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修橋,見路邊群鳥亂飛有蹊蹺,他跳入河中逃過一劫

民間故事:男子修橋,見路邊群鳥亂飛有蹊蹺,他跳入河中逃過一劫
2021/12/26
2021/12/26

  周義,宋朝天聖年間岷州人氏,幼時家境頗好,由于是家中獨子,母親連氏嬌慣,養成了大手大腳和飛揚浮躁的習性。

  周父做生意出身,精打細算。周義卻和父親不同,小小年紀,好的不學,壞的全會,四肢不勤,五穀不分。

  父母倒不是太過擔心,反正積攢下了家底,他就算一輩子什麼也不幹,也不會缺吃少穿。

  周父和連氏沒有想過,假如只是吃喝,當然很難敗光家業,可如果沾染上別的惡習,則敗家的速度會很快。

  周義一天天長大,此人聰慧異常,卻並不用在正道上。十幾歲時,染上賭博惡習,因此也結交了一幫狐朋狗友,都是些不事生產的狂徒。

  周父見他小小年紀,如果頑劣,有心請個先生好好引導,為此不惜親自去請。誰知道行至半道,突遇大雨,雨沖山垮,連泥帶石將他埋于其中,命喪半道。

  塌天大禍就此發生,周家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昔日有父親管教,周義尚能有些收斂,如今沒了父親,他行事更加狂妄。

  母親管教不了,整日以淚洗面,周義渾不在意,仍然我行我素,如野馬般長到了十八歲,也正是在十八歲這年,一個巨大陰謀改變了他的一生。

  Ⅰ:深夜裡眾人設局,狂妄中周義中招

  周家之財,不算巨富,就是比普通人家要好,有些積蓄,有些家業。

  周父在世時,由于精打細算,甚至背負著吝嗇的名聲,卻將家操持得蒸蒸日上。如今他去世幾年,家中一切都已經改變,周義不做生意,不事生產,而且還惡習頗多,有多少錢能夠他這樣花?

  所以,家中的頹勢已經不可避免,事實上,敗象已然顯現,只是周義沒有察覺罷了。

  連氏每日裡都在後悔中度過,她後悔自己過去太過溺愛周義,導致他半點好也沒有學會,身上盡是惡習。如今想要管教,可一個婦人,又怎麼能管教得了野馬一樣的小夥子?

  由儉入奢易,可在有條件的情況下,讓一個人由奢入儉,除非遇到天大的事,否則是難上加難。

  母親每日裡苦勸,周義並不像有些人那樣,對母親不耐煩後就會呵斥,而是儘量哄著,轉身就忘得一乾二淨,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連氏非常清楚,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兒子早晚會闖出大禍。為了收兒子的心,她托人給兒子訂了門親事。

  姑娘名喚林彩兒,家裡做小生意。林彩兒父親本來是個畫畫為生的人,畫功極為了得。不料之前家中遭難,是周父幫他還債,並且給了本錢做小生意。此番訂親,也算是人家恩念周父以前幫助過,算是報恩。

  訂過親後,正在商量完婚日期,但讓連氏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大禍突然而至。

  這一日,天還沒黑,周義就急匆匆出門而去,連氏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他出去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賭博,可連氏並不知道,兒子去賭博是不假,連帶著家中地契和所有都拿了出去。

  怎麼回事呢?前幾日周義輸錢後找人借錢,人家卻對他冷嘲熱諷,他心中惱怒,跟人起了衝突。

  被人言語相激之下,他感覺受到了羞辱,約人家今日再賭。

  他自小沒有受過苦,也沒有遭別人奚落過,根本沒有考慮過,自己將地契這些東西帶去意味著什麼。出門後,兩個平時最要好的朋友攔住了他,這二人一個叫張平,一個叫李澤。

  此二人是一對表兄弟,家裡窮。有一次,周義在山中遊玩時惹到一條惡狗,被惡狗追趕到一個山洞中,逃無可逃之時,是這對進山捕獵的兄弟救了他。從此交上了朋友,周義對二人多有幫助,二人也非常感激他,這對表兄弟是真正拿他當朋友。

  見他們二人相勸,周義反而痛駡了他們一通後揚長而去。

  到了約定地點,人家幾個人已經在等他,四周還有圍觀的人,大家一句句周公子喊著,讓他很是得意,他要把前幾天受的惡氣還回去,要讓這些人知道,他周義不慫,也不窮。

  人一旦陷入賭博陷阱,就會迷失心智,總是認為自己能贏。贏了還不想走,想要贏得更多,輸了更不想走,想要撈回來。此心理,就是賭徒心理。

  周義在憤怒中跟人開賭,胸中憋著一股邪火,幾乎沒有理智。

  幾把下去就輸了很多,越輸就越是生氣,越輸就越是眼紅,越下越大,幾近瘋狂。

  如此賭到天將亮時,他身上再沒有任何東西能下注,他將現銀、存銀、宅子、地契統統都輸了個淨光。

  這不是開玩笑,他兩眼通紅,頭髮淩亂看著眾人,沒有人可憐他,他把爹辛苦一輩子的東西全部輸光。

  怎麼辦?回家如何見娘?娘知道了該如何傷心?

