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老漢半夜釣魚,忽遇鯉魚開口:兒媳該吃你們父子倆了

民間故事:老漢半夜釣魚,忽遇鯉魚開口:兒媳該吃你們父子倆了
2021/12/25
2021/12/25

明朝天啟年間,南直隸滁州府天長縣有一個名叫尚山的小村莊,因村子地處荒僻,村民又沒有什麼活命的本事,所以皆以種地,打漁為生。

尚山村雖然名字中帶山,但事實上卻恰恰相反,村中除了一條通往外界的荒僻小路,四周皆被大河所環繞。

正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為村中耕地少,四周又皆是河流,因此村民們世代皆以捕魚為生,日子過得也算快活。

在尚山村的西邊,有一間破舊的屋子,裡面住著一對父子倆,父親喚作宋公明,兒子名叫宋小寶。

宋公明本不是這尚山村人氏,而是一個走街串巷的編筐篾匠,後來在尚山村編筐時,與村中一王姓女子漸漸產生了感情,便在此處定居了下來,第二年便生下了兒子宋小寶。

然而,在兒子宋小寶八歲時,妻子王氏便抱病而亡,為了照顧兒子,宋公明便不再外出編筐,而是跟隨村裡一老漁民學起了捕魚技術,到如今也有二十個年頭了,早就成了當地出色的捕魚高手了。

雖然同是靠捕魚為生,但宋公明卻與其他漁民有所不同,他打漁有三個原則:一是不用網眼太小的漁網,二是捕到不知名的東西要放生,三是捕到歲數大或者是體型巨大的魚也要放生。

也就是因為這三個原則,雖然宋公明捕魚技術要比他人高超,但捕到的魚卻一直都比他人要少,也正是如此,別人家都已經住上了新房子,而宋公明父子倆卻還是棲身在那兩間破屋中。

日子久了,宋小寶便開始心生不滿,與宋公明也發生了多次的爭吵。

宋公明見狀,向兒子解釋道:「網眼太小的網,俗稱‘絕戶’網,它會把很多小魚都給捕上來,如此,時間久了河裡也就不會有魚了。而不知名的東西和年歲舊的魚類,它們多少都會有靈性,如果抓回去吃了豈不太可惜了!而且,對我們自身還會有災禍的。」

聽父親這般說,宋小寶也逐漸明白了父親的良苦用心和遠見,自此,也學起了父親的做法,遵守起了這「三不」原則,雖然日子過得比他人清貧,但父子倆卻樂在其中。

「驚風飄白日,光景西馳流」,轉眼間,又過去了三五年,宋小寶卻也到了而立之年了,因為家境原因,沒有哪家願意將閨女嫁給他。

宋公明心中急迫,便托村中媒婆四處打聽,這才得知隔壁鎮殺豬的馬屠戶家的女兒馬翠花正好待字閨中。雖然長的虎背熊腰、膀大腰圓的,但確實一把幹活的好手,家中大小事務,無不精通。

見此,宋公明買上厚禮,便托托媒人前去上門提親。馬屠戶見宋公明父子家境是差了點,但好在為人還算老實,再來,自己閨女樣貌不佳,年紀又大了,雙方倒也算門當戶對了,于是,便當場答應下了這門婚事。

宋公明見對方答應,心中自然高興,隨即,便擺上一桌酒席,雙方定下了結婚的日子。

這天清晨,天還未大亮,宋公明便早早的起了床,他將昨天捕的魚背上,準備拿到隔壁鎮去賣,順便送上幾條給未來親家嘗嘗。

正當其來到馬屠戶家門口準備敲門時,卻聽到屋內傳出了打鬥聲。

宋公明心中疑惑,馬家就只有馬氏父女二人,現在天色尚早,家中怎麼會傳出打鬥的聲音來?

宋公明心中疑惑,見左右無人,便爬上牆頭翻到了屋內,此時打鬥聲越來越清晰,他悄悄地走到屋前,這才聽見屋內有女子大喊著救命!

