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母親分娩保兒子,父親尋子走千里,貨郎善舉得團聚

民間故事:母親分娩保兒子,父親尋子走千里,貨郎善舉得團聚
2021/12/18
2021/12/18

話說在明朝的時候,古城邯鄲的城南有個名叫張家溝的村子;張家溝裡有戶姓王的人家。男主人名叫王德,是個瓦匠;平時靠給人家建宅子、修繕房屋為生。女主人劉氏是一個賢妻良母,平時在家裡做家務、帶孩子;農忙的時候,也會下地幫著幹活。

王德的兒子名叫王濤,從小就乖巧懂事,很少給大人惹麻煩;這讓王德夫妻倆省了不少心。王德的家裡並不富裕,但是有一個賢慧的妻子和一個乖巧的兒子,這日子過得倒也是滿意!可是在王濤五歲的那一年,王家出事了。

這一年劉氏懷上了第二個孩子,這本是好事;可是分娩的時候難產,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個;劉氏選擇了孩子。哪怕王德不同意,可劉氏還是堅持保孩子。她覺得一個孩子有些孤單了,兩個還好一些,有什麼事能相互商量、相互幫襯!最後小兒子安全出生,劉氏卻是不行了。她看了小兒子一眼,見小兒子一切正常,終于松了一口氣。這一放鬆,劉氏只覺得眼前一黑便撒手去了。她是靠著一股信念,才堅持到現在的!

劉氏過世後,王德的壓力大了。多了一口人不說,還少了一人為他分擔生活的擔子。好在王濤懂事,開始學著照顧弟弟,學著洗衣做飯;好讓王德能多抽出一些時間去幹活、去賺錢!一直到了王濤八歲的時候,這家務活兒,包括看孩子,王濤都能勝任了。王德把這些活兒都給了王濤,而他自己呢?除了下地之外,就是給人家修繕房屋,要是沒有這類的活,他也會去做一些搬搬抬抬的力氣活兒。總之就是想著法兒地賺錢,養活兩個孩子。

就這樣,到了王濤十二歲那年,王家又出事了!這回是王德!

這一天,王德帶著徒弟周泰到大戶人家修補屋頂。王德也是手腳麻利,半天的功夫,屋頂就修得差不多了。王德的徒弟周泰見他滿頭大汗,便說道:「師傅,只剩下收尾的活了,交給我就行,您下去歇會吧!」

這忙活半天,王德也是累了,叮囑周泰讓他注意安全,之後就先下去了。

沒多久,活兒幹完了;周泰順著梯子往下爬,結果這一腳沒踩實,從梯子上摔了下來。王德雖然下了屋頂,但是還在下面注意著徒弟的情況。王德迅速沖過去接住了徒弟。只是,這摔下來的衝擊力可不小;雖然接住了,但是王德的腰卻受傷了;傷到再也不能幹重活了。

王德幹不了重活,這幾乎就等于沒了生計的手段;這下子可就苦了王濤,養家糊口的事他得挑大樑了!而周泰呢?他感激師傅救了他,從此之後,一有空就會來看師傅。每次來的時候,手裡都掂著東西!

轉眼間兩年過去了,王濤十四歲了,長成大小夥子了!

這一天,王濤在地裡幹活。只見有一輛馬車,從南向北慢慢地駛來。前幾天剛剛下了雨,這路不好走,馬車陷在了泥窩裡!

趕車的是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雖然人在壯年,但是使出吃奶的勁兒,也沒把馬車推上來;因為這馬車上面裝了不少貨物。

沒有辦法,中年人打算把貨物先搬下來,從泥窩裡推出馬車之後,再搬上去。他剛要動手,只聽一道還有幾分幼稚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中:「阿貝,您等等再搬,我幫您推一下;要是推不上來,再搬下來也不遲!」

中年人扭頭一看,見是一位十四五歲的小夥子;這小夥子長得倒也壯實。這人正是在地裡幹活的王濤!中年人見有人主動幫忙,心裡很高興。兩人一起推起了馬車。

要說王濤雖然還小,但是力氣可不小!最後兩人合力把馬車推了上來。中年人松了一口氣,笑著對王濤說:「小夥子,道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姓劉,是一間鋪子的掌櫃的。最近鋪子裡比較忙,你願不願意來鋪子裡當一名夥計,這工錢絕對比你種地賺的多!」

