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石匠放生甲魚,結婚被岳父刁難時,甲魚說追烏鴉可娶妻

民間故事:石匠放生甲魚,結婚被岳父刁難時,甲魚說追烏鴉可娶妻
2022/01/16
2022/01/16

  宋朝仁宗天聖年間,豐州有個為人憨厚的石匠喚李有力。父母都是普通莊戶人,他這名字也是隨口所取。由于母親郝氏身體不好,故只有他這麼一個孩子。

  李父為人憨厚老實,每日不閑,堪堪顧住全家生活。郝氏多病,無法參加勞動,久臥病床,一直認為自己是家中沉重負擔。

  李父每每安慰妻子,李有力更是對母親孝順有加。小夥子幼年時便會坐于床頭和母親聊天,解除母親久躺之煩。郝氏心疼兒子,別人家孩子都去玩耍,兒子卻困于家中,讓他去玩,他總是笑笑說自己不愛玩,不如聽母親教誨有趣。

  如此環境中,李有力長到十來歲。農村老話說小子不吃十年閑飯,他見父親每日操勞極為心疼,自己找了個石匠,一個頭磕下拜了師傅,苦學石匠手藝。

  石匠本是受苦營生,小夥子不怕苦,七年學藝,到十八歲時出師,小夥子開始靠手藝吃飯,大大改善了家中生活。

  由于為人憨厚老實,做工也認真,他的工匠態度得到大家認可,每日來尋他幹活者絡繹不絕,硬是打出了名聲。

  小夥對生活充滿了憧憬和熱情,而同時,媒婆也開始上門。

  Ⅰ:初夏日張家相雇,正午時地下遇鱉

  雖然已經習得石匠手藝,由于自小沒有讀過書,諸如刻碑之類的活,李有力無法去幹。他所幹的都是一些粗重活,比如為人鍛驢槽、打石臼、匝井、砌石牆之類。

  小夥子為人憨厚,幹活認真,被人稱道。人一旦有了手藝,就有了以後吃飯的門路,媒婆也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會頻繁登門說親。

  媒婆們最是精細,她們說親也看著人,講究個門當戶對。李有力雖然有石匠手藝,然家中生活條件並不好,媒婆所說,也俱是相對般配人家的姑娘。

  他本人對此並不以為意,因為他就是受苦人家出身,這樣的家中,如果能有個同樣肯吃苦的媳婦進門,對家裡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母親郝氏見媒婆上門為兒子說親,自己心裡別提多驕傲,婦人無所求,唯盼兒子早日娶親。

  李有力理解娘親心情,但這種事並不是有媒婆說就能成,需要看緣分,有時候也需要幾分運氣。

  這年夏天,他給人幹完活回到家中,發現家裡有陌生人。

  這是個大概五十來歲的老者,正坐在院中跟父親聊天,見他回來,老者上下打量他。

  他不明白此人是誰,轉臉看父親,父親說此人家中有活,是來雇傭他的。

  此老者自稱叫張成,家中需要砌個石頭灶台火坑。由于家中地面堅硬,除了砌之外,還需要向下挖,是件出力的活,問他幹不幹。

  他馬上點頭答應下來,只是今日已晚,想幹也要到明天。

  老者點頭,留下住址,家就在離此地十裡遠的張村,明日到了村中,打聽他名字就行。

  送老者離開,李有力趕緊去做飯,端于母親床前,一家三口相對而坐吃飯,其樂融融。

  次日,李有力早早起床後奔向張村,進村後打聽張成家,有人引著過去。他發現張家似乎富過,家中門樓不小,一片宅子也算可以,只是昨天看他打扮,卻並不像個有錢人。

  進入張家,他才明白這是個家道中落之人,儘管門樓不小,可家中擺設簡單,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竟導致家中生變,由富變窮。

  不過,他明白有些話不能問,自己只是被人雇傭來幹活,對于人家的家境之變,自己斷然不能去問。

  張成引著他到了一間屋外,說灶台便砌在此處。

  他頗覺驚訝,灶台要連火炕,可張成竟然讓砌在外面是何道理?怪不得他說要向下挖,屋外地面俱是碎石,想要連通屋內火炕,便需要在低矮處找個好角度。

  張成說家中夫人多病,冬日需要保暖,卻又聞不得柴味,故會在外面砌灶台。

  李有力恍然大悟,頓時也對這張成敬佩有加,他家中有個多病的母親,最知道這種家有多難。張成能對妻子如此,說明也是個重情之人。

  當下,他不再多廢話,開始屋裡屋外跑,觀察角度和準備下手,張成看了一陣後慢慢走向了一間房內。

  房中,有個婦人正在窗前向外看,張成得意洋洋,問她怎麼樣?

