你丈夫回去沒給報酬,這次救你總得給點好處吧。」吳雅君問什麼好處?白無溝道:「除非你以身相許,否則我即刻離開。」

哪知,吳雅君爽快道:「太好了,救我上去我便嫁你。」白無溝眼前一亮,伸出根竹竿到她面前順勢一拉,將人拉到船上。

吳雅君大口喘著氣,好一會才平靜道:「白大哥,我既已答應嫁你,自然不會反悔,可總得告訴離去的丈夫一聲,算是兩不相欠,不如你陪我回家一趟?」白無溝連連點頭稱此事應該,旋即駕船靠岸。

二人到家後,吳雅君將大門緊緊關嚴,拉著白無溝來到劉秀才牌位前。她點燃三炷香插進香爐,撲通跪倒口中念念有詞,足足折騰了半刻鐘。白無溝等的不耐煩,問道:「何時完事兒?」吳雅君沒理他繼續叩拜。

過了一會,吳雅君問道:「白大哥,你知道我為何晚上出門做工麼?」白無溝被問得一頭霧水,搖頭說不知道。

這時,吳雅君嘴角忽然露出怪笑,指甲變得足足半尺長,一頭黑髮淩空飛舞,模樣極為陰森恐怖。白無溝嚇得「媽呀」一聲沖出門,哪知屋外大門被牢牢鎖住。吳雅君緊隨其後,一把薅住他扔到地上。

白無溝強忍痛苦跪地,求道:「饒命啊。」吳雅君怒道:「我之所以晚上到河邊,一來我是鬼,二來想找出害我丈夫的人,現在我知道了。」

原來劉秀才走後,吳雅君發現他鞋下面有油漬,料定丈夫的S不簡單,無奈人海茫茫,加上她一個婦道人家,如何尋覓xiong手?最終吳雅君鬱鬱寡歡離去。此後,她心有不甘化成厲鬼,整晚徘徊城中大街小巷,並未發覺有誰利用油害人。

之後,吳雅君懷疑到白無溝頭上,只因她聽說過很多案子第一發現人便是xiong手,于是晚上到河邊洗衣服。果不其然發現端倪,白無溝用油害自己跌落河中,推測出他是害S劉秀才的人。

吳雅君怒問道:「說,為何害我丈夫。」白無溝哆嗦道:「其實我未想害他,只是那日我想用此法逼一個女子就范,哪知劉秀才先經過那兒掉落河中。我又想他若走了,你不就成寡婦了?所以沒救他。」

聞聽此話,吳雅君氣得渾身發抖,正欲動手,劉秀才鬼魂忽然飄出,阻止道:「我的妻啊別害人,他若S了你下輩子就不能投胎了。」吳雅君道:「難道眼錚錚看著害你的人逍遙法外?」

劉秀才話鋒一轉道:「只要不S就行,其餘的無所謂啊。」吳雅君立刻會意,硬生生將白無溝嚇瘋了。

事後,夫妻倆重新投胎成人,白無溝瘋瘋癲癲,不慎跌落河裡,因為他魂被嚇沒了,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