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關羽黃忠長沙之戰:三個細節值得注意,說關羽武功勝過黃忠也沒錯

關羽黃忠長沙之戰:三個細節值得注意,說關羽武功勝過黃忠也沒錯
2022/03/04
2022/03/04

關羽黃忠戰長沙,很多人都說是黃忠的武功比關羽略勝一籌:刀法不相上下,黃忠箭術碾壓關羽,綜合評定的結果,是黃忠的武功勝過關羽。

事情往往就是這麼奇怪,長沙之戰明明是以關羽進佔長沙告終,可是在戰場形勢上,偏偏好像是黃忠占了上風——黃忠要是真有戰勝或除掉關羽的能力,他才不會手下留情呢,如果他真為了個人恩惠而放棄擊潰來犯之敵的機會,那麼韓玄要除他,就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了。

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就會發現關羽黃忠的長沙之戰有三個細節值得注意,如果僅以這三個細節為依據,說關羽武功勝過黃忠也沒錯——公平單挑,關羽是有希望將黃忠斬落馬下的。

黃忠一開始是很驕傲的,得知除掉顏良文醜過五關斬六將的關羽帶著五百校刀手來攻打長沙,黃忠對韓玄拍著胸脯打包票: 「不須主公憂慮。憑某這口刀,這張弓,一千個來,一千個倒!」

黃忠的自信心來自他能開「二石力之弓」,但是我們細看史料,就會發現作為一名大將,用二石力之弓並不值得驕傲,演義小說已經誇大了武將力氣,黃忠的二石弓實在平平無奇,在很多正史中,名將的弓箭力量都遠超黃忠,黃忠的二石弓,在宋朝不過是比一般禁衛軍的弓箭稍微硬一點而已。

宋光宗時期殿前司、禁衛親軍馬軍和禁衛親軍步軍弓箭手的考核及格線,是用一石二的弓箭,在六十步之外發射十二箭有六箭上靶。《宋史》中的嶽飛 「挽弓三百斤,弩八石」,應該力氣比黃忠還大。

宋朝的三百斤折合漢朝幾石,這個問題無需深究——咱們說的是《三國演義》而非正史,兩者不能混淆討論。

在《三國演義》中,我們能看到黃忠一開始是比較痛恨和蔑視關羽的,關羽很客氣地跟他打招呼,他很傲慢地回懟: 「雲長見一老將出馬,知是黃忠,把五百校刀手一字擺開,橫刀立馬而問曰:‘來將莫非黃忠否?’忠曰:‘既知我名,焉敢犯我境!’雲長曰:‘特來取汝首級!’」

關羽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兩人在長沙城下大戰一百回合,這時候值得注意的第一個細節出現了: 「韓玄恐黃忠有失,鳴金收軍。」

長沙之戰的的第一天,以黃忠方面主動撤回告終,黃忠回到城裡,並沒有埋怨韓玄,這說明在黃忠心中,已經知道自己的刀法是贏不了關羽的。

黃忠贏不了關羽,關羽卻找到了戰勝黃忠的辦法: 「老將黃忠,名不虛傳。鬥一百合,全無破綻。來日必用拖刀計,背砍贏之。」

第二天的戰鬥,出現了值得我們注意的第二個細節:關羽的拖刀計已經成功了一半,黃忠並沒有看出關羽詐敗,冒冒失失地追了上來,要不是馬失前蹄,關羽那回身一刀揮下,他很難招架得住。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關羽在第二天的戰鬥中已經打贏了:如果他用刀去砍倒在地上的黃忠,長沙之戰就結束了——黃忠馬失前蹄,實際是騎術不精的表現,那匹戰馬並沒有受傷,在被關羽饒過一命之後,「 黃忠急提起馬蹄,飛身上馬,奔入城中。」

古代戰爭中,騎手與坐騎是融為一體的,騎術更是大將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黃忠能在追趕時馬失前蹄,說明他還沒有達到「人馬合一」的境界。

黃忠給自己失利找的理由是 「此馬久不上陣,故有此失」,這裡面是很有問題的:荊州四戰之地,跟東吳的摩擦幾乎就沒停過,黃忠說戰馬很長時間不上陣,豈不是說他這些年一仗也沒打?

