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治喪後,見妻姐吃黃米飯不怕燙,他買白鵝發現端倪

民間故事:男子治喪後,見妻姐吃黃米飯不怕燙,他買白鵝發現端倪
2022/01/16
2022/01/16

民國時期,位于黑龍江省的景星縣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夥。

  小夥叫劉三泰,年近三十歲,他在家中排行老三,姐姐和哥哥早已成家,唯獨他至今孑然一身,這個年紀放在過去還沒結婚是要被人說閒話的。

  劉家有姐弟三人,大姐劉花泰外嫁山東,二哥劉二泰頂替父親在洋行開車,劉三泰就跟著村裡老樵夫學本領。

  劉三泰為人慷慨大方,街坊四鄰蒙其恩惠頗多,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眾人也不好意思背後嚼舌根,只是私底下眾人倒是替劉三泰打抱不平的頗多。

  原來,兩兄弟都是一個爹娘生的,但是待遇卻厚此薄彼。劉三泰的父母對二兒子劉二泰非常偏心,家中但凡有好吃好喝的都先緊著給劉二泰。

  在父母心裡面劉二泰叫做嫡長子,將來是要繼承家業的。劉三泰是次子,遲早要分家過日子的。

  儘管如此,劉三泰從小到大對家人都沒有一句怨言。

  哪怕雙親病故後,劉二泰偷偷將劉三泰娶老婆的錢,挪用來蓋新房子,這才導致劉三泰三十歲沒結婚,儘管如此,劉三泰依舊對哥哥沒有心生怨氣。

  好友覺得劉三泰窩囊,劉三泰卻說:「兄弟之間和睦,闔家才會順遂,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錢花就省著花便是,只要肯努力日子遲早好起來。」