  這些他在賭前沒有想過,當時認為自己一定能贏,就算輸也不會輸得這麼徹底。

  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如今該怎麼辦?

  他不會去求人家把東西還給他,況且這些人也不可能還給他,人家本來就是設好的局,他主動入局,這些人如虎狼一樣,又豈能把吃進嘴裡的肉吐出來?

  失魂落魄出來,他如同喝醉了一般向家裡趕,到了家中,發現母親已經被人趕出,而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連氏駭然望著兒子,她知道自己以前的嬌慣,才會造成如此局面,從此以後,他們娘倆又該怎麼生活?

  心中內疚,加上著急,婦人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數次暈倒,醒來後如同傻了一般,呆呆望著面前的周義。

  周義欲哭無淚,彎腰背起母親,一步步離開了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家,離開了父親操勞一生置下的家業。

  娘倆能去哪裡?

  父親以前的那些朋友,在父親去世後都已經慢慢不再往來,親戚之間也多有矛盾,這些矛盾主要都是周義造成的,他以前飛揚浮躁,看不起人家,如今自己遭了難,又拿什麼臉去找人家?

  背著母親走了一個時辰,他鑽進一間破屋,此屋四面漏風,但至少不用背著母親讓人看笑話。

  連氏一句話也不說,周義則倒頭便睡。

  等他醒來,已經是一天以後,母親躺在一邊,嘴裡胡言亂語,婦人實在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幾近瘋傻。

  周義用手將嘴捂上,淚不住向下流,自己幹了什麼?自己為狂妄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自己將家裡的一切全部輸光,親自把自己和母親送進了深淵。

  悔恨已然無用,他此時終于明白了父親在世時的苦口婆心,終于明白了父親為什麼要管教他,終于明白了自己多麼可怕。

  如今怎麼辦?

  母親病倒,竟是連口吃的都沒有,去討飯嗎?他周義前幾日還不可一世,現在去街上乞討?他實在拿不出這樣的臉。

  找親戚去嗎?人家又該如何嘲笑自己?可如果不找,難道自己和母親活活餓死嗎?

  他現在才發現,自己竟是什麼也不會,思來想去,他還是決定去舅舅家借些錢。正欲出去時,卻發現舅舅帶著人出現在破屋前。舅舅根本不跟他說話,而是帶走了傷心欲絕的母親,將他一個人留在了破屋之中。

  他呆呆望著遠去的舅舅,也打消了借錢的念頭,舅舅連理都不理他,又怎麼會借錢給他?借給他幹什麼?讓他再去賭博嗎?

  此時他已經完全明白,自己中了人家的套,人家是設好的局,他鑽了進去,把一切都送給了人家,大錯鑄成,失去了一切。他此番所為,肯定被人們議論,林彩兒家會聽到這些議論,然後退婚。

  越想越是感覺自己無臉見人,他抬頭望向了破屋的房梁,嘴裡喃喃自語,不如一死了之?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破屋前出現一個人,竟是自己的未婚妻林彩兒。

  Ⅱ:落難中彩兒溫柔,憤慨時周義瘋癲

  周義面紅耳赤看著林彩兒,他們早幾年就相互認識。前幾日,周義還感覺自己高林彩兒一等,但現在他只感覺見不如不見。

  「看著房梁幹什麼呢?是想自盡?是想懸樑?也的確是,只要把自己掛上去,所有事一了百了。只是苦了伯母,白髮人送黑髮人,苦了伯父一生積攢下的家業。同時,也會被人傳為笑談,周家公子,敗光家業,懸樑自盡!」

  林彩兒邊說走了進來,周義出事,早已經被人瘋傳,一夜之間輸光所有,這簡直就是聞所未聞。林彩兒自然也聽到了,知道他躲在此處後,就來見他。

  「窮了也好,倒省了每日裡被錢燒得難受,倒省了每日想著怎麼揮霍。只要肯幹,只要踏實,生活還能繼續下去。」

  林彩兒邊說坐在了他的身邊,拿出手絹幫他擦臉上的淚,他接過手絹,捂著臉又是無聲哭泣,此時的他,應該是真的已經後悔,只是還來得及嗎?

