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回家,見妻子拿筷子夾菜有端倪,他撒黃豆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回家,見妻子拿筷子夾菜有端倪,他撒黃豆逃過一劫
2021/12/22
2021/12/22

天剛亮,佃戶沈大慶就被急促的敲門聲吵醒,他披著衣衫打開門,就看見門口站著一個滿身狼狽的黃紫貴人,只見他匆忙的往沈大慶懷裡塞了一個巴掌大的木盒。

  「大慶兄弟,請務必替我保管這個木盒,待我來取時必有重謝。」,黃紫貴人臨走時叮囑千萬不可以打開木盒。

  莊稼人信守承諾,沈大慶秉性忠良,從未想染指木盒。可這黃紫貴人就像人間蒸發似的,離去後就杳無音信,而這木盒一直擱在沈家東屋的房梁上。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沈大慶年近六旬,早年間太過勞累落下病根,近日總是夢見病逝多年的妻子,他曉得大限將至,恐命不久矣。

  于是,把兒子沈中權夫婦叫到跟前說出了木盒的秘密。「中權啊,一口唾沫一口釘,這木盒就交由你們夫婦來保管了,老沈家答應下來的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啊。」

  沈中權秉性隨父,為人憨厚老實,他說:「爹,你放心,這木盒我一定會保管好它。」

  沈大慶聞言後很高興,長籲一口氣,如釋重負。說是有些乏了要睡會兒,俄頃,屋內鼾聲如雷。

  夫婦二人便輕手輕腳離開屋子,待夜裡兒媳端來飯菜,竟發現沈大慶已然在睡夢中去世。

1、表弟居心叵測與員外合謀,表哥秉性忠良不願同流合污惹禍端

  轉眼三年孝期已滿,最近,沈中權一直在為生計發愁。老沈家世代是佃戶,租賃城中大戶人家的耕地。這三年裡,因漲租子的事情,沈中權陸續換了四個東家。

  他算過一筆賬,耕地收成後,給東家交完租子,家中的口糧只能勉強吃到夏季,基本只能靠挨餓過冬,這樣長久下去不是辦法。

  他有個表弟叫唐昌隆,他妻子的妹妹是縣衙主簿的小妾。于是,主簿替他在縣城糧行謀了一個管事的差事。

  兩人從小關係要好,唐昌隆曉得沈中權生活拮据,遂決定幫襯一二,招他來糧行當夥計,每個月給例錢三百文錢。

  可是此時,沈中權妻子懷有身孕,如果去了縣城,他擔憂妻子一個人在家不安全,是以左右為難。

  沈中權的妻子名喚劉蓮花,容貌姣好,秉性善良。夫婦二人成親後從未紅過臉,劉蓮花為人勤儉持家,同四鄰相處融洽。

  這一天,沈中權從外面回家,看見妻子劉蓮花在房中收拾包袱,他走到跟前,問道:「娘子為何突然要回娘家?」

  劉蓮花聞言抬起頭,微微一笑,她拉著丈夫坐下,「相公,你想岔了。這包袱是替你準備的。」,原來,沈中權拒絕去縣城糧行當夥計的事情被劉蓮花知曉。

  「相公,其實我能照顧好自己的,孩子還有大半年才出生,你趁這個時間多賺些錢,別讓孩子跟著我們吃苦呀。」

  沈中權聞言很慚愧,歎息道:「娘子,嫁給我,讓你受委屈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相公真心待我,我亦是歡喜,怎麼會覺得委屈呢?」

  于是,夫婦二人商議後,沈中權做了決定。翌日,天濛濛亮,沈中權搭乘驢車趕路前往縣城,劉蓮花站在村口與丈夫揮淚告別。

  「朝中有人好辦事」,沈中權進城後,在表弟提攜下通過考核當上了夥計。

  沈中權身材魁梧,被安排去碼頭裝卸大米。沈中權幹活任勞任怨,在表弟的關照下,沈中權又被安排去鄉下收糧。

  這個差事不僅輕鬆,油水也多,每個月的例錢有一兩銀子,只是下鄉的時間比較長,一來一回經常十天半個月。

  事情具有好與壞的一面,壞處就是沈中權夫婦見面次數變少,好處就是夫婦二人有錢了,生活漸漸變好。

  沈中權在糧行的差事,並非向他告訴妻子那樣輕鬆,似乎報喜不報憂自古就有。

  他從一個賣苦力的夥計,當上糧行的管事,只用了一年時間。這期間,他和表弟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情,讓二人反目成仇,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剛開始,唐昌隆並未在意,但是發生了一件事,讓二人之間產生了間隙。