王濤一聽,他心裡明白這是人家在感謝他呢!說起賺錢,王濤最近正為這事發愁呢。因為父親受傷之後,幹不了重活,也就賺不了什麼錢了。而他除了做家務,就是下地;其他的都不會!想當個夥計就不容易了。

眼前的劉掌櫃想讓他到鋪子裡當一名夥計,王濤那是一百個願意!不過他還是忐忑地說道:「劉掌櫃,我除了種地什麼也不會,就怕勝任不了夥計的工作!」劉掌櫃卻是擺手一笑,說道:「不會不要緊,只要你肯學,那就沒問題!」就這樣,當夥計的事定下來了!劉掌櫃留下地址駕著馬車走了。

王濤回到家裡,把劉掌櫃讓他去當夥計的事兒和父親說了。父親聽後,也贊同他去當夥計;當夥計不僅可以賺錢,還可以學東西,一舉兩得!

第二天,王濤去了縣城,按地址找到了劉掌櫃;就此成了一名夥計!

王濤除了能吃苦耐勞之外,還有一股機靈勁兒,這讓劉掌櫃對他多了幾分器重。有時候會把他帶在身邊,教他一些生意上的東西;還讓識字的夥計教他認字。

就這樣,一轉眼,四年過去了。在這四年裡,王濤那是早出晚歸努力地工作,不過在農忙的時候,他會請幾天假,下地幹活。王德看著兒子忙碌的樣子,除了欣慰之外,還有些心疼兒子。要不是他自己受了傷,兒子也不用這麼拼命!

經過四年的努力,王家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因為王濤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劉掌櫃的器重,成了一名管事的。那這工錢自然就多了許多。日子也就好過了一些。

不用再為生計發愁了,王德就想著給王濤找一個媳婦,讓他早點成家,自己也好抱個孫子!王德決定之後,便準備和兒子商量。正好明天是他的生日,讓王濤早回來一會,順便提一提成親的事。

第二天,王濤走的時候,王德和他說:「今天是爹生日,你記得早回來一會!另外記得再買一把炒菜的勺子,咱家的壞了!」

王濤答應一聲,就出發了。下午的時候,王濤和劉掌櫃告了個假;又從鋪子裡推了一輛小車。他準備買一袋大米回去,還有一些好吃的回去。買了米、買了吃的,又買了兩把勺子,王濤這才推著小車出了城!

出城沒走多遠,王濤發現前面有一位姑娘彎著腰背著一個老大的包袱!這一看就知道,姑娘背的包袱分量不輕。

王濤是個熱心腸,便加快腳步追上姑娘,友善地問道:「姑娘,這是要去哪?我看你的包袱挺重的,要不把包袱放車上,我送你一程?」

姑娘大約十五六歲,她背著包袱也是累了。見王濤說話很是友善,長的又是一副忠厚的樣子;便笑著說:「那就多謝大哥了,我家就住在三裡外的大河村!」說著話,姑娘把包袱放了下來,王濤急忙接過包袱放在車上;隨後推著車,和姑娘接著趕路。

在路上,王濤得知,這位姑娘名叫小雪,住在前面三裡外的大河村。平時她到城裡的繡莊,拿一些手帕,或者枕頭面兒、被子面兒,回家繡上一些好看的圖案;等繡好之後,再送回繡莊;繡莊就會付給她工錢。今天小雪到繡莊裡拿一些需要繡的東西,她也是想多賺些錢,就多拿了些。誰知拿的多了,剛走到城外,就有些累了。

小雪說完之後,王濤也簡單的介紹了自己;他說:「我叫王濤,家住八裡外的張家溝;現在一家鋪子裡當夥計!」至于其他的並沒有多說!小雪聽到「張家溝」三個字,有些感慨的說道:「我二叔的師傅就張家溝的人,人家是真的不錯;又是師傅又是恩人!當初人家帶著我二叔幹活,我二叔一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了下來,是人家接住了我二叔。要不然我二叔肯定會摔出個好歹來。只是害的人家受了傷。」說到這裡,小雪有些傷感!王濤聽後,他知道小雪說的正是自己的父親;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

兩人說著話,聊著天,不知不覺就到了大河村。王濤幫小雪把包袱送到了院裡,之後出了院門準備回家。小雪卻是追了出來,想留王濤喝口水再走!正在這個時候,從院裡傳出一道聲音:「小雪,你在跟誰說話呢?炒菜的勺子你買了嘛?」