  「跟我回家吧,將養幾日,準備完婚,該幹什麼幹什麼,不如就從小生意做起。」

  周義兩眼燃起希望,他看著林彩兒,小聲說了幾句話,然後就指著她破口大駡,罵她看不起自己,罵她看自己落難,來指責自己。他的罵聲引來不少人圍觀,大家恨他恨得牙根直癢癢。你一個男人,輸光了自己家裡所有,拿自己沒過門的妻子出什麼氣?

  白瞎了林彩兒,既然還沒過門,不退婚還等什麼呢?

  林彩兒愕然看著他,最終捂著臉哭泣著跑出破屋,屋裡的周義哈哈大笑,眾人都覺得他瘋了。

  拖著疲累的身子,他推開眾人離去,大家本來對他還有些許同情。但看到他輸光所有後還如此狂妄,就都跟著指責,也有看熱鬧的。

  他一個人去了河邊,抓住一條魚後,生吞活吃,大家確認他瘋了,如果不瘋,能這樣嗎?

  正在這個時候,張平和李澤到來,他們默默陪在周義身邊,想要勸他離開河邊,他們怕周義投河自盡。可是周義並不離開,累了睡在河邊,餓了抓魚就吃。

  一連幾天都是如此,大家先是圍觀,後是議論,漸漸失去了興趣。

  幾日後,有兩條消息突然開始流傳,一條消息是林彩兒家跟周義退婚。另一條消息是,被退婚後的周義在河邊抓魚時踢到一口箱子,箱子裡竟然都是財物,不計其數,價值連城。

  獲得財物的周義已經離開河邊,住進了城中客棧,並且開始著手購買宅子。

  如此傳奇經歷驚到了所有人,很多人不敢相信,湧進客棧後,發現張平所說屬實。周義一直護著一口箱子,還有人親眼看到過箱子裡的財物,金光閃閃。

  而周義也出手大方,很多人到河裡尋找,並且在尋找中,知道了周義的奇遇。

  他並不是平白踢到裝有財物的箱子,而是在抓魚時救了一隻受傷的黑狐,黑狐指引他找到了那口箱子。

  于是,周義救黑狐得奇遇發財的事開始在岷州傳開,人們稱奇的同時,都說周義本來就是富貴命,他輸光的家業,卻又因為救黑狐而得財寶,這種運氣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退過婚的林家又來求周義,卻被周義羞辱了一通,氣得林彩兒差點自盡。洋洋得意的周義開始在城中尋人,他要找幾個能吃苦,有力氣的人。到底找人幹什麼,他卻又不說,惹得眾人不住猜測。

  有人秘密接觸了張平和李澤,他們兩個一直跟在周義身邊,有什麼事他們最清楚。

  這些人拿出錢財來,兩人見錢眼開,說周義找人,其實是為了挖寶。因為他得到那口箱子中除了財物,還有一張藏寶圖,看路線是在深山之中。據藏寶圖中所記,裡面有筆數額巨大的財寶,多到人們無法想象。

  他一個人當然無法將財寶挖出,所以才會找人。

  沒過幾日,便有人來客棧找周義。周義認識,正是之前贏光自己家業的那幾個人。

  他們來找周義,並不是約周義再賭,而是來跟周義談合作,如果能合作,將歸還之前贏周義的一切。

  談什麼合作呢?他們先要看周義那張藏寶圖,看過後,他們認定此藏圖寶為真實的,于是就和周義商量一起去山裡尋寶,找到寶後大家平分,反正周義一個人也挖不出,與其雇傭別人,倒不如大家合作。

  周義一口回絕,後來經張平和李澤勸說,加上對方歸還之前贏來的一切,他不情不願答應了下來。

  就這樣,他之前輸掉的一切又轉了回來,地契宅子重新歸于他的名下後,他就帶著那幫人出發去深山尋寶。

  對方有七八個人,周義自己帶著這幫人進山,按照圖中所畫,到了一處懸崖之下,圖在此處戛然而止,但眼前什麼也沒有。

  那幫人正不解想要詢問周義時,周義卻突然談起了條件。

  圖在此處終止,說明財物就在這裡,但對方有七八個人,而他只有一個人,如果挖出財物後,對方翻臉不認人,把自己給害了可怎麼辦?

