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麴義:袁紹手下第一戰將,勇蓋顏良文醜,以八百人大破白馬義從

天空之城 2020/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週末七國分爭,併入于秦.及秦滅之後,楚、漢分爭,又併入於漢.漢朝自高祖斬白蛇而起義,一統天下,後來光武中興,傳至獻帝,遂分為三國 ......

文/天空之城

受演義和民間評書的影響,說起袁紹手下的大將,人們脫口而出的絕對是顏良、文醜,再加上張郃、高覽,四人並稱「河北四庭柱」,這就是大多數人印象中漢末三國時代的河北名將。

其實,歷史上袁紹賬下曾有一員戰將,名喚麴義,作戰勇猛,要論起戰績,顏良、文醜這倆戰績破落戶捆一塊都不如他。

初隨韓馥 後投袁紹

麴義是武威郡姑臧人,初為冀州牧韓馥的部將。

初平元年(西元190年),袁紹在渤海起兵討伐董卓,袁術、韓馥、孔佃、劉岱、張邈等十幾路諸侯同時動手,就是演義中廣為人知的「群雄討董」。

袁紹這一起兵不要緊,卻把自己整個家族給坑慘了,他在朝中任太傅的叔叔袁隗以及在京城的所有袁氏族人都被董卓除掉了。

當時,董卓的所作所為惹得天怒人怨,袁氏宗族遭逢大難後,天下豪傑都爭相歸附袁紹,意圖為袁氏報仇。州郡蜂擁而起的義軍也好、流寇也罷,都扯虎皮做大旗,打著袁紹的名號,一時間,袁紹風頭兩無。

冀州牧韓馥作為最有實力的諸侯之一,看到袁紹收攬人心,心中不忿,經常搞小動作暗中掣肘,還克扣軍糧,意欲引起嘩變。

麴義看出韓馥並非明主,遂引軍叛出,韓馥知道後大怒,率軍與麴義交戰,結果被打得狼狽而還。

袁紹素知麴義驍勇善戰,於是向麴義伸出了橄欖枝,二人一拍即合,結為同盟。

話說麴義看人眼光很准,韓馥坐擁冀州,帶甲數萬,谷支十年,卻是個膽小無謀之輩,在袁紹的逼迫之下,不敢一戰,直接將偌大冀州拱手相送。

袁紹得償所願當上了冀州牧,自此,麴義開始在袁紹賬下效力。

界橋會戰 以少勝多

麴義剛歸附袁紹不久就立下了戰功。

漢末群雄之一的張楊助袁紹討董,與匈奴單於於夫羅屯兵漳水,估計關東聯軍只知道內訌,單於一看撈不到好處,想要叛袁紹而去,張楊不同意,但胳膊擰不過大腿,單於帶著匈奴騎兵就把張楊擄走了。

袁紹尋思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以為我們諸侯擱這鬧著玩兒呢啊,這不是打我的臉嘛,更可氣的是,你自己走就算了,還挾持了我小弟張楊。

於是,袁紹派麴義領兵把單於一路追到鄴城南邊,大破之。

而這只是牛刀小試,麴義的成名戰還是界橋會戰。

初平二年冬,公孫瓚因其從弟公孫越遷怒袁紹,大起幽州突騎攻打袁紹。

演義中因為劇情需要,公孫瓚前半生的戰績被忽略。其實公孫瓚是個猛人,他常年在東北和鮮卑、烏桓作戰,麾下騎兵盡皆精銳,名曰「白馬義從」,是漢末的王牌騎兵團。

據史書記載,遼東烏桓軍隊經常被公孫瓚暴打,對他是又恨又怕,就互相轉告,要避開那夥騎白馬的煞星。甚至還畫了公孫瓚的圖像,釘在靶子上,射箭以洩憤,射中了就高呼萬歲。

所以,戰爭一開打,袁紹這邊根本就頂不住公孫瓚的淩厲攻勢,冀州郡縣望風歸降,轉眼就被推到了高地。

袁紹坐不住了,親自率大軍和公孫瓚會戰於界橋。此戰,公孫瓚盡起麾下之兵,擺出了豪華陣容。

袁紹則令麴義率八百精銳為先登軍,頂在最前面,弩兵千人作為掩護。

乍一看這排兵佈陣,袁紹就是找不自在,其實不然。

袁紹之所以敢用區區八百人做前鋒, 一是因為有麴義,還記得麴義是哪裡人嗎?涼州人。

漢末時涼州地區可沒少和羌人作戰,而麴義曾參與這些戰爭,對羌族騎兵的作戰方法瞭若指掌,麾下部曲也都是驍勇善戰的勇士。

二是袁紹在豪賭,賭此前所向披靡的公孫瓚會輕敵,直接派騎兵衝鋒。

這裡說明一下,我們玩三國類遊戲的時候,根據遊戲設定,步兵往往是被騎兵克制的,這也造成了我們的慣性思維。騎兵沖陣是很震撼,一般人見到這陣仗都會嚇尿褲子,但百戰老兵除外。其實真實戰爭中,只要步兵結陣完畢後,騎兵在正面很難沖陣成功。

所以,只要公孫瓚無腦騎兵衝鋒,一旦麴義手下久經沙場的先登軍能頂住不亂,弩兵進行幾輪射擊,騎兵自然敗退。

結果,袁紹運氣不錯,這一把梭哈贏了。公孫瓚看到袁紹兵少,直接放騎兵沖陣,結果麹義的士兵面對五千騎兵的衝鋒不為所動,都鎮靜地俯伏在盾牌下。

等到騎兵接近時跳躍而起,進行攻擊。同時,事先埋伏的弩兵順勢暴起,萬箭齊發,白馬義從為主力的騎兵瞬間大亂,自相踐踏逃命。

麴義率領八百先登軍奮勇向前,除掉公孫瓚任命的冀州刺史嚴綱,乘勝追擊途中,公孫瓚企圖聚攏殘部守住防線,結果又被麴義打敗。結果麴義還不甘休,一直推到了公孫瓚的大本營,把帥帳前的牙旗都拔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