話音剛落,只見從院裡出來一位中年婦人。這位是小雪的母親。小雪見母親出來了,回答說:「娘,這次拿的東西太多了,實在拿不了其它東西了,所以我沒買!」中年婦人聽後,便說道:「那就先將就幾天!」說完之後,便準備問小雪,眼前的年輕人是誰。可是還沒等她先問,王濤就從車上拿出一把勺子遞給中年婦人說:「阿媽,我這裡有多餘的勺子,您要不嫌棄,就先拿著用!」

中年婦人沒敢接,只聽小雪說:「王濤大哥,你送了我一路,已經很感激你了,怎麼還能再要你的東西呢?」隨後又把在路上的事和母親說了。中年婦人聽後,先道了一聲謝,緊接著也跟小雪一樣邀請王濤到家裡喝口水。

儘管母女兩人好心邀請王濤,但是他還是沒有進門;因為他還要回家給父親過生日呢!于是便說:「阿媽,小雪姑娘,今天是我父親的生日,我得早點回去準備晚飯!」聽說王濤的父親要過生日,她們這才沒再挽留。只是從家裡拿了一些小雪親自做的點心送給王濤,讓他帶回去,算是給老壽星的一點心意。王濤接過了點心,又把勺子遞了過去;這次小雪沒再推辭!

王濤回到家後,就進了廚房了;忙活了半天,做了一桌子好菜。一家三口圍桌而坐,王濤和弟弟一起向父親祝賀!王德看著兩個兒子,心裡很是高興。這兩個兒子都很懂事了!

吃完飯收拾碗筷的時候,王德和王濤說:「兒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我打算托人給你說一門親事,你覺得怎麼樣?」王濤回答說:「爹,這事你看著辦吧,不過有一點,人長的怎麼樣無所謂,但是得孝順、得勤快!」王德見兒子答應了,便高興得說:「不孝順、不勤快的,就是你同意,我都不同意!放心吧,我給你好好把把關!」

第二天臨中午的時候,王德的徒弟周泰來了,手裡還拎了不少東西;一見面就賠禮的說:「師傅,往年您過生日,我都會到場,只是昨天太忙了,把您的生日給錯過了!今天我多罰幾杯!」說著話把東西放在了桌子上,原來周泰拿的都是吃的。

王濤的弟弟也是個懂事的孩子,本來他已經生火準備做飯了;見周泰拿了不少吃的,這飯也不用做了。拿來幾個碗,把吃的全都倒在碗裡,招呼父親與周泰,準備吃飯。吃飽喝足,王濤的弟弟收拾碗筷,而王德陪周泰聊起了天;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王濤的身上,周泰說道:「師傅,王濤也不小了,您托人幫他說親了嘛?」王德一聽,回答說:「沒呢,昨天剛和王濤說了這事;正準備找媒婆呢!」

周泰一聽,便說道:「師傅,巧了!我有一個侄女,剛滿十六歲;既勤快又能幹還孝順;這長相也是不錯!我想撮合王濤和我那侄女!您覺得怎麼樣?」王德了解周泰的為人,說的又是他的親侄女,這姑娘准錯不了!王德倒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他並沒有一口答應;想等晚上和王濤商量一下。

轉眼之間,來到了晚上,吃完飯之後,王德提起了周泰說的侄女;王濤一聽,就想起了昨天那個背著包袱的小雪姑娘,他對小雪姑娘的印象也是不錯!所以,這親事他答應了。只是王濤有些納悶,昨天剛和人家相遇,今天這說媒的就來了。他覺得定是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不過,不管是什麼事,都沒有成親的事大。

一個月後,王濤和小雪成了親。當天晚上,王濤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小雪也沒有隱瞞,為王濤解了疑惑。原來小雪的父親早逝,是她二叔周泰經常照顧她和母親,要不然她們母女也許早就餓死了!幾年前周泰從梯子上摔下來,是王濤的父親救了周泰。要不然,周泰摔出個好歹來,小雪母女也就沒人照顧了。所以王濤的父親是周泰的恩人,也是小雪母女的恩人!這是其一,其二是王濤的為人,以前周泰和小雪提過王濤的事,說王濤是個又孝順又能幹的小夥子。那天,王濤和小雪相遇,又主動幫忙;在王濤說出自己的名字和住址之後,小雪就知道這個王濤就是她二叔的師傅的兒子。當晚就和母親說起了王濤的事情!之後,小雪的母親去找了二叔周泰!周泰說:巧了,正好明天要去給王濤的父親過生日,到時,順便提一提!