  這幫人趕緊發誓,說絕不會這樣。周義這才進入一個隱蔽的洞口,大家借著火把向裡面一看,深處好像堆積著不少箱子。

  他們哈哈大笑時一湧而入進入山洞,快接近箱子時,這些人兇相畢露,指著周義說他是世間第一傻瓜,如此財物,也敢帶人來挖?他們本來只想得設局得到周家家業,沒料到周義竟然因此發了財。

  所以,他們才用歸還家業當藉口,騙周義帶他們來挖寶,周義信以為真,現在財寶就在眼前,周義也該死了。如此荒山野嶺,他死在此洞中,不會有人發現,他們出去後,財寶是他們的,周義家的所有還是他們的。

  這幫人說得得意,卻不料剛才還在眼前的周義突然不見了蹤影,他們正在疑惑時,有人跑到洞底箱子邊上,但哪裡有什麼箱子?卻是一張巨大的畫,箱子是畫在一張布上,布懸掛在洞底。

  他們離得遠,看不真切,以為是真的箱子。

  這幫人驚慌失措時,周義的聲音卻從洞外傳來,憤怒異常的眾人一起跑向洞口,發現外面除了周義,還有張平、李澤以及眾多兵丁。

  此時,他們才知道,他們一直把周義當傻子,可輸了錢後的周義卻設了一計,把他們全都騙了。

  沒錯,河中得寶箱,箱中有財物,箱中有藏寶圖,這些都是假的,藏寶圖是周義岳父畫的,這洞中的箱子畫也是他畫的,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個靠畫畫為生的人。

  到底怎麼回事?

  周義在破屋中後悔的同時,明白自己被騙,他要把失去的東西再騙回來。

  可是,怎麼騙呢?他需要別人的幫助。于是,他小聲跟林彩兒說了幾句話,意思是他要開罵,讓林彩兒哭泣離開,然後通知張平和李澤到河邊來見自己。

  林彩兒被「罵走」後,通知了張平和李澤,兩人去了河邊,發現了正在生吃魚的周義。兩人守著周義,周義說了自己的計畫,他們二人秘密進入林家,找到周義岳父,說了周義的全部計畫。

  岳父畫功了得,當下就開始畫藏寶圖,而圖中路線,正是周義之前在山中被惡狗追趕躲入的山洞。

  藏寶圖畫好後,岳父又準備了一口箱子。張平和李澤秘密運到河邊,這才有了周義救黑狐得寶箱的事,其實根本沒什麼黑狐。

  周義帶著箱子住進客棧,岳父卻開始在大布上畫箱子,並且帶人進山佈置好了一切。

  周義斷定,只要自己得寶的事傳出去,肯定會引起那幫贏了自己所有東西之人注意,因為他們太過貪婪。果然,這幫人先接觸了張平和李澤,得知有藏寶圖。

  于是,他們就設了一計,用歸還之前所贏來誘惑周義。這幫人的打算很清楚,先用歸還誘惑,到了山中找到寶就殺了周義,他們得到一切。

  但他們根本想不到,他們的盤算在周義的盤算之內,他們自以為周義又掉入了他們的圈套,其實是周義為他們設了一個圈套之中的圈套。

  他們親口說騙了周義,還要殺了周義,雖然沒有殺成,但主觀故意已經形成,且有行騙在前,自然該被兵丁帶走。可是,這洞中有別的出口,要不然周義怎麼會從洞中出來?

  他能出來,那幫人也能出來。差點成甕中之鼈的眾賊成功逃脫,消失不知所蹤。

  人雖然沒有抓住,可周義失去一切後又用計得到了所有,一時成為奇談,也被人們刮目相看,只道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絝子弟,誰能想到他竟有如此手段?

  周義能夠成功,皆因為有張平和李澤盡心幫忙,還有岳父一家配合。此番失而復得,使周義明白了自己之前有多麼混蛋,他就此戒賭,和林彩兒的完婚日期也訂了下來。

  但他並沒有想到,危險其實一直都在,因為那幫人並不甘心。

  Ⅲ:修橋時周義遇險,脫險後行善一生

  重新拿回自己的一切後,他又接回了母親連氏,對母親痛哭認錯,發誓從此改掉惡習,連氏和他抱頭痛哭。雖然經歷了大起大落,可兒子就此醒悟,也算是好事一件。

  能夠失而復得,全靠張平和李澤這對表兄弟,還有岳父一家不離不棄,這些都讓周義十分感動。

  經此一事,他感慨良多,自己以前簡直就是人,悔悟後的他開始接手父親生意,他本來就是聰慧之人,將心智用在正道上,很快就上了手,做得有聲有色。

  同時,和林彩兒的婚事也沒有耽擱,並且他發過重誓,此生不管如何,自己不會再娶,正妻就只有林彩兒一人,也是自己唯一的妻子。

  他感念林彩兒在自己落難時甘受委屈,自己只是說了要罵她使計,她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這樣賢慧的妻子哪裡找去?

