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失荊州,到底誰該負主要責任?關羽:我背了一千多年黑鍋

天空之城 2020/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219年7月關羽發動的 襄樊之戰成了蜀漢國運的轉捩點,戰前劉備剛剛拿下漢中和東三郡,實力達到有史以來的巔峰,戰後不僅關羽戰敗被除掉,荊州四郡也落入孫權之手,這還不算,其後發生的一系列嚴重後果都和此戰有莫大的關係,比如孟達叛逃、劉封被除掉以及東三郡的丟失, 劉備為了重新奪回荊州大舉伐吳,卻在夷陵之戰中大敗,損兵折將無數,蜀漢國力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後世每每談及此戰,基本上都會把戰敗的主要責任歸罪於關羽,比如他的驕傲和無容人之量,和 傅士仁、麋芳、潘浚等人的關係都不好,直接導致了傅士仁和麋芳的投降等等,以至於劉備追諡了法正,居然都沒有追諡關羽,即使劉禪後面追諡也只是給了個引來後世無數爭議的壯繆侯,那麼大意失荊州,到底誰該負主要責任?關羽:我背了一千多年黑鍋。

要說清楚這個問題,先得說一說關羽為何要在漢中之戰剛剛結束就迫不及待地發動襄樊之戰,主流的觀點都認為關羽太過心急,倉促之間發動時機不對,事實上無論對關羽還是劉備而言,這都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戰機稍縱即逝,以後都未必有這樣的機會了,為什麼這麼說?

第一,雙方軍事實力對比:關羽的荊州兵團四五萬人還是有的,那麼曹操呢?曹操剛剛遭遇漢中之戰的大敗,主力滯留關中一直到10月份才回師洛陽,從襄樊前線到許都甚至洛陽一線兵力空虛, 曹仁一個征南大將守樊城才幾千兵馬,徐晃屯宛城也才一萬多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新兵,于禁拼湊的七軍三萬多人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估計是許都的屯田軍,戰鬥力並不強,文聘在江夏走不開,東線的夏侯惇和張遼鞭長莫及,曹操真正能動用的機動部隊很有限。

第二,除了軍事實力佔據優勢之外,局勢也對關羽相當有利,218年曹魏一方接連發生了兩場叛亂:一是1月份許都發生耿紀、韋晃之亂,10月份宛城又發生侯音之亂,雖然都被平定,但是後遺症仍在,曹操甚至不得不從緊張的漢中前線把 徐晃抽調出來派駐宛城。

這還不算,洛陽附近的梁縣、陸渾和許都附近的郟縣等地也發生了民變,可以說218-219年曹操面臨的局勢異常嚴峻。

曹操主力遠在長安、襄樊前線又兵力不足,叛亂再加上民變,關羽兵強馬壯實力佔據優勢,無論怎麼看這都是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等曹操大軍回師、局勢平穩之後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所以關羽在此時發動襄樊之戰戰機把握得相當好,而且從戰役前半段來看,關羽的戰果相當輝煌,可以說是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正在關羽將進一步擴大戰果的時候,孫權在背後捅了刀子,呂蒙白衣渡江偷襲荊州得手,關羽匆忙回師戰敗被除掉,可以說孫權背盟是導致關羽襄樊之戰戰敗的根本原因,那麼孫權為何出爾反爾背棄雙方盟約從背後捅了關羽一刀呢?

大家都知道諸葛亮《隆中對》的策略就是三步棋:先奪荊州,再取益州,最後兵分兩路北伐中原,其實在此之前 魯肅的《榻上策》也一眼就盯上了荊州,可以說雙方都不可能放棄荊州,這個矛盾根本是無法調和的,即使是215年雙方談判瓜分荊州之後,孫權也沒有放棄奪取荊州的決心。

很不幸的是《隆中對》壓根就沒提及孫權,只是想到劉備如何得到荊州,卻忽視了荊州同樣是孫權的根本利益所在,只要有機會孫權一定不會放過,而關羽北上襄樊正是給了孫權這個機會,劉備以為雙方談判之後荊州的紛爭已經不存在了,卻壓根沒想到孫權在一旁虎視眈眈。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