  這婦人正是張成夫人,她並沒有病,張成剛才跟李有力只是隨口所說,不過這張夫人不喜柴味倒是真的。砌灶台可以隨便找個工匠,之所以跑十裡路找李有力來,是因為這對夫婦要觀察他。

  原來,張家有個閨女叫張翠蓮,已經到了婚配之年,媒婆上門說親,說的就是李有力。

  張翠蓮對此一無所知,媒婆只跟父母說,斷然不會跟她說。張成夫婦家道中落,有些勢利,就想觀察一下李有力,看看此人怎麼樣。

  故,張成借著家中砌灶台,把李有力請到家中,和夫人躲起來觀察。

  李有力可不知道有這麼回事,此時在外面開始向下挖,只見他將衣擺盤在腰間,在烈日下揮汗苦幹,不肯停歇。

  張成和夫人看得直點頭,他們夫婦為人精明,平時在村中並不被人喜歡,有些小狡黠,要不然也不會想出這麼觀察別人的主意。

  此時,正幹著活的李有力突然停下,低頭向地下看。

  張成皺眉,頗覺奇怪,外面雖然很熱,可剛幹一陣就停?小夥子並不像傳聞中說得那麼勤勞嘛!

  外面的李有力乾脆蹲了下去,張成抬腳走了出去,他要看看李有力在幹嘛。

  李有力在地下牆根處發現個奇怪東西,這是個大圓罎子,躺著被埋在牆根處。他向下挖時看到,心中覺得奇怪,所以才會停下觀看。

  張成到了他身邊,低頭一看也覺得十分怪異,自己家牆根下怎麼會有個大圓罎子?是誰埋進去的?

  李有力看向他,他則點頭示意李有力提上來。

  這罎子圓不溜丟,而且壇口被封,他只好跳下去想將罎子抱出去。

  等他抱住罎子,這才發現此罎子是半個。也就是說,這是個被劈開一半的罎子,倒扣在地下,只是從上面看著完整。

  李有力好奇轉頭看張成,張成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異常難看,也非常嚴肅。

  「這……怎麼會有這麼個罎子?」

  聽李有力發問,張成也不回答,因為他們看到一個東西從罎子中慢慢爬出,直接驚呆了李有力有張成。

  Ⅱ:大壇中老鱉被封,有力家郝氏相勸

  從罎子中慢慢爬出的是一隻老鱉,也就是人們所說的甲魚。

  這如何不讓人震驚?張成家地面堅硬,沒有動土的痕跡。可靠牆根處竟然埋著半個罎子,罎子下還扣著一隻老鱉,更加讓人不解的是,這老鱉竟還活著,兩人都看傻了。

  李有力呆呆看著張成,張成半張著嘴,臉上現出惱恨表情。

  只見他彎腰拿起李有力挖土的鐵鍬,就欲砸死這只老鱉,李有力趕緊伸手阻攔:「且慢。」

  張成被他將鐵鍬奪走,急得在原地團團轉時,李有力則追上那只老鱉仔細端詳。

  這只老鱉也不知道多少歲了,殼子全黑,在地上慢慢爬動。李有力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地面沒有挖動痕跡,說明已經很久沒人動過地面,可裡面扣著半個罎子,罎子下的土裡還有只老鱉。

  這只老鱉在地下是如何成活的?吃什麼?喝什麼?

  他心中滿是驚奇,斷定這只老鱉不簡單,他不讓張成砸,是想把老鱉帶走。家中娘親患病多年,這老鱉卻是大補,不如燉了給娘吃肉喝湯,說不定對她的病有好處。

  張成一門心思想要砸死老鱉,他好說歹說,最終說自己砌灶台白乾,不要工錢,只求把這只老鱉相送。張成才答應下來。

  李有力用根繩子將老鱉拴住,自己又埋頭幹活,到了天黑時,他已經將基礎打下,最多再有兩天就能完工。

  三天要白白幹活,他卻一點也不後悔,提著老鱉匆匆回家,家中母親見他幹活回來提著一隻鱉,不由得十分驚奇,問他是怎麼回事。

  他將事情經過說了一下後就準備殺鱉,可郝氏卻攔住了兒子。

  「傻兒子,此鱉在地下多年存活了下來,你卻要殺了它,為娘不吃,你也別殺它。」

  李有力聽得愕然,這可是肉,娘為什麼不吃?

