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間故事:貨郎在寡婦家吃飯,見她吃魚不吐刺,他摔碎撥浪鼓逃生

民間故事:貨郎在寡婦家吃飯,見她吃魚不吐刺,他摔碎撥浪鼓逃生
2022/02/01
2022/02/01

明朝永樂年間,一個小鄉村住著張正一家三口,母親崔氏,父親是貨郎,常年在外走街串巷,風餐露宿,但收入尚可,可以讓張正在村裡私塾念書識字。

張正十四歲那年,他父親摔斷了腿,行走不便,張正說:「爹,娘,孩兒自知不是讀書的料,如今父親腿疾,孩兒已長大,當扛起家中重擔,我願像父親一樣做貨郎。」

張正父母見兒子孝順懂事,甚感欣慰,只是張正雖然跟父親跑過貨郎,但畢竟沒有經驗,就讓張正在附近的地方跑一跑,等熟悉了再去外地,那樣收入會高一些。

那年,張正十七歲,去外地跑貨郎已經有半年之久,由於他性格豪爽,心地善良,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半年下來掙了有10兩銀子,春節將至,準備返鄉。

那日,走到離自己家還有兩百里,一個縣城的附近,天快黑了,貨郎見前面有一座山神廟,想進去吃點乾糧,喝口水,暫住一宿,第二日進城,邊往家趕路,邊掙點錢。

可是他剛走到廟門口,就聽見廟內有動靜,他想應該是遇到同樣趕路歇腳的人,緊走幾步進了廟中,可是他看到一個男子躺在地上,痛苦不堪。

他走近一看,只見男子額頭上冒著豆粒似的汗珠,臉色蠟黃,他哀求道:「兄弟,我燒得厲害,頭暈的不能動,能否給點水喝嗎?」

張正連忙遞給男子自己的水壺,又摸了摸他的額頭,男子喝了水,說了聲謝謝,張正關切地問道:「兄弟,我看你臉色不對,燒得厲害,我還是送你去城裡看看吧。」

男子歎了口氣說:「無妨,近日我偶然風寒,我睡一覺應該就好了,謝謝你關心,我是劉凡,請問兄台貴姓?」

張正自報姓名後,他見男子沒有隨身攜帶之物,想著他應該還沒吃飯,就拿出自己的乾糧和男子一起分享,他好奇地問劉凡,身體不舒服,為何還要趕路,在此借宿?

劉凡說:「哎,我本是一個皮貨商販,就是販賣動物皮毛的,請了腳夫隨我去隔壁縣城賣完貨,留在城裡看看行情,好準備下一批貨,腳夫先回去了。

我看好行情後,帶著銀兩,獨自往家趕,沒成想遇到山匪,所幸他們拿走了我的銀兩,並未要了我的性命,我饑寒交迫,沿街乞討,還偶然風寒。

我穿過前面的縣城,再往南走一百五十裡路就到家了,行至此處,渾身無力,就在這廟中歇息一會,準備明日再趕路回家。」

張正問了一下,還是一個縣的,他歎了口氣說:「萍水相逢總是緣,我與你一樣,漂泊在外,還是同鄉,既然如此,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們一起趕路吧。」

