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放生老鼠,大婚之夜老鼠托夢說,晚上入洞房別脫鞋

民間故事:男子放生老鼠,大婚之夜老鼠托夢說,晚上入洞房別脫鞋
2022/01/01
2022/01/01

南宋淳熙年間,巨野縣處于魯蘇豫皖四省交界地帶,這座小城歷史悠久,極為繁華,據傳當年伏羲氏曾在此農耕漁獵,堯、舜、禹都來過此地。

巨野縣往南走二裡路就是麒麟鎮,鎮上有一家棺材鋪,掌櫃的姓魯,以前是一個木匠,年輕時候經常四處奔波,成家後就在鎮上開了一家木材店。這家店裡面賣的傢俱都是魯掌櫃親手打出來的,因為做工精細,經常是供不應求,有時候人們連排隊都買不上。

後來魯掌櫃年紀大了,兒子魯菜又不願學木匠這門手藝活,木材店便改成了棺材鋪,店裡只售棺材。畢竟棺材做起來方便,過來買的主顧都不會還價,這裡面的利頭還是很大的。

魯掌櫃雖是一個手藝人,可年輕時走南闖北見過不少世面,後來日子過得富裕了,也會經常救濟一些窮苦村民,因此在這座小城裡還算小有名氣。

不過有一件事情,一直讓魯掌櫃整日悶悶不樂,他的兒子魯菜如今快三十歲,可至今仍未娶妻。

要說魯菜相貌長得不差,心地也善良,按理說想嫁到魯家的姑娘都排到街尾去了,只是那些姑娘聽說魯家是開棺材鋪的,到最後都不同意這門親事。

為這件事,魯掌櫃把兒子叫到跟前,苦口婆心的說道:「孩子,學門手藝不吃虧……」

魯菜知道父親想把木匠這門手藝傳給他,可是打小他就喜歡玩泥巴,對木匠活沒有絲毫興趣。有人就勸他以後做一個泥瓦匠,結果他把這件事告訴父親,卻受到一頓胖揍。父親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我魯達做了一輩子木匠,結果生下一個玩泥巴的,說出去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這件事不用商量,絕對不行。」

在魯掌櫃心裡,木匠作為八大匠之首,出門在外哪個不敬著?再說泥瓦匠有什麼好,哪有木匠吃香?畢竟那個時候的東西,大多數都是木頭製作的,而泥瓦匠除了鋪地蓋瓦的活計,能做的實在有些局限。

魯菜不想看見父親對自己失望,便答應道:「爹,你不用說了,我跟你學。」

魯掌櫃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又不放心的問了一句:「真的?」

他大概怎麼也沒想到,兒子跟他僵持了這些年,現在突然就開竅了。不過學木匠這門手藝,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

那時候學木匠活兒都是有規矩的,在木藝界流行一句話叫做:「三年學徒,五年半足,七年才能做師傅。」也就是說,要想學這門手藝得從小就學,像魯菜這般快三十歲才開始學的實在少有。

好在魯菜的師傅就是自己的父親,少了那些俗套的規矩,否則一般徒弟入了師門,起初是學不到真本事的,要先幹一年的粗活,擔水、掃地、磨刨刃都得幹。

雖說兩人既是師徒,又是父子,不過魯掌櫃對兒子管教很嚴,只要見他鉋子推不平,拉鋸跑了線,砍斧過了頭,他總是劈頭蓋臉的先打罵一頓,然後再親自演示。

正所謂,「師傅領進門,學藝在個人。」在那個時候,一旦選擇從事了某個行業,就一定不能三心二意,能學到多少本領,還是要靠自己的悟性和勤奮。

魯菜以前沒跟著父親真正學過這門手藝,不過從小也是耳濡目染,看多了自然也就懂了,因此學起來倒也省了好些事。

魯掌櫃語重心長地告訴兒子,「木匠這門手藝要想學好,說難不易,說易不難,只要練好「砍劈」、「刮磨」、「鑿眼」、「刺刻」幾項基本功,幹出來的活保准差不了。」

魯菜點頭應了一聲,認真的學著。其實他突然答應父親學木工,還有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沒說出來。

在這麒麟鎮的西頭,有一大戶人家姓柳,家裡是做綢布生意的。柳家和魯家門當戶對,本來兩家親事是定好的,可是到了談婚論嫁時,柳小姐卻堅決不同意這門親事。

魯菜得知這件事以後非常納悶,他和柳小姐從小認識,算得上青梅竹馬,而且兩人也互有好感,怎麼對方突然就反悔呢?