王濤聽後,這才恍然大悟;那天自己沒有說出來,可沒想到人家早已經猜到了!再有就是父親的救周叔的事,沒想到這六年過去了,小雪一家人還記著呢!這真是恩情心中藏,時刻念報恩!

王濤和小雪成親之後,王家的日子比曾經更加好了。王濤在鋪子裡那是努力的工作,媳婦小雪除了做家務之外,還從繡莊接一些刺繡的活。雖然賺的不多,但是多少也能賺點銀子。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還有王濤的父親,他雖然傷了腰,幹不了重活,但是也沒有閑著。他跟著鄰居學著編筐子,這個不是體力活,他可以幹。王濤的弟弟王亮成了下地的主要主力,十三歲的他長得也是壯實!可以說,一家人都在為好日子拼搏奮鬥;因此王家的日子是一天好過一天。

半年之後,小雪有了喜脈,這可是喜事,全家人都高興。尤其是王德,他盼著抱孫子已經很久了;盼星星盼月亮終于是盼來了。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小雪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取名王浩;可把王家人高興了好些日子!

不知不覺,小王浩四歲了;這一年,王家發生了兩家大事,第一件事是王濤的弟弟王亮到了成家的年紀。小雪幫為他說了一門親事,作為哥哥的王濤出錢幫弟弟蓋了一座新房子。王亮高高興興的成了家。父親王德見小兒子也成家了,這心裡莫名的松了一口氣。這第一件事是喜事,可第二件事呢,對于王家來說,那就是一個噩耗!王濤的兒子王浩丟了,就在村裡丟的!

說起來,這事和村裡的首富張財主有那麼一點點的關係。在王亮成親的同一年,張財主家裡迎來了兩件喜事。這其一是他的父親張老太爺八十歲了;在那個時候,八十歲那是真正的高夀!所以,這八十歲的壽辰那是一件大喜事。這其二是張財主的兒子張家大少爺,他是大器晚成;如今將近四十歲的年紀,考中了舉人的功名。這又是高夀,又是光耀門楣;張財主高興!這高興了,就想弄出點動靜,讓全村人跟著一起高興!于是,張財主花錢請人在村裡的空地上搭了一座戲臺子,又請來戲班唱堂會。這一唱就是前三天后三天,外加中間的三天,合起來就是九天!張財主真那是出了血本了。沒辦法,家裡雙喜臨門,高興!所以,請全村人一起看戲。

那個時候,老百姓窮,很多人都看不起戲。張家溝唱起了堂會,十裡八鄉閑著的人都來聽戲了。這來的人多了,不免什麼人都有;其中就有一些人動上了心思。

這些人當中,有的想趁機擺攤賣點東西賺點錢,這是正經人家!還有一些人也想賺錢,可是他門的手段可就不光彩了。有的是趁人家看戲入迷的時候,悄悄的偷走了人家的錢袋。還有幾人一夥訛詐別人。聽上去就讓人覺得可恨,可是還有更讓人可恨的呢!有人居然趁著大人不注意,拿出糖果這些能吸引孩子的東西,悄悄的把孩子給拐走了。這被拐走的就是王濤的兒子王浩!

說起來也是王德粗心了;那天,王德帶著小孫子王浩一塊去看戲,王德看的入迷。可王浩還是孩子,時間久了他坐不住了,就在旁邊玩了起來。王德見狀也沒在意,又接著看他的戲。等戲散場之後,才發現孫子不見了。不過,王德並沒有太擔心;因為這戲臺子離自個家很近,而且王浩雖然小,但是也認識家門。因此王德以為孫子自己回家了,可是等王德回家之後,才發現孫子並沒有回來。急忙叫上小雪,還有小兒子和小兒媳婦一塊尋找;可是找了半天也沒找到。

一直到天黑,才聽一個名叫張三的村民說,說他下午在村口見了一個黑臉中年人抱著一個孩子往村外走。當時,他還納悶呢。這戲沒散場,怎麼就抱著孩子走了?現在王家人在找孩子,他這才說了出來。之後,一問那孩子的穿裝打扮,和王浩一摸一樣;這才知道王浩被陌生人抱走了!除了張三之外,還有一個村民給提供了線索,說下午的時候,他在地裡幹活,見一個中年人抱著孩子上了大路往南走了。

王濤得知後,帶著家人出了村子,一路往南尋找。見有人家就上前打聽,只是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了;好不容易敲開了門,一問之後,沒有人見過那個中年人。一直找到半夜,也沒有個線索;他們只好回去了。

