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回鄉,見嬸娘夜裡穿鳳鞋有蹊蹺,他撒雄黃逃過一禍

民間故事:男子回鄉,見嬸娘夜裡穿鳳鞋有蹊蹺,他撒雄黃逃過一禍
2022/01/13
2022/01/13

明朝宣德年間,九江府德化縣永安村有一個秀才名喚林青,打從記事起就寄居在嬸娘趙氏家中。

  在村子裡像林青這樣痛失親人的村民有七八個,聽村子裡的老人講,二十年前,有個姓佘的員外看中永安村依山傍水風景好,就想在村西邊置地建房。

  林青的父親和叔叔都是瓦匠,被佘員外請去蓋房子。某日晌午後,雷聲震耳欲聾,俄頃,天幕降下天雷,將佘員外蓋到一半的宅院付之一炬。

  此時,工匠們都在房子裡幹活,均未能倖免于難。出事之後,佘員外就離奇失蹤。林青的母親悲傷過度落下病根,沒熬過半年就去世了。

  彼時,林青只有三歲,父母雙亡,存世的親戚只有嬸娘趙氏。

  趙氏膝下尚有一個繈褓中的女兒,她的丈夫也在這場火災中隕命。

  雖然生活拮据,她毅然決然收養林青。

  趙氏容貌姣好,雖已寡居,但是上門求娶之人有很多,其中不乏豪門大戶想納其為妾,然而都被她拒之門外。

  她雙手叉腰怒斥媒婆道:「婆婆再登門呱躁,我必持掃帚迎之。」

  故此,再也沒人敢來提親。

  趙氏省吃儉用帶大兩個孩子,林青聰慧竟有過目不忘的本領是個讀書的種子。

  趙氏為了供養侄兒讀書,白日去酒樓後廚幹活,晝夜縫補衣裳,從無怨言。

  林青懂事,沒有辜負嬸娘的期望,十七歲便中了秀才進入府學讀書。

  為了減輕嬸娘的負擔,林青努力讀書從附生考到廩生,故此吃住伙食都由朝廷提供。

  府學教授王大人欣賞林青的才華就保舉他去了國子監讀書,成為貢生。

  在國子監學習的三年裡,林青兩次考試都是一等。轉下到了鄉試的時間,于是,他收拾行囊前往南昌縣赴考。

  誰也沒想到這一趟回鄉之行,竟然遭遇一樁奇遇。

  1、林青客棧內被羞辱,佘公子仗義施以援手,

  鄉試通常在八月舉行,故此又稱秋闈。林青擔心路上發生變故,提早出外,七月初便到了南昌縣,四處打聽找了一間便宜的客棧落腳。

  沒曾想剛住第二日,他外出的時候,屋內就遭了賊,錢財被洗劫一空。

  林青找到掌櫃討說法,這個掌櫃是個老江湖怎肯賠損失?他言辭粗鄙讓林青難堪,說他是想訛錢賴賬。

  俄頃,引來路人圍觀。

  「豈有此理,你竟然倒打一耙。」,林青為人蘊藉,頭一次遇見這種事情,在眾人面前被指指點點。

  此時,店小在客棧掌櫃耳邊說了一個主意,要將林青的包袱丟出客棧外。

  林青上前阻止,兩人爭執中,店小二的衣衫也被撕破顯得滑稽,引來圍觀者的嘲笑。

  店小二惱羞成怒舉起板凳就要砸向林青。

  就在這時,人群中有人喝道:「快住手!」

  林青回頭,發現一個身穿青衫俊朗的男子緩緩走來,只見他從懷裡拿出一錠銀子放在櫃檯上。

  「和氣生財,這位公子的房錢由我墊付。」,男子環顧四周,輕描淡寫的說道:「過一會兒,我讓書童去衙門說這裡遭賊。也好讓掌櫃安心做生意。」

  掌櫃的聞言心裡咯噔一下,衙役來客棧的事情傳出去,店裡遭過賊就會被眾人知曉,到時候誰還敢原來住店?