後來,他細一打聽,原來柳家前不久來了一個年輕道士,那道士在柳家住了幾天後,柳家小姐柳蘭突然反悔和魯家這門親事。不過礙于面子,柳家倒也沒有直接拒絕,只是提出一個非常苛刻的條件,要想娶柳蘭過門,必須做出一個會跳舞的木偶人做嫁妝。

要說僅僅做個木偶人,是個巧活的木匠一般都能做出來,可是要做出會跳舞的木偶人,就連魯掌櫃也自認做不出來。

魯菜以為柳蘭是故意刁難自己,畢竟他沒學過木工活這件事情柳家是知道的,更何況要做出會跳舞的木偶,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就在魯菜打算放棄的時候,魯掌櫃無意間說的一番話讓他眼前一亮,心裡又燃起一絲希望。

原來在《魯班經》上曾有過記載,當年偃師見周穆王,就獻過一位木偶人。穆王見那木偶人疾走緩行,俯仰自如,低頭歌唱時歌聲合乎旋律;抬手起時舞步符合節拍,而且動作千變萬化,非常隨心所欲。

穆王起初以為是個真人,便叫來自己寵愛的盛姬和妃嬪們一道觀看表演。等表演結束時,木偶人竟然去挑逗穆王身邊的盛姬。穆王見狀大怒,便要殺死偃師。

那偃師當時嚇得半死,他立刻把木偶人拆散,原來會跳舞的木偶人並非真人,而是用皮革、木頭、樹脂、漆和白堊、黑炭、丹砂、青雘之類的顏料製作而成。

穆王看完這驚奇的一幕,感慨道:「人的技藝竟能與天地自然有同樣的功效,實在是高!」

魯菜知道這件神奇的事情後,他心中對木工產生了嚮往之意,做夢都想做出這樣的木偶人出來。

可是魯掌櫃卻告訴他,當年魯班造的雲梯,墨翟做的木鳶,已經是他們手藝的最高水準了。就連他們聽說偃師的技藝後都自愧不如,一個半道出身的木匠,又如何能做出那樣巧奪天工的木偶人呢?

魯菜是個做事較真,又善于鑽研的人,他覺得既然有人能做成功,那他也一定可以,于是每天除了跟父親學習以外,只要有閒置時間,便拿著鋸子、斧頭、鑿子一個人開始研究。

有一天,他在門口幹活,父親讓他去棺材鋪裡拿一塊木料。等到了店鋪裡,他找到那塊木料正要離開時,耳邊傳來「吱吱」的聲音。

他心裡納悶,這間屋裡擺放的都是棺材,哪裡來的叫聲呢?他循著聲音走近過去,發現聲音是從一口棺材裡傳出來的,他頓時嚇得退後兩步。

就在魯菜要跑走時,那口棺材裡傳出說話聲:「年輕人別害怕,我是不小心困在裡面,請救救我!」

魯菜停下腳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口棺材,試探地問了一句:「你是人是鬼,怎麼會在棺材裡面?」

「我既不是人,也不是鬼,你將棺材蓋打開就知道了。」裡面繼續說道。

魯菜心裡有些好奇,手剛放到上面又猶豫了,畢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怪物,萬一打開傷他性命就得不償失了。這時,裡面聲音傳來:「你放我出去,我可以滿足你一個願望。」

魯菜聽了這話更有些好奇,他試著打開了一條縫,剛想睜眼往裡瞧的時候,一個黑影從縫裡竄了出來,嚇得他險些摔了一跤。

魯菜向黑影看過去,只見一隻老鼠爬到棺材蓋上,瞪著眼睛迎上他的目光。他感到不可思議的問道:「難道剛剛說話的是你?」

那只老鼠撥弄了一下鬍子,兩隻前腳立了起來,一副得意的樣子說道:「不是你鼠爺爺,還能是誰?」

「你……」魯菜指著對方,感覺這只老鼠好生無禮,可是手指剛伸出又縮了回來,眼前這可是一隻會說話的老鼠,萬一傷害他怎麼辦?