  事情是這樣的,沈中權奉命去西河村收糧食。臨走時,唐昌隆突然找到他,說道:「西河村趙員外家的糧食品相好,我已經談妥價格,你直接去找他就行。」

  言外之意就是:你別去其它家收糧食了,趙員外和我的關係好,直接去收他家的糧食就行。

  西河村盛產優質大米,趙員外是個地主,在西河村有幾百畝良田。他仗勢欺人,低價收糧,高價賣出,弄得農戶怨聲載道。

  佃戶都稱他叫「周扒拉」,誰家耕地裡稍微多一些收成,都會被他找各種理由扒拉走。

  唐昌隆當上糧行管事後,負責採辦糧食。趙員外存心積慮巴結他,並找各種理由送銀子。但是,都被唐昌隆嚴詞拒絕。

  後來,趙員外得知唐昌隆經常去春月樓聽清倌人唱曲。于是,就重金替清倌人贖身,將女子給唐昌隆當妾。唐昌隆經受不住誘惑,上了趙員外的賊船。

  從此以後,二人合謀用發霉的糧食以次充好賣給糧行牟取暴利。

  西河村這條路線,唐昌隆不放心交給其他人。故此,費盡心思提攜老實巴交的沈中權來「跑鄉收糧」。

  沈中權意外知曉其中秘密,他被唐昌隆利用,收了幾批次等糧食,一直寢食難安,秉性忠良的他覺得愧對糧行掌櫃的信任。

  當唐昌隆又一次來「叮囑」的時候,沈中權不願意繼續當幫兇。于是,他來到西河村後,直接越過趙員外,找當地的農戶買優等的糧食,這可讓趙員外氣壞了。

唐昌隆聞訊後大發雷霆,找來沈中權大罵一頓。「哥,我待你那麼好!可你卻在背後偷偷掣肘,太讓我寒心了。」

  「昌隆,我這是在幫你呀。這批糧食要用來賑災。如果出了問題,這可是大罪呀。」

  「你懂啥?正因為是賑災糧,就應該用次等糧食,大鐵鍋一煮,多加些水,誰能發現有問題?這是多好的發財機會,現在都給你攪黃了。」

  「你明天隨我去找趙員外認個錯,保證以後不出麼蛾子,這件事就算翻篇了,否則我們兄弟就沒得做了。」

  沈中權就是不肯認錯,是以兩兄弟不歡而散。翌日,唐昌隆隨便找了一個錯,拿掉了沈中權的收糧差事,罰他繼續去碼頭背大米。

  在唐昌隆想來二人是表兄弟,只要沈中權肯服軟,就會把收糧的差事重新交給他。

  誰曾想,沈中權也是個倔脾氣,愣是不願意認錯。這讓唐昌隆開始懷疑帶表哥來糧行的主意,是否就是個錯誤。

2、男子仗義挺身碼頭救人,竟意外牽出糧行的醜事

  這一天,沈中權在碼頭等候漕運的糧船,同幾個相熟的夥計席地而坐聊些家常。上個月,劉蓮花生了一個大胖小子,見到沈家有後了,可把他樂壞了。

  正在眾人聊得起勁的時候,一條官船拋下纜繩,停靠在碼頭上,船工把一塊木板擱在岸上,眾人提著行李小心翼翼踩著木板下船。

  就在這時,原本晴朗的天空下起大雨,碼頭上的人都抱著頭四處躲雨。此時,正在下船的人群中出現騷亂,原來一個老者不小心失足落入水中。

  眾人大吃一驚,碼頭亂成一鍋粥,老者的隨從沒有一個會水性,就在他們不知所措的時候,只見一個身影跳入水中,將在水中掙紮的老者托舉起來。

  老者被岸邊的隨從拽上岸,而救人者卻是沉入河裡不見了。須臾,一個身影重新浮出水面,此人正是沈中權,他急公好義,危機時刻不顧安危跳入河中救人。

  他抹了一把臉,長籲一口氣,然後翻身上岸。老者有氣無力地在隨從耳旁說了幾句話便暈倒了。

