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聊齋故事:光天化日鬼壓床,女鬼豔福實難享,臭味熏天吐斷腸

聊齋故事:光天化日鬼壓床,女鬼豔福實難享,臭味熏天吐斷腸
2022/02/24
2022/02/24

光天化日鬼壓床,女鬼豔福實難享,臭味熏天吐斷腸

這是一個關於鬼壓床的聊齋故事。事情發生在蒲松齡的朋友沈麟生的朋友某翁身上。

某年夏天,某翁在臥室之中午睡,朦朧間看到有個披麻戴孝的女子掀開門簾進入到客廳。剛開始,某翁以為是鄰家的婦人過來找自己媳婦串門。但某翁轉念一想,應該沒有穿著喪服串門的人。某翁還在琢磨是不是自己看錯了,白衣女子已經從客廳走到了某翁的臥室,某翁定睛一看,就見這個白衣女子三十歲左右,面色蠟黃浮腫,愁眉苦臉,表情猙獰。白衣女子在某翁房間裡來回繞了幾圈後,一點點靠近某翁床前。某翁假裝睡覺,打算暗中觀察白衣女子的舉動。某翁剛打定主意,白衣女子突然提著裙子,爬上床鋪,徑直趴在了某翁的身上。某翁就覺得白衣女子重逾千斤,心中雖然對現狀一清二楚,但手腳卻都動彈不得,無法推開白衣女子。某翁想發出聲音呼救,嘴巴也像是被堵住了,無法張開。白衣女子對著某翁一陣亂嗅,用嘴依次嗅某翁的額頭,眉毛,鼻子,兩腮,似乎準備將某翁全身上下聞個遍。某翁只感覺白衣女子的嘴冰冷無比,寒氣透骨,動彈不得的某翁心中暗生一計,打算等到白衣女子聞到腮邊時,趁機咬住白衣女子脫身。過了沒一會兒,白衣女子果然嗅到了臉頰位置,某翁乘機用盡全身力氣,一口咬住白衣女子的臉頰。這一口用的力氣非常大,以至於某翁的牙齒都咬進了肉裡。白衣女子吃痛,一邊掙扎一邊號叫,想要起身離開。某翁當然不肯輕易放開白衣女子,於是越咬越緊,只感覺血水流的某翁臉上、枕頭上到處都是。就在一人一鬼僵持之際,院子裡突然傳來妻子的聲音,某翁急忙大聲呼救:「有鬼。」趁著某翁張口說話的間隙,白衣女子終於得以脫身,然後化作一團蒸氣消失不見。

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妻子來到臥室,除了某翁,什麼也沒看見。妻子看著某翁驚魂未定的樣子,以為某翁是做了噩夢,忍不住嘲笑了兩句。某翁卻不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將發生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告訴了妻子,並說有枕頭上的血跡為證。於是妻子與某翁共同查看枕頭,雖然沒有看到血跡,但老翁的床上,卻像房頂漏過水一樣,枕頭和涼席被污水打濕了一大片。某翁拿起枕頭放在鼻子前聞了聞,一股腥臭之氣迎面而來,某翁心中泛起一陣噁心,忍不住把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出來。鬼壓床事件發生好幾天後,某翁口中還隱隱能聞到殘留的臭味。

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小評:大多數人都有過鬼壓床的經歷,按照醫學上的解釋是,鬼壓床是睡眠癱瘓症的一種,通常發生在似睡非睡或是將醒未醒的時候,此時人感覺自己已經睡醒,有聽覺,有視覺,但是手腳不聽使喚,也說不出話來,有的可能還會伴隨著幻覺發生。從破除封建迷信的角度看,某翁應該是犯了睡眠癱瘓症,才會產生鬼壓床的幻覺。但枕頭和涼席上腥臭的污水,似乎又暗示著別的一些什麼。從靈異故事的角度來說,某翁應該碰上了比較厲害的女鬼,在烈日當空的中午都能現身,而且不受影響,從側面可以看出女鬼的修為不淺。所幸某翁也是個狠人,關鍵時刻敢下口咬鬼,再加上妻子的助攻,才最終能從鬼壓床的狀態中脫身而出。最後小編說一下自己對鬼壓床這一現象的看法,其實應該是精神與肉體出現了短暫的分離,精神與肉體之間的信號傳遞發生了延遲,從而導致精神與肉體的狀態不能同步。

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原文:沈麟生雲,其友某翁者,夏月晝寢,蒙矓間見一女子搴簾入:以白布裹首,縗服麻裙,向內室去,疑鄰婦訪內人者,又轉念何遽以凶服入人家。正自皇惑,女子已出。細審之,年可三十余,顏色黃腫,眉目蹙蹙然,神情可畏,又逡巡不去,漸逼臥榻。遂偽睡以觀其變。無何,女子攝衣登床,壓腹上,覺如百鈞重。心雖了了,而舉其手,手如縛;舉其足,足如痿也。急欲號救,而苦不能聲。女子以喙嗅翁面,顴、鼻、眉、額殆遍。覺喙冷如冰,氣寒透骨,翁窘急中思得計,待嗅至頤頰,當即因而齧之。未幾果及頤。翁乘勢力齕其顴,齒沒於肉。女負痛身離,且掙且啼。翁齕益力,但覺血液交頤,濕流枕畔。相持正苦,庭外忽聞夫人聲,急呼:「有鬼!」一緩頰,而女子已飄忽遁去。夫人奔入,無所見,笑其魘夢之誣。翁述其異,且言有血證焉。相與檢視,如屋漏之水,流枕浹席。伏而嗅之,腥臭異常,翁乃大吐,過數日,口中尚有餘臭雲。

聲明:《聊齋志異》是由清代文學家蒲松齡創作的文言短篇鬼怪故事小說集,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聊齋,指的是蒲松齡的書齋,志是記載的意思,異則是靈異怪異的意思。因此聊齋志異翻譯成白話就是作者蒲松齡在自己的書齋中記錄的關於鬼怪靈異的文章。市面上關於聊齋的版本較多,小編閱讀的是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的《聊齋志異(全3冊)》一書,並以此為依據進行文言翻譯和故事講述。由於小編水準有限,疏漏之處在所難免,還請各位讀者批評指正,小編虛心受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