  眾人聞聽此言都不信,誰曾想到不久之後,劉三泰靠著心地善良娶上嬌妻得到大富貴,只是期間發生了一樁奇遇,這才讓他的命運為之改變。

  1、深夜院內進扒洞賊,劉三泰心善放他離去,惹來二哥不滿

  灶裡的苞米杆子燒得正旺,劉二泰的老婆王氏蓋上鍋蓋,坐在一旁灶台邊上打盹起來。

  迷迷糊糊之中,王氏夢到一隻黃皮子翻過院牆,徑直去屋裡掏米缸。王氏使出各種辦法就是攆不走黃皮子,黃皮子反而得意洋洋的在屋內上躥下跳。

  就在這時,院門被猛的推開,發出哐當一聲將王氏驚醒。

  她睜開眼睛,就看見隔壁鄰居謝嬸穿著圍裙急衝衝的走進來。

  「大妹子,快出來看看,你家進扒洞賊了。」

  所謂扒洞賊就是小偷進屋的方式,那時候修的院牆多數是夯土和稻草混合的,家家戶戶都養狗看家護院。

  白日主人家要外出幹活,院門落鎖,就會在院牆下方開個小洞,讓自家的狗方便進出。

  于是,有些小偷利用這個洞進屋盜竊,因為是夯土壘起的土牆,澆點水就可以輕而易舉將洞口擴大到人寬。

  這日傍晚,謝嬸的丈夫謝把頭下工回家,大老遠就看見一個人鬼鬼祟祟在自家院牆外面徘徊。

  謝把頭想看看這個人到底在做什麼,于是躲在一棵樹的後面窺探。過了一會兒,就見這人趴在地上往劉二泰家的狗洞鑽去。

  這人很瘦小,很快半個身子就狗洞了,眼看就剩下兩條腿露在外面。

  就在這時,謝把頭吆喝一聲沖了過去,緊緊摁住扒洞賊的兩條腿。對街坊四鄰喊道:「快來人啊,抓到扒洞賊了。」

  彼時,眾人將扒洞賊拖拽出來,將其五花大綁,謝嬸趕緊進屋告訴王氏,王氏嚇得奪門而出,就看見地上躺著一個鼻青臉腫的瘦弱男子。

  她趕緊跑到院門跟前,查看上面有沒有紅漆,再三確認沒有發現才松一口氣。

  「謝叔,我家那口子拉貨去了沒在家,這事您拿個主意。」

  王氏也是頭一遭遇到這樣的事情,她是婦道人家,平時都是丈夫劉二泰主事,此時他又不在家,總不能讓這賊人一直在院子裡待著,于是求助鄰居的謝把頭。

  謝把頭抹了一把臉,他剛才偷空喝了一口酒,臉上赤紅顯得有些兇神惡煞。

  「按村裡老規矩,拉到景星山埋了。」,謝把頭冷不丁的一句話石破驚天,街坊四鄰倒吸一口涼氣。

  彼時,時局動盪,村子周圍有好幾股馬匪。他們經常讓手下佯裝成小偷去踩點,誰家有糧食就會在柴扉上塗上紅漆,接下來的某日就會有馬匪來劫掠。

  這就是為什麼王氏看到扒牆賊後,第一個反應不是興師問罪,反而是去門口看紅漆了。

  彼時戰亂人心惶惶,百姓抓到扒洞賊一般都是將其弄到一處僻靜處埋了。現在想想也許是殘忍,可是放他離去,讓馬匪知道後受難的就是百姓了。

  此時,扒洞賊被五花大綁躺在地上,他的嘴被破布堵住,聽到要被埋,嘴裡發出嗚嗚的叫聲,眼中滿是驚恐,身上發出腥臭味,地上一灘青黃。

  他臉上五顏六色的混合著眼淚鼻涕,倒是看著讓人可憐,

  王氏聽了謝把頭的話心中一番計較,思前想後便同意了。

  謝把頭對眾人抱拳說:「大家在此做個見證,我是替天行道,別介個多管閒事的去告發我,讓我知道就砸爛他牙根。」

  于是,王氏套好驢車,眾人把扒洞賊抬到車上,謝把頭身後跟著三個年輕人,各自帶著鐵鍬往景星山走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們進了一處林子,四周漆黑一片,謝把頭喝了些酒壯膽子,被夜風一吹,腦袋暈暈沉沉的。

就在這時,林子裡發出淅淅索索的響聲,四人警惕的看向四周,深怕林子裡躥出猛獸。

  俄頃,從灌木裡鑽出一個提著野兔的漢子,此人正是劉三泰。

  五個人打個照面寒暄一二,謝把頭就把他二哥家進賊的事情告訴劉三泰。

  聽說要把扒洞賊埋到山裡,劉三泰看向驢車上攤著的瘦弱男子。

  兩人四目相對,瘦弱男子眼神中滿是哀傷,劉三泰為人心善動了惻隱之心。

  「謝叔,你得饒人處且饒人就放過他吧,瞧他面黃枯瘦的模樣也是個窮苦人,不可能是馬匪的人。」

  對于劉三泰的求情,謝把頭表示不同意,他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相比較一個陌生人的性命,保障村子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

  劉三泰的倔脾氣也上來了,「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去找巡捕告發你草菅人命。」

  謝把頭聞言臉上紅一塊紫一塊,他握緊雙拳壓住心中怒火,最後歎了一口氣,將驢車留下,帶著其他幾個年輕人離開。

  劉三泰師從的老獵戶身手厲害,五六個人輕易近不了身。劉三泰學盡本事,幾個師兄弟又在巡捕房當差。故此,謝把頭權衡利弊只能放了扒洞賊免得吃官司。

  待四人走遠,劉三泰解開扒洞賊的麻繩,「你快走吧,以後不要做作奸犯科之事了。有手有腳,正正經經找份工作做才是正道。」

  瘦弱男子捂著肚子跳下驢車,苦著臉說:「好心人,你可以把手中的兔子給我嗎?我實在太餓了。」

  劉三泰將兔子遞給他,瘦弱男子視若珍寶的捧在手上,然後朝劉三泰作揖告別。

  俄頃,他轉身鑽進林子裡沒了蹤影。

  回到村子裡,劉三泰先去二哥家中,剛進屋子就被二哥劈頭蓋臉一頓責駡。

  原來,謝把頭將劉三泰私放扒洞賊的事情告訴了他。

  「你覬覦爹娘留下的財產,就那麼盼我早死嗎?」

  劉二泰誅心之言,讓劉三泰覺得委屈,

  「二哥,你的命是命,別人的命就不是命嗎?誰都有犯錯的時候,扒洞賊只是盜賊罪不至死啊,我們應當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劉二泰心中對馬匪的恐懼,根本聽不進劉三泰的話,他拿著掃帚把弟弟趕出門去。