劉凡表示感謝,說自己乏了,先睡會,張正覺得天氣寒冷,就找了乾草給劉凡墊上,又把自己隨身攜帶的薄被給他蓋上,自己點了火取取暖。

借著火光,張正看了看廟內的情況,只見香案上供奉的是個山神,是個白胡老翁,模樣慈祥,只是有些破舊,脖子上有裂痕,左手臂和右腿斷了,橫在香案上。

張正歎了口氣,想到自己借宿過人家,破屋,破廟,但像這樣破敗的山神廟還是第一次見,他從擔子中拿出粘合劑。

這種粘合劑,買的人也不少,誰家房屋漏雨,瓦罐水缸有裂痕,用上挺管用,這還是用東西和泥瓦匠換的,他將山神修整好,又拿出些乾糧,水果供上。

他磕了幾個頭說道:「山神,山神,今晚借宿貴於此,多有打擾,還請見諒。」

張正起身,剛想躺下休息,只聽見劉凡發出了痛苦的聲音,呼吸急促,他走過去一看,一摸,發現劉凡燒得更厲害了,而且劉凡有些神志不清,叫不醒。

張正心想壞了,如果不及時醫治,劉凡可能要死在廟裡了,想到這裡,他背起劉凡,緊趕慢趕,往城中跑去找醫館,可是找了好幾家都大門緊閉,張正連累帶急,熱汗直冒。

好在劉凡命不該絕,因為遇到一個夜裡出診的郎中,郎中看過之後,歎了口氣說:「他的風寒拖得太久了,只能略微緩解,很難治好,恐怕他是時日無多了。」

張正沒想這麼多,救人要緊,花了二兩銀子,讓郎中拿了藥,眼前劉凡的情況,自然是不能風餐露宿了,張正就背著劉凡住進了客棧,煎藥,一通忙活之後。

劉凡喝了藥,精神了點,他拉著張正的一隻手,用微弱的聲音說:「多謝張兄救命之恩,只是我的身體我清楚,等我稍微恢復後,還請你將我帶回家,我定當重謝。」

張正擺擺手說:「劉兄,你言重了,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我們出門在外都不容易,我幫你是應該的,你安心住著養病,不要想那麼多。」

第二日,劉凡雖然有所好轉,但無法下地行走,張正讓劉凡好好休息,他去山神廟取了自己的貨郎擔,回到客棧照顧劉凡,把劉凡感激的淚流不止。

連續七八日,劉凡還是無法下地行走,張正去請了郎中來看,郎中也說沒辦法,張正發現身上的銀子用得差不多了,那天晚上,張正就和劉凡說自己去城裡跑貨郎,多少能掙些錢。

第二天早上,張正剛想出門,只見劉凡精神煥發,他以為劉凡好了,可是劉凡說道:「張兄,看來我大限將至,我想把後事託付給你,行嗎?」

張正知道劉凡是迴光返照,他只好點頭答應,劉凡強打精神說:「張兄,這第一,我死後請你送我回老家安葬,我與你同一個縣城,我家在上派鎮,你一打聽便知道。

這第二,這次出門,我擔心我不在家,家裡會有賊人來偷,所以只給娘子和不滿周歲的女兒留了一個月的銀兩度日。

我這些年積攢下來的八百兩銀子,被我埋在院子裡的棗樹下,只有我知道,我本想再做兩趟生意,湊夠一千兩,就回農村老家置辦田產,不再做皮貨生意了,畢竟萬物有靈。

誰想我得了這場重病,我父母早逝,沒有弟兄姐妹,我娘子崔氏一個婦道人家,又帶著不滿周歲的女兒,離開我他們可怎麼活?我的妻兒往後還托你多多照顧啊。

這些天,你一直照顧我,我算碰到好人了,你送我回去後,挖出來銀兩之後,一半你拿走,剩下的給我娘子,讓她把孩子照顧好,大恩...不言...謝...」

劉凡話未說完,就暈了過去,只留有一絲的氣息,想必是想見自己娘子和女兒最後一面,張正趕緊拿出身上剩下的錢,典當了自己的貨郎擔,湊在一起,將劉凡運回家中。

劉凡聽到他妻兒慟哭的聲音之後,睜開了眼睛,然後又閉上就沒了氣息,張正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崔氏說了一遍,崔氏按照劉凡的遺囑,挖出白銀,要分貨郎一半。

四百兩白銀,著實讓人心動,即便是不吃不喝,張正也要跑二十年的貨郎才能掙到這麼多,但他只收了十五兩,算是花在劉凡身上的,和新做貨郎擔用。

張正可憐崔氏孤兒寡母,知道她不便為劉凡操辦後事,就在鎮上找了個便宜的客棧住下,幫助崔氏母子為劉凡操辦後事。

劉凡的後事辦理完畢,張正告辭回家,崔氏說:「多謝公子相助,照顧我相公,讓我相公返鄉,還能讓我們母女見最後一面,分給你銀子你也不要,我準備了酒菜,請你務必留下了吃頓飯,也好讓我們母女表達謝意。」