  老者的隨從看見沈中權要走,連忙上前攔住他,鄭重作揖,說道:「這位壯士,我家老爺對恁的義舉很感動,想請您到府上一敘。」

  「舉手之勞而已,不必放在心上,我還要幹活呢。」,沈中權拒絕了老者的好意,此時,糧船已經靠岸,他要多背幾袋大米賺錢。

  隨從還想勸阻,但是,沈中權舉手抱拳跑了。另一邊,老者的兒子得到失足落水的消息趕到了碼頭,一行人手忙腳亂把老者送去醫館。

  過了幾天,唐昌隆帶著幾個夥計來碼頭,他這幾天思慮許久,還是決定把表哥沈中權趕出糧行,他知道的秘密太多,萬一把「弄虛作假」的事情捅出去,他和趙員外就完了。

  碼頭管事見唐昌隆來了遂問何事?唐昌隆咳嗽一聲,說道:「沈中權何在?」,碼頭管事指向一處棚子,「他應當在那邊休息。」

  「你去告訴他,明天別來了,有人告發他在收糧期間收取農戶的好處,這等手腳不乾淨之人糧行容不下他。」

  待唐昌隆走後,碼頭管事找來沈中權,低聲問道:「你和唐管事不是表兄弟嗎?向他服個軟,誤會也就過去了。」

  這些日子,沈中權在碼頭幹活勤快,待人和善,誰有個頭疼腦熱,他都出錢出力去幫助,在碼頭混飯吃的人最講情義,沈中權深得這些老油子的擁戴。

  碼頭上經常為了瑣事發生口角,沈中權就成了調停的人,在碼頭的威望漸漸高了起來,使得碼頭管事對沈中權另眼相待。

  此次,唐昌隆突然提出要趕走沈中權,碼頭管事知道一些內幕。于是,善意提醒沈中權。

  沈中權知道,因為收糧的事情已經惹惱了唐昌隆。看來對方是不願意息事寧人了,但是要他與表弟同流合污,這是萬萬不能的。

  他心中歎息一聲,「只是這樣苦了妻兒。」

  「管事,謝謝恁的好意,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一些事情卻是不能的。」

  沈中權作揖行禮告辭離去,碼頭管事看著遠去的背影感到惋惜。一個時辰後,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門口。

  車上下來一個身穿錦衫的中年男子,碼頭管事起身相迎,作揖後說道:「楊掌櫃恁怎麼來了?」

  中年男子叫楊遠邦,他是縣城糧行的少東家,此次來碼頭是來找一個人。前幾日,父親踏青回來,下船時,不慎失足落水。

  危急時刻,被糧行夥計所救,老爺子病痊癒後。就鬧著要找到此人報答救命之恩。

  碼頭管事得知楊掌櫃的來意後,他沉思半響,說道:「小人知道此人是誰,只是他在一個時辰之前被糧行勸退了。」

  于是,他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楊掌櫃,楊掌櫃聞言眉頭緊皺,打聽到沈中權住處後,讓隨從帶沈中權過來。

  一盞茶的功夫後,隨從把沈中權帶到碼頭。在來的路上,隨從已經把楊掌櫃的身份告訴了他,進了屋子行禮後,楊掌櫃大步上前,緊緊握住沈中權的手表示感謝。

「我這裡備了一桌薄酒,還請沈壯士不要推遲,我們上桌說話。」

  沈中權坐下後有些為難,他剛約好一輛驢車,準備搭乘它回鄉,已經把定金付了。如果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在城門口等候,這錢就算打水漂了,讓他有些心疼。

