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木匠闖江湖》:雇主不給工錢,木匠不怒反笑說,有你哭的時候

民間故事《木匠闖江湖》:雇主不給工錢,木匠不怒反笑說,有你哭的時候
2022/02/03
2022/02/03

話說古時候,在鳳陽縣城東頭有一集市。這裡靠近城門,進進出出人來人往非常熱鬧。有挑著擔進城做買賣的,有購買日常用品的,還有一些過路的,許多人都會在此逗留一會。因為街道兩旁有各種店鋪和小攤位,大家會在這裡看一看,逛一逛,又或者歇歇腳。

在街道左邊有一個小攤位,攤位前擺放了幾張桌子。此時已經有幾個客人坐在那,吃著熱氣騰騰的陽春麵。一個風塵僕僕的年輕人,來到攤位前,喊道:「老闆,來碗陽春麵。」

「客官,您請坐。」攤主滿臉微笑地前來招呼道。年輕人坐下後,攤主給他倒了杯茶。微笑道:「客官,請先喝杯茶解解渴,陽春麵很快就能做好。」年輕人回以微笑,點點頭。

過了一會,攤主就端了碗熱氣騰騰的陽春麵過來。微笑道:「客官,請慢用。」年輕人道了聲謝,開始大口大口吃面。他身穿粗布衣裳,旁邊放著一個工具箱。此人正是欲要趕往洛陽金刀山莊的木匠楊善。

吃完面後,他掏出了錢袋子,發現裡面只有十多文錢。楊善離開師父劉木匠家時,劉木匠給了他一百兩盤纏。在路過倉前鎮時,為救一對母女,他慷慨地一擲六十兩。這一路走來,身上的盤纏所剩無幾了。

楊善付了面錢後,向老闆打聽縣城裡哪有活幹。老闆看了看他身旁的工具箱,問道:「你應該是個木匠吧?」楊善點點頭。老闆指著一小街,說道:「你順著這條道一直走,前面不遠處會有一棵大榕樹。

許多匠人在樹底下乘涼,縣城裡需要找活幹的人家,就會去那找人幹活,你去那裡等候就行了。」楊善很感激,向老闆道了聲謝,然後順著小街走去。過了一盞茶功夫,楊善來到了大榕樹底下。

看到這裡聚集了許多匠人,他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交談,有木匠泥瓦匠花匠等等。楊善看到一位老木匠旁邊有塊石頭,向他拱了拱手,問道:「老伯,我能不能坐那休息一會?」

老木匠抬頭,見是一位跛腳的年輕木匠,說道:「別客氣,坐吧。」楊善坐在石頭上,聽旁邊的匠人閒聊。一個一臉絡腮鬍子的匠人,在那滔滔不絕地說道:「你們聽說了嗎,縣城來了一個女俠盜?」

她呀,專門盜那些為富不仁作惡多端的大戶人家。將盜來的財物,拿去救濟窮苦百姓。」一瘦高個問道:「你怎麼知道她是女的?」

絡腮鬍子匠人說道:「我的鄰居是一個老婆婆,她無兒無女孤苦伶仃,日子過得甚為艱難。就在昨天夜裡,一個身穿夜行衣的人,給她送去了5兩銀子,還陪她聊了一會兒,問她還有沒有什麼困難。老婆婆雖然沒見到她真面目,但從她說話的聲音可以知道,她是一個女的。」

眾人聞言,這才恍然大悟。楊善聽罷,插嘴道:「大家千萬別把俠盜是女的,掛在嘴邊。這樣的好人,大家應該為她保守秘密,以免給她帶來麻煩。」絡腮鬍子匠人聞言,說道:「還是這位小兄弟考慮周全,大家還是聽這位小兄弟的,不要把這事往外傳了。」

眾人聽罷,皆點頭稱是。過了約摸半個時辰,有幾個統一服飾的大漢走了過來。為首的大漢說道:「你們這裡所有的木匠跟我走一趟,我們少幫主過幾日要成親,需要趕制一些傢俱。」

當地的木匠,好像很害怕這幾個大漢,都乖乖地站起來。老木匠見楊善還坐在那,扯了扯他的衣角。小聲低語道:「他們是斧頭幫的,為首的是斧頭幫的一堂主趙全,咱們惹不起。你也趕緊起來,去給他們幹活吧。」

楊善聽罷,也就站了起來,與幾個木匠一起,跟斧頭幫的人走了。幾人來到一個豪華的大宅子,趙全帶著幾人穿過蜿蜒曲折的走廊。來到一個像是放雜物的小院子,說道:「木材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記住老老實實幹活,不要交頭接耳。」

幾個木匠皆點頭稱是,就拿出了工具開始幹活。趙全說完就離開了,留了兩個屬下盯著幾人。三日後的一天,楊善突然捂著肚子跟守衛說想去茅廁。于是一名守衛,帶著他穿過幾條走廊,來到一間茅房旁。讓他速速解決,然後回去幹活。

