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男子碰瓷,意外發現對方六指,竟是直接報了官

民間故事:男子碰瓷,意外發現對方六指,竟是直接報了官
2022/02/16
2022/02/16

這是一座普通的縣城,東邊是富人區,縣衙也在那個方向,西邊可就是窮苦大眾的所在了,房屋破舊,污水橫流,人們一臉菜色,整日為了吃飽飯而奔波。

在這貧民區之中,住著一位稍有名氣的男子錢彪,此人今年四十左右,幾乎是什麼也不幹,但是此人在這西區,活著卻是最滋潤的一人了。

要說起此人來,也是一個苦命人,原本是東區的一位有錢人,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家道中落,竟是淪落到了西區過活。

一晃就十幾年,要說此人為何不幹活,還能活得瀟灑,也就是此人名氣的由來了,蓋因此人沒走正道,選了一條左道旁門,那就是碰瓷,也叫訛人。

清晨,起床之後,這錢彪伸了個懶腰,稍微梳洗一下,就走了出去,可是抬頭一看,自己都笑了,何止是日上三竿,估計離著午時都不遠了。

搖晃著身體,朝著飯館走去,到了飯館,那掌櫃的看到他,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連夥計都是如此,竟是不願上前招呼。

邁步走入飯館的錢彪,看了看四周,發現只有幾個人在吃飯,便說道:小二!給我上兩個菜一壺酒。

說完,直接坐在了靠窗的桌子旁。

那幾個吃飯喝酒的,看到是他,一人笑道:我說錢彪,你這出來吃飯,還有人敢招待你?不怕被你訛死啊!

其餘的幾人聽罷,卻是都呵呵笑了起來,因為此人所說乃是真事,一次這錢彪去一家酒樓吃飯,吃完之後,竟是往菜裡放了一條大肉蟲子,愣說這是酒樓的菜不乾淨。

於是就吵了起來,這錢彪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此事引起了食客的好奇,開始圍觀,那掌櫃的見了,卻是傻了,知道此事對他的酒樓生意有著影響,無奈之下,不只是免去了他的飯錢,還額外給了他二兩銀子的補償。

此事成了錢彪的戰績之一,也是被人們津津樂道的趣事了,不過從此之後,幾乎沒有酒樓飯館,再歡迎他了。

但是你不歡迎,這錢彪卻是仍舊來,你要是不叫他吃飯,那麼後果更嚴重,乾脆在門前一站,誰也進不來。

所以這麼幾次下來,此人的名聲又傳開了,這就是那掌櫃和夥計懶得上前招呼他的原因。

錢彪掃了幾人一眼,笑道:這就是本事,羡慕你們也來啊!

那幾人聽了卻是搖頭苦笑,這可不是誰都能來的,做好之後,錢彪盯著還不動的夥計,說道:怎麼著!你們這是店大欺客啊!不想做我的生意,還是不想做生意了?要是不想做生意了趕緊關門大吉,要是不想做我的生意,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這話,錢彪竟是抬起屁股就走,那掌櫃的見了,一股寒意升起,竟是怕了,趕緊上前走了幾步,笑道:哈哈哈!錢爺別走啊!這做菜不得需要時間啊!

說著,指了指夥計,罵道:懶鬼!沒見到客人麼?趕緊給錢爺準備酒菜!

那夥計見了,心中狂罵,但是也知道,得罪不起這位,隨即轉身,去了廚房吩咐。

見此,這錢彪露出了滿意之色,說道:早這樣不就完了,弄得都不好看何必呢?

說著又坐了下來,等著酒菜,很快,酒菜就上來了,抄起酒壺,先灌了口酒,發出了一聲痛快的呼聲,便吃了起來。

就在吃飯的時候,一名食客走了進來,第一眼就看到了錢彪,此人眼睛一亮,便走了過去,坐在了錢彪對面。

錢彪正吃喝呢,看到來人,頓時愣住了,隨即罵道:該死的,馬老二,怎麼是你?

這馬老二聽了,卻是笑道:我說錢彪,你這混得不怎麼樣啊!就在這種飯館吃飯。

錢彪冷哼道:你不也是過來了麼?

那人越過這個話題,眼珠一轉,說道:你總說你膽子大,沒有你不敢訛的,是吧?

四周的眾人也都聽著,錢彪或許是喝了幾杯,頓時大聲道:那是!在這縣城之中,還就沒有我不敢訛的。

那人似乎是見到目標即將達成,譏諷道:快打住吧!竟吹牛,你要是真的那麼本事,今天李員外家出殯,你為何不敢去訛他一筆錢啊?