那老鼠繼續說道:「讓你叫鼠爺,已經是給你便宜占了,我可是和你祖上的魯班一個輩分的。」

魯菜聽了這句話,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雖然他父親曾說過,他們家祖上就是魯班大師,可是到現在,也不知道過去幾百年,眼前這老鼠竟然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活了幾百年。

魯菜好奇地問道:「既然你這麼厲害,怎麼會困在這口棺材裡?」

說到這個,那只老鼠氣呼呼的說道:「這還要怪你父親,昨日我吃飽了找個地方睡覺,沒想到他給棺材蓋關上了,我醒來才發現被困在裡面。小子,還要多謝謝你放我出來,說吧,你想要什麼?」

魯菜也顧不得對方說的是真是假,他垂喪著腦袋說道:「我想要的,你幫不了我。」

老鼠聽到這話頓時不樂意了,它不服氣的說道:「還有什麼是你鼠爺爺做不到的,你儘管說出來便是。」

魯菜看了站在棺材上老鼠一眼,說道:「我想製作一個會跳舞的木偶,你能幫我嗎?」

老鼠聽完,轉了幾圈,它搖了搖頭,「這個不行,你換一個。」

魯菜白了一眼道:「就知道你吹牛,我就這一個願望,其他沒有了。」

那只老鼠聽完急得上躥下跳,最後盯著魯菜一咬牙一跺腳說道:「好,既然你救了我,這個忙我幫了。」

魯菜有些不敢置信的問了一句:「你確定?你真的能幫?」

老鼠頓時得意道:「你儘管將木偶人做出來,不過裡面做成空心的。」

魯菜有些將信將疑,他回去以後將一些木頭用鑿子慢慢掏空,很快就做成了一個木偶人,可是那只老鼠見了卻說:「重新做,這個太醜,不符合你鼠爺爺的身份。」

魯菜沒有辦法,只好找到父親問道:「爹爹,什麼木頭中間是空心的?」

魯掌櫃奇怪地看了對方一眼,然後說道:「紫檀樹是空心的,不過這種樹要長好幾百年或者上千年才能長成功,因此非常難尋。」

魯菜聽完一臉垂頭喪氣,他繼續問道:「那還有其他樹也是空心嗎?」

魯掌櫃說道:「有,烏木也是空心的。」

魯菜聽了趕緊問道:「哪裡會有烏木?」

魯掌櫃忍不住問道:「你找空心木做什麼?」

魯菜抬起頭看著父親,鄭重其事的說道:「我要做會跳舞的木偶!」

魯掌櫃聽了這句話,歎了一口氣道:「唉,難道你對那丫頭還沒死心?」

魯菜搖了搖頭,非常堅定的說道:「不,我只是想證明自己,有人既然能做到,那我也一定可以。」

魯掌櫃點了點頭,帶著他走到魯家後院,指著一棵大樹說道:「這棵大樹在這裡長了幾百年,還是當年祖上魯班大師親手栽下的。」

魯菜抬頭看了一眼枝繁葉茂的大樹,好奇的問道:「爹,難道這就是烏木?」

魯掌櫃點了點頭,解釋道:「烏木也可稱之為陰沉木,一般的樹木,放在水中浸泡,不說千年,就是幾十年也就化為腐朽了,可烏木即便深埋于水澤之地,它只會更加烏黑透亮,可謂極其珍貴。」

「爹……」魯菜見父親極為不舍,他剛想開口說什麼,就被魯掌櫃打斷說道:「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你願意把木匠這門手藝傳承下去,爹就已經很滿足了。」

魯菜心裡非常感動,不過他並沒有把整棵大樹都砍了,只是砍下幾根比較粗壯的分枝,然後笑道:「爹,有這些就足夠了。」

魯掌櫃點了點頭,他知道自己這個兒子,一旦認真做起什麼事,什麼也難不倒對方。

有了烏木以後,魯菜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終于做成了一個非常精美的木偶人,等他拿給老鼠一看,沒想到那只老鼠兩眼放光,嘖嘖稱讚道:「完美,簡直巧奪天工,看來你小子天生就是做木匠的,魯班大師後繼有人了。」

魯菜聽了這般誇獎,心裡也是不勝歡喜,他趕緊問道:「你真的可以讓它跳舞嗎?」

老鼠一臉得意道:「這有何難?」說完它一呲溜就消失不見了,下一秒,地上那木偶人的手腳突然動了一下,緊接著就開始搖擺身體。

魯菜驚喜地喊了一聲,「我成功了,我終于成功了!」

魯菜的喊聲驚動了魯掌櫃,也驚動了左右鄰居,很快魯家大院就圍滿了湊熱鬧的人。當然,這個消息也傳到了柳家人耳邊,那柳蘭自然人不信這個消息,可是等她過來一瞧,整個人卻是傻眼了。

