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舉人看不上窮書生,多年後,他卻跪著向書生求放過

民間故事:舉人看不上窮書生,多年後,他卻跪著向書生求放過
2022/02/16
2022/02/16

明朝正統年間,湖州府有個書生叫嚴放,三歲時候就死了父親,從小跟著母親卓氏相依為命,日子過得異常艱苦。好在這個嚴放十分勤快,除了讀書之外,基本什麼活都幹。

王文江正統三年中舉,他與嚴放同住在一條大街之上,二人成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然而王文江自恃自己年紀大,是長輩,又是個舉人,根本就不把嚴放放在眼裡。而嚴放每次看到王文江時,都要恭恭敬敬地向他抱拳行禮問好。

王文江有個女兒叫王彩鳳,長得十分漂亮,已經到了出嫁年齡,卻遲遲沒有嫁出去。原來這個王文江嫌貧愛富,他想把女兒嫁給有錢有勢的人家,因此一直在暗中等待機會。

正統五年的春天,嚴放十八歲,王彩鳳也滿十六歲了。一日,王彩鳳帶著丫鬟小菊去郊外踏青,不曾想走到城門口時,迎面撞上了剛從鄉下收完租回城的花花公子柳大元。這個柳大元,是城中富豪柳萬貫的獨子,這廝仗著家裡有錢有勢,成天在城裡欺男霸女,作威作福。他見到王彩鳳後,立馬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於是跳下馬來就壞笑著問道,「小娘子這是要去哪裡?要不要大元哥哥送你一程?」

「不用了,謝謝!」王彩鳳將柳大元斜了一眼,從他輕浮的臉蛋上,已然窺破了他的不良動機,便示意小菊,趕緊加快步子,避開這廝。怎知這柳大元,像蒼蠅一樣討厭,不時在二女面前亂飛。王彩鳳是王舉人的獨女,從小也嬌生慣養,她見柳大元如此厚顏無恥,自然也沒什麼好脾氣,便怒聲斥道,「別跟著我們,不然我去衙門裡告你欺負良家婦女。」

「小娘子,你可能還不知道我柳大元的名號吧?哈哈,不瞞你說,府尹劉大人,是我表舅。你要去那裡告我,那不是自討苦吃嗎?」柳大元見二女已經出城,沿途路人稀少,忍不住便上前動手動腳。王彩鳳更是氣急,揮手就給了這廝一巴掌。

柳大元可從沒被女人打過,他如何受得了這窩囊氣?當即也還了王彩鳳一巴掌,然後像餓狼一樣將她撲倒在路邊草叢道,「臭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是吧?看小爺我今天如何治你。」說罷,這廝又去抓王彩鳳的衣衫,王彩鳳嚇得連連大叫。小菊見狀,慌忙彎腰在路邊撿了塊石子,準備砸暈柳大元將王彩鳳救走。哪知這時,柳大元僕人張華從後面道路趕來了,他及時揪住了小菊之手。

小菊和王彩鳳二人,瞬間就如落入虎口的待宰羔羊一樣無助。當時,有幾個路人途徑此地,他們都有些為王彩鳳和小菊打抱不平,然而看到欺負她們的人是柳大元後,一個二個地跑得比兔子還快。柳大元以為這次吃定王彩鳳了,誰知,這小子還沒興奮多久,就被人用棍子從腦後敲暈了。當然,張華也被敲暈了,而敲暈此人的,正是書生嚴放。

當日,家中沒柴做晚飯了,這小子不得不去郊外撿柴回家。在即將進城的時候,他竟撞見王彩鳳和小菊被欺負,於是扯下衣袖蒙在臉上後,嚴放就抓了根柴禾,敲了張華和柳大元的悶棍。王彩鳳和小菊早就認識這個嚴放的,因此當日這小子雖然蒙著面,但她們還是將他認了出來。王彩鳳是個知恩圖報之人,第二日早上,她偷偷命小菊送來二兩銀子,向嚴放表達謝意。

嚴放卻笑著拒絕了,「告訴你們家小姐,咱們都是住在一條街上的街坊鄰居,理應互相幫助才對。尤其是我作為一個男人,遇到這種事情,更應該挺身而出。」小菊聽了這話大為感動,於是回到王家,就大大地將嚴放誇讚了一番,然後又說道,「我聽人說,這個嚴放不僅勤快上進,對他母親更是孝順,這樣的好男人,實在是世間少見啊。小姐若是能嫁給這樣的人為妻,將來肯定會福祿雙至啊。」

