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去奔喪,聽到身後有人喊他,母親:往前走,莫回頭

民間故事:男子去奔喪,聽到身後有人喊他,母親:往前走,莫回頭
2022/01/06
2022/01/06

明成化年間,烏崗村有一名叫劉老三的老漢,為人實誠,但好酗酒,有時候喝多了夜不歸宿,直接睡在田地裡,其膝下有一兒子名叫劉二寶,從小就沒怎麼見過父親的身影,所以對這個父親也甚是陌生。

這天劉老三從田地幹完活兒,就來到陰涼處歇腳,隨手拿起藏在樹後的一壇酒便「咕咚咕咚」灌進了肚中,沒多一會兒,喝得醉醺醺的劉老三便躺在樹下睡了過去。

迷糊之際見有黑白二人站在他旁邊嘀嘀咕咕地說著什麼,緊接著劉老三感覺到身子一輕,就被黑白二人帶了起來,此時劉老三還是醉醺醺的模樣,見有二人帶他走也不掙紮。

待黑白二人帶著劉老三來到一處大殿前的時候,劉老三才幡然醒悟,趕忙掙脫開黑白二人說道:「你們是何人,帶我來此地有何居心?」

黑白二人對視一眼,笑了笑沒說話,他們還忙著交差回去喝小酒呢,便押著劉老三進入了殿中,殿上閻王爺不怒自威的望向殿下的劉老三問道:「你可是劉老三?」

劉老三不敢再質問什麼,只好點了點頭,閻王爺再問:「家住烏崗村,無妻無兒,為人精明算計,前不久你偷隔壁鄰居的雞不說,被人發現後還將人打傷,雖然你如此,但念在你並沒有做傷天害理之事,下一世判你淪落乞丐,你可願意?」

劉老三聽聞閻王爺一番話,不禁蹙眉道:「閻王大人,我的的確確是叫劉老三,但我有妻有兒,從未做過那樣的事情,您口中的是柳老三,跟我同村的那個年輕人。」

閻王爺聽聞此言,趕忙望了一眼黑白二人,隨即拿出生死簿一看,怒道:「大膽黑白無常,竟怠忽職守,犯下如此低級錯誤,這劉老三非罪人柳老三,陽壽還未盡,如今你二人將其拘魂至此,該當何罪?!」

黑白二人見狀,趕忙跪地求饒,沒等閻王爺再次發怒,二人就將劉老三帶上回到了陽間。

且說柳老三大搖大擺的從鄰居家偷雞走了出來,見大樹底下躺著一人,好奇走過去一看,竟是劉老三,柳老三不是好管閒事的人,正準備離開的時候,就發現劉老三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便好奇將手放鼻下一探,驚得他差點叫出聲。

就在這時,柳老三見有黑白二人架著劉老三慢悠悠地往這邊走,柳老三心中大驚,這人不是好端端地躺在地上嗎,怎麼憑空又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人?

緊接著,柳老三發覺黑白二人和劉老三腳下懸空,這才發覺自己這是撞到了魑魅,嚇得躲在一旁。

黑白二人做了錯事,心中悶悶不樂,自上任以來,黑白二人雖然時常喝點小酒,也偶爾沉迷人間歡樂,但這種低級錯誤從來都沒有犯過,不禁抱怨道:「劉老三,柳老三一字之差,叫你我二人回去可有苦頭吃了,也不知這柳老三身在何處,若是找不到他,你我二人都回不去。」

黑白二人哀歎著,卻被躲在一邊的柳老三聽了個正著,合著該死的人是他自己,不是劉老三?人人都貪生怕死,何況柳老三,見幾人馬上就要靠近這邊,生怕東窗事發,趕忙將劉老三的身子往樹後一拽,拖著劉老三的身子就跑到了別處。

柳老三心中暗想:「先把劉老三的身體藏起來,拖延黑白二人的時間,我自己也好準備準備。」

想著,柳老三仿佛腳底抹了油,一溜煙就跑回了家,回家之中就翻箱倒櫃,將自己從前求來的一些符籙貼在門邊,更是擺出了關公神像立在門前,一整晚都哆哆嗦嗦的不敢出門。

待第二天一早,柳老三見天光大亮,想著魑魅定是不敢出現,便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見劉老三依舊沒有回家,再去昨日藏匿其身體的地方查看,果然也還在,不禁心生一計,趁著四下沒人,又將劉老三的身體拖回了原位。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柳老三便裝作一副慌張模樣敲響了劉老三的家門。

