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到青樓修床,隔日變成女兒身,道士:燒掉你的肚兜

民間故事:木匠到青樓修床,隔日變成女兒身,道士:燒掉你的肚兜
2022/03/14
2022/03/14

宋朝時期,汴梁有個名叫童澤勝的年輕木匠,此人老實敦厚,性格質樸,還是個熱心腸,經常幫助街坊鄰里,大家都很喜歡他。

童澤勝的妻子喚作藍璐,是個落魄人家的大小姐。藍璐厚胸脯,細柳腰,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美女。當年藍璐的父母就是看中了他的老實肯幹,才願意將女兒嫁給他,而童澤勝也成了當地所有男人羡慕的對象。

童澤勝對妻子很好,從不讓她幹活,且有求必應,可過度的溺愛,卻讓藍璐的性格變得愈發尖酸刻薄,經常因為一些小事兒動怒。好在童澤勝脾氣好,兩人才沒鬧出什麼大矛盾。

這天傍晚,童澤勝幹完活正要回家,卻碰上了醉仙樓的老鴇。醉仙樓是當地最大的青樓,魚龍混雜,什麼人都有,童澤勝也經常去,不過他不是去做客,而是去幹活,因為那裡的床三天兩頭都會被弄壞。

老鴇叫住他,說醉仙樓的幾張床又壞了,讓他去修一下。說完,還從懷裡掏出了一些碎銀子遞給了童澤勝。童澤勝表示自己要先回家拿一下工具,馬上就到。

到家後,童澤勝準備把銀子交給妻子,可四下找了半天,也沒看到藍璐的身影。童澤勝露出一抹苦笑,可能是整日在家憋得了,幾個月前,藍璐忽然說要出門找工作,如今每隔幾天都要出一趟門,且一直到半夜才能回家。童澤勝心疼媳婦,不想讓她在外抛頭露面,可藍璐不聽,童澤勝拗不過她,只好由她。

收拾好工具後,童澤勝來到了醉仙樓。像往常一樣,他跟著兩個夥計從後面進去,徑直來到床壞掉的房間。修床過程中,童澤勝總會聽到奇怪的聲音,以往他都不會放在心上,可就在修完床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忽然聽到隔壁房間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好奇之下,他偷偷趴在窗戶邊偷看。可下一秒,他兩眼一黑便什麼都不記得了。

第二天一大早,童澤勝迷迷糊糊醒來,可一睜眼,他卻看到自己身邊躺了個陌生的女人。童澤勝嚇壞了,立馬從床上彈起,可他卻感覺身體軟綿綿的,使不上什麼力氣,胸口處也沉甸甸的。

弄出的動靜吵醒了身邊的女人,他揉著眼睛緩緩起身,看到童澤勝後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表現得十分淡定:「翠兒,你幹什麼呢,一大清早的發什麼神經?」

翠兒,翠兒是誰?就在童澤勝準備開口詢問的時候,他低頭看了一眼,隨後鼻血狂噴,而他也發出了一陣刺耳的尖叫聲。眼前的女人被嚇壞了,趕忙上前安慰,並詢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童澤勝又試著說了兩句話,結果居然又尖又細,他立馬跑到院子裡的水缸邊俯身看去,結果卻叫他大吃一驚。水中的倒影是個模樣清秀的女孩,經過再三確認是自己後,童澤勝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怎麼也想不到,睡了一覺後,自己居然變成了女兒身。

身後的女人跟了出來,她著實被翠兒的詭異舉動嚇壞了。她怯生生地走到翠兒面前,輕輕將她扶起。女人喚作風冉,翠兒是她的妹妹,兩人父母早逝,只能靠編制草鞋,幫人割豬籠草為生。翠兒雖然只有十七歲,可她十分懂事,從未奢求過什麼,而風冉也一直在努力攢錢,希望給妹妹找個好歸宿。

昨日翠兒去河邊洗衣,結果回來的時候全身濕透,倒頭便睡,還是風冉給她換的衣服。結果一覺醒來,翠兒就變成了這副模樣,而且好像不認識自己了,並不停地低頭查看自己的身體,鼻血還不停地流。

經過一番交流,兩人終於互相瞭解了當下的情況。也就是說,此刻眼前的翠兒,其實並不是翠兒,而是一個名叫童澤勝的男人;而童澤勝也從風冉口中得知,這裡是位於汴梁一百五十裡外的小漁村。

童澤勝一臉懵,自己昨天才剛到醉仙樓修了床,之後便暈倒了,怎麼一醒就變成女兒身,還來到了這麼遠的地方,甚至成了眼前女人的姐妹。風冉也是難以接受,只一夜的時間,妹妹的身體就被一個男人給霸佔了。

