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父親堅持要葬在亂石灘,家業興旺後,兒子才知父親苦心

民間故事:父親堅持要葬在亂石灘,家業興旺後,兒子才知父親苦心
2021/12/14
2021/12/14

清朝嘉慶年間,山東濟南府古泉村有位忠厚善良的老農,名叫曹懷福,家中世代為農。曹懷福有兩個兒子,大兒子曹孝,二兒子曹恭,均已成親。日子雖然過得清苦,不過一家人倒也平平安安,這讓曹懷福感到很欣慰。

有一年深秋,天氣轉冷,秋風蕭瑟,正是「秋風蕭瑟天氣涼, 草木搖落露為霜。」曹懷福早晨起來,掃完院子裡的落葉,又出門準備打掃一下院門口,卻發現門前樹底下有個乞丐,背靠著大樹,似乎在休息。這麼冷的天,乞丐只穿著破舊的單衣,衣服上還有幾個洞。

曹懷福歎了一口氣,轉身回屋,拿了一件舊衣服遞給乞丐,乞丐抬了抬眼皮,嘴唇蠕動,想說話但是說不出來。曹懷福這才發現乞丐面色蒼白,他伸手摸了一下乞丐的額頭,知道乞丐是發高燒了。

曹懷福叫來大兒子曹孝,讓曹孝把乞丐背回去。曹孝看到乞丐髒兮兮的樣子,心裡很不情願。曹懷福發了脾氣,強行讓曹孝背著乞丐回了屋。曹懷福又讓曹孝請來郎中,郎中望聞問切,說這個病不要緊,吃幾天藥就可以,然後開了藥方。

曹孝送走了郎中,回來後把父親拉到一邊,低聲說:「父親,我們和這個乞丐非親非故,為什麼要救他?萬一他是個壞人怎麼辦?」父親瞪了曹孝一眼,生氣地說:「相逢就是緣分,見死不救,那還是人嗎?再說,咱家並不富裕,就算是壞人,能圖咱啥?」曹孝是個孝順的孩子,見父親如此堅持,不再說什麼。

郎中開的藥的確管用,才兩天的功夫,乞丐就退燒了,再加上曹懷福的照顧,乞丐恢復得很快,兩個人聊天也多了起來。談話中,曹懷福得知,乞丐的真實身份是位博學的教書先生,名叫王雲虛,年紀輕輕便考中秀才。

後來,王雲虛不屑于繼續考取功名,便成了教書先生,閒置時間用來研究古書,頗有心得。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王雲虛的家鄉遭遇了百年一遇的大旱,他的父母病餓而亡。村裡許多人都逃荒要飯去,更別提拿錢請教書先生了。

王雲虛無奈,只好外出逃荒,乞討為生。讀書人臉皮薄,王雲虛經常要不到飯,大部分時間都在餓肚子,又生了病。走到曹懷福家門口的時候,王雲虛實在堅持不住了,眼前一黑,靠在樹上失去了意識。如果沒有曹懷福出手相救,王雲虛早就沒命了,他對曹懷福感激不盡。

曹懷福向來敬重讀書人,得知王雲虛是位教書先生,更加敬佩,對他更好了。又過了兩天,王雲虛徹底恢復了健康,為了報恩,他和曹懷福說了幾句掏心窩子的話:「老哥哥,感謝您的救命之恩,無以回報,只想讓您的後代好起來,不再受清貧之苦。我教書的時候,研究過古書,說實話並不是非常精通,要不然我就可以提前採取措施,避免這次大災難了。但是,畢竟研究了很多年,多少有點心得,希望能幫到老哥哥!」

曹懷福並不笨,他一聽就知道王雲虛想要幹什麼,于是帶著王雲虛在村子附近轉了一整天,可是王雲虛一直搖頭。直到傍晚,夕陽西下,兩個人坐在山坡休息時,王雲虛忽然間站起身來,指著遠處一塊亂石灘說道:「這真是一塊好地方啊!」

曹懷福順著王雲虛的手看過去,發現這塊亂石灘正在山坡前面,左邊是村裡的小河;右邊是一個高高的土堆,上面全是青草,從遠處看去像趴著的老虎;前面則是一片綠油油的麥田。因為是亂石灘,沒有人耕種,上面長滿了荒草,平時很少有人過去。

王雲虛說:「老哥哥,您百年以後就葬在這裡,後代一定會出狀元郎。就算是省吃儉用,也一定要讓後代去讀書,這樣才能考取功名!」曹懷福雖然不太明白這個地方為什麼好,但還是鄭重地點了點頭。當晚,曹懷福讓妻子做了一桌好菜,叫來兩個兒子曹孝、曹恭,並且把王雲虛的經歷對他們講了,只不過隱去了尋找墳地的內容。

得知王雲虛是位教書先生,曹孝、曹恭很是驚訝,恭恭敬敬地給王雲虛倒酒端酒。曹懷福想留王雲虛在當地,在私塾繼續當教書先生,王雲虛推說此地並不適合他,需要繼續北上,才能找到安身之處。曹懷福知道王雲虛有些本事,便不再強留。