  事關生意,客棧掌櫃連忙作揖求男子別讓書童去衙門,男子冷笑說道:「看你還敢不敢店大欺客。」

  客棧掌櫃沒有先前的跋扈,反而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訴自己上有八十歲母,下有繈褓中的孩子生活如何不容易云云。

  「這位林公子被盜的銀兩,由小店承擔,請恁高抬貴手。」

  林青聞言于心不忍,就對男子說:「感謝兄台仗義出手,既然掌櫃願意賠償,得饒人處且饒人,放過他吧。」

  男子點了點頭,掌櫃立馬將銀子遞給林青。

  俄頃,男子背著手離開客棧。

  林青拎著包袱追了出去攔下男子,將其墊付的房錢還給他。

  男子本不想收下,但是林青卻不肯,還說男子的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男子微微一笑,「我這裡真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我偶然得到一本宋代的孤本,勞煩你到我家中抄錄。」

  林青是個喜歡讀書的人,得知男子家中有宋代孤本心生嚮往,便答應幫忙抄錄。

  于是,二人攜手往城外走去。在路上,他們閒聊起來。

  男子名喚佘中權,父親是個生意人,去歲病故。

  不一會兒,林青來到一座雕樑畫柱的宅院門前,兩人登堂入室。

  佘中權讓小廝前去稟告母親,說是家中有客人拜訪。俄頃,一個妙齡丫鬟進來,她紅妝豔絕,讓林青驚為天人。

  佘中權向林青解釋說此女名喚紅纓是母親的貼身丫鬟。

紅纓盈盈一拜,聲音綿柔的說道:「回稟公子,老太太身子乏了已然睡下。」

  佘中權作揖道歉說是禮數不周,林青擺擺手說道:「老夫人是長輩,我該請安才是。既然如此,還請佘兄帶我去書房抄錄孤本。」

  紅纓若有所思的看向林青,臉上露出一抹嫣紅,這一幕恰好被林青看見。

  2、林青坐懷不亂,引來佘中權的不滿

  來到書房,佘中權從一個木盒中小心翼翼拿出一本紙張泛黃的線書交給林青。

  林青翻看幾頁就大贊此書精妙,這時候書童已經準備好文房四寶。

  林青卷起衣袖,開始忘我的抄錄,佘中權微微一笑,輕手輕腳的離開屋子。

  不知過了多久,林青放下毛筆,揉了一下有些酸的手腕。抬頭看向窗外已然天黑了,這才發現小廝不知何時在屋子裡點燈了。

  俄頃,房門被推開。佘中權進來說道:「林兄辛苦,還請隨我去前院吃食。」

  「不知道老夫人是否醒來?我該前去請安才是。」

  「家母得知府上來貴客很是高興,一直嚷嚷著想見見你,只是林兄在抄錄,我不敢打擾。」

  言罷來到前院,此時桌上已經備好豐盛的菜肴。

  二人互相謙讓一番坐定,俄頃,紅纓攙扶著一位身穿團襖的老婦人進屋,她便是佘中權的母親朱老夫人。

  林青起身見禮,朱老婦人誇讚他一表人才等云云,然後說道:「我在這裡會讓你們年輕人拘束,我就回房了,讓紅纓留下給你恩甄酒。」

  眾人行禮後,朱老夫人在丫鬟攙扶下離開。

  林青重新落座,紅纓就站在旁邊倒滿一杯酒。席間,佘中權妙語連珠,氣氛濃烈。二人推杯換盞。

  酒過三巡,佘中權言行舉止開始孟浪,但是林青依舊正襟危坐沒有對身側的紅纓僭越。

  佘中權對紅纓使了一個眼神,後者佯裝不小心摔倒在林青的懷裡。

  林青卻坐懷不亂,起身整理衣衫,作揖說道:「佘兄,我已不勝酒力,就此告辭離去。明日我再來府上抄錄。」

  佘中權說天色已晚,城門落鎖無法進城,讓林青抄錄期間在府上居住。並對林青說如果不答應就不讓他繼續抄錄了。