  關門前對他喝道:「我遲早被你害死。」

  2、兄長發生交通事故,劉三泰回家辦喪事,夜裡黃衫女子上門求助

  劉三泰放走扒洞賊的事很快就被傳出去,眾人都怕馬匪來報復,因此紛紛離開村子去親戚家避禍。

  幾個月之後,眾人發現馬匪沒有來,覺得放走的扒洞賊就是個普通小賊而已,于是,眾人又回到村子裡。

  這日,謝嬸想去省城看望讀書的女兒,正好劉二泰也要開車去省城拉貨,兩人結伴同行。

  第二日,王氏聞訊噩耗,丈夫劉二泰的貨車在經過一段盤山公路的時候,不小心發生側翻摔倒懸崖下麵,車毀人亡。

  幾天後,洋行把劉二泰和謝嬸的遺體送回來。

  劉三泰知曉後,他主動前來忙前忙後替哥哥操辦喪事。

  半個月之後,挑了一個黃道吉日劉二泰下葬,整個喪禮期間王氏就在下葬的時候露過一次面。

  其餘時間,她都藉口身體不舒適在屋裡養病。

  傍晚時分,劉三泰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回家裡,這些日子他為二哥的喪事忙裡忙外精疲力盡。

  劉三泰剛準備燒火做飯,就聽見有人在敲門。

  開門之後,他發現一個身穿黃衫格子裙的女子站在門外。女子容貌姣好,細聊生姿。她是劉三泰見過的女子中最美的人。

  女子自稱叫林雪,她是謝把頭的遠房親戚,得知其妻過世前來弔唁,沒想到謝把頭帶著女兒回鄉了還沒有回來。林雪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想到村民家中借住。

  鄉裡鄉親之間,誰家來親戚住不下,都會在村民家裡借宿,這都是常事。

  劉三泰當即答應下來,請她到屋內稍坐,他去廚房煮黃米飯。

  黃米飯是東北的美食之一,熟後會有些粘,可以拌糖吃,香濃綿軟。

  不一會兒,廚房傳來米香味,劉三泰端了兩碗香噴噴的黃米飯放到桌子上,又善意的將一個裝涼水的小碗放在林雪的手邊。

  兩人一番謙讓就坐下來吃飯,林雪聞著米香食指大動,她大快朵頤起來。

  看到這一幕,劉三泰大吃一驚,心中忍不住嘀咕起來。

  黃米飯煮熟後非常燙,用筷子夾起來是一坨坨的,所以,吃之前一定要沾些小碗裡的涼水,讓黃米飯的溫度降下來才能入嘴。

  可是,林雪根本不怕燙,直接端起碗就吃起來,怎麼能不讓人驚訝?

  「劉大哥,還有黃米飯嗎?我還沒吃飽呢。」,林雪怯生生的說道。

  劉三泰趕緊去廚房盛了一碗,林雪連忙道謝,又大快朵頤起來。

  好在林雪吃了這碗就沒有要填飯了,不然劉三泰真覺得眼前的女子是個男人,這也太能吃了。

轉下,劉三泰收拾好一間屋子,鋪上被褥又打來熱水給林雪洗漱。

  林雪微微一笑,「劉大哥你人真好,誰家女子要是能嫁給你是她的福氣。」

  劉三泰為人靦腆,羞的耳朵都紅了,怕炯樣被林雪看見,他連忙離開屋子。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的屋子都相繼熄燈。

  三更的時候,林雪的屋子悄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黑影,黑影輕手輕腳來到劉三泰的窗戶旁,聽見裡面傳來鼾聲,輕笑一聲轉身離開。

  3、劉三德去集市買白鵝,無意中發現林雪的秘密

  第二日,劉三泰去後院喂雞,驟然發現雞窩裡空空如也,他繞著雞窩走了一圈,發現地上有幾個爪子印記,曉得的昨夜是遭了黃皮子。

  黃皮子是東北的叫法,其實就是黃鼠狼。村子挨近景星山,山裡的動物經常下山進村覓食。

  這時候,林雪伸著懶腰從屋裡出來,她見劉三泰站在後院發呆就問怎麼了?

  劉三泰苦著臉說:「家裡養了一些雞準備過冬的,沒想到昨夜進了黃皮子都被禍害了。」

  林雪突然打了一個飽嗝,她趕緊捂住嘴巴,怯生生的看著劉三泰。

  劉三泰見到後一拍腦袋,火急火燎的去廚房給林雪做早飯。

  俄頃,兩人吃過早飯,林雪說要去村子逛逛看看謝把頭有沒有回來。

  劉三泰見林雪出門後,這才記起今日有大集,想著後院的雞窩空著就尋思去集市上買只白鵝。

  有人問為什麼不買雞?反而買白鵝,其實這就和黃皮子的習慣有關。

  黃皮子在一個地方嘗到甜頭以後,就會接二連三的來,此時還養雞豈不是繼續被禍害?