  郝氏苦口婆心相勸:「先不說它在地下多年還活著有多不容易,單說它也是條生命,你就這樣殺掉?我兒的憐憫之心哪裡去了?聽娘的話,放生了吧。」

  李有力被娘親說得面紅耳赤,他也怕娘親生氣,就點頭同意放生這只老鱉。

  他將老鱉提到院中,左右看了看,家裡太窮,圍牆都是籬笆,此時正是夏天,長著不少草。他將老鱉放在地上後小聲說道:「非是我想要你的命,實是母親患病多年,想要給娘親補一下。可娘親心善,不忍殺你,你快逃生去吧。」

  老鱉在地上緩慢爬動幾下後轉過頭來盯著他看,他則回去做飯,而老鱉卻臥在草叢中一動不動。

  此後兩天的中午,他將張成家灶台砌成,果然信守承諾,分文不要,張成大為滿意。等回到家中時已經是吃過午飯時間,卻發現娘親床前坐著個姑娘。

  他頓時感覺窘迫,小夥子害羞,也不明白家中怎麼會多出一個姑娘,站在一邊不知所措。

  郝氏見狀笑笑說這是個迷路的姑娘,家在十裡外的張村,走到這裡不知道如何回家。

  李有力感覺十分驚奇,他就是從張村回來的,離這裡有十裡遠,這姑娘怎麼會莫名其妙到了此處?看她跟自己年齡相當,這麼個妙齡少女在路上亂跑可不好。

  姑娘給郝氏燒了水,陪著她說話,郝氏眉眼裡滿是歡喜,讓兒子送人家姑娘回家。

  李有力又覺為難,自己一個小夥子,跟個姑娘走十裡路嗎?自己倒沒有什麼,人家姑娘會不會難堪?如果被別人看見了說閒話怎麼辦?

  繼而又一想,自己腳正不怕鞋歪,這姑娘迷路至此,自己送人家回去,又怕別人說什麼閒話?

  想到此處,他點頭答應,帶著姑娘出門。兩人在路上偶爾交談幾句,姑娘說她叫張翠蓮,連著兩天夢到一隻老鱉帶路,她就是按照夢中路線到了李家的。

  李有力猛想起那只被自己放生的老鱉,不過他沒有深想,將姑娘送到張村村口便停了下來,讓姑娘獨自進村。

  姑娘知道他這是在保護自己名聲,對他感激點頭後便進村而去。

  等他再次回到家中,發現家裡又出現了別人,此人是個媒婆,幾天前便來過家中。

  郝氏此時笑容滿面,拉著媒婆的手交談,見兒子回來就招手。李有力過去後,郝氏告訴他,前幾天媒婆說了離此十裡遠的張村一家閨女,現在人家父母已經同意,他馬上就要娶媳婦了。

  李有力頗覺奇怪,怎麼這麼多事跟張村有關?不過他對娶媳婦這種事倒不反對,自己已經快十九歲了,到了婚配年齡,家中條件不好,有人答應是好事。

  據媒婆所說,這家祖上富過,十幾年前家中生變,慢慢變窮,戶主名叫張成,閨女名叫張翠蓮。

  李有力目瞪口呆,張成不就是雇傭自己砌灶台那人嗎?張翠蓮不就是剛才被自己送走的姑娘嗎?姑娘和張成是一家人?這世上還有如此巧合的事?

  媒婆不知道這些,只是讓李有力趕緊準備「採擇之禮」,就是備上一定的禮品,由媒婆帶至張家,並且同時跟張家商量婚期。

  既然張家已經同意,這些只是走個流程,下面就是準備聘禮。

  郝氏早盼著兒子成婚,也備了一些禮品在家中,馬上交給媒婆,使媒婆帶至張家。

  媒婆歡天喜地而去,李有力感覺自己在做夢,還把姑娘就是張翠蓮的事告訴了娘親。

  郝氏一聽更加歡喜,人家姑娘迷路至此,她讓人家姑娘歇息,可人家姑娘看她體弱多病,就給他燒了水,一看就是個賢慧的姑娘,嫁給兒子准不會錯,這便要準備聘禮。

  其實,聘禮有好有壞,李家條件,想來張家也知道,聘禮只能是普通的那種。比如兩株並生禾、阿膠、九子蒲、朱葦、雙石之類,都是取好的寓意,倒是不值多少錢,他們家雖然積蓄不多,可這些還是備得起。