  「楊掌櫃,救人一事,只是舉手之勞。我趕著天黑前回家就先告辭了。」

  「回家?你為何事要離開糧行,為何沒人同我提起此事?」,楊掌櫃佯裝不知此事,故意這樣說道。

  沈中權歎了一口氣,並沒有說話,只是低著頭站在哪裡。雖然唐昌隆故意針對他,但是沈中權礙于表兄弟之情,並不願意把「糧食弄虛作假」的事情告訴楊掌櫃。

  在他看來一個是兄弟,另一個只是外人,古人對于親情亦是看得很重。

  過了許久,楊掌櫃打破寂靜,說道:「你打算替唐昌隆隱瞞到什麼時候?」

  沈中權聞言驚恐的抬起頭,「我不知道楊掌櫃在說些什麼?」

  楊掌櫃歎息一聲,「你視為兄弟的人,已經雇人在半道害你。」

  「啪、啪」,楊掌櫃拍了兩下手掌,幾個護院把一個人帶進屋子。

  沈中權轉身看去,看清被帶進來的人後,他失聲說道:「王大哥,你怎麼來了?」,這人便是沈中權雇傭的車夫。

  只見王車夫撲通一聲伏在地上,「楊掌櫃,饒命呀,我也是聽命行事。」

  楊掌櫃嫌他呱噪,讓隨從前來審問,王車夫把事情娓娓道來。

  原來,趙員外得知沈中權要走,害怕事情敗露,惡從膽邊生,收買王車夫找機會除掉沈中權。

  沈中權聽完這番話,嚇得後背發涼,如果不是楊掌櫃把他攔下,說不定就遇害了。

  楊掌櫃揮手讓隨從把王車夫帶下去,沈中權抱拳問道:「敢問楊掌櫃如何知道王車夫要害我?」

  「父親命我找尋救命恩人,我多方打聽到你的下落,出于謹慎查了你的背景。誰曾想你竟然是唐昌隆的表哥,我留了一個心眼,讓人暗中關注你。這才得知你和唐昌隆有間隙,遂決定出手幫你」

  自從唐昌隆當上糧行管事後,糧行的生意一落千丈,礙于唐昌隆的妻姐是縣衙主簿的小妾,楊掌櫃不敢輕易得罪他。故此,一直暗中調查唐昌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唐昌隆和趙員外的醃臢還是敗露出來,只是苦于沒有證據揭發此事。

  趙員外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沈中權害他賠了一筆錢,又知曉他們的秘密,自然是首要除掉的人。楊掌櫃先下手為強,為了不打草驚蛇,假意找人拖延時間,另一邊安排隨從捉拿王車夫。

  真相大白之後,沈中權怒火中燒,于是,他把唐昌隆和趙員外的醃臢事說了出來。

  楊掌櫃遂讓人拿下唐昌隆,將其扭送縣衙。他受不了皮肉之苦,對罪行供認不諱。很快趙員外也落網了。二人牽涉賑災案,都被判了秋後問斬。

  沈中權不僅揭發有功,還救了糧行老東家,他深受楊掌櫃的信任,接替了唐昌隆當了糧行管事。

  3、黑夜回家,見妻子夾菜有端倪,他撒黃豆逃過一劫

有一天,楊掌櫃的家裡來了一位黃紫貴人,他是老東家的好友,每一年都會來楊家住一段時間。

  老東家見到好友很高興,二人寒暄的時候,遂把落水之事告訴他。黃紫貴聽聞救人者叫沈中權,突然想到一件事,遂讓楊掌櫃把沈中權叫來。

  不一會兒,沈中權就來了,只見黃紫貴人突然開口問道:「沈管事,你先父的名諱是叫沈大慶嗎?」,沈中權聞言點了點頭。

  「太好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你正是我要找的人呀。」

  于是,黃紫貴人把事情娓娓道來,他的師傅三十年前曾在此地雲遊,遭遇到仇家埋伏身受重傷。他自知無法脫身,就把一件對他來說,非常很重要的東西交給一位叫沈大慶的佃戶保管。