  村裡的老人講過,黃皮子不能隨便得罪,否則會遭來橫禍。

  所以,劉三泰是個獵戶也不敢對黃皮子做什麼 ,只能啞巴吃黃連又開說不出 ,黃皮子最怕兩種動物大白鵝和老鷹。

  故此,劉三泰想去買白鵝養在後院,下次黃皮子再來就讓大白鵝驅逐它。

  他在集市上逛了很久,終于在一個南方商販手裡買了一隻肥碩的大白鵝。

  回到家裡,劉三泰將後院簡單收拾,將大白鵝放了進去。

  傍晚時分,林雪從外面回來,這時候,劉三泰已經把晚飯做好,兩人一邊吃一邊聊。

  吃完飯,林雪徑直回到房中,劉三泰也是洗漱完早早睡下,屋子裡鼾聲如雷。

  如昨夜那般,一個黑影從林雪的房間出來,他確認劉三泰睡著後徑直去了後院。

  俄頃,一隻黃皮子來到雞窩,它剛跳進去,就看見一團白影撲面而來。

  只見大白鵝撲騰著翅膀,它伸長脖子一口啄向黃皮子。

  天性使然,它們爭鬥起來,不一會兒,黃皮子身上都是傷口,地上也都是鵝毛。

  打鬥聲早已驚醒了劉三泰,他悄悄的躲在一旁觀戰。

  「哼,我技不如你這就離開,明日就讓劉大哥燉了你。」

  話音剛落,黃皮子在地上翻滾以後,一道白光展現林雪驟然出現在大白鵝面前。

  「林雪竟然是黃皮子所化。」,劉三泰嚇得後腿一步,正好撞倒東西發出聲響。

  林雪反應快,已經出現在劉三泰躲藏的地方。

  兩人四目相對,林雪長歎一聲,「哎,還是被你發現了。」

  劉三泰初始有些驚愕,很快就平靜下來,

  他問道:「你為什麼來騙我?」

  「其實,我是來報恩的。」,林雪讓劉三泰不要害怕,她沒有惡意。

  原來,當日劉三泰放生的扒牆賊也是黃皮子,他和林雪是姐弟。林雪得知弟弟下山差點送命被劉三泰所救,黃皮子一族愛恨分明,于是姐姐決定親自下山報恩。

  只見林雪的身前憑空多了一個箱子,她打開箱子後裡面裝滿了金銀珠寶。

  「這是我偶然在一個山洞發現的,就當做你救我弟弟的報答。」

  劉三泰聞言後,擺手拒絕了這禮物,「當初救人只是舉手之勞,這禮物太貴重我不能要。」

  此時,林雪一個縱身上了牆頭,「黃皮子一族從不欠人情,這箱子留下了。是否要用,你自行決定。」

  臨走時,林雪還說了一件事:「小心王氏!她不是個省油的燈。」

  4、村裡謠言四起劉三泰放人背黑鍋,寶箱裡裝牛糞惡人才知上當

  劉三泰再次打開寶箱被金燦燦的寶物迷住了雙眼,他強忍著心中的衝動,將寶箱蓋起來。

  彼時,一個黑影在院牆外看到了這一幕,他輕手輕腳離開。

  過了幾天,村裡謠言四起說是劉二泰的交通事故並不是意外,而是馬匪故意為之。

  村民聯想到扒洞賊是在劉二泰家中發現的,就更加深信不疑。于是,眾人對劉三泰放人一事耿耿于懷。

  劉三泰走到那裡,背後都有人對他指指點點 ,說他是害人精,更有人半夜往他家門口倒豬糞。

  這時候,劉二泰的妻子王氏突然找到村長,說是小叔子劉三泰在辦理喪事的時候,趁機把她家裡的錢財偷走了。

  這事情傳出去,村民群情激奮要求村長出面,將劉三泰趕出村子,並且淨身出戶,不許帶東西離開。

  于是,村長帶著村民去找劉三泰,劉三泰得知要被趕走,心中很是惱火。

他眼神復雜的看向人群中偷笑的王氏,心中百感交集,他不願意和村民發生爭執,于是,同意離開。

  不一會兒,劉三泰消失在了村口。

  一男一女驟然出現在劉三泰家中,兩人正是謝把頭和王氏,他們相視一笑,王氏說道:「還是你的辦法好,輕而易舉就把劉三泰攆走了。」

  謝把頭得意洋洋說道:「那小子憨厚,我略微用些小手段就行。」

  原來,村裡的謠言都是謝把頭散佈的,當日在院牆外的黑影就是謝把頭,他的女兒從省城回來想吃野兔。

  于是,他去找劉三泰進山弄一隻,沒想到讓他在牆外發現寶箱的秘密。

  謝把頭和王氏是鄰居,經常互相來往就生了情愫。故此,劉二泰的死讓王氏感到害怕,她怕死後的劉二泰知道真相後糾纏自己,所以在喪事期間不願意露面。