  林青聞言只好答應。此時,紅纓手中多了一個蓮花燈。

  佘中權就讓紅纓領著林青去客房休息,紅纓走在前面,在燭火的映襯下細柳生姿,讓林青側目。

  行至連廊,夜黑風高,林青酒意上頭,步伐有些浮沉。

  紅纓回頭想要攙扶林青,卻被他擺手拒絕,「男女授受不親,禮也。」

  紅纓眼中不經意間露出驚訝,她很快隱藏好情緒,並沒有離去而是放緩腳步。

  不一會兒,林青來到客房,他見屋內傢俱齊全,牆上都是古畫,心中感慨佘家殷實。

  紅纓鋪好被褥後,見林青駐足在古畫面前沒有挪步,嗔怪他是個榆木疙瘩腦袋。

  林青沉浸在畫中意境之中,突然覺得有人在替自己寬衣,這才回過神來看見紅纓在身側。

  他趕緊退後一步,「今日諸多事有勞姑娘,天色不早了,還請你早些離去。」

  林青朝她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紅纓眼中幽怨的離開了房間,她回頭看向房內已然吹滅的蠟燭,心中不知為何竟然暗自歡喜。

  正在此時,身後傳來一聲冷哼,嚇得紅纓瑟瑟發抖。

  佘中權從黑暗中緩緩走了出來,他眉頭緊皺的看向林青屋子,心生不滿。

  3、深夜麗影講述身世,真相大白後滿屋竟是蛇蟲鼠蟻。

  三更時分,林青在睡夢中被凍醒,竟發現紅纓腦袋枕著胳膊躺在身側看著自己。

  他嚇得坐起身來,只見紅纓秀髮覆面,嚶嚶淒淒說道:「還請公子救我。」

  林青臉上鐵青,警惕的看著眼前的女子,他不是眼瞎,曉得紅纓三番五次的在其面前諂媚。

  但是,他為人正直視而不見,沒想到卻讓紅纓變本加厲。

  「你莫要作妖,否則我要去佘兄面前告發你。」

  紅纓聞言由哭變笑,她重新盤起髮髻,起身站在床榻一側。

  只見她原地轉圈搖身一變,一襲紅衣在身,顯得英姿颯爽。

  「我敬重你是君子,不忍心你遇害,冒死告知你一個秘密。」

  原來,紅纓並不是什麼婢女,而是這座宅院真正的主人。

  她的真名叫做李紅纓,二十年前的某日,一對落難的母子叩開李家朱門。

  李員外是個大善人,見母子可憐就收留他們。

  誰曾想到了後半夜,這對母子竟然凶性畢露,李家上下十幾口人遭到毒手。

  而這對母子鳩占鵲巢佔據李府,這對母子便是朱老夫人和佘中權。

  佘中權乃是一條修為百年的赤蛇,朱老夫人亦是鐵蜘蛛。

  李家宅院在郊外,沒人發現主人已經更換,紅纓貌美被佘中權拘著陰神。

佘中權和朱老夫人避世在人間就是懼怕天劫,它們偶然發現只要身邊有讀書人,這天劫就不會落下,故此每當要天劫的時候,他們就會誆騙讀書人都府上,借此避禍。

  此事被值日的天官發現,于是派下巡夜人緝拿它們。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又讓它們發現只要吞噬了讀書人的意識,就可以短暫的避開巡夜人。

  故此,每歲的鄉試,佘中權都會想盡各種辦法帶讀書人回家,然後逼迫紅纓奪取讀書人的意識。

  紅纓就在無盡的自責中度過二十年的歲月,今歲遇見林青驟然覺得他長得像死去的弟弟,又見他為人正直坐懷不亂,不像那些舉止輕浮的讀書人,心中不忍,這才好心想提醒他。

  聽完紅纓的一番話,林青嚇得後背直冒冷汗,慌亂過後他馬上鎮定下來。

  他起身鄭重作揖,「請李姑娘救我。」

  紅纓微微一笑,「快二十年沒有人喊我的姓氏了。」,轉下她手掌中憑空出現一把鑰匙。

  「我算過了,明日就是天劫的時間,佘中權一定會想盡辦法挽留你,但是只要你拿著鑰匙打開府門逃離。此地就會被巡夜人察覺,到時候就會降下天劫,它們為禍人間必定化成齏粉。」