  同門前來營救,還是晚了一步,師父遇害了,是以木盒的事就被隱藏下來。多年之後,徒弟收拾師傅遺物時,才在手劄中知道木盒之事,徒弟遂一直在找尋木盒下落。

  但是,茫茫人海,靠一個名字怎麼能找到人呢?這件事就這樣一直耽擱了三十年。

  沈中權聞言大吃一驚,沈家藏有木盒一事,從未跟外人說起,此時黃紫貴人提及此事,自當是木盒主人無疑。

  于是,沈中權領著眾人來到家中,妻子帶著兒子回了娘家。家中顯得很冷清,他從房梁上取下一個全是灰塵的木盒,小心翼翼交給黃紫貴人。

  黃紫貴人查看了一下木盒的封漆,並未有打開過的痕跡,沒曾想這個木盒在沈家父子手裡三十年都未打開過,實在是令人詫異。

  「先父臨終前,叮囑我一定要保管好這個木盒,如今得幸找到木盒主人,父親在天之靈也會很高興的。」

  黃紫貴人用衣袖把灰塵抹乾淨,當著眾人的面把木盒打開,只見盒子裡裝著一個玉鐲,很普通並非是貴重的模樣。

「這只手鐲是家師的母親留下來的,家師睹物思人,一直小心翼翼保管,被敵寇追殺時,怕遺物遭損,這才囑託沈管事的父親保管。」

  眾人聞言很唏噓,替沈家父子不值,沈家花了三十年替人保管的木盒裡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玉鐲。可是對于它的主人來說卻是視若珍寶。

  沈中權並沒有失落,對他而言,莊稼人承諾比天大。這件事讓楊掌櫃對沈中權的品行更加敬佩,決定讓其當糧行的二掌櫃。

  黃紫貴人拿到木盒之後,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沈中權,他並未和眾人打招呼,轉身就離開了沈家院子,這讓同行的人很疑惑。

  眾人返程時,黃紫道人中途要下車,說是師門有急事處理,就不和眾人回縣城了。

  第二日,妻子劉蓮花突然拖人找到沈中權,說是兒子重病讓其速歸。

  沈中權趕緊向楊掌櫃告假,楊掌櫃得知後,讓糧行的車夫送他回家。

  馬車行至半道,車軲轆突然壞了,車夫停車修理,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走了一位老翁。

  只見他頂著烈日背著一個麻袋,走起路來非常吃力。沈中權于心不忍,上前問道:「老人家,天氣炎熱,你要去哪裡?我載你一程便是。」

  老翁是個憨厚的莊稼人,告訴沈中權,他的老伴前不久生病了,為了買藥換錢,背著自家種的黃豆拿去鎮上賣。

  老翁天未亮就出門了,只是他年歲大了,腿腳不利索,如今快晌午了還未到縣城。

  看到老翁的模樣,沈中權鼻子一酸想起了父親。于是,他出錢把黃豆買下,讓老翁趕緊去醫館抓藥。

  老翁拿著錢千恩萬謝的離開,車夫也將車修好,他們繼續啟程趕路。

  路上修車耽擱半天,沈中權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傍晚,街坊四鄰已經點上了蠟燭,只有沈家小院漆黑一片。

  沈中權推開院門走了進去,他朝屋子裡喊著妻子名字,不一會兒,屋裡亮起了燈。只見劉蓮花在屋裡回話道:「相公,你回來了,快進屋吃飯。」

  一陣陰風吹過,沈中權脖頸有些涼,他扛著裝滿黃豆的袋子進了屋子。

  只見劉蓮花背對著門,坐在凳子上。沈中權有些奇怪,往日妻子見他回來一定會非常欣喜。可是今天妻子有些古怪,大馬金刀似的坐在凳子上也不來幫忙。

  「相公,別忙了,快來吃飯,一會飯菜就要涼了。」,劉蓮花木然轉過頭說道。

  「不了,我先去看看兒子。」,沈中權剛要推開房門,劉蓮花突然起身,冷冷說道:「我們許久未見,在你眼裡兒子比我重要嗎?」

  沈中權聞言心裡有愧,轉身回到桌前,「娘子別生氣,我們好好吃一頓團聚飯。」

  劉蓮花聽完這番話破涕而笑,只是在沈中權看來顯的有些刻意,妻子的動作有些說不明白的扭捏,像是故意偽裝成女子的行為舉止,可她明明又是一個女子,說不上來怪異。

  他只當是同妻子久別重逢,難免會有一些陌生而已。當劉蓮花拿起筷子,給沈中權碗裡夾菜的時候,沈中權眼裡閃過一絲驚愕,他眉頭緊蹙並未說話。

  只見劉蓮花夾菜時,食指會翹了起來,這讓沈中權心裡咯噔一下。

  沈家父子二人握筷的姿勢一直都是錯的,他們夾菜時,食指不經意間就會翹起來。直到劉蓮花嫁過來,才幫沈家父子糾正過來。

  正確的握筷子姿勢應當是拇指、食指和中指3根手指頭輕輕將筷子拿住。

  可是此時的劉蓮花,卻非常自然的翹起食指夾菜,這怎麼不讓沈中權大吃一驚呢?