  李有力和父親去置辦這些東西,不覺忙了兩天,期間媒婆通知,說張家也願意,只需交過聘禮便能完婚。

  郝氏多年臥床,此時竟也爆發出力量,長時間離床也不覺得累,為兒子婚事做準備,婦人替兒子高興。

  李有力跟村中朋友收拾了家中房屋,將自己平時所住的房子當成新房佈置,一切準備妥當後,媒婆卻突然讓他去張家一趟。

  郝氏和李父都認為,張家讓兒子去一趟,肯定是商量婚前婚後之事,兒子大婚將要得成,老兩口都沉浸在幸福中。

  不僅是父母如此認為,李有力也是這樣認為的,張成之前已經答應,不會再節外生枝。

  等到了張家,見到張成和夫人,他的心就向下沉,他沒有從張成夫婦臉上看到歡迎女婿的表情。聯想到之前張成說讓自己砌灶台的事,當時他說夫人生病多年。此時看,她並不像生病之人。

  這對夫妻,心眼太多。

  果然,張成帶著他進入屋內後深深歎了口氣,說出了一件讓他十分惱怒之事。

  據張成所說,他們家原本富有,十幾年前家裡突然開始出現禍事,先是父親做生意時無故跌入河中淹死,後來他一個兒子也失足落井後淹死。之後,家中生意更是一落千丈,各種倒楣事一起湧來,使家裡開始變得貧窮。

  如此十幾年過去,家裡才會成了這樣。

  仔細想想,十幾年前家裡開始出事時,正是他們家建起這片宅子時,而那只老鱉,應該就是那時候被人埋進去的。

  何人所埋?什麼作用?

  按照張成所想,這老鱉其實是個魘物,所以他們家才會倒楣。

  前些日子,李有力砌灶台,挖出那個罎子後,他們家一個鄰居突然跌進滑進河中淹死。

  張家和這個鄰居在多年前結過仇,張成認為,老鱉是鄰居所埋,現在鄰居也倒了霉,而他們張家的氣運就要重新回來。

  李有力聽得莫名其妙,先不說這件事太過無稽,他根本就不相信,這跟他要完婚有什麼關係?張成說這個幹什麼?

  張成夫婦對視後,終于說出了心中打算,先前認為家境再也不會好起來,所以才會答應將女兒嫁給李有力。經過這些天的思考,張成夫婦認為他們家還會重新崛起。所以,女兒斷然不能嫁給一個石匠。

  除非,此石匠特別富有。

  Ⅲ:為難時老鱉入夢,追烏鴉大婚得成

  李有力聽得面紅耳赤,張成夫婦這話等于是在羞辱他。同時,他也吃驚這世上竟會有張成這樣的人,先前是他們答應的,現在他們又想反悔?婚姻大事,豈是兒戲?自己家中已經準備多日,母親父親都滿懷高興要迎娶,他們張家現在要變卦?

  如若被家中父母得知,他們得氣成什麼樣?

  可他尚沒說話,一個姑娘卻闖了進來,李有力一看,正是那日自己所送的張翠蓮。

  張翠蓮這幾日已經得知,父母欲要將她嫁到李家,而李有力正是那日送自己回家之事。姑娘心中願意,一直等著婚期。

  今日李有力到來,她當然不能直接見面,她以為父母是要跟李有力商量完婚,就在外面偷聽,不料竟聽到父母想要悔婚,姑娘實在忍不住,就進屋而來。

  「爹,娘,你們已經答應過了,怎麼能說反悔就反悔?」

  聽了閨女的話,張成夫婦臉沉了下去:「你懂什麼?快出去。」

  張成訓斥張翠蓮,可姑娘不出去,仍然據理力爭,最後惹惱了張成,說除非李有力能帶著十貫錢來娶,否則免談。

  張翠蓮氣得掩面痛哭而去,李有力也憤而離開張家,在路上他越想就越是生氣,回家後還不敢告訴期待著好消息的父母,只能推說張家讓自己過去是說一下婚前的事,婚期尚沒有定下來,說完後,他便回了自己房間。

  十貫錢,對于李家來說是天文數字,他肯定拿不出來,拿不出來這些錢,張成也斷然不會把女兒嫁給他,這樁婚事多半是要黃。

  小夥子這些天也沒有外出幹活,全心全意準備著婚事,沒料到竟是如此結局,想想便讓人氣憤。

  可他也沒有別的辦法,總不能硬娶人家女兒吧?不娶又不甘心,那張翠蓮是個賢淑姑娘,娘親也特別喜歡,而且看她為自己力爭,顯然也想嫁。

  這麼好的一件事,張成夫婦卻生生變卦,真是豈有此理!