只見眾人眼下的木偶人,手持一條紅絲帶,開始翩翩起舞。那搖曳的身姿如同美麗的胡蝶飛舞著,美的令人既吃驚又陶醉。

這時,一個年輕道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他指著跳舞的木偶人說道:「這裡面該不會藏著真人吧,我可聽說有一種樹木是空心的。」

魯菜冷哼一聲道:「這的確是空心樹製作而成,不過裡面卻是沒有藏人。」

「有沒有藏人,打開看看就是!」柳蘭語氣冷冷的說道。

魯菜看著跳的正開心的木偶人,他好不容易做成功的,若是拆了他實在有些捨不得。不過,他一咬牙,看著柳蘭說道:「這木偶人可以拆了,不過你答應嫁給我,可別出爾反爾!」

「哼,廢話少說,快拆吧!」柳蘭說完,周圍的人紛紛起哄,都好奇想要拆開一瞧究竟。

魯菜無奈地歎了一口氣,隨即將讓木偶人停止跳舞,只見他在木偶人幾個位置轉動了幾下,那木偶人立即散了一地。

眾人一看,除了有很多常見材料以外,那木偶人的身軀的確是用空心的烏木製成,不過拆開以後,裡面竟然還有木頭和樹皮製作的肝膽、心肺、脾腎、腸胃。隨後,魯菜把這些東西重新湊攏以後,木偶人又恢復原狀。

所有人看完後都是歎為觀止,吃驚的嘴巴都能裝下一顆鴿子蛋。而此時,柳蘭也是有些激動的說:「看來這都是宿命,我註定難逃此劫。」

魯菜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不過能娶柳蘭為妻,也不枉他忙活一場。只是讓他有些奇怪的是,他找那年輕道士的時候,對方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

魯家和柳家挑選了一個良辰吉日,魯菜便正式迎娶了柳蘭,兩人按照古法禮制三拜成婚。

因為魯家和柳家在鎮上都是大戶人家,所以宴請了很多賓客,等喜酒喝結束,已經快到二更時分。這個時候,魯菜喝的酩酊大醉,入洞房的路上,竟然倒在地上睡著了。

在睡夢裡,他看到白茫茫的一片天空,頓時感覺整個身子都飄在雲端。正在他感到驚奇時,老鼠突然出現在他眼前,沖著他喊道:「喂,小子,你喝多了!」

魯菜一擺手,嘟著嘴說道:「誰說我喝多了,沒喝多,再來,我先幹為敬!」

老鼠搖晃著腦袋,爬到魯菜的頭頂上使勁敲著,一臉焦急地說道:「小子,你快醒醒,出大麻煩了。」

魯菜被老鼠這麼一敲,頓時清醒了一些他忙問道:「鼠大爺,啥事這麼慌?」

老鼠一本正經說道:「小子,你要娶的新娘不對勁,晚上入洞房別脫鞋。」說完,老鼠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突然間一陣涼風吹起,魯菜便醒了過來,他四下看了一眼,並沒有找到老鼠的身影。他起身繼續向房間走去,等打開門以後,就瞧見坐在床邊的新娘子。

魯菜走到近前說道:「娘子,讓你久等了。」

柳蘭冷哼一聲沒說什麼,把腦袋一偏,似乎在為什麼事情生氣。魯菜見狀,趕緊關心地問道:「娘子這是怎麼了?」

柳蘭回過頭說道:「相公,今晚是我們大婚的喜慶日子,你把木偶人拿出來給我們跳舞助興吧!」

魯菜猶豫了一下,神色複雜,他不明白柳蘭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讓他感覺非常陌生。對方嫁給他,好像並不是因為感情深厚,而是帶著什麼目的一般。

「時間不早了,明日再看吧,我有些累了!」魯菜冷冷說道。他剛脫了衣服,準備脫鞋上床睡覺時,突然想起老鼠托夢跟他說了那番話,于是放棄了脫鞋子,又把衣服床上說道:「今晚我喝多了,還是去客房睡吧。」

魯菜剛一起身,柳蘭突然陰冷一笑,隨即張牙舞爪的朝他撲來。幸虧他躲閃及時,否則這一下就要受傷了。

魯菜看著臉色蒼白,面目有些猙獰的柳蘭質問道:「蘭兒,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相公,快走!」下一秒,柳蘭又表情痛苦地喊了一聲。可是沒過一會,雙眼又變得血紅,再次一臉兇狠的向魯菜撲了過去。