張正推脫不掉,就留下用晚飯,打算第二天再回家,張正來到劉凡的家,崔氏準備了豐盛的飯菜,崔氏笑盈盈地走了過來,說她孩兒已經睡下,讓張正趕緊坐下。

只見眼前的崔氏,和張正往日裡見到的崔氏變化很大,模樣也有些變化,但仔細一看確實是崔氏無疑,但她的打扮截然不同,而且非同凡響。

初見崔氏時,她衣著樸素,後來披麻戴孝,可此時的崔氏,一頭黑髮,明眸皓齒,面色就像朝霞映照著白雪一樣,光彩奪目。

張正覺得崔氏有問題,想轉身離去,可是崔氏趕緊跑了過來,拉著張正坐下,給他斟滿了酒,讓張正喝酒,吃菜。

張正覺得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不敢喝酒,也不敢動筷子,崔氏忽然兩眼淚汪汪地說:「公子,莫非嫌棄我做的飯菜嗎?怕我下毒害你?不信,我吃給你看。」

只見崔氏夾斷了一條糖醋魚的魚尾巴,放進嘴裡,她的嘴沒動幾下,竟然吞了下去,這可把張正嚇壞了,哪有人吃魚不吐刺,或不吐骨頭的?

此時張正更加斷定,崔氏是妖或者被妖附體,他忽然想起隨身攜帶的撥浪鼓,這撥浪鼓是父親給自己的。

他父親曾經說:「正兒,這撥浪鼓有些年頭了,有一日,我救了一個降妖受傷的道士,他感激我,將一道符咒注入撥浪鼓中,說如果遇到妖物,摔碎它可以保命。」

想到這裡,張正從腰間拿出撥浪鼓,用力地摔在地上,只見一道符咒飄了出來,散發著耀眼的光芒,灑在在崔氏的身上,崔氏仿佛頭痛欲裂,倒在了地上,喊救命。

張正本想速速離開,可是他又擔心自己弄錯了,誤傷了崔氏,如果那樣,劉凡家中就只剩下不滿周歲的女孩子。

他趕緊把飄在空中的符咒拿在手中,放進了口袋,只見崔氏扭動了身軀,忽然一絲白煙從崔氏身上飄出來,崔氏暈倒,但那白煙聚攏在一起,化成一個狐狸。

狐狸面露凶相,張牙舞爪,直奔張正而來,此時張正赤手空拳,連忙拿起凳子和狐狸廝打起來,沒幾下,張正手中的凳子被狐狸的尾巴掃飛,一雙利爪直奔張正的喉嚨。

張正悲歎道:「我好心救人,送他返鄉,助他辦理後事,沒成想要命喪於此啊。」

想到這裡,張正閉上眼睛等死,忽然,只見屋裡一道亮光閃現,只聽見撲通一聲,張正發現自己沒事,睜開眼睛一看,只見屋裡多了個白鬍子老者手拿拐杖。

狐狸躺在地上。張正剛想感謝老者,只見狐狸爬了起來,怒道:「山神,好你個老東西,竟然壞我好事,那日沒將你殺掉,真是可惜了。」

老者說:「狐妖,有我在你休想害人。」

二人打鬥起來,沒成想狐妖法力高深,不多時,老者有些氣喘吁吁,招架不住,張正自知一介凡夫俗子,不知道怎麼幫忙。

忽然老者喊道:「張正,把你的符咒拿出來,拋向空中啊。」

張正這才反應過來,但他又擔心會傷到躺在地上的崔氏,正在猶豫呢,老者挨了一抓,鮮血流了出來,老者喊道:「不要猶豫,符咒對妖物有效,對人無害,崔氏只是暈倒。」

張正迅速拿出符咒,拋向空中,老者手中的拐杖指向空中的符咒,一道白光進入符咒,符咒金光再現,罩住狐狸,狐狸動彈不得,老者手起杖落,狐妖斃命。

老者也躺在了地上,張正趕緊扶起老者,替他包紮傷口,老者打坐調息,不多時已經好轉,張正此時仔細打量老者,竟然和山神廟自己修整的雕像模樣一樣。

張正連忙問山神,這是為何?

山神說:「張正,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這狐狸是山中狐妖,幾百年道行,法力高深,那日我在山中,發現她為非作歹,傷害百姓,便要擒拿她,雖然我占上風但也受了傷。

沒成想,她呼救同伴,她的同伴雖然道行不高,沒什麼法力,只是普通的狐狸,但是她的同伴跑去山神廟,將我的神像打爛,我招架不住,躲進山神廟。

好在狐妖受傷,她的法力所剩不多,我的山神廟普通妖物,難以進去,所以我才僥倖逃脫,那日,你將我重新修整,我法力恢復,便四處尋找狐妖,沒成想她在此處害你。」

張正連忙說不用謝,叨擾山神廟,有借宿的地方,已經是感恩戴德了,忙問山神,狐妖為什麼要害自己?