旁邊的一人接話道:還真是啊!今天是那李員外家出殯的日子,你錢彪可是名聲在外的人,不會認慫了吧?

這錢彪本是喝著酒,似乎是被激怒了一般,喝道:我會怕!簡直就是笑話,等著!看我怎麼從這鐵公雞身上,炸出幾兩油來。

說完,這錢彪抽身而起,便要出門,那掌櫃的見了,趕緊迎了上來,呵呵笑道:我說錢爺!您先把帳付了啊!

錢彪看了看,從懷中取出了一粒散碎的銀子,直接遞了過去,掌櫃的接過之後,趕緊拱手:多謝錢爺!

此人邁步就走了出去,朝著城門走去,那位馬老二也沒吃飯,似乎是為了看熱鬧,就跟在了錢彪的後面。

還有兩名食客,也不吃了,乾脆都跟了出來。

很快就到了城門這裡,之所以到城門,因為城內有錢人,凡是出殯,都要從這城門出去,將死人埋到城外的荒山處。

沒過多久,鼓樂聲響起,一支百人的隊伍,一身素白,帶著哭聲,走了過來。

那馬老二看了看,也是一陣心虛,問道:我說錢彪,你這是要怎麼碰瓷啊?

那錢彪看了看,張嘴噴出一口酒氣,說道:看我的就是了!

說著,朝著隊伍走了過去,手中將那飯館的酒瓶取了出來,將餘下的酒都灌了進去,滿嘴酒氣,與送葬的隊伍迎面而去。

前面是李員外和兒孫等親人,中間是十六人抬著的巨大棺槨,後面還有些親人。

這錢彪晃悠著身體,到了棺槨近前,那抬棺的幾人,竟是沒有在意他,趁著眾人不注意,這錢彪一個踉蹌,竟是撞到了棺槨上,而且力度還特別大。

巨大的棺槨一個晃動,眾人因為沒有反應過來,一人直接脫手了,他這脫手不要緊,餘下的人更是沒有反應過來,咣當一聲巨響,巨大的棺槨竟是直接砸在了地上。

隨著巨棺砸在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只見巨棺落地之後,棺蓋直接被掀了起來,露出了一道縫隙。

錢彪透過縫隙看到了裡面,眼睛頓時立了起來,就在這時,一名抬棺人,瘋了一般,沖到了近前,將棺蓋推好,嚴絲合縫。

此人指著錢彪,就要上手打人,但是這錢彪當場躺在了地上,好似是醉得很眼中,不斷扭曲,口中說著無意義的話,但是心中卻是有著驚駭,因為指著他的人,竟是六指。

這裡的動靜,引起了李員外的注意,四周看熱鬧的人也都圍了過來,那李員外低頭看著倒在地上的錢彪,竟是愣住了,同時一股怒火道:好個該死的錢彪,碰瓷竟然碰到我這裡了,再不走,小心我要你命!

似乎是聽到這話,錢彪竟然直接起身,似乎是帶著歉意,呵呵笑道:原來是李老爺啊!失敬失敬!要是知道是你,我也不會費這個心啊!

說完,起身就離開了,可是將李員外氣得夠嗆,那六指低語了幾句,但是這李員外也沒細聽,帶著人繼續走著。

這錢彪看著隊伍離去,眼中竟是有著刻骨的仇恨,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衙門,敲鼓告狀。

縣令升堂,詢問他為何報官,錢彪才說出了實情,原來這錢彪十年前的時候,家裡條件不錯,可是在一夜之間,竟是被人滅了滿門,只有他苟活,家裡值錢的東西也被偷盜一空。

在當晚,令他印象深的,只有那兇手的六指,如今,在送葬的隊伍之後,不只是看到了六指,竟然還在棺槨之中,有著一件他家祖傳的寶貝。

兩者結合,錢彪當即過來報案,縣令聽罷,當機立斷,帶著錢彪,去了城外。

在荒山處,遇到了隊伍,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將幾人拘捕到案,回到縣衙開始審訊。

李財主原本就是一個江洋大盜,專門幹些害人越貨的勾當,十年前,看中了錢彪家裡的財寶,所以才會集合人做下大案。

事情終於是水落石出,錢彪當即哭出聲,這是他自甘墮落的唯一緣由,就是為了找到這個六指,揪出幕後黑手。

此人為了尋找兇手,竟是假扮壞人十來年,不顧自己的名聲,這就是隱忍。

故事完!

說明:民間故事也是文學的一種傳播形式,請勿與封建迷信掛鉤,請多多關注作者,繼續欣賞下一篇民間故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