  「你又會如何?」,林青猶豫後問道。

  紅纓淒慘一笑,「我為虎作孽二十載,太多讀書人因我被害,我要為自己的過往贖罪。」

  此時,門外傳來淅淅索索的腳步聲,紅纓做出禁聲的手勢,原來是竹鼠化成的書童在監視林青的一舉一動。

  紅纓低聲說道:「明日晌午就是天劫的時間,我會替你拖住佘中權,你趁亂逃出去。」

  言罷,紅纓悄然離去。

  林青全然沒有睡意,他在床榻上坐到天亮。

  4、彼時巡夜人悄然而至,天門大開落天劫,一切塵埃落定。

  翌日,臨近晌午,林青找到佘中權說是有要緊的事要去城裡。

  此時佘中權怎會輕易讓他離開?于是,百般勸阻,又給紅纓使眼神,讓她趕緊奪取林青的意識。

  天劫將近,佘中權有些急不可耐了,朱老夫人也在丫鬟的攙扶下到了前院。

  「佘兄,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要離開。」,林青佯裝生氣拂袖而走。

  佘中權喝道:「紅纓你還等什麼?難道你不怕天劫降下,灰飛煙滅嗎?」

  頓時,佘中權凶性畢露露出猙獰的樣子。

  今日,紅纓穿了一件素雅的白衫,原本一直低頭看著腳尖的她,驟然睜開雙眼,緩緩走到林青的跟前。

  讓屋內眾人驚愕不已,她不是要傷害林青,而是要保護他。

  「大膽紅纓,你在做什麼!」,朱老夫人怒不可遏。

  只見紅纓將林青推出大堂外,後者倒飛出去。

  「你快逃!」,紅纓喝道,只見她揮舞衣袖,門窗全部緊閉阻擋了屋內眾人的追擊。

  林青從地上起身,往大門跑去,身後的屋內傳來刀劍碰撞的聲音。

  來到大門後,只見門閂上有個奇形怪狀的鐵鎖,林青拿出鑰匙[插·入]。

  朱門發出厚重的聲音緩緩開啟,俄頃,就露出一道人寬的縫隙。

  「姐!」,林青驟然轉身聲嘶力竭的喊道。

  這是昨夜紅纓臨走前對林青提出的一個請求,希望他逃走前喊自己一聲姐,紅纓這二十年來無時無刻不想念自己的弟弟。

  屋內,紅纓深受重傷,聽到林青的喊話後,她潸然淚下水。

  「哎,姐知道了。」

  佘中權見紅纓在垂死掙紮,出手狠辣將紅纓打得灰飛煙滅。

  朱老婦人顯出真身,撞破房門追了出去。

  此時天幕中雷雲疊嶂,驟然下起雨來。

  林青已經逃出李府,他慌不擇路沿著羊腸小徑跑去。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蓑衣,帶著斗笠的樵夫出現在不遠處。

