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大家交口誇讚男子的良心重,顏色紅,官員說,放他走吧

民間故事:大家交口誇讚男子的良心重,顏色紅,官員說,放他走吧
2022/02/13
2022/02/13

唐代宗時期,書生程洞材是個飽學之士,心地良善。這一天,正是秋高氣爽時節,他去爬山,登高望遠。美好的秋景讓他流連忘返,不知不覺間,已經翻過兩座山,到了群山的深處。等到他發現天色已晚,已經無法按時返回了,只好攀爬上一棵大樹,坐在樹杈之間,將就一晚。到了半夜裡,樹下突然出現一絲光亮,程洞材透過樹葉的縫隙,發現樹下盤腿坐著一位白髮老者,光亮就是從他的身上發出的。不一會,遠處響起動靜,來了許多野獸,排成佇列,趴在老者的身前。

野獸的種類很多,豺狼虎豹,野雞野兔,幾乎山中所有的野獸都來了。它們趴在地上叩頭,一齊說道:「拜見土地公公!」老者笑著說:「你們都起來吧。唉,一年一度的秋獵大會又要來臨了。」野獸裡響起了哭聲,此起彼伏,非常悲傷。土地爺用悲傷的語調說:「據說,今年新刺史上任,秋獵的規模比以往都要大,你們之中有很多將會死於這次秋獵大會,我把你們召來,見最後一次面,也算是道別吧。」虎王上前說道:「每一次秋獵,我們都會損失許多族類,繁衍的速度比不上獵殺的速度,這樣下去,我們早晚會滅絕的。」狼王上前說道:「是呀,早晚會滅絕。唉,他們有兵器,有快馬,有獵鷹,我們不是對手,只有任其宰割。」土地爺歎了一口氣,說道:「大家認命吧,我也只能同情你們,別無他法。人類有一句老話,叫做民不與官鬥,何況獸類?他們有權有兵,所到之處,猶如秋風掃落葉,勢不可擋。你們自求多福,各安天命吧。」

野獸們大哭著散去,土地爺也不見了,四周歸於寧靜。程洞材卻無法淡定,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息。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又怎麼能知道野獸們的苦衷?天光大亮後,程洞材急匆匆地回到家裡,奮筆疾書,寫下一篇文章。第二天一大早,便在山腳下等候。今天是秋獵大會的第一天,刺史會率領官兵從此路過。過了不久,大道上塵土飛揚,刺史穿著鎧甲,騎著高頭大馬,身前橫著一杆長矛,腰懸弓箭,肩膀上架著一隻獵鷹。他的身後跟著兩名隨從,牽著幾條獵犬,後面是一隊官員和官兵,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了過來。程洞材跪在路中間,雙手舉著那篇文章,高喊道:「學生程洞材拜見刺史大人,有一份諫書在此,鬥膽呈上。」早有隨從上前,接過文章,遞給刺史。刺史展開一看,是一篇建議他撤銷秋獵大會的文章,言辭懇切,句句中肯。刺史臉現不快,將文章擲在地上,說道:「你一介書生,不好好讀書,瞎摻和什麼?」程洞材振振有詞,大談秋獵大會的不利之處。刺史大怒,喝令隨從將他拖開。程洞材掙脫掉隨從們的拉扯,厲聲說道:「刺史大人,你如一意孤行,我願以死明志。」說罷,往路邊的巨石上撞去,頓時頭破血流。刺史擔心有損聲望,吩咐隨從們給程洞材包紮傷口,領著隊伍回去了。此事傳開後,刺史為了籠絡民心,取消了一年一度的秋獵大會。

三年後,程洞材啟程去都城參加科舉考試。半路上遇見一支商隊,拉著十幾車貨物去都城販賣。程洞材上前要求搭順路車,商隊的頭領見他是一個趕考的書生,同意帶著他。程洞材大喜,把行李放在貨物上,爬上了馬車。在路非止一日,這一天到了山區,商隊翻越山嶺時,突然竄出十幾個蒙面盜賊,見人就殺,一個活口也沒有留下,然後把貨物和錢財搶走了。過了一會,來了一隊人馬,領頭的官員穿著古怪,身邊跟著幾個奇形怪狀之人,似乎是陰間的官差。官員大聲說:「小的們,老規矩,稱良心。」那些奇形怪狀的人答應一聲,拿出一桿秤,兩個人抬著,一人手裡握著秤桿。另幾個人依次從地上的死屍上,掏出心臟,放進秤盤裡,報著數量,官員登記在冊簿上。輪到程洞材時,幾個人大聲驚呼,說道:「這個人的良心好重,沒有一絲雜質,是一顆上等好心。」官員聞言,走上前觀看,點頭讚歎道:「確實如此,你們再看顏色,鮮紅透亮,猶如血色水晶一樣,這是一個善良正直赤膽忠心之人。這種人死了可惜,小的們,放他還陽,其他的都帶走。」

程洞材目睹了這一切,不知所措。兩個奇形怪狀的人走過來,說道:「你是個有良心的人,你回去吧。」伸手就要推他。程洞材急忙問道:「且慢,稱良心是什麼意思?」一個人責怪他囉嗦,另一人說道:「告訴他吧,也好讓世人知道個中緣由,爭做好人。」先前一人說:「那好,你給他說說吧。」另一人對程洞材講了起來。原來,每個人出生時,所攜帶的良心是一樣重。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沾染上一些不好的社會風氣,良心就會減輕,摻雜一些雜質。特別是利慾薰心之人,心臟裡的良心幾乎喪失殆盡,輕如鴻毛,顏色也變成暗黑色。如果一個人經常做好事,良心就會保持原色,重量反而會增加。一個有良心的人,陰司裡也會敬重他,不會讓他死於非命,讓他活在世上,多做一些好事。程洞材聽完,如醍醐灌頂,不由得開懷大笑起來。先前一人將身體上的刀口用手一抹,傷口消失,然後將程洞材猛地一推,程洞材醒了過來。他檢查全身上下,完好無損。再看身邊,商隊的人都已經死了。

程洞材報了官,官府登記在冊,著令差役尋訪盜賊,後來將盜賊一網打盡,表過不提。程洞材繼續趕路,到了都城後,下榻在客棧裡。考試過後,皇榜公佈,程洞材榜上有名,後來被點為進士,當了縣令。程洞材沒法忘記稱良心這一場景,常常以此告誡自己,多做善事,當一名清官好官。他最終官至三品,七十歲無疾而終。做人還是要講良心的,不要讓利益蒙蔽了善良,至少,在夜深人靜之時,面對靈魂的拷問,不會內疚。本故事採用了荒誕的筆法,在於借事喻理,勸人為善,與封建迷信毫無瓜葛。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圖片來自網路,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