第二天又接著尋找,第三天還是如此;一直到了半個月的時候,在八十裡外的一個村子裡,打聽到了那個黑臉中年人的消息。人家說:那人大約是在十三天之前來村裡討過水喝;當時,孩子睡著了,所以他們也沒有在意。只見那人喝完水之後,又往南走了。

王濤得知後,心裡激動;這找了半個月終于有線索了。向這位好心人道謝之後,王濤回家了。因為他身上沒銀子了,要想接著南下,那得回去拿銀子。王濤回到家,一刻也沒敢停留,他背上包袱,帶上了乾糧和銀子,又出門了。這次只有他和小雪兩人去了。留下弟弟夫妻倆在家照顧父親。這次一找就是半年,只是再也沒有那中年人的消息;而且家裡的積蓄也見底了!沒有了銀子,等于沒了吃的;別說找兒子,就是生活都成了問題!沒有辦法,兩人只好改變計畫,一人在家幹活賺錢,一人外出找兒子。

小雪會刺繡,她托人進了城裡的繡房做繡娘;這樣比自己拿回家,做的效率高;那賺的錢也就多了一些。只是有的時候,她都是邊繡邊哭,讓人看了很是心疼!

再說王濤,他一路往南接著找兒子。不過這次他出門的時候,卻推上了小車,帶上了帳篷和被褥。他想著能不住店就不住店,這樣能省一些銀子。而且王濤還批發了一些日常用品,準備邊尋找兒子,邊做貨郎。要不然沒有銀子,他生活都成問題,還談什麼找兒子!

時光如梭,不知不覺兩年過去了;在這兩年來,王濤一路向南經安陽、過鶴壁、躍新鄉,最終來到了鄭州的地界。此時的王濤是鬍子拉碴一臉憔悴,臉上掛滿了憂傷的表情。因為他這次出來,除了一年多之前,在鶴壁的一個村子裡打聽到那黑臉中年人的消息之後,就再也沒有那人的消息了。

此時的王濤非常想念他的家人,只是沒找到兒子,他心裡擔心…擔心兒子受苦、遭罪!所以哪怕特別的想家人,哪怕在外面的日子很苦,他還是堅持尋找兒子。

這一天,王濤推著小車趕了二十裡路,走到一個岔路口的時候,有些餓了,便停在路邊,準備吃點東西歇一會。大約有一盞茶的功夫,王濤吃飽了,準備收拾東西走人。就在這個時候,打北邊來了一個三十來歲有些落魄的漢子。那漢子到了岔路口,準備往東走。這個時候,他發現了路邊的王濤,見王濤正在吃東西;腳步不自覺的就慢了些,而且還咽了咽口水。這一幕正好被王濤看著了;王濤見狀,知道這人定是餓了,便站起身來,笑著說:「這大哥,想必你是餓了吧?來,吃個饅頭!」說著,從包袱裡掏出一個饅頭來。

這漢子還真是餓了,聽王濤說請他吃饅頭;他是三步兩步就來到了王濤的跟前,接過王濤手裡的饅頭,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一個饅頭吃完,又喝了幾口水。他這才說了道謝的話;隨後又介紹了自己。

原來落魄得漢子叫劉昌,是個行腳商,住在鄭州東邊的開封府。他這次到鶴壁做生意,在回來的半路上遇上了劫道的;銀子被搶了不說,還被打了一頓。如今,他是身無分文,兩天沒吃東西了。

王濤聽後,又從包袱裡拿出幾個饅頭,遞給劉昌說:「我身上的銀子都拿去進貨了,還有一些饅頭就送給你了!」劉昌看著饅頭,這眼角差點就落了淚。雖然這饅頭不值幾個錢,但是在他落難的時候,有好心人送他饅頭,怎能不讓人感動呢?劉昌先是道謝,之後接過饅頭,又問了王濤的情況。王濤也沒有隱瞞,就把自己邊做貨郎邊尋找兒子的事說了出來。劉昌聽後,也表示,等他回到家會多留意這方面的消息;隨後還專門問了孩子的情況。王濤也是死馬當活馬醫,把兒子的情況和自己邯鄲的位址,還有尋找孩子的路線和方式,都告訴了劉昌。劉昌記下之後,這才和王濤分別。

