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女子回家,路上遇到有人出殯,她小聲說道:千萬不能埋

民間故事:女子回家,路上遇到有人出殯,她小聲說道:千萬不能埋
2022/02/26
2022/02/26

清朝鹹豐年間,青縣城南有個五裡巷,巷子裡住著一對可憐的母女。母親名叫劉氏 ,早年喪夫,獨自一人將女兒香荷撫養長大。

這一日,劉氏正在院子裡曬棉被,就見女兒端著一大盆髒衣服從屋子裡走出來。母親笑著說道:「小心點,早去早回」。香荷點點頭,端著木盆向河邊走去。

母親看著女兒離去的背影,倍感欣慰。這幾天,她正托媒婆田嬸為女兒提親,從小到大香荷跟母親吃過不少苦,劉氏一心盼著女兒長大成人,恨不得馬上給她找個好人家,讓她早日脫離苦海。

不多時,香荷陰沉著臉回到家中,剛一進門,就見木盆「咣當」一聲被摔在地上。劉氏跑出屋子,驚聲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話音剛落,就見香荷滿臉通紅,眼裡噙滿淚水。

城中有個男子名叫賈三,是個有名的地痞流氓。他除了好事不做,壞事全都做盡,仰仗著叔父是個京官,在當地飛揚跋扈,胡作非為。平日裡,縣老爺都讓他三分。

剛才香荷在洗衣服,恰巧賈三從河邊路過,他見香荷長相俊美,心生歹念,眾目睽睽之下調戲良家婦女。母親聞言,深感自責,歎息道:「都怪母親不好,護不得你一世周全。」

傍晚時分,劉氏正在屋裡做飯,就聽見門外有人喊道:「家裡有人嗎?」。劉氏抬眼一看,只見媒婆田嬸登門造訪,她笑著迎上去說道:「田嬸真是個利索人,剛托您提親沒兩天,想不到這麼快就有了眉目。」

兩人有說有笑地走進屋子,田嬸剛坐下,劉氏就迫不及待地追問起男方的情況。她恨不得明天就把女兒嫁出去,這樣香荷日後也好有個依靠。

田嬸開門見山地說道:「實不相瞞,這個人說起來估計你們都認識,他就是賈三。」劉氏聞言,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香荷聽到這兩個字,氣得從裡屋跑出來,不由分說,推搡著田嬸就往外走。

「這小女子,怎麼不聽我把話說完?這並非我本意,老身不過是受人之托。賈三的為人,你我心裡都非常清楚。他托我上門提親,只不過是給你們點面子,成與不成你們自己掂量著辦。」

香荷隔著大門聽著田嬸的嘮叨聲,氣得咬牙切齒,淚流滿面,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母女二人忐忑不安,劉氏整整一晚上沒有合眼,害怕賈三會上門搶親。兩個弱女子手無縛雞之力,怎會是他的對手?

次日傍晚,賈三帶著幾個手下闖進家中,母女二人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劉氏出面阻攔,幾個人把她打倒在地,然後帶著香荷揚長而去。

鄰居阿婆聽到哭喊聲,跑過來查看情況,得知事情的真相,憤憤不平地說道:「真是造孽!賈三這個畜生早晚不得好活。」老人寬慰劉氏一番,提醒她趕緊去報官。誰知她連知縣大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就被兩個官差趕出門外。

劉氏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眼睜睜地看著女兒羊入虎口。香荷被賈三帶回家中,自然是難逃厄運。她想過自盡,可又擔心自己走後母親無人照料,只好忍辱偷生,打算尋找機會逃出這人間地獄。

賈三的妻子名叫焦氏,是個刁鑽刻薄,飛揚跋扈之人。她根本不把香荷放在眼裡,每天讓她洗衣做飯,打掃院子,故意處處刁難。

一日上午,香荷正在院子裡打掃衛生,就見焦氏從屋裡抱出一大堆衣服,塞到她懷裡說道:「快去把衣服洗乾淨,手腳麻利點,別一天天的混吃混喝,家裡可不養閒人。」焦氏說完,手握香扇一步三搖地走進房中。

香荷忍氣吞聲,抱著衣服走到水井旁,剛想把衣服丟進木盆,就發現一件青布長衫上沾著點點血跡。昨天,她曾見賈三穿過這件衣服,打開仔細一看,發現上面還少了一顆扣子。

她思忖片刻,趁人不備悄悄地把衣服藏進臥房裡。吃過晚飯,兩個丫環坐在院子裡乘涼聊天,無意中談論起昨天晚上城裡發生的一起兇殺案。香荷聞言,心中一驚,猜想這起案子肯定和賈三有關。

她故意裝作好奇,湊上前小聲詢問,就見丫環小蓮神秘地說道:「逝者是城中的劉鐵匠和他的兒媳婦孔氏,聽說劉鐵匠對兒媳婦圖謀不軌,他為老不尊,死有餘辜。只可惜,兒媳婦孔氏慘遭玷污,不堪其辱懸樑自盡。」