童澤勝準備回家,卻被風冉攔下,怎麼說也是自己妹妹,總不能不明不白地讓她離開。經過一番商量,二人決定找個道士替他們答疑解惑。

之後,倆人在村民的介紹下來到了一個道觀,見到了一位鬚髮皆白,面色和藹的老道士。那道士只看了翠兒一眼,便發現了其中端倪:「這位壯士,何故佔據這女孩的身體?」

二人聽後大吃一驚,看來這道士果真有點道行。隨即,童澤勝和風冉便分別將自己瞭解的情況說了出來,道士聽後點了點頭,隨後拿出符咒點燃,雙手掐訣念動咒語,並圍著翠兒,也就是童澤勝轉了兩圈。

符咒燃盡後,道士睜開眼淡淡道:「看來問題出在衣服上啊,只要燒掉女施主的肚兜就行,不過這事還需你幫忙!」說完,道士便看向了一旁的風冉。

之後,道士遞給風冉一個黑色甕,並讓她將翠兒的肚兜丟進甕中燒掉。風冉點了點頭,隨即拉著翠兒走進房間,按照道士的說法燒掉了她的肚兜。期間為了防止童澤勝偷看,她拿出毛巾圍住了他的眼睛。

肚兜燃盡後,翠兒全身一軟,直接昏了過去。這時,一段青煙緩緩從她體內飄出,並在甕的上方不斷凝聚,最後變成了童澤勝。

道士推門而入,而此刻的童澤勝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道士沒有廢話,只對他說了一句話:「童施主,你已經魂魄litigation肉身已亡了,只是一縷冤魂附在了翠兒的肚兜上,這才上了她的身!」

至於那個甕,則是凝魂翁,可以保證殘魂聚而不散,不然燒掉肚兜,童澤勝這縷殘魂恐怕就直接煙消雲散了。這時,翠兒緩緩蘇醒,並說明了當時的情況。

原來,那日翠兒到河邊洗衣服,結果忽然聽到河裡有人喊救命,她還以為有人落水了,想都沒想便下河營救。可遊了一圈才發現河裡根本沒人,而她的腳踝卻被水草給纏住了。就在她快要窒息的時候,河底忽然傳來一陣推力,輕輕將她推出了河面,她這才死裡逃生。

可之後她就感覺身體異常沉重,回家後倒頭便睡,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至於童澤勝,他只有去青樓修床的記憶,如此看來,還需去汴梁城轉一圈,看看童澤勝到底是怎麼死的。

鑒於童澤勝無意間救了小翠一命,姐妹倆決定幫他一把。之後,三人帶著童澤勝的靈魂回到了汴梁,卻發現他家已經荒廢很久了,妻子藍璐也不見蹤影。經過一番打聽得知,童澤勝已經失蹤半年多了,而他的妻子藍璐早就改嫁給了當地的胡員外了。

失蹤半年多,童澤勝聽後大吃一驚,可他明明記得自己昨天還給醉仙樓修床的。道士告訴童澤勝,他應該是被人謀害的,由於真相過於刺激,導致他失去了去青樓修床之後的部分記憶。

如今只能找到童澤勝的屍體,幫助他恢復記憶才能發現真相。既然童澤勝是在河中附身到翠兒身上的,那證明他應該是被溺水而亡的,屍體應該還在那條河中。為此,姐妹倆和道士立馬找人在河中打撈。

果真如道士所想,他們經過個月的努力,終於撈出了一具已經高度腐爛的屍體,根據其身上的衣物來看,應該就是已亡故的童澤勝。而屍體的腳上綁著一塊大石頭,如此看來,他的確是被謀害的。

找到屍體後,道士施法讓童澤勝的靈魂重回肉體,並順利找回了記憶。原來,謀害他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妻子藍璐和胡員外。其實藍璐早就勾搭上了胡員外,並經常跟他在醉仙樓私會。這種地方魚龍混雜,也不容易被人發現。

可倆人怎麼也沒料到,那日童澤勝居然會到醉仙樓修床,且剛好聽到了藍璐的叫聲,發現了二人的姦情。童澤勝火冒三丈,當即就要出門報官,結果卻被藍璐從背後直接打暈。

胡員外和藍璐為了保住聲譽,居然狠心將童澤勝扔進了河裡,將其活活溺亡。之後,藍璐謊稱童澤勝失蹤,並在不久後改嫁給了胡員外。

得知真相的童澤勝悲痛欲絕,道士也決定幫他申冤。之後,他們帶著童澤勝的屍體前往官府報官,當天夜裡道士則施法讓童澤勝的靈魂鑽進了胡員外和藍璐的夢境當中。在夢中被嚇破膽的倆人在第二天便到縣衙自首了,證據確鑿,兩人被押入大牢,秋後問斬。

後來,道士超度童澤勝的靈魂,讓其重入輪回,風冉和翠兒則回到了家鄉,過上了平靜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