  世間事情有很多解決辦法,能用錢解決的,大多不是真正的問題。可有時候,非錢不能解決的問題,對一些人來說,就是真的大問題。

  十貫錢,對于李有力來說根本無法想象,一邊是父母殷切的目光,一邊是張成夫婦那笑中帶著冷酷的臉,小夥子左右為難,不知道該如何跟父母說明。

  「公子可是碰上了為難之事?」

  房間中突然響起聲音,他左右看不到人,低頭一看,之前自己放生的那只老鱉竟然在地上,它怎麼還沒有離開?又怎麼進的自己屋子?難道說話的是它?

  「不就是錢嗎?你出去抬頭看,每日都會看到一隻烏鴉站立在屋簷之上,追烏鴉可娶妻!」

  什麼亂七八糟的?什麼追烏鴉可娶妻?他正欲發問,卻感覺有人推自己,眼開眼睛看到父親的臉,他這才明白剛才做了個夢。

  原來娘親讓父親來喚他,他隨父親去到郝氏床前,婦人深深歎了口氣。

  郝氏是他娘親,自小看著他長大,兒子有心事,當娘的豈能看不出來?見他回來後悶悶不樂,並且倒頭便睡,郝氏斷定是張家想要變卦,叫他過來,是要安慰他。

  婦人勸說了兒子,只是言語中也有不甘,這讓李有力更加難受,別的他不怕,就怕自己娘親生氣,心中憤怒的他到了院中,久久站立。

  這時候,他突然看到屋簷上果然站著一隻烏鴉,烏鴉嘴裡叼著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烏鴉似乎在此歇腳,一會便展翅起飛,他沒有多想便跟在後面跑出了院子。

  剛追出村外,烏鴉已經不見蹤影,他只好悻悻回去。

  郝氏見兒子突然跑出去,以為他是氣得瘋癲了,正在擔心,見他又回轉,婦人又是勸說一陣,讓兒子放寬心,既然張家變卦,他們就接著讓媒婆尋找合適的姑娘,總不會就此娶不上。

  李有力點頭,他心中已經有了主意,那烏鴉會飛,他卻只能靠兩條腿追,自己可以每天追一段距離,最終就會找到烏鴉的落腳點。雖然夢很無稽,可這件事十分巧合,不如追下一下看看再說。

  第二天,他到了村口昨天跟丟的地方,等到烏鴉經過時,他又在下麵跟著跑,這次看清烏鴉是飛到了村後的山中。

  就這樣,他連跟五日,終于找到了烏鴉的落腳點,在山上一個隱蔽的洞中,裡面有不少閃著光的金銀財物。

  他坐在洞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想不明白烏鴉為何會叼來這麼多財物,但有一點他明白,十貫錢,對于這些財物來說就是九牛一毛,自己娶妻的問題解決了。

  他挑了幾件裝在身上後離開,並且發誓只用來娶妻,以後也再不會來此取錢財,因為這些並不是他的。

  回到家中後,他馬上讓人準備迎親事宜,父母疑惑,他也不多作解釋,只說自己肯定能娶來張翠蓮。

  等迎親隊伍到了張村,張成夫婦非常憤怒。十貫錢本是他們隨口所說,因為他們斷定李有力拿不出來這麼多錢,一旦李家放棄,他們就可以給女兒重新再找夫婿,一定要找個能幫著張家翻身的人。

  可此時,李有力竟然帶著迎親隊伍而來,這是要耍橫把人強娶走?

  李有力拿出錢財,張成夫婦啞口無言,待到他們詢問錢財從何而來時,李有力又一臉神秘。張成夫婦一商量,李有力只是個石匠,可這些錢財卻不是個石匠所能擁有,他這麼神秘,會不會是得到了一個藏寶地?

  思來想去,他們終于同意張翠蓮出嫁。

  至此,李有力和張翠蓮大婚得成,迎娶到家後擺宴席和拜堂入洞房。不料到了第二日,張成夫婦怒氣衝衝上門,說昨天李有力所持錢財竟然都是樹葉。

  李有力感覺奇怪,因為他交給張成夫婦時,邊上有媒婆在,確實是真的錢財,至于一晚過後為什麼會變成樹葉,他卻是不知。

  張成夫婦無奈,閨女都已經被人們抬轎娶來,他們再生氣能怎麼樣?最後只能作罷。

  婚後,小夫妻相敬如賓,張翠蓮賢慧勤勞。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怎麼回事,兒子婚後,郝氏多年頑疾竟慢慢痊癒。李有力仍然幹著自己的石匠營生,生活沒有大富大貴,但一家人和睦幸福。

  張翠蓮跟好多人說過自己夢到老鱉迷路到李家的事,眾人都說是老鱉為李有力保的媒。李有力卻從來沒有 跟任何人說過自己夢到老鱉而追烏鴉的事。

  他也信守了自己的承諾,一生再沒有到過烏鴉棲息的山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