  和林彩兒完婚後,他送了一些生意給張平和李澤,他們二人也都是忠厚之人,一直圍繞在周義身邊。

  周義的生意做得好,但再沒有接觸過賭博,開始修橋鋪路,為窮苦之人做些事情。

  以前的他有多讓人討厭,現在的他就有多讓人喜愛,年紀輕輕,竟落了個周善人的名頭。

  成婚五年後,連生兩個女兒的彩兒誕下一子,高興的周義決定要為大家修一座橋,方便大家過河。

  工匠和勞力都自發前來,他出錢買料,眾人出力,修得很快。

  張平和李澤及眾工匠吃住在修橋的地方,大家幹得熱火朝天。

  周義住在家裡,按道理說,他出錢就行了,別的不用他管。可是如今的他和以前已經有了巨大改變,閑著也是閑著,到地方幫大家幹點活,既活動了身子,也知道橋修建的進度,為什麼不去呢?

  大家也歡迎他去,和大家打成一片,這樣的富人並不多見。

  眾人喜歡他,他也不負大家,時常讓家裡買些酒肉送去,讓大家吃喝。

  橋這兩日便能完工,他起了個大早向橋邊而去,行至路上,一邊是樹林,另一邊就是奔湧之河,呼吸著新鮮空氣,他感覺此時的自己才真正算個人,以前的自己簡直就是混蛋。

  他也不打算積攢下太多錢財,那些都是會失去的,比如他之前就差點失去一切。而為鄉親們修橋鋪路不一樣,大家都得到了方便,且能存在好多年。

  他的心性和之前發生了完全的逆轉,此時的他一心向善,為人和氣,經常勸人不要賭博。

  正在邊想邊趕路,突然聽到一邊的樹林中響起一陣鳥叫,他轉頭看樹林,就見本來棲息在樹上過夜的鳥邊叫邊四散而飛。

  他正在疑惑,隱約聽到樹林中傳出腳步聲。

  「糟糕!」

  之前那幫人被自己設計欺騙,但卻沒能抓住,他一直感覺那幫人會回來報復,雖然幾年過去了並沒有再見到那幫人,可是他警惕性並沒有減少。

  此時見樹林中群鳥亂飛,接著有腳步聲傳出,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那幫人。

  果然,林中出現了一幫人,正是幾年前那幫騙子,他們一個人手持利刃,兇狠盯著周義,向他合圍而來。

  周義轉頭一看,另一邊是河,那幫人分散開來,前後都有人。

  他沒有再猶豫,立即跑向河邊,縱身躍了進去。

  那幫人顯然沒料到他會跳入河中,河水湍急,帶著他快速向下游而去。

  他跳入河中並不是要尋死,而是為了求生。

  橋就在下游不遠處,那邊有眾多工匠,張平和李澤也都在。

  邊向下游沖,他開始放聲大喊。

  張平和李澤他們也已經起床,眾工匠此時正在準備開工,突然聽到河中傳出周義叫喊,他們順河一看,發現河水中漂浮的周義,這些人二話不說,立即有人跳進去救人。

  同時,張平和李澤帶人迎向了在岸上追趕的那幫人。

  這幫人的確想要報復周義,他們苦心設局贏光了周義所有,卻沒想到又被他設計騙了回去,這幫人懷恨在心,一直都在找機會。

  這次修橋,他早晨會獨自在路上出現,這幫人以為找到了機會,就準備藏在林 中綁架後訛詐錢財。

  按照他們的想法,這次肯定能成功,首先他們人多,然後周義也並不知道他們在暗中埋伏,他一個人怎麼能逃脫?

  可是周義的果斷超出他們想象,直接跳入河中。

  他們一看綁人無望,轉身就逃。可是張平和李澤窮追不止。恰好有幫平時住在家中的工匠從對面過來,兩幫人前後夾擊,把這些人盡數捉住捆綁了起來。

  周義也被救起,這幫人被眾工匠送官後,發現他們平時還行搶劫之事,可謂是壞事做盡,當然都受到了應有之懲罰。至此,周義身邊的危險終于解除。

  從此以後,周義生意越做越大,同時也行善不止。他說到做到,此生再沒有娶妻妾,和林彩兒恩愛一生,直到七十歲雙雙離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