  「眼前的女子,不是我的妻子。」就在他失神的時候,筷子不小心掉到地上,當他彎腰下去撿的時候,突然看到妻子竟然是腳尖觸地。

  他忽然想村裡老人說過,老魅都是夜裡幻化成人形出來害人,它們害怕沾染地氣,所以都是用腳尖走路。

  妻子的種種反常,讓沈中權心生戒備,他撿起筷子後,並沒有動碗裡的菜肴,而是謊稱要去如廁。

  沈中權起身時,劉蓮花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冷冷說道:「相公,先吃飯,一會兒再去。」

  沈中權只覺得的胳膊被抓得生疼,隱約可以看到妻子的指甲竟然劃破了衣袖。

  他想起村裡老人說過,老魅忌憚黃豆。下午趕路時犯困,他抓了一些黃豆解饞,沒吃完的放在懷裡。

  于是,他佯裝坐下,迅速從懷裡掏出黃豆,然後撒向劉蓮花。只聽見蓮花掩面慘叫,「滋啦」的聲響,一道黑氣在劉蓮花身後彈出,然後破窗而逃。

沒過一會兒,窗外金光乍現,傳來一聲尖叫,沈中權跑出屋子。他看見圍牆上站著一位白髮鬚眉的黃紫貴人,他舉著一柄桃木劍,口中低聲默念著什麼。

  須臾,半空中出現一道符籙編織的大網,一個黑影被罩在裡面。沈中權定睛一看,發現老魅竟然是已死的表弟唐昌隆。

  唐昌隆臨死前都在怨恨表哥沈中權,如果不是因為他堅持原則,糧食造假案就不會被發現,是以他心生怨氣不遠離開人世,一直在沈家徘徊,伺機報復沈中權。

  當他得知劉蓮花帶著兒子回娘家時,他使了一些手段迷惑了劉蓮花。回沈家後,托人騙沈中權回家,並在飯菜中做了手腳。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它被沈中權識破,只得逃走,剛出屋子,就被一沈無形的大網困住,使勁渾身力氣都無法逃脫。

  黃紫貴人第一次來沈家小院就發現了端倪,他察覺出有煞氣,只是漂浮不定,無法追蹤,他篤定這邪祟是沖著沈中權而來。

  為報答沈家父子保管木盒三十年,黃紫貴人決定出手消滅老魅,怕打草驚蛇未曾向任何人透露此事。

  故此半道下車後,一直在沈家院子外蹲守。天黑後,他本想直接出手消滅老魅,誰曾沈中權回來了,他只好伺機而動了。

  沒過去多久,屋子裡傳來異響,隨後一個黑影跑了出來,黃紫貴人抖腕撒出符籙,幻化成大網捉住了老魅。

  「沈中權,你毀了我的一切。」唐昌隆嘶聲吼叫。沈中權聞言嚇得臉色煞白,他把心一橫說:「今日的惡果,皆是你昨日種 下,你販賣假糧食,害死多少無辜之人,你想過他們的家人嗎?」

  「你少來貓哭耗子假慈悲,我的家毀了,父母也沒有人贍養了。」,唐昌隆心中放不下父母成了執念。

  「昌隆,我已經在城裡買了一間院子,待木匠打好傢俱,我就會把舅父接來一起住,我會贍養他到臨終。」

  原來沈中權早就想好了要贍養舅父一家子,他和唐昌隆從小就要好,只因二人走上了不同的路,這才分道揚鑣。

  唐昌隆聞言非常驚愕,隨後便大哭起來,它對過往開始悔恨,心中執念消失,遂化成星光點點消失不見了。

  事後,黃紫貴人替劉蓮花把脈,並無大礙調養一些日子就好,他臨走時留下五百兩銀票當做沈家父子三十年來保管箱子的報酬,算是替師傅履行了諾言。

  沒過多久,城裡小院蓋好,沈中權遵守諾言,把舅父接來贍養。從此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