山神說:「你有所不知,這狐妖,靠吸取人類精氣修行,特別是正直,善良,有情有義的男子的精氣最好,想必她怕驚動附近的神仙或奇人異士。所以附在崔氏身上,利用狐媚之術,讓你飲酒,將你灌醉,再悄悄地吸取你的精氣啊。」

張正聽到這裡,倒吸了一口涼氣,所幸自己沒有上當,否則小命早就沒了啊,他連忙叩謝山神,並問道:「那崔氏怎麼樣?會不會有事。」

山神笑了笑說:「你啊,總是想著別人,你自己差點就沒命了啊,崔氏沒事的,過會兒她自己就會醒來了。」

不多時,崔氏醒來,站起身來,楚楚動人,只是神情不再妖豔,看得張正內心一陣波瀾,崔氏見眼前的情景,忍不住放聲大哭,更是讓人愛憐。

張正一時間不知所措,山神將事情的經過和崔氏說了一遍,崔氏連忙叩謝二位救命之恩,山神說:「崔氏,狐妖本就美麗且愛美,她附在你的身上後,對你的容顏做了改變,你不妨去找銅鏡找著看看。」

崔氏看到銅鏡中的自己,驚呆了,趕緊回屋找普通衣服換上,可還是楚楚動人,山神看著張正目瞪口呆的樣子。

山神笑了笑說:「張正,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崔氏孤兒寡母,雖然有錢,但恐怕日子並不好過,你不如將她帶回去吧。

另外為了感謝你救我兩次,我這有些草藥送給你,你回去搗碎,敷在你父親的腿上,他的腿會好的。我有意撮合你們兩個,你們可願意啊?」

張正被山神這麼一說,臉紅了,木訥地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崔氏心裡清楚,為了照顧兒子,將來也是要嫁入的,眼前的張正正直善良,有情意義,是難得的人選。

不過她紅著臉說:「謝謝山神美意,我相公新喪,一年內,我不會嫁人的,只是我願意替張公子搗藥,照顧他的父母,不知張公子可否願意接納我這個新寡之人?」

張正連忙說:「不勝榮幸。」

山神發出爽朗的笑聲,消失在空中,當晚張正回客棧休息,次日帶著崔氏母子回家。

崔氏將銀兩拿出來,讓張正置辦了百畝田產,他們心地善良,租給農戶耕種,減租減息,張正也耕種了一些,不再出去跑貨郎。

崔氏照顧張正的父母,張正的父親有了山神的草藥,腿腳恢復如初。

一年後,張正與崔氏結婚,後來,崔氏為張正生了兩兒一女,張正和他的父母對四個孩子一視同仁,一家八口其樂融融,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而山神廟因為張正的事情傳開,被修葺一新,香火旺盛,山神護佑一方。

(故事完)

聲明:本故事旨在傳承民間藝術,勸人為善棄惡,弘揚傳統美德,與封建迷信無關,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筆者說:

張正因做貨郎的父親意外腿部受傷, 懂事孝順的他勇挑家裡的重擔,子承父業,走街串巷,四處漂泊,是不是做子女的榜樣呢?

張正省吃儉用,夜宿山神廟,遇到同樣漂泊在外的染病的劉凡, 心生憐憫,對他照顧有加,當劉凡重病,他二話不說背著他去求醫,傾盡所有幫助劉凡,這種精神試問又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呢?

劉凡見張正為人 善良,正直,將所積攢的錢財和妻兒託付給張正,張正滿口答應,說到做到,幫助崔氏操辦後事,並沒有平分劉凡的積蓄,這種 有情有義的男人,是否不多了呢?

狐狸附身在崔氏身上,美豔動人,但張正不為所動,想到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拿出善良的父親因為救道士,獲得的有法力的撥浪鼓,摔碎保命,但他想到的是崔氏的安全,是否令人欽佩呢?

危難時刻,山神挺身而出,二人合力將狐妖拿下,山神不僅給張正草藥將他父親的腿傷治好,還撮合張正和崔氏二人,讓他們過上幸福的生活,想必山神和崔氏都覺得張正是值得託付的男人吧?

大家覺得呢?這算不算是 「人善人欺天不欺,好人有好報呢?」,歡迎發表您的看法,點贊評論,不勝感激,謝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