  兩人相遇,林青攔下他,焦急說道:「後面有危險,你別過去。」

  樵夫用手扶了一下斗笠,微微一笑,「職責所在,刻不容緩。」

  言罷,只見樵夫拔地而起,在後面緊追不捨的朱老夫人看清不遠處的小黑點時嚇得瑟瑟發抖,趕緊原路返回。

  口中喊道:「巡夜人來了。」

  彼時,天門大開,雷雲密佈。身穿甲胄的天官在朱老夫人的指引下,發現了佘中權的藏身之地。

  「赦!」,天官口含天憲。

  九天雷雲驟然炸裂,數以萬計的紫雷傾瀉而下,將這二十年積攢的怨氣揮霍一空。

  佘中權大老遠就看見朱老夫人的後面跟著光柱。

  「你不要過來啊。」,佘中權大喊道。

  朱老夫人卻把這句話理解成「快些過來。」,于是,離奇的一幕出現了,朱老夫人的真身憑空又多了幾隻腳,呼哧呼哧的往李府跑去。

  當朱老夫人跑進李府的大門後,天雷精准落下,佘中權在咒駡聲中化成齏粉。

  朱老夫人被炸成齏粉時,心中還在想:「佘中權為何要罵我?」

雷雲散去,李府連帶著邪祟一起煙消雲散,一切塵埃落定。

  5、落榜回鄉,見嬸娘纏足穿鳳鞋有疑慮,他撒雄黃逃過一劫

  林青回到城裡大病一場,很快就痊癒參加了鄉試。

  經歷李府一事,他依舊心有餘悸,鄉試發揮失常落榜了,于是,他收拾行李回鄉。

  離鄉兩年,林青都未曾回家,一是路途遙遠往來不便,二來是把路費省下來,免得嬸娘破費。

  一路舟車勞頓,林青回家已經是深夜,他叩開柴扉,開門的是嬸娘趙氏。

  兩年未見,趙氏的容貌沒有變,倒顯得更加年輕。

  「嬸娘,你的小尾巴呢?。」,林青問道。

  趙氏聞言趕緊往身後看去,臉色煞白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沒有尾巴呀。」

  林青笑著說:「嬸娘當然沒有尾巴,我說的是尹兒呀。」

  原來,趙氏的女兒名喚林尹兒,從小就膽子小,如今十幾歲了亦是如此,趙氏走到那裡,她就跟到哪裡,于是林青就戲稱堂妹叫「小尾巴!」

  「哎,你說的尹兒啊,她人不舒服睡下了。」,趙氏尷尬的說道。

  林青進屋後看見趙氏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肴食指大動,他放下行李先去一旁洗漱。

  林青剛擦乾淨手就看見趙氏從廚房拿來一壺酒,他驟然發現趙氏竟然穿了一雙繡鳳纏足鞋,走路舉止心存疑慮,嬸娘是莊稼人,經常要幹活,絕對不可能纏足。

  落座之後,趙氏給林青盛飯又夾菜,而後又倒了一杯酒,放到他的手邊。

  「舟車勞頓喝些酒水去乏。」,趙氏笑著說道。

  林青猶豫再三還是端起了酒水,他正襟危坐用袖子擋住杯子喝酒。

  俄頃,一盞空杯放在桌上,林青驟然跌倒在地,趙氏眼中露出喜悅的神情。

  「哥哥,我終于替你報仇了。」,趙氏喜極而泣,只見她往臉上一抹,一張酷似佘中權的女子出現在屋內。

  女子名喚佘中花也是赤蛇只是修為不夠,一直在深山老林歷練,驟然聽聞兄長渡劫失敗皆因林青從中作梗,于是,它不管不顧下山來報仇。

  佘中花正要出門離開的時候,躺在地上的林青突然開口說道:「你將嬸娘和堂妹藏哪裡了?」

  佘中花回頭,就看見林青從地上起身,只見他的袖口上有水漬,原來他喝酒的時候,把酒水倒進袖子裡了,由于袖口寬大,佘中花沒有發現。

  「可惡!」,佘中花自知被騙怒火中燒,她顯出本體撲向林青。

  林青滿頭大汗,從懷裡拿出一個瓶子,裡面裝著雄黃,打開後瓶蓋,向飛撲而來的佘中花撒去。

  自從經歷李府的奇遇後,林青身上就備著一瓶雄黃。只見佘中花碰到雄黃後吃痛的在地上打滾哀嚎不已。

  林青見後于心不忍,他提了一桶清水,沖淡佘中花身上的雄黃。

  過了一會兒,佘中花奄奄一息,說道:「我要害你為何還要救我?」

  林青見佘中花替兄報仇有些感動,歎息說道:「冤冤相報何時了。」

  他把自己在李府的遭遇說出來,佘中花大吃一驚,沒想到曾經心地善良的哥哥竟然為了活命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佘中花慚愧不已,曉得自己做錯了事情,為了將功補過親自釋放趙氏和趙尹兒。

  林青原諒了佘中花,于是,佘中花遁入深山而去。

  多年後,林青金榜題名中進士,他放著大家閨秀不娶,卻娶了一個樵夫的女兒為妻,妻子名喚余樹,聽說兩人偶然在山中認識。

  成親不久後,妻子生下一個粉嫩玉琢的女兒,從此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夫婦畢生行善積德,順遂平安。

(故事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