  這謝把頭將劉三泰有寶箱的秘密告訴了王氏,兩人合謀設計趕走 他,然後打算帶著寶箱遠走高飛。

  不一會兒,謝把頭在床榻下發現寶箱,打開後見到裡面都是金燦燦的珠寶高興壞了。他們趕緊回家收拾行李準備離開。

  另一邊,劉三泰鬱鬱寡歡的走在路上,他想去投奔省城的師兄。就在這時候,一輛小車在他旁邊停下,從車上走下來一個中年人。

  他摘下帽子點頭施禮,說道:「請問您知道劉三泰的家怎麼走嗎?」

  「我就是劉三泰,你找我有事嗎?」

  中年人聞言喜極而泣,嘴裡說著劉三泰聽不懂的話,「我女兒有救了。」

  中年人拉著劉三泰上車,吩咐司機趕緊回省城。

  原來,中年人叫張昌元是省城洋行的老闆,他有個女兒叫張小樹,一年前得了怪病,整日昏睡不醒。

  他找遍最好的大夫都沒能治好,昨日有個自稱林雪的女子上門,說是只要去景星縣找一個叫劉三泰的男子,讓他同意和張小樹結婚,此病就可以痊癒。

  張老闆愛女心切,只要能救活女兒,死馬就當活馬醫。于是,一路風塵僕僕趕來景星縣。沒想到在路上問路就遇到要找的人。

  劉三泰聽到林雪的名字有些驚訝,不知道她這樣做的用意是什麼。

  只是張老闆的愛女之心,讓劉三泰很感動,想著救人一命是善事就答應前往。

  第三日,他們終于來到省城,張老爺帶著劉三泰來到了女兒的屋子。

  只見紗幔裡躺著一位膚白貌美的姑娘,她緊閉雙眼呼吸平穩像是熟睡一般。

  張妻哭著說道:「怎麼女兒還沒醒呢?」

  張老闆聞言拍了一腦袋,連忙讓劉三泰握住張小樹的手,這是林雪臨走前特意囑咐的 。

  不一會兒,張小樹驟然吐出一口氣,緩緩睜開眼睛,她看到床榻前的劉三泰沒有吃驚,反而說道:「林姐姐沒有騙我。」

  事後,張小樹告訴父親,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見自己被穿著古人衣衫的兩個人拘著往某個地方走。

  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一個黃衫女子把拘押的人打跑了,女子自稱林雪,兩人商談甚歡義結金蘭,林雪就做了張小樹的姐姐。

  林雪告訴張小樹,說是這兩人還會再來,只有嫁給一個叫劉三泰的男子才能躲避橫禍。

  張老闆聽聞奇遇之後,心中篤定一定要讓女兒嫁給劉三泰。

  劉三泰聞言心中雀躍,張小樹容貌姣好,性格也溫柔,能夠娶她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很快二人在一個黃道吉日舉辦了婚禮。

  婚後,夫婦二人琴瑟和諧感情很好,不久之後生下一個粉嫩玉琢的孩子。

  張小樹對丈夫說他們兩人之所以能相遇都是林雪的功勞,故此孩子取名劉思雪,以此紀念姐姐林雪。

  幾年之後,張老闆把洋行交給劉三泰經營,他沒有辜負眾人期許,將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條。

  另一邊,王氏和謝把頭帶著寶箱離開村子,他們租船去南方,行至半途驟然狂風暴雨。

  船長說箱子太重影響速度,讓他們扔掉。二人堅決不同意,船長沒辦法不願意坐以待斃,他只能坐救生船自行離開。

  俄頃,船體撞到礁石漏水,眼看河水就要漫過半個身子,兩個人依舊死死抱住箱子不願意撒手。

  王氏說道:「讓我再看一眼珍寶,我死而無憾。」

  謝把頭聞言只好打開,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二人驚呆,原本滿箱的珍寶,變成了一坨坨牛糞。

  于是,二人在後悔中同船沉入河底,須臾,天幕恢復藍天白雲,河面上再無船隻。

  (故事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