次日,曹懷福找了幾件舊衣服,又讓兩個兒子湊了點錢,送給王雲虛。王雲虛對曹家感激不盡,灑淚而別。此後,曹懷福為了確保不出問題,主動買下了這塊亂石灘。村裡人都覺得曹懷福傻了,兩個兒子也極力阻止,可曹懷福依然我行我素。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了,曹孝、曹恭各生了一個兒子,而曹懷福則漸漸地變老了,直到油盡燈枯。去世前,曹懷福看著跪在床前的兒子、孫子,沒有一點悲傷,反倒是很欣慰。他用微弱的聲音說:「去世前,兒孫都在面前,我這一輩沒有白活,你們也不要悲傷。」

停了一會,曹懷福對兩個兒子說道:「你們還記得王雲虛嗎?當時,他雖然是乞丐打扮,但是我一眼就看出這不是個普通的乞丐。有句老話叫‘隨地相逢休傲慢,世間何處沒奇人?’所以我好生照顧他。你們以後也要記住,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傲慢自大。」

曹孝和曹恭眼中含淚答應了父親,曹懷福嘴角露出微笑,繼續說道:「王雲虛不只是個普通的教書先生,他是個高人。當初我堅持買下亂石灘,也是得到了他的指點。所以,我去世之後,不要把我葬入祖墳,一定要把我葬在亂石灘。而且,你們以後就算砸鍋賣鐵,也要讓孫兒讀書。這樣,他們才能考取功名,咱們曹家也才會家業興旺!」

曹懷福一手拉著曹孝,一手拉著曹恭,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眼睛一直盯著他們不說話。曹孝、曹恭會意,急忙答應將曹懷福葬在亂石灘,曹懷福這才笑著閉上了眼睛。根據父親的遺願,曹孝、曹恭把父親葬在了亂石灘。隨後,他們又把各自的兒子送去私塾讀書。母親去世後,曹孝、曹恭又把母親與父親合葬在亂石灘。

日子依然過得清貧,可是曹孝、曹恭謹記父親的遺願,省吃儉用,農閒時節還經常去城裡打短工,補貼家用。好在孩子聰明,記憶力好,讀書頗有天賦,這讓曹孝和曹恭倍感欣慰。每年清明節上墳的時候,曹孝、曹恭總是帶著孩子一起來,給他們講爺爺的故事,勉勵他們用功讀書,因此兩個孩子讀起書來更加賣力,對自己很有信心。

十幾年後,兩個孩子一起應考,同時考中秀才,後來又一起參加鄉試,雙雙中了舉人。雖然沒有成為王雲虛所說的狀元郎,但是對于世代務農的曹家來說,這已經是一件極為顯貴的事情了。不過,曹家依然謹記父親曹懷德的忠告,為人謙虛低調,受人尊敬。

沒過多久,兩個孩子分別赴任,安頓好之後又分別給家裡人捎信,讓父母跟著一起去。這天,曹孝正在收拾東西,忽然外面來了一輛馬車,馬車上坐著一位教書先生,神采奕奕。曹孝上前一看,發現竟然是當年的乞丐王雲虛!王雲虛帶了厚禮,這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感謝當年曹家的救命之恩。

曹孝急忙把弟弟曹恭叫過來,幾個人坐下聊天。得知曹懷福已經去世,王雲虛唏噓感慨。談話中曹孝弟兄二人得知,當年王雲虛靠著曹家給的錢,省吃儉用,一路北上,徑直到了京城。王雲虛命好,正好碰上京城富戶找私塾老師。

王雲虛毛遂自薦,富戶對他非常滿意,便留下了他。王雲虛一直想抽時間來感謝曹家,可富戶一直盯著孩子的學業,直到大兒子考上舉人後,對王雲虛更加器重,連他出行都可以任意用富戶家的馬車,他這才有機會前來致謝。

聊完天,三人一起來到亂石灘。王雲虛祭奠曹懷福,感激他當年救命之恩,曹孝、曹恭也感謝王雲虛,讓曹家後代出了人才,家業興旺。王雲虛微笑著對弟兄二人說了實話:「其實,老爺子在此處安葬只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靠你們自己!」

看到兄弟二人疑惑的表情,曹懷福解釋道:「當年我和老爺子談話中就發現,老爺子不僅善良,而且很聰明,這種善良和聰明會遺傳給後代。因此,我一再叮囑,今後不管多麼困難,都要讓後代讀書考取功名。俗話說‘窮文富武’,對你們曹家來說,只有這一條路可以改變你們的命運!如果當年你們沒有聽我的話,而是讓孩子繼續種地,即便老爺子在此安葬,又有什麼用呢?」

聽到這裡,曹孝、曹恭弟兄二人恍然大悟,更加佩服王雲虛的高明和父親曹懷福的高明。王雲虛的報恩方式,比任何一種回報方式都貴重!過年的時候,曹孝和曹恭各自在家貼了一樣的對聯:耕讀傳家久,詩書繼世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