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別人沒有謀士打仗會敗,袁紹:我失敗純粹是謀士太多

別人沒有謀士打仗會敗,袁紹:我失敗純粹是謀士太多
2021/12/24
2021/12/24

看《三國演義》有個很有趣的地方,就是田豐、許攸和郭圖三人之爭。這三人都是袁紹陣營裡的謀士,每個人都是滿腹才華,但是不巧的是,他們的思維方式和給出來的計策,往往是南轅北轍的。 如果說袁紹是個有主見的主公,那麼自然手底下的人才越多越好,手下的人獻出來的計謀越多越好,然而袁紹卻是時而聖明,時而昏庸,縱然他在各諸侯之中是家底最為雄厚的,也禁不起某一次失誤,就斷送在了這個「時而」上面了。

關于田豐、許攸和郭圖三人之爭,最精彩的橋段就在于官渡之戰前後,袁紹決定是否要舉兵討伐曹操。這時候,田豐和許攸的意見明顯相反。

田豐從巨觀的角度為袁紹分析,認為袁紹的強大需要時間,再過個三五年,袁紹的兵力就會是最為強大的,而且曹操詭計多謀,種種原因,不支持袁紹此時討伐曹操,勝算不大。而許攸則建議現在是討伐曹操,理由是雖然現在適合修生養息,但時間久了曹操也會變得更強,倒不如趁著現在敵弱我強,就去討伐曹操。

袁紹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聽誰的,愣了幾秒後,決定聽許攸的,舉兵伐曹。田豐力勸,甚至放言說:「假如主公此時伐曹,必將大敗。」這話讓袁紹大怒,直接將田豐下獄。出戰之前,袁紹甚至還想著砍下田豐的首級來助興,鼓舞士氣。若不是其他人勸住了,田豐就這樣喪命于此了。

當連中曹操四道詭計首戰失利後,袁紹兵敗回營,他想起來當初田豐的勸告,非常後悔沒有聽他的,于是就下令派人趕快把田豐放出來,還要加以重用。這時候,袁紹身後的許攸臉色一變,立馬就勸住袁紹:「主公放出田豐可以,但並不一定要重用啊。」緊接著,就跟曹操說起了「小話」,說袁紹兵敗的消息傳回冀州,眾人都是惆悵無比,只有田豐傲然狂笑,稱自己說的是對的,然而庸主卻不聽。

本來都打算釋放田豐的袁紹,一聽許攸的「小道消息」,立馬又生氣了。這回,他非但沒有把田豐放出來,還讓他在獄裡自盡。然而,在牢裡的田豐得知袁紹兵敗的消息,並沒有像許攸所說那樣狂笑,反而長籲短歎:「我多麼希望自己言錯呀。」 他的忠心耿耿,也被埋沒在別人的「小話」裡了。此時,田豐也早已料到自己的結局,知道是許攸的挑唆,所以留了一封遺書給袁紹,這封遺書也在後面派上了用場。

田豐走後,袁紹身旁得力的謀士就剩下了許攸和郭圖。如果許攸和郭圖能在關鍵時刻意見一致也就罷了,可偏偏這倆人,也總是想法完全相反。之後,郭圖又跟袁紹說,在最需要糧餉之際,許攸的兒子貪污了糧餉。袁紹面色凝重,問:「許攸知道此事嗎?」郭圖又說,「許攸兒子在大牢裡招供說,其父略知一二。」

這話就直接告訴了袁紹,許攸兒子貪污糧餉,而許攸是知道且放任的。這下,袁紹心中對許攸直接有了芥蒂。

正巧,這一夜許攸密探曹營,截獲了曹操發往徐州調運糧草的軍令,他得知曹操其實已經沒有多少糧草了,所以興沖沖地去找袁紹進言獻策,希望他派出兩路兵馬,一路假意攻擊曹操陣營,另一路去攻擊曹操的老窩許昌,這樣曹操必亡。然而,袁紹剛剛聽完郭圖透露的「小道消息」,本來就對許攸心有不滿,當許攸說出自己的獻策後,被曹操詭計騙怕了的袁紹更加冷嘲熱諷,非常不贊同。

再加上,田豐自盡的消息也此時傳來,田豐留下的那封遺書也被當眾讀出來,其中提到「許攸是進讒言的小人」、「許攸與曹操是年少好友」以及「袁紹一敗許攸則必定投曹」等,這讓許攸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也讓袁紹惱怒,放言許攸項上人頭快要不保。 對許攸的不信任,也導致滅掉曹操的大好機會再一次錯失,忠心獻策卻落得這樣的結果,許攸寒了心,趁夜去投奔曹操了。

在這件事中,其實起到比較重要作用的,就是郭圖所透露的「許攸兒子貪污糧餉、但許攸是知情的」這件事,因為戰事當前,糧草最重要,這事不是小事兒,也正是這件事直接讓袁紹對許攸心懷不滿。

可實際上,以許攸的為人和智慧,如果知道兒子在此關鍵時刻貪污糧餉,也絕對不會知情不報,這樣的一件大事,孰輕孰重,更不會給別人留下話柄。所以可以推測,這話從郭圖口中傳達給袁紹,肯定也是有幾分添油加醋、甚至畫蛇添足的。

其實,田豐、許攸和郭圖三個人各有各的才華,各自對戰事的思維和分析都有道理,但戰事和謀略,往往是需要「多想一步」的。假如,袁紹此時聽了許攸的獻策,立馬去攻打曹操攻佔許昌,那麼之後的勝利者可能就是袁紹了,可惜他沒有聽。

而許攸投奔曹操,也送了一份「大禮」,那就是烏巢的百萬糧草,曹操不僅想到自己怎麼去攻、怎麼去守,還想到下一步敵方袁紹會怎麼去做,進而做好下一步的措施。 而袁紹雖然沒有曹操這樣的謀略,如果他能「慧眼識人」,善用人才,結局也不一定會差。

袁紹的敗,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他的謀士太多,這些謀士的想法又常常相左,他卻一會聽這個的建議,一會又聽那個的計策,不能統一,也分不清主次,直接導致謀士之間的「內訌」。 更何況,袁紹身為人主,出戰前要斬田豐,許攸獻策後又告訴人家「人頭不保」,這樣讓人心寒的待人方式,也難以讓人對他忠心到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