宋公明見狀,心中頓時焦急不已,隨即便準備破門而入!可隨即轉念一想,自己如今已經一把老骨頭了,就這樣沖進去必然也不是對手。

宋公明眉頭一皺,思所片刻後,便心生一計,他悄悄來到旁邊廚房,從裡面拿出幾個銅盆,然後手拿兩根木棍,便躲在了旁邊的角落裡。

只見其大聲喊道:「快來人啊!快來抓賊啊!」說完,便將手中的木棍快速的敲在地上的銅盆上,一邊敲一邊用腳不停的踹在木門上,故意製造出有很多人的樣子,這就叫做「疑兵之計」。

聽到屋外有動靜,屋內女子的喊叫聲就更大了,沒一會兒,就見一名魁梧的漢子從屋內跑了出來,直接翻上牆頭準備逃離。

宋公明見狀,從地上拾起一塊石頭就朝對方扔了過去,對方一時不備,慘叫一聲便從牆上摔了下去。

宋公明當即抄起邊上的糞瓢,打開院門準備將其擒住,奈何對方瘸著腿已經跑遠了,奈何宋公明這把老骨頭如何追趕,也攆不上了。

宋公明見追不上對方,當即也就停了下來,在喘了一口氣後,便轉身回到了馬家院中。

馬翠花見到剛剛救自己的是宋公明,當即便委屈的哭了起來,宋公明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于是便問道:「翠花,剛剛是怎麼回事,這名男子又是誰,為何一早會來家中行兇?」

馬翠花在抽噎了一會兒後,這才慢慢的將事情說了出來。

原來,剛剛逃走的男子名叫馬二寶,是這鎮上出了名的潑皮無賴,平時無事時,便四處調戲良家婦女,所以都四十多歲了,還是一個老光棍。

前段時間,馬翠花去街邊賣豬肉,恰好被這潑皮無賴給纏上了,對方見馬翠花孤身一人便有意調戲于她,索性馬屠戶及時趕了過來,將其教訓了一頓後,便灰溜溜的逃走了。

但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今日一早,這馬二寶正在街上瞎晃悠,卻見馬屠戶拉著殺豬的工具從旁邊走過,馬二寶見此,自知機會來了,當即便朝馬家跑去。

因為當時天還未亮,街上又沒什麼人,馬二寶直接從牆頭就翻了進去,待摸進屋內後,正準備欲行不軌時,馬翠花突然驚醒了過來。

馬翠花見家中進來了賊人,當即一邊大喊一邊與其打鬥了起來,直到宋公明過來,這才躲過了一劫,未被其所害。

宋公明聞言,心中暗自捏了一把汗,若是今日未曾來此,這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宋公明在待到天大亮後,這才將手中的魚留下一部分,然後便去那街邊吆喝了起來。

只是宋公明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賣魚不遠的地方,一雙眼睛正惡狠狠的盯著他,嘴裡更是惡狠狠的咒駡著,發誓要讓宋公明吃不了 兜著走!

轉眼間,就到了宋小寶和馬翠花結婚的日子,在雙方家長以及村中長輩的見證下,二人正式結為了夫妻。

婚後二人相敬如賓,日子過的很是甜蜜,馬翠花在過門後,孝順公公,體貼丈夫,家中大小事務打理的井井有條,村中居民對其更是讚不絕口。

隨著年齡的增長,宋公明身體已大不如從前,捕魚時體力也漸漸跟不上了。于是宋公明便將這捕魚的任務交給了宋小寶,自己有空時,則在一旁給其打下手。

雖然宋公明將捕魚的任務交給了宋小寶,但其還是經常提醒宋小寶,一定不要忘記所說的三個原則,。宋小寶每次聽完,都會笑著點點頭,表示不會忘記。

一日,父子捕魚捕到很晚,此時外面已經全部黑了下來,恰好當天是農曆八月十五,這月亮光落下,方能看的清水面。

父子倆見天色已完全暗了下來,決定撒完最後一網就回去。

可正當父子倆說話的空隙,在那月亮照射的水面上,突然一條金黃色的大魚高高越過了水面。

宋小寶見狀,心中頓時一驚,隨即看向宋公明問道:「父親,剛剛那是何物,為何如此巨大?」

宋公明見此,心中也是一驚,隨即對宋小寶說道:「聽老一輩漁民說,這河中有一條活了千年的金色大鯉魚,每到月圓之夜,月光照在水面時,它都會高高躍起,因此,人們將其稱作龍門鯉。」