就在魯菜要被對方抓住時,房間的門被人從外面一腳踢開,魯掌櫃手持墨斗,大步踏進了房間。

「哼,木道人,果然是你!」魯掌櫃沖柳蘭喊了一聲,隨即一拉墨線,朝對方屈指一彈。只見一道青光閃過,柳蘭的身子被彈飛出去,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黑血,緊接著就昏迷過去。

與此同時,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之前在柳家那個年輕道士正對著一個木頭人做法,突然間身體被一陣重擊,在反噬之下,一口血噴了出來。

年輕道士不甘的怒吼一聲:「不,我就要成功了,我不甘心,為什麼?」說完這些,他不甘心地瞪大眼睛,斷了最後一口氣,死不瞑目。

魯菜滿臉不解的問道:「爹,這是怎麼回事?」

魯掌櫃看了一眼昏迷的兒媳,緩緩吐了一口氣說道:「放心吧,她只是心神受到一些損害,休息一段時間就恢復了。你跟我出來,我告訴你怎麼回事。」

魯菜將妻子抱到床上,貼心的蓋上被褥以後,就跟著父親走出了房間。

魯掌櫃將兒子帶到魯家祠堂,然後看著放在供桌上的鉋子、鋸子、斧子和錘子,又小心地將手中墨斗放置在上面。他轉身對身邊的兒子說道:「跪下,今天是該告訴你一些事情了。」

魯菜一臉不解,不過還是按照父親說的,老實的跪在靈堂前。

這時候,魯掌櫃長歎了一口氣,慢慢將真相說了出來。

原來魯家世世代代不僅是木匠,還是麒麟鎮的守護神,他們用木匠這重身份掩飾的同時,也在慢慢融入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當中去。魯菜遇到的那只老鼠,就是魯家的守護獸,對方之所以會出現在棺材裡,其實這一切都是魯掌櫃安排好的。

魯掌櫃心裡明白,要想讓兒子真正喜歡做一個木匠,那麼所做的一切都應該是心甘情願的。因為只有這樣,魯家傳人才能擔得起守護麒麟鎮的這份責任。

在魯掌櫃年輕時,他也非常抗拒父親對自己一生的安排,更加不願意以後做一個木匠。後來他的父親沒有強求,而是收了一個徒弟叫王木生。

王木生學藝非常認真,不僅深得魯掌櫃父親魯能的真傳,更是將周易之術練的出神入化。

可是到後來,魯能發現這個徒弟心術不正,經常利用所學的本事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于是他一氣之下,將王木生趕出師門。

經過此事之後,魯掌櫃才明白父親的良苦用心,最後他甘願為了守護麒麟鎮的這份責任,放棄自己所要追求的自由。

而被趕出師門的王木生,為了永葆青春修煉邪魅術,最終導致走火入魔。他聽說魯家的守護靈獸冠鼠血可以幫助他修煉,便千方百計的想要得到。

王木生自知不是魯掌櫃的對手,便故意扮作道士接近柳家,他目的就是操控柳蘭來逼迫魯家就范,到時候乖乖地把冠鼠交給他。

他提出做一個會跳舞的木偶人這個條件,其實是想試探一下魯掌櫃的實力,不過魯掌櫃早已看穿他的詭計,因此並沒有接招。可這個挑戰卻讓魯菜感到十分有趣,于是就想跟父親學習木匠手藝。

那一天,木偶人跳舞時,王木生發現暗中操控木偶的就是躲在裡面的冠鼠。可當時魯掌櫃也在現場,王木生不敢輕舉妄動,于是就想通過柳蘭的身份接近魯菜,從而得到冠鼠。只不過他的一切計畫,最終都被魯掌櫃給識破了。

魯菜從父親口中得知這一切後,他感觸良深,心裡為自己以前的幼稚想法感到羞愧,同時也在魯家祠堂前鄭重承諾道:「我魯菜,今後一定將木匠這門手藝傳承下去,也會用生命去守護這一方土地,若違此誓,天誅地滅!」

魯菜的話音剛落,老鼠突然現身道:「好小子,你終于長大了!」

魯菜看著老鼠,喊了一聲:「鼠爺爺,謝謝您的一番教誨。」

「哈哈哈……魯家男兒真英雄也!」老鼠大笑一聲,說完又消失不見了。

自從這件事以後,魯菜就接手了棺材鋪,不過在他的勤勞下,棺材鋪又重新改名為木材店,裡面可以買到很多精美的木工藝術品。

沒有木道人的背後使壞,柳蘭的身體也慢慢恢復健康,夫妻倆人恩愛兩不疑,過上了幸福安穩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