作為長沙頭號大將,黃忠說自己的戰馬缺少實戰經驗,太守韓玄就把自己的青馬送給了黃忠,黃忠騎著這匹戰場經驗只會更少不會更多的青馬,在第三天跟關羽單挑,怎麼就不馬失前蹄了?

關羽對弓箭的防禦力是很低,有人說他可能有近視或沙眼,但這並不能說明關羽不會射箭,他溫酒斬華雄、虎牢關三英戰呂布的時候,就是一個「馬弓手」,他後來在水淹七軍的時候,也展示了箭不虛發的本事:「(龐德部將) 成何依令向前,被關公一箭射落水中,眾軍皆降。

關羽和黃忠打了兩天,大家都沒有放箭,這是因為雙方都有信心在刀法上取勝,除掉對手雖然並不違規,但還是有點沒面子,于是值得我們注意的第三個細節出現了: 「戰不到三十餘合,忠詐敗,雲長趕來。忠想昨日之恩,不忍便射,帶住刀,把弓虛拽弦響,雲長急閃,卻不見箭;雲長又趕,忠又虛拽,雲長急閃,又無箭;只道黃忠不會射,放心趕來。將近吊橋,黃忠在橋上搭箭開弓,弦響箭到,正射在雲長盔纓根上。」

關羽之所以被黃忠一箭射中盔纓,是因為黃忠兩次虛拽弓弦給他造成了錯覺,頭兩箭,關羽都做出了反應,黃忠即使真射,也未必能射中: 「雲長急閃,卻不見箭;雲長又趕,忠又虛拽,雲長急閃,又無箭;只道黃忠不會射,放心趕來。」

我們可以說是黃忠感念關羽之恩,也可以說是黃忠使出了障眼法。如果關羽在追趕黃忠的時候拿出弓箭,黃忠背後沒長眼睛,還真未必能躲過關羽的射擊。

關羽騎的是赤兔馬,他並沒有像誅文醜那樣追上去照著黃忠腦後一刀,很可能是關羽已經起了惺惺相惜之心,而且可能是劉備諸葛亮有言在先:黃忠只可降服而不可除掉。

黃忠那一箭射中關羽盔纓,是手下留情還是關羽低了頭,《三國演義》中只寫了關羽的君子之心(方知黃忠有百步穿楊之能,今日只射盔纓,正是報昨日不殺之恩),卻沒寫黃忠的真實意圖——如果黃忠真有心報恩,為何不第一箭就射關羽盔纓,為何兩次放空而讓韓玄抓住把柄?

從這三天單挑的三個細節中,我們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如果關羽不是太注重身份不肯欺負老將,他第二天就已經完勝黃忠並拿下長沙城了。

長沙之戰結束後,關羽可能也琢磨過味兒來了,所以他跟黃忠並沒有「不打不相識」結成刎頸之交,反而在劉備冊封五虎大將的時候大發雷霆: 「黃忠何等人,敢與吾同列?大丈夫終不與老卒為伍!」

自古以來強者都尊敬強者,如果黃忠的武功真的勝過關羽,那麼關羽就是再驕傲,也不能說出那樣傷人自尊的話來——他對張飛馬超趙雲的評價都很高,卻偏偏看不起黃忠,應該不是沒有原因的。

關羽是有可能知道黃忠在漢中之戰的表現的,黃忠陣斬夏侯淵是偷襲,他在跟夏侯淵大戰二十回合不敗之前,還做了一件比較不講武德和信義的事兒:陣前走馬換將,夏侯淵如約釋放了陳式,黃忠卻背後下黑了手, 「夏侯尚比及到陣門時,被黃忠一箭,射中後心,尚帶箭而回。」

結合黃忠後來的表現,關羽肯定會以為自己在長沙城下上了黃忠的當:如果這老漢能一箭將我撂倒,是絕不會只射盔纓的,他要不是兩次忽悠我,那一箭我也躲過去了!

當然,說關羽的武功勝過黃忠,這也只是筆者一家之言,讀者諸君細看長沙之戰,以及後來關羽和黃忠的關係,是不是也會產生這樣的疑問:如果關羽和黃忠真的是互饒性命惺惺相惜,他們後來為什麼沒有成為朋友?關羽為什麼在蜀漢虎將中最瞧不起黃忠?如果黃忠前兩箭都來真的,關羽能不能躲過去?


用戶評論