楊善方便完,在回小院子的路上,見到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僕人經過。這僕人一邊走路,一邊眼睛亂轉,像是在打量周圍的地形。楊善聞到一股女人用的胭脂水粉味,心中起疑:「難道此人是個女子,那她如此喬裝打扮,就必有目的了。」

楊善思索間,那人已經走遠了,他回到了小院子繼續幹活。約摸過了兩個時辰,趙全所要的傢俱都打造好了。趙全也剛好來到這裡查看,見傢俱打造好了頗為滿意,就讓一個手下送他們幾個木匠出去。

楊善問道:「趙堂主,這工錢還沒結呢。」趙全冷哼道:「你是外地來的吧?也不去打聽打聽,我們斧頭幫找人幹活,什麼時候用給工錢。一旁的老木匠,扯了扯楊善的衣腳。小聲低語道:「算了,不要惹事。你惹怒了他們,會害苦我們的。」

楊善聽罷,不怒反笑。他本來還想告訴趙全,自己發現了一個女扮男裝的僕人,讓他們提高警惕呢。現在見他們如此待人,可見他們平日肯定橫行霸道欺負良善。這樣的為人,楊善自然不願意把事情告訴他們了。

他在心裡自語道:「正所謂有德者人助之,無德者人棄之。你如此無德,有你哭的時候。」楊善不再多言,與幾位木匠一起離開了豪宅。楊善離開後,突然想起了在大榕樹底下,那個絡腮鬍子匠人所說的女俠盜。他就想多待一天,會一會那位女俠盜。

因為明天就是斧頭幫少幫主成親之日,屆時豪宅肯定非常熱鬧魚龍混雜,如果那位女扮男裝的僕人是女俠盜的話,肯定會選擇那個時候動手。第二天晚上,楊善穿著一身夜行衣,悄然來到了斧頭幫的豪宅旁。

他使用了「幻影九步」中的精妙步法,腳一蹬躍上了屋頂。身形如鬼魅般迅速移動,在最高的一座房子上藏身。他居高臨下,看著下麵在吃喝的眾人。約摸過了半個時辰,看見一個黑影掠過不遠處的屋頂。

楊善見狀自語道:「難道真是女俠盜來了,那我也去拿回我該得的工錢?」于是悄然跟了過去。黑衣人來到了一個小院落中,縱身跳到假山後,避開巡邏的斧頭幫弟子。隨後,幾個跳躍鑽進了一個房間。

楊善在屋頂,把這一切看了個一清二楚。突然,小院子裡發出了鈴鈴聲。楊善暗叫不好,知道肯定是黑衣人觸動了房間裡的機關。只見趙全帶了十幾個手下,趕到了小院。此時黑衣人背著半袋東西,從房間中沖了出來,被趙全的手下堵了個正著。

趙全大喝道:「大膽毛賊,竟敢來我斧頭幫行竊。弟兄們,將他拿下。」話音剛落,十幾個斧頭幫弟子一擁而上。黑衣人忙出招抵禦,只見她騰挪躲閃,身形如燕子般靈巧。斧頭幫弟子使出「三十六路斧法」招呼。

黑衣人漸漸落入下風,頭巾被一名斧頭幫弟子扯下,露出了烏黑發亮的長髮。楊善見黑衣人果真是女俠盜,決定出手相助。他從屋頂一躍而下,使展「幻影九步」沖了過去。

九步踏出,幻化出九個虛影,猶如會分身術一般。斧頭幫弟子大驚,分辨不出哪個是虛影,哪個是真身,只能紛紛亂砍。楊善掏出墨斗,決定擒賊先擒王,將領頭的趙全先放倒。他連續使展「幻影九步」,身形猶如鬼魅。趙全完全判斷不出,楊善的真身在那。

突然,他的後腦勺被墨斗砸了一下,隨後暈了過去。楊善從他身上順走了一塊玉佩,來到女俠盜身邊。說道:「姑娘,快跟我走。」斧頭幫弟子,沒有了趙全的指揮,頓時亂作一團。兩人趁亂幾個跳躍上了屋頂,迅速消失在黑夜裡。

約摸半個時辰後,一棵大榕樹底下,有兩個身穿夜行衣的人,正是楊善與女俠盜。女俠盜扯下麵巾,拱手道:「多謝兄台相救,不知兄台高姓大名?」楊善也扯下麵巾,回道:「在下楊善,是一個木匠。姑娘不必客氣。」

女俠盜掏出一個小藥瓶遞給楊善,說道:「我叫王勝男,我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這是一瓶我家傳的療傷聖藥,就送給你了。」楊善接過,道了聲謝。王勝男拱手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有緣江湖再見。」

說完,揚長而去。楊善收好小瓶,掏出玉佩看了看。自語道:「這玉佩看著不錯,應該能值些銀子,就權當是我的工錢了。」說完,一瘸一拐地走了。

(第三章完,精彩劇情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