說完,宋公明便讓宋小寶調轉船頭,將網撒向別處,這種已經通靈的大魚,可是萬萬招惹不得的。

宋小寶聽聞,當即便將漁船調轉了方向,在劃了幾十米後,這才停了下來。宋公明見這旁邊是個樺尖處,正是藏魚的好地方,于是便讓宋小寶將網在此處撒了下去。

在等了一會兒後,宋公明見天上烏雲漸漸遮住了月亮,水面頓時也暗了不少,隨即便讓宋小寶將網收起,趕緊回家去。

宋小寶一邊應答著,一邊將網慢慢收起,在收的過程中,宋小寶便感覺這網卻比平時重了很多,一個人如何也拉不起來。

宋公明見兒子拉的如此吃力,當即也彎下身子幫著一起拉了起來。等將網收上來後,父子倆當即驚的說不出話來,只見網中卻躺著一條巨大的金黃色大鯉魚!

這魚全身金黃,足有兩三百斤重,月光照在身上時,還會發出淡淡金光,宋公明見狀,頓時便知,此魚就是剛剛躍過水面的龍門鯉了,沒想到剛才刻意躲著它,它還是自投羅網了。

當即,宋公明便招呼宋小寶,將這魚網解開,好放其離開,勿要傷了它的性命。

但宋小寶此時見到網中的大魚時,心中卻有些動搖了,隨即他對宋公明說道:「父親,這麼大的魚一輩子也見不到一次,如今我們捕了它,倒不如將其給撈上來賣了,也能回家蓋個新宅子。」

結果話剛說完,宋公明便一巴掌扇在了宋小寶臉上,隨即生氣的說道:「你忘記了我是怎麼跟你說的了嗎?你忘了那三個原則了嗎?若想活命,趕緊將其給放了!」

宋小寶見父親如此生氣,當即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于是便將漁網散開,放那大魚離開了。

回家的路上,宋公明見兒子悶悶不樂,便將這其中的利害與其做了分析,經過一番解析後,宋小寶這釋然了。

轉眼宋小寶與馬翠花結婚已有三個年頭了,自從他們結婚後,宋公明便整日盼著抱孫子,可如今結婚已經三年了,這馬翠花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宋公明心中焦急,便讓宋小寶帶著馬翠花去那縣裡看了大夫。大夫在看完後,便給夫妻二人開了中藥,讓其回去按時吃藥便可。

夫妻二人回家後,每日按時吃藥,不到半年時間,便懷了身孕。宋公明在得知後,天天笑的合不攏嘴,頓時感覺年輕了幾歲。

宋小寶自馬翠花懷孕後,幹起活來更是十分拼命,每日早出晚歸,不曾休息片刻。宋公明見兒子如此辛苦,頓時心疼不已,于是便將家中的大小事情都攬了下來。

馬翠花懷孕六個月的時候,突然變得非常愛吃魚,而且吃的魚越來越多。宋小寶打漁所得,要拿到集市上去賣當作家用,只有剩下幾條死的,才會拿回來吃掉。

如今這馬翠花卻突然愛吃這新鮮魚,沒辦法,為了讓馬翠花每日吃上新鮮的魚,宋公明便每日半夜起床,抹黑帶著魚竿去那河邊釣魚,釣上魚以後,宋公明便拿回家收拾好,燉上湯,這樣兒媳一起床就能喝上新鮮的魚湯。

宋小寶見狀,心中落實愧疚不已,也曾勸說父親不要如此操勞。但每當這時,宋公明總會說:「如今我老了,不能在撒網捕魚了,但釣釣魚的力氣還是有的,剛好也算鍛煉身體了。」

見父親這樣說,宋小寶當即也不知如何去回,便隨他去了。

這天清晨,宋公明正在河邊釣魚,由于多日操勞,身子也漸漸疲倦了起來,正當其昏昏欲睡時,那條金黃色的大鯉魚突然出現在了眼前!