王彩鳳是見過嚴放的,對他的長相和為人都很滿意,因此聽小菊一說,她也動心了,便點點頭道,「嫁給他,我倒是沒意見,不過我爹爹媽媽看重的是門當戶對,他們恐怕不會同意。」

小菊獻策道,「老爺是個讀書之人,嚴大哥也是讀書之人,他們應該惺惺相惜才對,所以我覺得老爺應該會同意這門親事;夫人也許會反對,但老爺沒意見的話,她肯定也不會說什麼。」王彩鳳覺得小菊的分析很是在理,於是又點了點頭道,「或許你說得對吧,可這事兒怎麼跟他們說呢?」

「小姐,老爺不是最疼愛你了嗎?咱們不妨先對他說說這事兒,看看他作何反映再說。」鬼精的小菊又給了一個建議。王彩鳳臉色一紅道,「這事兒我怎麼好直接跟他說?」

小菊看出了王彩鳳十分難為情,便嫣然一笑道,「我知道小姐不好意思,這事兒就讓我代勞吧。」於是,在晚上吃過了晚飯,王文江獨自一人去後花園散步時,小菊找到這老小子,詳細敘述了嚴放救王彩鳳,又拒不接受謝銀一事。她希望王文江能看中嚴放的人品,不拘一格,納他為婿。怎知王文江聽了這話後,頓時勃然大怒,他不僅給了小菊一巴掌,還狠狠說道,「嚴放不過是個窮書生,就算他救了彩鳳,那又如何?他有什麼資格娶她?我們兩家門不當戶不對的,永遠不可能結為親家。」

當時,王彩鳳就在一座假山後面偷聽。她聽了王文江的話後,也覺得自己身份高貴,若是屈身嫁給了嚴放,將來肯定沒什麼好日子過。於是,她很快也打消了要嫁給嚴放的念頭。小菊捕捉到王彩鳳的心思後,也不再說嚴放的好了。

正統五年,王文江中了進士,被派到應天府下轄的一個縣去當縣令。這老小子躊躇滿志,他決定舉家遷往該縣。臨行的前幾天,小菊表現得十分憂愁,時不時地在王彩鳳面前唉聲歎氣。王彩鳳忍不住問道,「小菊,你年紀輕輕的,老是歎什麼氣呢?」

小菊也不掩飾,直言不諱道,「咱們這一走,以後恐怕是再也見不到嚴大哥了。」

「你怎麼還念著那個窮書生?莫非你喜歡上他了?你是不是想嫁給他啊?如果你真想嫁給他的話,我就去求我爹,把你的賣身契給你。」王彩鳳本是笑著打趣的,不料小菊卻當了真,當即臉色一喜,眼放金光地說道,「真的嗎小姐?若您真能幫我,那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小菊感激不盡。」說罷,小菊跪下來給王彩鳳磕頭謝恩。

王彩鳳這個時候不好說個「不」字,只得硬著頭皮回道,「當然是真的了,我馬上去跟我爹爹說說這事兒。」說罷,她當真去內堂找了王文江。王文江是個財迷,當初他只花了二兩銀子,就從小菊的嬸嬸手裡買下了她。如今聽說她想要賣身契,便告訴王彩鳳,「給她賣身契可以,但是必須要給我二十兩銀子,我可從不做折本的買賣。」

二十兩銀子,對於小菊和嚴放來說,不是個小數目。但是對於王彩鳳來說,卻是鳳毛麟角之事。她感念嚴放曾經救過自己,便偷偷給了小菊一支金釵,讓她拿到當鋪,換了二十兩銀子,交到王文江手裡。王文江倒是個言而有信之人,他得了銀子後,自然把賣身契給了小菊。小菊收拾了些行囊,含淚跟王彩鳳告別後,便去找到嚴放道,「嚴大哥,我們家小姐要跟著王大人去應天府那邊了,我不想跟他們過去,我想繼續在湖州留下來。可是我又沒有地方去,不知道您能不能收留我。你放心,洗衣做飯我都會,我——我還會幫你一起伺候嚴媽媽。」

「小菊,承蒙你看得起我,嚴放感激不盡。從今以後,只要我還有一口吃的,就絕不會讓你餓著。」嚴放被心地善良,外表美麗的小菊所打動,沒要多久,便請人做媒,將她明媒正娶了。二人成婚後,小菊把嚴家打理得井井有條,她還經常對嚴放說,「相公,從此以後你安心讀書,家裡的事情,交給我做就可以了。」