劉老三的妻子趙秀芳此時正準備給兒子劉二寶做飯,劉二寶今日也是剛從外地回來不久,見家中又無父親身影便問道:「娘,我爹呢?又去喝大酒了?」

趙秀芳歎了口氣說道:「你爹啊,好這口,估計是又在路邊睡著了,一會兒就該回來了。」

劉二寶心疼自己的娘,對爹有些介懷,便冷哼一聲說道:「哼,我爹他早晚喝酒得喝死。」

趙秀芳聽了這話,趕忙輕輕拍了一下劉二寶的腦袋說道:「摸木頭呸呸呸,你爹他心腸不壞的,就是喜歡喝酒,他也不容易,一個人養著咱們一大家子,沒了你爹,你娘我怎麼活啊。」

劉二寶卻是不服氣說道:「娘,我爹靠種田賺的仨瓜倆棗哪夠啊,我現在出息了在鎮上教人識字,娘以後我養你。」

趙秀芳聽兒子這話,雖然心裡高興,但還是說道:「你爹雖然賺的不多,不還是用那仨瓜倆棗把你養大了,別這麼說你爹。」

母子倆正說著話,聽到門外有人敲門,開門一看竟是從未說過話的柳老三,見柳老三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劉二寶不禁問道:「柳老三怎麼了?」

「你,你爹沒了!」柳老三說道,屋中趙秀芳聞聲迎了過來,趕忙問:「柳老三,你說啥!」

柳老三氣喘吁吁地說道:「別問那麼多了,快過來看看吧。」

說著柳老三便朝著劉老三平日裡歇腳的大樹底下跑去,母子倆見狀也跟著一塊跑了過去,只見大樹底下劉老三毫無生氣的躺著,由于被正午太陽曬著,身上有些發臭了。

儘管劉二寶對這個父親很是埋怨,但畢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以前總覺得父親會喝酒喝死,如今事實擺在劉二寶面前,他也接受不了,心中不禁愧疚不已,早知道真有這麼一天,他這個當兒子的就應該勸勸父親少喝酒,多陪陪母親才是,哪知一轉眼就是陰陽兩隔,劉二寶不禁眼眶濕潤。

母親趙秀芳也好不到哪兒去,一旁站著的柳老三假意安慰了幾句,便說道:「大娘,二寶弟,你看現在天這麼熱,劉叔這麼曬著也不是事兒,要不趕緊幫劉叔安排後事,萬一到時候身體臭了,影響不太好。」

趙秀芳應了幾聲就叫人將劉老三的身體帶了回去,雖然心中難過,但劉老三的身後事還得辦,趙秀芳沒敢耽擱太久,就叫劉二寶到鎮上買了副現成的棺槨將劉老三裝了進去。

在家中躲著的柳老三心中不禁一喜,他如意算盤打的好,這樣一來,劉老三埋進了土裡,那黑白二人縱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會讓劉老三還陽,趁著拖延黑白二人的時候,他柳老三就躲到寺廟離去,當個和尚也比沒了命強。

到了晚上,黑白二人再次帶著劉老三在村子裡四處尋找劉老三的身體,可轉來轉去都找不到,直到路過劉老三家中,見門外亮著白燈籠,這才知道劉老三身體目前的情況,可那棺槨雖是用杉木所做,但上面卻被貼上了一道符籙,黑白二人和劉老三根本無法靠近。幾人只好在附近遊蕩,伺機而動。

夜裡,白影等的有些不耐煩,便提議道:「要不我們先去尋尋那柳老三,到時候也好交差,不然一直這麼拖著也不好。」

黑白二人合計了一番便向附近遊蕩的魑魅打聽到柳老三的住處,哪知剛到了門外就被一道符籙打了回來,打的黑白二人在地上連連打滾,好一會兒才哀歎道:「怕是這柳老三知道自己陽壽已盡,故意將你我二人擋在門外。」

黑白二人怒從中來,他們辦事,從未受過阻攔,便是準備硬闖,躲在屋內的柳老三自然是聽到了門不斷響動,嚇得渾身哆嗦,趕忙來到關公神像面前哀求道:「關公大人,求您快快顯靈救救我吧...」

柳老三一邊磕頭一邊說著,沒一會兒額頭就磕地流了血,就在大門被黑白二人撞開之時,一道威武的身影忽然從天而降落在柳老三身前,柳老三心中一喜,趕忙磕頭道:「關公救我!」

關公立于柳老三身前不怒自威,見到黑白二人說道:「你們二人為何前來抓捕此人?」

黑白二人見面前站著的是關二爺,也不敢怠慢,趕忙說明來意,關公扭頭看向身後跪著的柳老三問道:「他們所言可是真的?」

柳老三趕忙搖頭,黑白二人見關公有意護著柳老三,便將閻王下達的批文拿了出來,關公看罷批文不禁怒道:「柳老三你這宵小之輩,竟然妄想本關公的庇佑,簡直是癡心妄想。」說著,關公一閃身就不見了蹤影。