只見那大魚看著宋公明,並口吐人言道:「兒媳吃完魚,就該吃你們父子倆了!」

宋公明嚇了一條,心想這大鯉魚如何能口吐人言,當即準備問時,那大魚又接著說道:「前番種了因果,如今惡人暗中做了手腳,不出幾日,兒媳便要將你父子二人給吃了,若想活命,便去那琅琊山上找王也道長。」

說完,宋公明突然驚醒了過來,隨即摸了摸嘴角的口水,原來是做了一場夢。

正當其準備接著垂釣時,突然發現那條金色大鯉魚此時正在身前,只見對方將腦袋露出水面並沒有說話,在看了一眼宋公明後,便直接潛入水中消失不見了。

宋公明見狀,當即渾身一顫,也沒了心思釣魚,再將東西收拾好後,便直接趕回了家中。

此時,宋小寶正在街上賣魚,家中只有馬翠花一人。宋公明想起那鯉魚的話,于是便悄悄的透過窗縫去觀察。

這一看,卻將宋公明嚇的差點尖叫了起來,只見那馬翠花正將昨日剩下的死魚只見不停的往嘴裡塞,絲毫都不像一個正常所為。

怪不得最近釣的魚消失的很快,每當問起的時候,馬翠花只說是父子倆不在家的時候,自己做著吃了,原來竟是被其給生吃了。

見此,宋公明悄悄的退了出去,隨後便直沖琅琊山而去,在見到王也道長後,便將事情的經過全都細說了一遍。

那王也道長聽完,便閉眼掐算了起來,片刻後,便對宋公明說道:「我剛剛掐算了一番,你家兒子馬氏乃被貓妖附體了,如今只有老道親自去一趟了!」說完,便帶上所需法器,隨宋公明下山了。

剛到宋公明家,恰好碰見馬翠花從屋內出來,那馬翠花在見到王也道長後,當即眼睛瞪的老大,隨後轉身就跑。

只見那道長大喊一聲:「孽畜,哪裡逃!」說完,便將手中一個銅鈴砸在了馬翠花身上。

只見馬翠花慘叫一聲,一道黑影極速的從她身上竄了出來,接著那黑影化作了一隻巨大的黑貓,便便著王也道長沖了過來。

只見這王也道長不急不忙,從身上布袋中取出一個缽盂,隨即朝著那黑貓扔去,直接將其給收了進去。

在將缽盂收回後,王也道長便對著缽盂大喝一聲,隨即一道金光溢出,那黑貓徹底身死,只剩下一顆米粒大小的藥丸落在了缽盂中。

王也道長將這藥丸拿出,塞入了馬翠花嘴中,沒一會兒,馬翠花便蘇醒了過來。

見馬翠花和腹中胎兒沒事,宋公明當即對著王也道長拜了又拜,隨後這才說道:「我平日裡日行一善,從未做過任何傷天害理之事,不知這黑貓如何要害自己家人?」

王也道長聞言,隨即便說道:「不知你們平日裡可與人發生過衝突?」

宋公明想了想,隨即說道:「這隔壁鎮上的潑皮無賴馬二寶曾與我有過衝突,而且在這中途幾次在我家門前晃悠都被我給趕走了,不知可是此人從中作惡?」

馬王也道長聽聞,隨即笑道:「是了,是了,正是此人所為,他以自己靈魂供養著這只黑貓妖,讓其來迫害你們,結果這貓妖卻被你們家的魚給誘惑了,倒是忘記了正事!沒想到最終因為貪嘴,卻把性命給丟了!」

宋公明聞言,當即又問道:「這次雖然我們躲過了,若是這馬二寶再害我們,該如何是好呢?」

只見這王也道長輕歎一聲,隨即說道:「恐怕沒有這個機會了,這馬二寶用自己的靈魂去供養這貓妖,此時貓妖已經身死,這馬二寶就算不死,也已經是個癡呆了,再也掀不起風浪了」說完,這王也道長不再停留,便直接消失了。

待宋小寶回來後,宋公明便將此事說給了他聽,聽完,宋小寶當即也是心驚不已,索性事情已經過去,家人也未曾受到傷害。

四個月後,馬翠花生下了一個男孩,宋小寶將其取名宋青書,寓意博覽群書,平步青雲。

而在那鎮上的街道旁,曾經為禍一方,不可一世的馬二寶,此時卻像個癡呆一般坐在那裡,任由他人唾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