香荷在一旁附和道:「如此說來,是兒媳婦害死公公,隨後又畏罪自盡。這種新鮮事還是頭一次聽說,真是令人感到震驚。」小蓮雙眉緊促,不解地說道:「聽說官府在案發現場查獲一枚盤扣,有人猜測兇手可能另有其人。」

這時,大夫人焦氏從外面歸來,看到三個人湊在一起聊天,大聲嚷嚷道:「我今天要早點休息,快去給我打洗腳水」。幾個人擔心挨駡慌忙起身,不一會兒,小蓮端著一盆洗腳水走進焦氏的臥房。

次日早上,賈三伸著懶腰走出房門,香荷走到他面前,含著淚水說道:「離家多日,唯恐母親惦念,今天我想回家看望母親」。賈三將家丁範振業叫到跟前,讓他陪著香菏回趟娘家。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哪裡是陪她回娘家,分明就是不信任香荷,擔心她會暗中逃跑。對於香荷來說,只要能走出這個大門,她已經感到十分欣慰。

兩人來到街上,香荷七拐八繞,故意從劉鐵匠家門前經過。她對家丁說道:「逝者孔氏是我遠房表姐,正好路過這裡,我想進去祭拜一下」。家丁點點頭,站在門口等候。

香荷見到劉鐵匠的妻子王氏,連忙將她拉到一邊,悄悄地遞上一枚盤扣。王氏見狀,驚聲說道:「我曾見過這枚扣子,不知為何會落入你的手裡?」

原來,這顆扣子是香荷特意從賈三的那件衣服上剪下來的,她只是想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測。剛才聽王氏這麼一說,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推測。

香荷環顧四周,壓低聲音說道:「你的丈夫和兒媳沒得實在冤枉,千萬不能著急下葬。這件事和賈三有關,你趕緊去知府衙門報案,到時候我自然會出面幫你。」說完,她轉身離去。

母親見到香荷平安歸來,喜憂參半,她拉著女兒的手問東問西,生怕她受半點委屈。母女二人相見,總有說不完的話。眼看快到晌午,家丁站在門口,朝著屋裡喊道:「趕緊走吧,回去太晚不好交差」,母女二人含淚道別。

香荷回到賈府,坐立不安,她時不時地朝門口張望,希望官府能儘快前來捉拿賈三歸案。從天亮盼到天黑,仍然沒有見到官兵上門,她感到十分沮喪。

次日傍晚時分,一夥兒官兵闖進賈府,將賈三帶往衙門。香荷看到後,驚喜萬分,這激動人心的一刻終於等到了。

盧知府得知轄區內鬧出人命案子,感覺事關重大,特意跟著王氏來到青縣著手調查此事。知縣大人見盧知府突然造訪,預感事有不妙,他說話小心翼翼,唯恐弄丟烏紗帽。

面對盧知府的審問,賈三連連喊冤。這時,香荷出現在大堂上,她從懷裡取出一件衣服,呈給盧知府。賈三看到後,臉色大變,想不到這件衣服竟然會落到香荷手上。

面對罪證,他無法自圓其說,只能招認下自己所犯的滔天罪行。原來,劉鐵匠的兒子是個行腳商人,經常在外地走商,一兩個月難得回家一次。

他的妻子孔氏,長得嫵媚動人,頗有幾分姿色。賈三早已對她垂涎三尺,事發當天,他從孔氏家門前經過,見她獨自一人在家,忽然心生歹念。

他欲行不軌之事,不料遭到孔氏的強烈反抗,她狠狠地咬住賈三的胳膊,疼得他哭爹喊娘。賈三瞬間被激怒,狠狠地掐住孔氏的脖子不肯鬆手,直到她一動不動,氣息全無。

正在這時,劉鐵匠走進大門。情急之下,賈三抄起一把剪刀躲在屋門後面。他趁劉鐵匠不備,拿起剪刀朝他的心臟狠狠地刺去。兩人廝打在一起,最終劉鐵匠失血過多,倒地身亡。

賈三佈置好現場,看上去更像是兒媳孔氏遭劉鐵匠姦汙,致使她害死公爹,隨後懸樑自盡。這一切似乎毫無破綻,誰知一顆紐扣讓案情出現重大轉機。

多虧香荷聰慧過人,遇事沉著冷靜,協助官府揭開案件真相,否則翁媳二人蒙受不白之冤,他們在九泉之下都難以瞑目。案件水落石出,知府大人當庭宣判賈三死刑。知縣大人怠忽職守,助紂為虐被革職查辦。

結語:

「天狂有雨,人狂有禍」,賈三罪行累累,十惡不赦,他仰仗叔父在京城做官,竟敢目無法紀,胡作非為。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義必自斃,到頭來還是要為自己的惡行付出生命的代價。

善事可做,惡事莫為。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惡不積,不足以滅身。積陰德者,近在已身,遠在兒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