柳老三心中大驚,回屋抓起一把符籙朝著黑白二人就扔了過去,這些符籙是柳老三今天晌午從一個老道手中便宜買回來的,以為會有用,哪知打在黑白二人身上卻是一點效果都沒有,遠不如先前求來的那些。柳老三欲要逃走,黑白二人卻是先其一步拘了魂。

且說劉老三家中,隔日便將劉老三的棺槨埋了,待到頭七之日,母子二人夜裡到前燒紙,歸來之時寒風四起,劉二寶不禁打了個寒顫,手裡照亮的燈籠也在這時驟然熄滅,母子二人見狀趕忙加快了腳步。

須臾,劉二寶母子二人在此地不知走了多久,好似原地徘徊一樣,依舊沒有到家,劉二寶不禁心生寒意,就在這時身後忽然有人喊他,劉二寶以為是熟人來了,就對身邊母親說道:「娘,你聽到沒有,剛才有人叫我名字,估計是遇到熟人了,咱們可以結伴一塊走。」

母親趙秀芳卻是蹙眉道:「我沒有聽到,這處如此黑暗,怎麼會有人叫你名字。」

但感到身旁劉二寶似是要回頭去看,趙秀芳心中大驚趕忙說道:「二寶別回頭!往前走!」

哪知還是晚了一步,劉二寶扭頭就見柳老三站在身後陰測測地望著他,劉二寶愣了愣神,但見柳老三雙腳離地,這才明白了什麼,柳老三嘿嘿一笑就要往前撲,就在這時,另一道身影出現擋在了劉二寶身前。

劉二寶一看,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他死去的爹爹劉老三,柳老三見是劉老三來了,更是怒從中來,二魂糾纏在一起,很快劉老三的身影便發虛了起來。

劉二寶見自己爹鬥不過那柳老三便欲要上前,卻聽父親的聲音傳來:「孩子快跑,柳老三圖謀不軌要害你!」

劉二寶咋可能離開,自己爹還在這裡,他怎能狠心?另一邊柳老三見撂倒了劉老三,便扭身再次向劉二寶撲來,劉二寶大叫一聲,就見這時柳老三止步不前,再一看原來是黑白二人及時出現救了他。

劉二寶趕忙彎腰致謝,從黑白二人口中得知,自己爹陽壽未盡,是他們犯了錯將柳老三和劉老三搞混抓錯了人,前兩天抓住柳老三之後,柳老三用計逃走,想要再回到自己身體中去,卻發現怎麼也回不去了,心中不禁對劉老三產生怨恨,若劉老三身份沒有被識破,那麼他柳老三就不會死。

今日柳老三在附近遊蕩時,見劉二寶母子二人出現,便心生一計,故意在其身後叫他的名字,待其回頭,趁著肩膀兩盞燈熄滅身子最虛弱之時,擇機奪舍,沒想到卻被劉老三截了胡,柳老三此時心不甘情不願地被黑白二人帶走。

劉二寶望著地上變得越來越透明的父親含淚說道:「爹,你咋這麼傻呢,明知道鬥不過柳老三為何...」

父親劉老三卻是苦笑道:「你是我兒子,我豈能見死不救,這些年啊,我天天酗酒,一天為人夫,為人父的責任都沒有負過,我對不住你們娘倆,想來我若是走了,你們二人一定比現在幸福。」

說罷就一個閃身離開了這裡,母子倆見狀趴在原地崩潰大哭,不知過了多久,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大晚上的哭啥,還不快回去睡覺。」

母子倆回過頭去,見父親劉老三好端端的站在身後笑盈盈的望著他們,月光下映射出父親長長的影子,劉二寶愣了片刻結結巴巴的說道:「爹,爹你...」再一抬頭,見小土坡處的土被人挖開,而父親身上和指甲縫裡也都是土。

劉二寶眼眶濕潤,笑說道:「爹你髒死了,快回家洗澡睡覺了!」

劉二寶此時此刻握著父親的手,卻發現,自己的手比父親的手大一圈,曾幾何時,劉二寶以為父親有著一雙大手,可以托著他飛上天,自己的手也總是放在父親的大手裡,後來劉二寶不再需要父親的保護,就再也沒有握過父親的手,今時今刻劉二寶才發覺自己已經是一個大人了,而父母卻是漸漸老去...

劉二寶握著父親劉老三的手忽然開口說道:「娘,以後別讓爹下地幹活了,我已經長大了,可以養活爹娘二人了。」

劉老三呵呵笑著,月光之下,幾人漸行漸遠,影子長長的,心間的距離卻是越來越近。

後來劉老三戒了酒,成日陪伴在妻兒身旁,一家三口很是和睦,不久劉二寶娶妻生子,也漸漸明白了什麼是「父愛如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