正是有了小菊的關心體貼,嚴放才在一年後考了個秀才,後來,他不斷學習進步,沒要到幾年,竟考上了進士,同樣也坐上了縣令。在位期間,這小子勵精圖治,廣平冤獄,得到縣民一致好評,因此在十年之後,這小子一路高升,竟坐到了應天府尹的位置。而這個時候,王文江還是一個小小的縣令。

景泰年間,王文江老婆已經快滿七十歲了,早已是人老珠黃。王文江嫌棄她,但又不敢惹她生氣,便背著她,偷偷在楊柳巷養了個小妾田氏。田氏年方二八,不僅長得漂亮,身材還婀娜多姿。她答應做王文江的小妾,一是看重了他的錢財,另外一點就是忌憚他的權勢。王文江只要一有空,就偷偷地往楊柳巷跑。師爺知道了這老小子的秘密後,便勸他把田氏接到縣衙裡偷養起來,畢竟經常往楊柳巷跑也不是個事兒。而王文江又擔心衙門裡人多眼雜,因此根本沒有採納師爺的意見。

隨著王文江公事越來越多,身子骨越來越虛弱,他陪田氏的時間越來越少了。田氏耐不住寂寞,便偷偷地跟一個姓趙的書生好上了。二人偷偷摸摸,背著王文江幹了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情。他們本以為行事詭秘,不會被這老小子發覺,可他們哪裡知道,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半年之後,王文江得知了此事,便假意給了田氏五十兩銀子,放她自由離去。田氏以為王文江當真不管她了,當夜就約了趙書生一起在房裡大飲。結果二人喝醉後,房內忽然發生了大火,二人不但沒有逃脫,還被燒成了黑炭。

不久後,田氏的弟弟田志國來探親,得知姐姐已被大火燒死後,覺得這事兒十分蹊蹺。他便繼續打探她的事情,這一打探,才得知姐姐跟縣令王文江有說不清理還亂的關係。田志國便認為是王文江故意縱火,殺了姐姐田氏雪恥洩憤。這個時候,趙書生的家人也覺得這小子死得蹊蹺,也懷疑是王文江與這事兒脫不了關係,於是跟著田志國一起,去應天府告狀了。

府尹嚴放接了狀紙,瞭解到事件詳情後,親自去縣裡走了一趟。正是這一趟,他不僅查出了王文江殺人洩憤的線索,還查到了這老小子貪贓枉法,魚肉百姓的許多證據。於是嚴放二話不說,立即命人將王文江拘了起來。王文江做夢也沒想到,主審他的府尹大人,竟是多年前他根本瞧不起的那個窮書生。為了活命,這老小子不住給嚴放磕頭求他能網開一面。

王文江老婆得知這事後,便找到女兒王彩鳳,希望她能找到當年的丫鬟小菊,也就是現在的府尹夫人,請她看在過去的情分上,能幫王文江說說情。這個時候,在夫家過得十分痛苦的王彩鳳,才得知嚴放已經是應天府的府尹了。她簡直是悔不當初啊,可是又能有什麼辦法?最終,王彩鳳厚著臉皮去求小菊,請嚴放饒了王文江一命。嚴放卻向王彩鳳拜了三拜,然後搖頭拒絕道,「我知道小姐當年對小菊和我有恩,但王縣令貪贓枉法,禍害百姓,絕不能輕饒。希望小姐明辨是非,能夠體諒。」

聽到這裡,王文鳳才知父親活不成了,只得去監牢裡見了他一面。王文江估計自己命不久矣,不由得流淚歎息道,「這都是報應啊!彩鳳啊,你說為父的當年若是同意了你和嚴放的親事,為父的還會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啊?」

王文鳳噙著淚道,「嚴大人是個剛直不阿之人,他若是生活在我們家裡,爹爹必然受到影響,又如何會做出這些傷天害理之事呢?」

「如此說來都是我的錯啊!文鳳,我對不起你,我害得你現在也不好過,倒是便宜了小菊那死丫頭啊!我後悔啊!」王文江大哭失聲。原來,王文江當初千挑萬選,給王文鳳選的一個富家公子,竟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敗家子。這小子在短短的十年時間內,就敗光了祖上積下的所有錢財不說,還欠了一屁股外債。王文鳳如今跟著他,成天都是過的提心吊膽的日子。

嚴放得知這件事後,不僅想辦法讓那沒落的公子哥休了王彩鳳,還讓小菊給了她五十兩銀子,以表當年的謝意。王文鳳拿著這些銀子,瞬間又是淚流滿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