再說王濤,他準備在鄭州的地界上找一找,看有沒有他兒子的消息!只是在鄭州找了三個多月年,又是一無所獲。不過王濤並沒有氣餒,他打算再接著南下;只是他的貨都賣完了,準備先到鄭州城裡進一批貨。因為鄭州城裡有個周記雜貨鋪,那商品是價格公道,而且質量還不錯。

離鄭州城沒多遠的時候,王濤經過一條小河。這個時候,已經到了冬天,有三個七八歲的孩子在冰面上玩耍;但是這冰結的並不厚,導致一個孩子不慎落水了。另外兩個孩子都是嚇了一跳,一個是急忙往村裡跑,想必是回去求救了。另一個是站在岸邊,大聲的呼救。

王濤經此路過,正好看到了。放下小車,急忙下河救孩子。最終孩子被救上來了,只是王濤也好,孩子也罷,兩人都凍得瑟瑟發抖!幸好這孩子的父母趕來,見有人救了自己的兒子;那是感激的不行。熱情地請王濤到家裡做客,順便幫他把衣服烘乾。王濤沒有拒絕,跟著人家回去了。

這戶人家姓李,男主人名叫二牛。到了二牛的家裡,先讓王濤換上他的衣服,之後又準備酒菜款待王濤。這一家人也是熱情,請王濤吃了飯,又要留王濤在家裡住上一晚。因為此時的王濤狀態並不好。他在外漂泊兩年多,生活的條件艱苦;這次又沾了冰冷的河水,身體吃不消了!二牛就是看出王濤有些難受,這才非要留他在家住一晚。本來,二牛還準備去請郎中,但是被王濤攔住了。王濤說:「不用請大夫,我睡一覺就會好的!」結果,當天夜裡王濤就發了高燒,嘴裡含糊不清喊著兒子「王浩」的名字。

第二天,二牛醒來見到王濤的情況,急忙請來大夫,又抓了藥,煎好喂他喝下。這個時候,王濤想走也走不了;一直到了七天之後,王濤才推上小車,和二牛一家告別!他要接著尋找兒子!也許是王濤心善,也許走了好運,就在王濤剛進了鄭州城的時候,打對面來了一個人;這人為王濤帶來了他兒子的消息!

要說這人是誰?大夥也都知道;就是半年之前,王濤剛到達鄭州地界的時候,遇到的那個落難的行腳商劉昌。

當初,兩人分別時,劉昌說過,等他回家之後,也會多留意孩子的事。劉昌是說到做到,他還真把這事放在了心上。在前不久,他到朋友家做客,見朋友家多了一個六七歲的孩子;便問道:「老張,你家裡怎麼多了一個孩子?」這老張說:「哎,說起來,這孩子也是命苦;他是我表弟從一個黑臉中年人手裡買來的。我表弟一直沒兒子,就想領養一個。可是孩子剛到家一年,他媳婦就生了個兒子。表弟家裡的條件並不好,無奈之下又準備把孩子送人。我見孩子可憐,便把他領了回來。」

劉昌聽後,擼起孩子的袖子,發現在孩子手臂上有個銅錢大小的胎記。見到胎記之後,劉昌覺得這孩子很有可能就是王濤的兒子王浩。因為這手臂上有胎記的事是王濤告訴他的。再一問孩子,孩子並不知道自己家住在哪裡,但是孩子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叫王浩。劉昌確認之後,把事情和老張說了。老張得知孩子父親的消息,心裡也是高興。要是孩子能和家人團聚,那真是太好了!正巧,劉昌準備去鄭州一趟送點貨!

第二天,劉昌去了鄭州,結果剛送完貨就碰了王濤。王濤得知這一切之後,那是催促著劉昌趕緊帶他去兒子。到了老張家,王濤見到王浩。雖然王浩丟失了近三年,此時已經七歲了,但是,依稀有幾分小時候的模樣;王濤飛奔過去抱起了王浩!王浩對父親的樣子,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這就是他的父親;他父親來接他了!王浩哭得是稀裡嘩啦!經歷了兩年多的時間,終于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王濤父子團聚了。王濤謝過劉昌,還有好心的老張,推起小車帶著兒子回了邯鄲。

在路上時,王濤一直在想,要是自己沒有好心送劉昌饅頭;那樣的話,他和劉昌就是陌生人;那他和兒子還能相見嘛?還有下河救二牛的兒子,要不是下河,也許他早就離開了鄭州,那樣一來,和劉昌可就遇不到了。那他和兒子…

王濤心裡明白,這都是善舉得到的善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